《七剑九狐》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令狐飘一笑道:“老鹤,算了吧,十年前,就因为你施展一舞九天的绝技,凌空在山壁指书留字,我们才服了你,若论其它功力,老婆子不敢说一定胜过你,但也差不了你多少,何况你一个人要对十六个,铁打金刚也禁受不了,依我说,你还是把壁上的字抹掉了,算是把十年之约作个交代,专心报你的仇吧!”

韩莹立刻反对道:“那怎么成,一句话憋了我们十年,轻而易举就了结了,我们这十年罪不是白受了吗……”

令狐飘道:“你还想怎么样,简老儿已成不舞之鹤,他失去轻功,你盖过他也没意思。越女剑,我知道你是以轻灵见长以前栽了个跟头,心里很不服气,但你想出头,至少得找个服的,找落水狗可算不了英雄。”

江梦秋愤然道:“令狐前辈,你虽是一片好心,但对简爷爷太侮辱了,简爷爷虽然因病而功力减退,还没有到落水狗的程度,你要怎么样较量,我可以奉陪。”

令狐飘一笑道:“你小伙子又算老几呢?老婆子不是瞧不起你,你代老鹤出头,到底是算他冲霄鹤还是算你祖父仁翁的呢?说清楚了,老婆子好斟酌进行。”

段天化哈哈一笑道:“老婆子真好算计,居然想拣这个便宜,把三公的名头都一下子压下去了。”

江梦秋傲然道:“我虽然练过几天功夫,比起家祖仍然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胜过我未必就算压倒了家祖,但家祖早已谢绝江湖,无意再争名,我是他老人家的孙子,各位如冲着家祖而来,我也不会替他老人家丢脸。”

令狐飘笑道:“这么说你是三公的代表了。”

方梅影忙道:“三公里还有我的先祖呢,如果谁要冲着三公而来,别急,把我算进一份。”

令狐飘道:“就算上你一份好了,今天既然找不成老鹤,臊臊三公的脸皮,倒也不虚此行。”

江梦秋忙道:“方大姊,三公的后人绝不能示弱,但今天是简爷爷的约会,还是以他老人家为主。”

方梅影笑道:“好兄弟,谁叫你是仁翁的孙子呢!人家可不这么想,拿你当三公的代表,我相信你家学渊源,不会替祖上丢人,但你毕竟年纪轻,怎么斗得过这些老精怪呢,我侥幸也沾上了三公的边,只好替你把把场子了,咱们姊弟两人联手,相信还可以斗他们一斗。”

江梦秋笑笑道:“方大姊的盛情小弟十分感激,但小弟今天是陪简爷爷来的,简爷爷自从家门惨变以后,都住在我家,除了教我读书外,也传授过我一点轻功的步法,今天我就以他老人家弟子的身份代为践约好了。”

令狐飘道:“老鹤,你承认这话吗?”

简士尧还没开口,江梦秋忙道:“简爷爷的轻功盖世,连我爷爷都十分佩服,所以武功招式是我爷爷打的底,轻功身法,完全师承简爷爷,我代他老人家挑了。”

简士尧沉思片刻才道:“也好,梦秋,我的轻功虽然由间接的关系传授过你一点,但你现在总是比我强,你要代就代吧,反正我对胜负已不太关心了,输了也无所谓,等了十年,老远的把大家约来,总得意思一下!”

令狐飘笑道:“这才像句话,老实说,我老婆今天不是拿他一个人做对象,七剑九狐之间,也得分个高低。”

韩莹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十年前被冲霄鹤一人盖了下去我们无从较量,今天老鹤有翅难展,我倒不是硬逼他出头,盛会难再,至少我们之间也得热闹一下。”

令狐飘大笑道:“越女剑,老婆子不是浇你的冷水,比轻功可没你的份儿了,虽然你年纪轻,但你生过一个孩子,十月怀胎,疏于练习不说,产后腰腿都不像从前。”

韩莹勃然怒道:“老婆子,别人比不了,我不相信会输给你这几根老骨头,咱们先开始较量一下。”

令狐飘傲然一笑道:“比就比,老婆子还怕你不成。”

韩莹挺身而出道:“怎么个比法?”

江梦秋含笑道:“二位别找错了对象,今天是简爷爷约各位前来,要比也得跟他老人家。”

令狐飘道:“老鹤成了哑鹤,一声不吭,我们只好自找对手了,没你的事,你在一边凉快吧。”

江梦秋道:“简爷爷已经委托我为代表了,自然由我开口,他老人家不必表示意思,你们该问我才对呀。”

韩莹不耐烦地道:“臭小子,有屁快放,没屁就到一边歇着,我可没精神跟你磨牙。”

方梅影一笑道:“韩大姊,吴越是西施故里,你也是出名的美人,难怪说话时口舌都生香。”

韩莹怒目一瞪道:“方丫头,老娘正一肚子火,恨不得宰个把人来出气,你可别自讨没趣。”

方梅影淡然一笑道:“大姊不妨拿我先祭剑。”

韩莹瞪起眼睛道:“方丫头,你是怎么啦,七剑九狐里,我就是对你还算客气的,你怎么找我的麻烦了?”

段天化哈哈大笑道:“韩女侠,方姑娘今天找到一个好兄弟,他们同是三公的后人,名门出身,自然亲疏有别,你瞧不起仁翁的孙子,她自然不乐意。”

方梅影斜睨了他一眼道:“段老怪,你小心点,本姑娘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拔掉你一把毛,而且我跟天狐打了赌,要拿你儿子的脑袋为赌采呢!你最好省省精神,利用这个机会想想如何保全你那宝贝儿子,我们下了山,赌采就开始了,你的儿子能逃得出我们的掌心,才算你有本事。”

段天化微微一笑。

天狐白无暇道:“我一个人就够他瞧的,何况还加上方姑娘凑热闹,段老邪,你们不如利用这段时间先把祭儿文打个底稿,免得临时措手不及。”

段天化仍是一笑。

江梦秋觉得再拖下去,大家很可能就在这坪上斗了起来,还是先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的好,乃朗声道:“十年前简爷爷以凌霄身法,凌空指书那二十个字的绝技,才镇住了各位,现在较技不妨仍从这二十个字开始,各位对这四句诗想必都不服气。想要抹平它,那就这样好了,随便那一位,瞧着这四句诗不服气,只要用简爷爷昔年的身法将它抹平了,就算他够资格重践旧约。”

这个办法一出口,众人都吁了一口气,昔年冲霄鹤正当盛年,凌空指书岩壁,创下武林绝响,时隔十年,大家技艺虽有长进,但要照办一遍,倒是颇费斟酌。

令狐飘道:“好狡猾的小子,原来你是这样代表的。”

方梅影也佩服江梦秋的心机灵巧,一出来就给大家一个难题,笑笑道:“这个办法很公平,鹤老当年是凭真功夫留下的成绩,可没偷一点巧,今天我们重临践约,自然是有把握才来,如果还是办不到,干脆就别丢人了。”

令狐飘冷冷地道:“你有把握吗?”

方梅影一笑道:“各人管自己,别问人家,我当然有把握,但不足为奇,鹤老的口气并没有把三公贬在其下,身为三公的后人,我倒不想把鹤老压下去。”

韩莹却沉声道:“削平了又怎么样呢?”

江梦秋道:“削平了我再照样写上去,大家都是行家,功力深浅,一望而知,没什么可争论了。”

韩莹却冷笑道:“我不相信你小子会比老鹤当年更高明,假如你不堪一较,我们岂不都叫你给耍了。”

陆仙游道:“韩女侠,这话不公平,江小友是代表老鹤,当年输的是我们,他有权利考较我们,如果我们连当年的老鹤都不如,今天就是胜了他,又有什么光采呢。”

韩莹顿了一顿才道:“老太婆,我让你先表演吧。”

令狐飘一笑道:“我老婆子可不上这个当,让别人捡便宜,我削平了,这小伙子又无力为续,你岂不沾了光。”

韩莹怒道:“我才不要沾这个便宜呢,我是怕你功力不够,才给你一个容易的题目做做,老实说,我如没有把握也不来了,我削平了这些字迹后,就得另换上一首,到那个时候捶空你的老骨头也赶不上。”

令狐飘也怒道:“放屁,老婆子会不如你,有多少本事你尽管抖出来好了,老婆子如果比你差一分,今天就不下雁回峰了,一头撞死在这山上。”

韩莹冷冷地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可别赖帐,你怕吃亏,就等着捡便宜吧。”

说着起身走到悬崖前面,手指岩壁道:“当年老鹤是从这儿翻下去,到二十丈处立定身子,再凌空拔上,一手以剑插壁支持身子,一手划壁指书留诗,今天我也照办,但是我要先削平他两个字,然后再换上新的。”

语毕身形一翻,凌空下壁,留诗的岩壁离峰顶约莫十来丈,她的身子往外弹射,离岩壁则有丈来远的距离,降到留诗的地方,居然在空中一个翻身,荡到岩壁之前,手中剑光突闪,但见土石飞扬,跟她的身子一起下坠。

落到底下一块石墩上站定时,那留诗处其余各字照旧,只有那句“一鹤镇江湖”的一鹤二字被削平了。

峰上诸人都探首下望,见状一片采声。

段天化笑道:“韩女侠毕竟不凡,十年不见,功力精进如许,就此凌空一削,已不逊老鹤当年了。”

方梅影道:“不见得,削字容易留字难,她能把字痕刻得跟老鹤一样深度,才可以算得上功夫。”

话说完只见底下的韩莹提了一口气,身子又往上一翻,直达留字之处,单剑直探,身子凌空摆平好像有东西托着一般,长剑连划几下,然后往上空一躬一弹,如星丸急升,轻飘飘的越过峰顶丈许,又轻飘飘的降落峰上。

段天化首先笑着鼓掌为迎道:“十年来马齿徒增,毫无长进,老鹤衰蔽,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那种轻妙的身法了,不期韩女侠能精进如许,可喜可佩,这样一来,七剑九狐中有人能追上老鹤,大家也好看多了!”

韩莹受了夸奖,脸上方露笑意,半作冷淡,半带傲态地道:“你们都在内劲硬功上扎根,自然没精神来练轻功了,我可没那么大的雄心,只想把那四句诗中的两个字,压过老鹤,还我自由之身已经心满意足了!”

说完又朝简士尧道:“简老鹤,我在轻功身法上大概勉强过得去了,只是在内劲上比你差,所以我虽然改了两个字,却也不敢说把你压下去,对我改的字,你意下如何!”

简士尧尽目下望,结果还是摇摇头道:“韩女侠的美妙身法,老朽已钦佩万分,无法看得清楚!”

岂是简士尧,峰上的七剑九狐,有一大半的人都没作声,他们看见韩莹用剑划了一下,知道她一定动过手了,却不知道是如何改的,尤其是令狐飘跟韩莹把话说僵了,韩莹的轻功身法她倒不在乎,但韩莹那一剑是如何改的看不出来,这个人岂不丢大了!

情狐崔妙人微微一笑道:“韩大姊真客气,你何必还往外推呢,干脆就改为越女镇江湖算了!”

韩莹不相信她能看出来了,哈哈地道:“我可没这么大的口气,只要七剑九狐,不把我排在最后一个就够了,那两个字仍能留待高明!”

崔妙人微笑道:“三公寂寞后,谁复镇江湖,韩大姊虽然不肯留名,但字是你题的,还不等于越女镇江湖了!”

众人吁了一口气,敢情韩莹是改成了谁复镇江湖,口气是不狂,就是态度太傲慢了一点,故意把字改得这么小,让人看不见,岂不是存心向人示威!

韩莹见崔妙人居然能把她的留字看了出来,不禁怔了一怔,但旋即冷笑一声道:“崔家妹子好眼力,既然你看出来了,何不将我的留字跟老鹤的比较一下!”

她存心想考考崔妙人,提出了这个难题,因为要比较,就得把后改的两个字粗细大小,深浅都说出来,她相信崔妙人的眼力还看不到这么深远,那知崔妙人微微一笑道:“这还轮不到我,灵狐段天化有天眼通的绝技神功,又是书法金石名家,这应该由他来批评比较才对!”

轻松自然地往外一推,不着痕迹,韩莹只得狠狠地瞪她一眼,却也无法说她什么,因为段天化的书法是颇有名气,尤擅金石冶印,她推得很有道理,不能说她藏拙!

段天化见到事情落到自己头上,不慌不忙地笑道:“崔女侠取笑了,这也轮不到段某,我们此刻的对象是老鹤,他既然委托仁翁的孙子做代表,自然该有所表示!”

此人老姦巨滑,又巧妙地往江梦秋头上一推,也是不着痕迹。

方梅影忍不住道:“段天化,你自己不行就别往外推,江兄弟代表老鹤较轻功,可不代表赛眼力!”

段天化笑道:“我也没强自出头,别人推过来,我只好推出去,谁行谁不行,也不在这上面计较!”

江梦秋忽然道:“段天化!崔大姊推给你是看得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