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个素行方正的人,有时也会诙谐一两句,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倚红道:“方女侠在魔宫中毒毙孙华轩,智歼段天化,计惩人妖林次花,吓得侯浪萍都不敢惹她,制服这几个魔崽子,自然更不在话下了。”

方梅影却淡淡一笑道:“姚大侠,现在这四个人交到府上去看管一个时期总该没问题了吧。”

姚广明道:“当然没问题,其实论武功,拙荆与犬子都还压得了他们,只是阅历不够,怕上了他们的当而已,现在方女侠加上禁制,一定可以看管住了。”

莫无奇急道:“方女侠,我们还要送帖子去。”

方梅影道:“宇内双绝那儿,我们会替你代劳,你们安心在姚大侠府上等着吧,我们上洛阳开封一趟后,回来刚好替你们解穴,一定要你们赶得及回去复命。”

莫无奇苦笑道:“那样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

方梅影道:“这一点我可以担保,你们回到魔宫以前必然是丝发无损,只是回去后能否活着,就不关我的事了。”

莫无奇道:“我说的就是回宫以后。”

方梅影笑道:“你怕回去受责,我给你出个主意,不妨在外面多耽几天,等会期之后再回去,假如乾坤教还能存在,就证明我们歼魔之举已经失败,魔宫中人已经称霸江湖,正在用人之际,不会再追究你的过失,否则的话,乾坤教开派之日,也就是魔宫寿寝之时,你也不必回去了。”

莫无奇道:“你们能击溃本宫?”

方梅影笑道:“你以为不可能吗?你们的太上教主黎天真是圣女旧属,都是罗前辈手下败将,凭这两位,已足够扫荡魔宫。”

莫无奇摇摇头道:“方女侠,你想得太乐观—点,太上教主与九位老山主都今非昔比,他们的技艺深进不说,而且合十人之力,造就了两大奇才。”

方梅影道:“就是天圣地灵两个人吗?”

莫无奇道:“是的,他们中任何一人都可以放手天下而无敌,本宫在中原暗中经营多年,对中原各大门派及武林世家调查极详,深信时机已近成熟才作开典的准备。”

方梅影笑道:“魔宫行事虽秘,中原的武林道却早有所闻,暗中也作了一番准备却是你们不知道,何况天圣地灵之间,也势同冰火不能并容。”

圣女忽然道:“地灵夫人是黎天真的什么人?”

莫无奇道:“论年龄,应该是她的孙女儿,但看两人的关系又不像,她称太上教主为姥姥,太上教主又称她为小姐,她们究竟是什么关系,谁也弄不清楚。”

圣女再问道:“她怎么会嫁给侯浪萍的呢?”

莫无奇苦笑道:“这个在下也不知道了,在下是在西方大雷音寺中从师学艺,以后随同家师来到中原的,多年是在江湖上走动探访武林动静,对宫中的事一向不清楚,而且限于身份也不敢探究,这是本宫最大的忌讳。”

方梅影道:“好吧,该问你的事都问过了,你乖乖的上车跟姚大侠回家去等着吧,记住身上的银针千万不可拨出来,否则送了命可不能怨我,我这样说你也不信,我再给你一个证明看看就知道了。”

她再度扬手,射出一缕银光,是击向一棵碗口粗细的小树,入树寸许,她又拨了出来,没有多久,针孔处就开始流出清水,很快就烂成了一个大洞,方梅影又塞了颗葯丸到树洞里,水流才止,莫无奇看得骇然变色。

方梅影笑笑道:“你们的皮肉不会比树木更坚实吧?”

莫无奇垂头丧气的走到马车上。

方梅影笑道:“姚大侠,你送他们回去交代一下,就到这儿来接我们一起上开封去,车子太挤坐不下,我们就不去了。”

罗天峰道:“开封之行,广明也不必去了。”

方梅影笑道:“开封洛阳之行,只为对付宇内双绝,是不必劳动姚大侠,但我们必须要借用这辆车,却偏偏又少了一个车夫,只好屈驾姚大侠辛苦—趟了!”

江梦秋知道她是存心要折磨姚广明一下,出出心里的气,连忙道:“我可以驾车!”

方梅影道:“少爷!你赶过车吗?尤其是驾双驷的车子,可不像骑马那样简单,何况你也不像,看起来就是个大少爷,赶着车子不伦不类的,反而会启人疑心,再说我们都在魔宫中露过脸的,难保路上不遇上一两个魔宫的人,泄漏了行藏,就整个破坏了计划!”

姚广明心很实,连忙道:“方女侠说得是,我很少在江湖上走动,认识我的人本就不多,魔宫中人,更不会识得了,由我驾车前去最适当!”

方梅影笑笑道:”姚大侠来时别忘了跟那位朋友把衣服换一换,你们两人的身材差不多,连改都不必改了,只是脱衣服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别碰掉了他穴道上的银针!”

姚广明答应着走了。

圣女才笑道:“方姑娘,你整人的手法的确太厉害,只是要他们带着那一根针太危险了!”

方梅影笑道:“圣女当真以为我会使用这种歹毒的暗器害人?

我射在他们身上的银针确有阻止真气凝聚之效,但却没有毒,只因我击中在志堂穴上,他们无法运气而已,如果拔出来就没事了!”

圣女一怔道:“可是你钉在树上的那一枝呢?”

方梅影道:“那枚是有毒的,是我从毒蝎子尤上青身边取出来的,针毒中人无救,木石皆可腐蚀,尤上青就因为使用这种毒针被我碰上了而加以诛杀,我把针都毁了,只留下一枝,想研究一下他使用的毒,一直未得结果!”

圣女哦了一声道:“可是你也使用了解葯!”

方梅影笑道:“那是什么解葯、针毒有限,树木无知,只能蚀烂这么大一个洞,我不加上这一手,怕他们看出破绽,就不会这么乖了。”

罗天峰叹道:“方姑娘,你可真会骗人!”

方梅影道:“以我的意思,干脆杀了他们了事,可是我们这个大少爷一定不赞成,我又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来上这一手了,否则这几个人如何安排呢?”

江梦秋道:“大姊!你这么做太冒险了,万一他们不怕死,或者为了试验一下毒葯的厉害,拚着牺牲一个人,拔出了银针,那又怎么办呢?”

方梅影笑笑道:“我想他们没这个胆子,而且姚大侠是个老江湖,必然知道我是在吓唬他们的,我坚持要姚大侠换下那车夫的衣服,就等于给了他一个暗示,那套衣服上没有记号,何必非换不可,就是要他注意一下衣服上的针孔,他发现针上没有毒,一定会另作处置!”

罗天峰道:“万一广明不懂你的暗示呢?”

方梅影道:“那他就不够资格闯江湖,我再告诉他老实话,叫他回去守着这几个俘虏,不必再跟着去了。我们对宇内双绝的情况不了解,对方既与魔宫有所勾结,此行可能会有危险。一个人,江湖阅历不足,去了反而累人!”

圣女笑道:“方姑娘,你对他始终还不能释然于怀。”

方梅影道:“圣女看得我太小气了,这次我说的是真心话,对付魔宫不是出风头的事,弄不好还会把性命都赔上,我固然希望多一分助力,但也不想无故拖累人去送死。”

罗天峰道:“这倒是实话,姚大哥就只他一个儿子,看情形他也只有一个儿子,假如他不能帮上什么忙,何必又把他拖去涉险呢?

刚才我就不想要他去的。”

方梅影道:“可是他不会肯的,他是个侠义君子,以卫道为己任,说什么也不肯落在人后的,这一点魔宫中人比我们都清楚。所以莫无奇见到了江兄弟后,立刻放弃了掳劫姚老前辈女婿的打算,而在江兄弟身上着手,因为掳劫了姚老前辈的女婿,未必能使姚前辈屈服,掳了江兄弟,那价值大多了,道义为先,友情在次,为了故人之后,姚前辈说不定就会屈服了。”

罗天峰一叹道:“不错,姚大哥就是这样的人。”

方梅影一笑填:“那位姚大侠颇有父风,这种事情上他不肯落后,所以我希望他能机警一点,否则把他赶回去还真不容易,我只好不顾他的体面,好好地数说他—顿,叫他知难而退了。”

几个人又聊了一阵,姚广明驾着车子来了,果然换上那赶车大汉的衣服,还弄了一顶遮阳笠戴在头上,笑嘻嘻地道:“各位等久了,为了处置那四个家伙,稍微耽误了一下。”

方梅影笑问道:“姚大侠,那四个人如何处理了?”

姚广明笑道:“家里没地方关他们,我只好清了两间空房,到登封县班房借了四架大枷,把他们分别枷了起来,因为县衙捕房班头是我的寄名徒孙,倒是没问题。”

方梅影笑道:“大侠精明得很,你看出我的针上没毒?”

姚广明道:“方女侠坚持要我换衣服,我就想到必然有问题,拙荆对毒葯很内行,把换下来的衣服的针孔检视了一下,确定方女侠是在骗他们的,只好另想办法了。”

罗天峰高兴地笑道:“广明,你总算还不错,我们正在商量,如果你通不过这次测试,就要赶你回去了。”

姚广明笑道:“弟子对方女侠已经有了认识,她外号称智狐,可不是毒狐,身上绝没有这种毒暗器,所以弟子早就想到那几技银针是假的了。”

方梅影道:“可是我也有真的,在树上使用的那一枝,就是货真价实蚀骨的夺命针。”

姚广明笑道:“我知道不过你只有那一枝,还是从一个下五门贼子身上取来的,那人劣迹昭彰,我也想杀了他,不想被女侠抢了先。”

方梅影一征道:“姚大侠,你真行,幸亏你不是莫无奇,否则我这一套就耍不成了。”

姚广明一笑道:“那倒是句真话,因此我不像他们那么怕死,即使方女侠用夺命银针制住我,我也不会屈服的。”

方梅影一弯腰道:“大侠豪气干云,令人十分钦佩,对以前种种失礼处,尚祈大侠原谅。”

姚广明道:“不敢当,我是该受教训的,因为我太偏执了,君子之道,行之于心,不在行为上。”

罗天峰哈哈大笑道:“广明,你总算想通了!”

姚广明道:“是的!不过这只能怪弟子孤陋寡闻,如果能早点与这些真正游侠交往,弟子就不会如此刻板拘泥了,且喜闻道未晚,现在还来得及,为了表示歉咎,愿执蹬以尽弟子之礼,请上车吗?”

他风趣时也很有意思的,大家在一片笑声中上了车,车座很宽,每座可容三人,倚红与偎翠夹着江梦秋坐在一边,方梅影靠着圣女与罗天峰坐在对面,车子就向开封疾驶而去。

两地相去约三百里,第一天就在郭县歇下,第二天的下午就到了开封,姚广明在莫无奇的口中问得很详细,把车子直驶到一家叫浣花楼的门口停下,立刻就有一名汉子出来接待道:“各位是从桐柏山上下来的吗?”

姚广明嗯了一声。

那汉子道:“难得!难得!家主人正在等得心急,不知道那边情形如何了,前天知机老仙长也赶来了,也是探询那边的消息。”

姚广明道:“知机道长也在这儿,就省得我们再跑一趟洛阳了,请告上李老庄主一声,说太上有专使来拜。”

那汉子连忙道:“是哪一位?”

姚广明沉声道:“阁下接待得了吗?”

那汉子惶恐道:“是!是!兄弟鲁莽,兄弟这就去禀告主人前来迎迓,请专使下来稍歇一会儿!”

罗天峰在车上冷冷地道:“不必,带路上百花庄去!”

汉子微微一怔道:“这不太方便吧!”

罗天峰道:“正因为不方便,才要上百花庄去,最近跟丐帮闹了一场,他们正到处打听本宫的行动。

本使虽然不怕人识得,宇内双绝是大名人,如果行迹落入丐帮的耳目中,对大家都不好!”

那汉子道:“专使说的是,但淙花楼是开封城中第一大酒楼,叫花子是不准进来的。”

方梅影忍不住道:“你真噜嗦,丐帮中人不全是叫化子,他们的净衣门中,多寄身娼妓,你们这儿现在还有丝竹歌弹之声,说不定早有丐帮的人潜伏了。”

汉子一怔道:“有这等事!我怎么没听说过!”

方梅影冷笑道:“下次本宫接获什么消息,一定先会知阁下一声,现在请带路吧!”

那汉子十分惶恐地道:“是!是!小的冒失,请贵使示下身份,以便禀告家主人!”

姚广明一指车上的标志道:“你看看这车上的标志,有几个人够资格坐这种车,还要多问吗?”

汉子看了一下,脸上变色,因为车上用的是回文,写的是“王者之车”之意,他再三告罪,跨上车辕后,坐在姚广明旁边,接过辔绳,驱车而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