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圣女幽幽地道:“我说的是一个女人心里的话,没有什么不可对人的,你被我逼得还了俗,只是形体而已,在嵩山的这儿十年你仍然是过着和尚的生活。”

罗天峰道:“那是门规所不许的,少林乃佛门重地,本来逢女子都不准进入的,我已经算是特殊的人了。”

圣女苦笑道:“我晓得,少林让我在后山住着,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所以我不怪你,当年是我错,我既然已经违反了圣宫的戒誓而嫁了人,就应该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生儿育女以尽天职,可是我居然狠心地帮助宫中的人拦阻你救我们自己的女儿,刺激得你发愤出家……我寂寞地挨了几十年悠长的岁月,心中毫无怨言,那是我刚愎的苦果,是我应该受的,但方姑娘还年轻,还来得及弥补……”

方梅影苦笑道:“圣女,已经迟了,你比我幸运,因你毕竟找到了一个高于你的人,你的倔强只是你的傲气使然,想压过罗前辈而已,但你只要迷途知返,仍然可以鸯梦重温,而我却恶名昭著,人见人怕了。”

圣女一笑道:“方姑娘我不同意这句话,你之所以锋芒毕露,炫尽聪明,只是没有找到一个令你钟情的人,一旦找到,你会比谁都软弱……”方梅影轻叹不语。

江梦秋忽然道:“方大姊我同意圣女的话,还要反驳你一句话,你说自己是人见人怕,那只是世俗之见,至少在我心中,你是最可亲的一个好女孩子。”

方梅影身子震了一震,随即苦笑道:“兄弟,那是因为你把我当大姊,知道大姊不会害你的。”

江梦秋执着地道:“我是个独生子,上无兄弟,下无妹妹,在我的体念中,没有姊弟的感情,为了世俗,我叫你一声大姊,其实在我心中,你不仅是一个姊姊,更是我理想中终身伴侣的塑像。”

方梅影的脸上泛出了光辉,笑道:“傻兄弟,别胡说了,你知道我比你大多少岁?”

江梦秋道:“这与年岁无关,你比我早生七年,那只是幼时的差距,到了我十岁,你十七岁,这些差距已不存在了,看看圣女与罗前辈,他们都是八十高龄以外了,但谁又能从他们的外表上看出年龄呢。”

方梅影道:“他们是世外高人,驻颜有术,又岂是我们凡夫俗子所能比拟的。”

江梦秋道:“我不想在这些地方跟他们比,但人生一到六十就算是老了,六十与九十都是个老,又岂是区区七年光阴所能区别呢。”

方梅影愕然不知所以,江梦秋道:“大姊!假如你不嫌弃的话,我请二位前辈作证,向你求婚!”

方梅影一震道:“你疯了!”

江梦秋道:“我没有疯,因为你是非常的人,我才敢以这种非常的方式提出来,你肯答应吗?”

方梅影道:“我不答应!”

江梦秋一笑道:“那也许是你对我还没有十分满意,我不急,慢慢地等下去好了,总有一天会磨到你点头为止。”

方梅影一叹道:“兄弟!你别糊涂!”

江梦秋庄容道:“大姊!如果你以为我的求婚是出之同情与怜悯,那你不但看轻了自己,也看轻了我,你不是要人可怜的人,我更不是以感情作为施舍的人,我每一句话都是发乎至诚,出乎理智的选择。”

方梅影感到很突然,良久才道:“以后再说好吗?”

江梦秋道:“当然可以,如果你一直不点头,我会一直等下去,等我们都到了鸡皮鹤发时,你大概可以冲破了自己心理上年龄的障碍,那时就会答应了。”

方梅影道:“你会一直不娶!等候到那时候?”

江梦秋道:“那当然不会,我是独子有承续宗祠的责任,我会娶一个既不会武功,又没知识的村女,生下一个儿子之后,我就离开家,天涯飘泊,追随在你左右!”

方梅影居然笑了道:“你不怕作孽,耽误了别人终生!”

江梦秋道:“所以我要娶一个没知识的村女,她没有知识,就不会痛苦,我的感情始终是保留着给你的!”

方梅影道:“也许我看中了别的人呢?”

江梦秋道:“那也没关系,最多我封闭起自己的感情,痛苦地把你当作终生的大姊而已,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我不能勉强你一定要接受我的感情,但也不能勉强我自己一定要去爱另外一个人!”

方梅影道:“你这不是在要挟吗?”

江梦秋道:“是的!因为你太倔强,除了要挟之外,没有别的方法使你屈服。”

方梅影笑笑道:“看来我只好答应了。”

江梦秋道:“是的,你非答应不可,因为你固执起来是无法挽回的,尤其是特善固执。”

方梅影道:“你不怕别人笑话你?”

江梦秋道:“不怕,因为我是男人,比较拿得定主意,不易受世俗的影响,大姊,你一直以女中丈夫自许,而不以巾帼英雄自豪,就是心理还摆不脱世俗之见,而有那么多的顾忌,否则豪杰何分男女,巾帼何必丈夫。”

方梅影终于笑了起来道:“好,我算是服你了,本来我还以为自己不错,到了你口中竟是一钱不值。”

江梦秋笑笑道:“那倒不敢当,大姊在很多地方胜我多矣,只是有些地方还摆不脱而已,否则大姊早就应该看得出,我对大姊不避形迹,已逾姊弟之范围,大姊对我呵护备至,也脱略形骸之外,感情早就滋生于无形之间,只是大姊作茧自缚,硬是不肯承认而已。”

方梅影一笑道:“我是个老太婆,当然要约束自己一点,免得碰个钉子,一辈子别扭在心里。”

江梦秋大笑道:“好在我少年老成,勉强也配得上你这个老太婆,大姊将就一点,也就扯平了。”

方梅影咯咯娇笑道:“本来我还觉得你太嫩,现在看来,你这小鬼是坏在肚子里。”

江梦秋笑道:“那么咱们的事就此一言为定了。”

方梅影道:“说定了,不过你已经定得很多了,在我之前,你跟倚红偎翠她们也定了,不该问问她们吗?”

江梦秋道:“这倒是应该的,倚红、偎翠,你们怎么说?”

二个女孩子都怔住了良久。

倚红才道:“大姊,相公,你们是真的还是开玩笑?”

江梦秋一笑道:“你们说呢,这是并玩笑的事吗?”

偎翠道:“正因为不是开玩笑的事,您跟大妹的态度却如同儿戏,婢子才感到难以确定。”

江梦秋大笑道:“你们连真假都分不出来,算是白跟了我们一段日子,因此也不必问你们的意见,就由我自己定了吧!今夕何夕,月辉星齐,更难得有二位前辈作证,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走,大姊我们到山下找个好客栈,叫几样好菜,先谢谢两位大煤。”

他拉着方梅影的手,两个人大大方方地起步如飞,向山下行去,走出十几丈后,江梦秋回头道:“倚红,还是我们上山前用饭的那家望月楼,你们陪着二位前辈快来吧。”

圣女与罗天峰相视而笑,倚红与偎翠仍是愣然惊视,片刻后,偎翠才道:“圣女,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

圣女笑道:“你们是伴月之星,怎么来问我呢?”

罗天峰笑笑道:“婢学夫人,到底是差了几分神韵,二位姑娘与江小友曾有婚约吗?”

倚红低着头道:“我们是卢爷的女奴,卢爷把我们赠给方大姊,方大姊又要我们侍候江相公,江相公虽然说过要给我们终身作个安排,可不能算婚约。”

罗天峰笑问道:“江小友与方姑娘之间感情如何?”

倚红道:“好到极点,尤其是方大姊对相公。”

罗天峰道:“江小友对她呢?”

倚红道:“关怀备至,但不像是男女之情!”

罗天峰哦了一声道:“江小友另外还有心上人?”

倚红道:“那倒没有,江公子对女孩子有时很随和,有时很拘谨,他跟谁都很好,却没有特别的!”

罗天峰轻轻一叹道:“江小友资质超人,他的事业是行侠人间,卫道武林,儿女之情,在他说来只是生命中的一小部份,难怪他会选上方姑娘这么一位精明干练的伴侣,也难怪方姑娘会对他情有独钟。”

倚红苦笑道:“可是到现在,婢子仍然弄不清他们是真是假,先前似乎还认真,后来两个人都像是在开玩笑。”

罗天峰肃容道:“真的!绝对真的,他们都是世间奇男女,感情的事,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用不着放在口中郑重其事,因为这一份感情早已成熟了,只是方姑娘放不开心来表达而已,江小友后来的那番话,虽似游戏口吻,却是出乎至诚,走吧,扰他们一杯喜酒去。”

圣女笑道:“你们这两个妮子,生具丫头的命,江公子已经说出月辉星齐那句话,等于指示你们的身份了,你们还在这儿糊里糊涂!”

倚红兴奋地道:“那就太好了,老实说我们跟了方大姊之后,真舍不得离开她,现在总算永远可以跟她在一起了,能否侍候江公子,我们倒还看得不太重……”圣女道:“你们难道不喜欢归于江公子?”

倚红正色道:“要说不喜欢,那是骗人的,可是婢子们自知身份低微,不敢存多大的奢望。”

圣女道:“你们的奴性这么深?”

情红苦笑道:“圣女,您老人家是知道的,婢子们只是女奴而已,女奴们是无法选择命运的,只希望能找到一个好主人就是最好的归宿了,卢爷视婢子等如子女,方大姊又把我们当姊妹一样,我们还有什么奢求!”

圣女道:“江梦秋难道会亏待你们吗?”

倚红道:“江公子从来没把我们当下人看待,可是我们有点担心,那位崔明珠姑娘对公子很有情,而且他们又是世交,门当户对,将来结合应是顺理成章的事。”

圣女笑道:“崔姑娘的气量很窄吗?”

倚红道:“也不会怎么窄,只是年轻了一点,好强之情太切,容人之量上欠缺一点而已!”

罗天峰笑道:“你们放心好了,如果她是那样一个人,江小友绝不会娶她的,江小友的责任是降魔卫道,继乃祖之后领导武林,依我的看法,今后卅年,武林第一人非此子莫属,他要的是事业上的伙伴。”

偎翠道:“江相公不仅人品出众,而且一身所学,山藏海纳,到现在为止,谁也不知道他的艺业究竟有多深,对他倾心的女子还很多,像丐帮秋海棠与刘紫燕,虽然没有作明确的表示,但看他的眼光,总是比别人不同一点!”倚红道:“岂仅那两个,连情狐崔妙人女侠,似乎对这位小兄弟也有点芳心默许。”

罗天峰笑道:“看来这位小友红粉劫难不少!”

圣女道:“不错,假如他不妥善处理,将来的麻烦还多着呢,江湖大波,不是起于名位之争,就是因于情恋。”

罗天峰笑道:“我总算明白江小友向方姑娘求婚的最主要的原因了,他自己也—定有所感觉,所以才把这些麻烦交给那位红粉煞星去处理了。”

圣女道:“这可不太妥当吧,情之—物,能使人丧尽理智,忘却尊卑,抛尽友谊的,天峰,你该记得黎黎的教训,她的本性并不太坏,就是向你这位天下第一美剑客求爱不遂,才加入了十大天魔的行列,甚至后来煽动圣宫之乱,连我这个圣女也投放在心中了。”

罗天峰老脸—红,遂即笑道:“但方姑娘自有回天之术,她的智慧,足可使得那些竞争者自渐形秽,情甘退避,即使还有一两个不死心的,想想惹不起这位女煞星也只好忍气吞声了,不信你问问这两个姑娘看是也不是。”

倚红笑道:“老爷子说得极是,如果方大姐跟江公子结成连理,的确可以使很多人退而怯步,但不是怕她,因为方大姊现在在一般人心中极受尊敬,大家都不好意思跟她作对,不过公子如果想借方大姊为他挡住情海波涛,这个算盘恐怕是打错了,方大姊为人不但智慧如海,心胸之宽,更是无人能及,她只会为公子多找几个有力的臂助。”

罗天峰大笑道:“这么说来,江小友倒是艳福齐天了。”

圣女白了他—眼道:“你委屈是不是?”

罗天峰干咳—声道:“这是什么话?”

圣女道:“你心里分明有这个意思,认为我的人望不够,连个黎黎都折服不了,气量又窄,没有为你多找几个人,害得你这位美剑客失去了许多艳福……”罗天峰笑道:“妲妮,在你圣心宫中—住多年,个个都是人间绝色,我可曾对别的人多看—眼?”

圣女道:“那是怕我吃醋。”

罗天峰笑道:“你会不会吃醋呢?”

圣女道:“当然会,我们回疆有一句俗话,情人的眼里容不下一颗沙子,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