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桌子靠着楼窗,可以看见楼下停着一辆遮帏碧色车,车中走出两名丽装少女,袅袅地上了楼。

莫无奇道:“各位请放心,在姚老儿未作肯定表示前,敝教对人质仍是十分优待的,本教开典之前,江梦秋一定丝毫无损,绝不让他受委屈!”

他指指江梦秋,两个女郎将江梦秋架了起来,向楼下走去,莫无奇则守伺在楼梯口,防备着方梅影等人。

倚红急道:“方大姊!你不能想想办法,就这样让他们把相公带走了?”

方梅影道:“难道我不比你们更关心他,如果有办法,我会让他们把人带走吗?不过你们放心,这位少爷的毛病很大,他们如果侍候得不周到,他自己会回来的。”

倚红不禁一怔,方梅影手指着笑道:“你们看,这不是回来了吗?除了你们俩,谁都侍候不了这位少爷的!”

莫无奇不禁一怔,连忙回头去看,江梦秋正笑哈哈地向楼上走来,他大惊失色张大了嘴,不知如何是好!

江梦秋走到他身边,含笑道:“那车子的坐垫太硬了,我坐不惯,阁下是否能换一辆舒服一点的!”

莫无奇见江梦秋行动自如,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谁……是谁给你解的穴!”

江梦秋道:“没有人呀,要解穴干嘛?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什么时候有人点了我的穴道。”

莫无奇叫道:“胡说,冷焰搜魂指闭穴是我魔教中六大绝学之一,除了本门中人,无人能解。”

江梦秋一笑道:“那或许是楼下的那位老爷子,我被扶出去的时候!他以为我喝醉了,拍拍我的肩膀劝我保重身子少喝点,给他一拍,我就全身能动了。”

莫无奇一怔道:“那老儿在什么地方?”

江梦秋用手一指,莫无奇偏过头去张望时,江梦秋突地伸手腕戮中在他肋下之处。莫无奇身子一震,江梦秋的手劲加强,一股内力催过去,莫无奇全身发抖,脸上汗珠直冒。

江梦秋收回了手笑道:“阁下莫非是哪儿不舒服?”

莫无奇在片刻之间,汗水已湿透了衣衫,脸色苍白,变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咬牙道:“江梦秋,你好卑鄙。”

江梦秋冷笑道:“这叫礼尚往来,你趁我不注意时偷发冷焰搜魂指暗袭我不算,还要掳我为人质,胁迫姚老前辈就范,用心太可恶了,我才给你一点惩诫,废了你一身歹毒武功,免得你再去害人,现在你可以走了。”

莫无奇已经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江梦秋托着他的身子,来到楼下的车前,先把他塞了进去,然后又把驾车的那名汉子拍开穴道。

然后沉声警告道:“你们都受了我江家独门制脉手法所制,如果不加解脉,两个时辰后,必会气血受阻而死,现在你们乖乖地驾了车,到登封城外等着,我吃饱了,自会来替你们解穴,快滚吧。”

那个汉子一言不发,驾了车子,急急地走了。

江梦秋含笑回到座上,姚广明忍不住道:“江老弟可真有你的,你怎能够自行冲开冷焰搜魂指闭穴的呢?”

江梦秋笑道:“小弟哪有这个本事,只是他在发指前,小弟发觉不对,连忙运气抗住了,假装受制而已。”

姚广明一怔道:“那只有寒家的天龙神功才能抵任,老弟是什么时候学会了寒家的武学的?”

江梦秋道:“冷焰搜魂指是阴寒功夫,小弟以阳性的功夫抗得,那是家祖晚年学道,所修得的三阳心法,也许与府上的天龙神功是同一源流吧!”

罗天峰笑笑道:“广明,天下武学,本来就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尽管修为之门千万,但严格归纳起来,不外刚柔二途而已,你家的天龙神功可不是绝学。”

方梅影却笑道:“江兄弟,原来你也鬼得很,居然用起这种暗算方法了,不怕你爷爷拿拐棍敲破你脑袋。”

江梦秋道:“不会吧,我爷爷最痛恨暗中伤人,遇上这种卑劣之辈,一定要好好惩诫一番,我以其道还制其人,他老人家绝对赞成。”

罗天峰却道:“小友惩姦手段,我并不反对,只是又加了禁制手法,则似乎过于狠毒了一点。”

江梦秋肃然道:“前辈训诲的是,家祖对再晚的教训,谆以仁道为主,因此从来也没有传授过什么制穴闭脉的狠毒手法,再晚只是骗骗他们让他们在城外等着,免得在这儿讨厌而已。”

姚广明道:“要他们等着干什么?”

江梦秋道:“看看他们还有没有其他的伙伴。”

姚广明微怔道:“就是有同伙,看见老弟这样高明的身手,也吓得不敢露面了。”

江梦秋一笑道:“不,如果他们有同伙,一定会在那儿等着我们,把这两份东西弄回去。”

说着伸手一掏,由怀中取出两封柬帖,跟刚才送给天龙老人的那一份一式一样。

方梅影接过一看道:“开封玄妙观知机子,洛阳百花庄李观渔,这两个老怪物还在人间呀?”

姚广明愕然道:“魔宫中的人倒真是神通广大,这两位前辈不履人世已有三十多年了,寒家在河洛多年,家父交游颇广,都不知道宇内双绝落脚何地,魔宫中的人居然找到了,请柬上是怎么写的。”

方梅影抽出信纸,看了一眼道:“语气很客气,仅是请他们前去观礼而已。”

姚广明道:“这两人的名头不弱于家父,怎么魔宫中竟没有想到要拉他们入伙加盟呢?”

方梅影淡淡地道:“恐怕他们与魔宫早有联系,也安排好了他们的职事,自然就不必多此—举了。”

姚广明立刻道:“不可能吧,宇内双绝自视极高,目无余子,而且颇有侠誉,怎么会跟魔宫中人通声气呢?”

方梅影一叹道:“先祖对他们却另有评认,这两个老怪物生性高傲,行事但凭性情,虽无大恶,却也在半正半邪之间,而且在先祖的万象宝录上,他们名列第七第九,远在仁翁之下,说不定在江爷爷手下吃过亏,他们心胸极窄,睚眦必报,多年销声匿影,也多半为此之故,江爷倡导与魔宫作对,他们很可能是站到对方了。”

姚广明摇头道:“这个在下很难相信。”

方梅影笑笑道:“反正会期还早,我们又闲没事,开封洛阳都不远,不妨先去拜访—下他们。”

江梦秋道:“我摸出这两份帖子,也是这个意思,如果他们是侠义道中人,就邀为我们的助力,如果他们是魔宫中的同类,不妨先设法打消他们的去意,在魔宫开典之日,也减少一点阻力。”

罗天峰笑笑道:“宇内双绝大概是后来才结伙的吧,我行道武林时,还没有听过知机子的名字,倒是那个李观渔,曾有一面之雅,只是此人风流自赏,跟我不太投机。”

方梅影笑道:“李观渔昔年曾有玉面侠之美名,生性风流,行走江湖时,经常带着一大群美姬侍儿,前辈年轻时素有方正之名,自然不会投机,他是在四十年前才与知机子齐名,合称为宇内双绝。”

罗天峰道:“知机子想必是个道家全真吧?”

方梅影道:“是的,不过他与李观渔合得来,其道行可知。”

圣女脸色微沉道:“这个知机子行为不太端正吗?”

方梅影道:“那倒也很难说,他身披羽冠,却收了十二名女弟子,个个都有沉鱼落雁之容,不过并无婬行,道家不禁合籍双修,只要两厢情愿,自然没有人去管他们的闲事,只是不知道近来如何了。”

圣女道:“反正没事,去看看也好。”

方梅影一笑道:“李观渔后来自号为惜花剑客,晚年所居,还叫百花庄,顾名思义,此老倒是并不寂寞。”

姚广明道:“洛阳地方我很熟,没有听过百花庄这个地名,想必是私题于内宅,找起来还不容易。”

方梅影道:“那很容易,江老弟把那个投函的家伙制在城外,去问问他就行了。”

姚广明不禁笑道:“江老弟,我们都没看见你是用什么手法把这两封帖子弄来的?”

江梦秋脸上微红道:“是扶他下楼时,我从他的怀里看到一点纸角,不知道他们还想邀请谁,所以才顺手牵羊地取了来,同时我也觉得这些魔崽子的气焰太狂,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才对。”

方梅影笑道:“江兄弟,真没想到你把顺手牵羊柳三手偷儿的本事学得这么到家。”

江梦秋笑笑道:“柳爷爷常到我家玩,他听说我将来要行走江湖,就传了我这功夫。”

姚广明道:“江老弟,令祖怎么准你学这手功夫的?”

方梅影道:“这手功夫有什么不好,柳三手号称顺手牵羊,神偷功夫天下无双,但他一生可曾偷过人家半钱银子?他佯狂游戏人间,以一手空空妙技,惩治过多少姦邪之徒,行了多少侠举,虽然有许多自命为正道的侠义人物对之不齿,但比起来,他们谁又及得上他。”

姚广明脸色微红。

罗天峰笑道:“广明,你的确想法太固执了一点,仁翁乃属当世侠义表率,对他的孙儿教育,绝不会涉及不义。”

姚广明忙道:“是,弟子愚昧。”

方梅影道:“先祖平生有两个畏友,一个是江爷爷,另一个就是柳三手,在先祖的心目中,对此二人的尊敬,尤重于八大门派的掌门人。”

罗天峰点头道:“这句话我绝对赞成,我担任过几年掌门,深深有这个感觉,各大门派虽然以侠义自许,但遇事要先顾及门户,往往失之于偏,所以武林中最受尊敬的侠义英雄,没有一个是属于各大门派的人。”

方梅影笑道:“因为这些人没有门户撑腰,做了好事也没有门户为之宣扬,只好自己互相吹捧,但在一般出身名门正派的名家心目中,却是不值一顾的,像您罗前辈在五十年前力战十大天魔,就被誉为天下第一豪侠……”罗天峰道:“方姑娘,你这不是在臊我的老脸吗?”

方梅影道:“这我可不敢,但我实在有点不服气,像这次魔宫重组乾坤教之举,各大门派想必早已有所风闻,也早应该采取对策了,可是大家都没动静,一定要留给我们这些无门无派的傻瓜,冒死逞强出头。”

罗天峰与姚广明的脸上都讪然不是滋味,姚广明因为刚才说错了一句话,惹起方梅影一顿训斥,此刻不敢再开口了。

罗天峰却叹道:“这话一点不错,魔宫的事,各大门派都有了风闻,但要等到仁翁江老英雄出来倡导荡魔,已经够惭愧了,最气的是我到达摩正院去要少林响应此举,悟元那混球居然求我不要插手,以门户为重,我一气之下才脱离了少林。”

圣女连忙道:“你是他的师叔祖,为什么不以家法治他,狠狠地打他一顿拐杖。”

罗天峰一叹道:“但我不能怪他,如果我是掌门人,我也是这个决定,当一个人身上有责任时,做起事来,必须有许多约束,不能全凭意气行事。”

方梅影道:“我不赞同这句话,丐帮的势力不逊于少林,门下弟子之众,无人能及,可是洪帮主跟我们联手闯魔宫时,义气干云,毫无反顾。”

罗天峰道:“他不同,少林是佛门弟子,练武的宗旨乃为修身,非以致名。”

方梅影冷笑道:“那我们与丐帮是为了求名吗?”

罗天峰笑道:“当然不是,但是少林自达摩祖师创派以来,就立下一个诫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少林最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成立一个武林宗派的,后来因为形势所逼,才兼负起行侠仗义的责任,但为了门规所束,总是不能放手行事,因而才变通由俗家弟子,让他们在行侠卫道上多尽点力!”

圣女道:“可是这一次少林俗家弟子也没有参加呀。”

罗天峰道:“广明不就是吗?他是少林的俗家辈份最尊长老,我写张条子给他,不仅是问他要钱,也是要他出力的意思,魔宫之行,对方全是绝顶高手,武功差的,去了也没有用,少林俗家弟子中,实在也找不出像样的了。”

方梅影一笑道:“说句不怕您老人家生气的话,魔宫的眼界很高,不够份量的人,他们还不接待呢,侯浪萍亲口说的,八大门派中,只有两个掌门人在被邀之列,其中就没有少林武当的份,可见人家把八大门派的底细,早就摸清楚了。”

圣女一笑道:“这么说来,还是我有点身价,至少我还有帖子,你连张帖子都没混到手。”

方梅影道:“那倒不是,少林早已传出天峰上人归西的消息,连圣女是否尚在人世,他们都不敢确定的,所以那个投柬的人,听少林说圣女也已死了,就未加坚邀,否则从莫无奇对姚老爷子的情形看来,绝不会如此轻易罢手的。”

罗天峰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