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李观渔沉思片刻才道:“好吧,内情既明,老夫当然不会再怪仁翁,也不再与他作对,但乾坤教的事情,老夫却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方梅影道:“你还是要去参加赴会?”

李观渔道:“不错,老夫已无争名之雄心,只想保持住这个庄院,伴着这些女孩子渡此余生,但若开罪了乾坤教,老夫恐怕就难得如此清净了。”

方梅影道:“你为什么不于脆帮着我们摧毁了乾坤教呢?”

李观渔哈哈一笑道:“谈何容易,老夫这宇内双绝之名,谅非虚得,但要跟乾坤教中相比,何异萤火之望月,黎天真在十招之内,击败了我与知机子的联手,但侯教主二度来访时,只用了三招就使我们弃剑而败,黎天真不止一次遣人来向老夫求援了,老夫审度利害只好不作表示,凭你们这几个人,就想与乾坤教作对,那是不可能的。”

江梦秋忍不住道:“你心目中只有一个利害吗?”

李观渔道:“不然,老夫也重恩怨,但正道之士,一直视老夫为异类,乾坤教却敬老夫若上宾,若论恩怨,老夫应该站在乾坤教那边去,因为你说出了仁翁当年的一段曲折,老夫认为他保全了知机子,也算是有德于我,因为知机子也是为了我,以是之故,老夫只能答应不帮着乾坤教跟你们江家的人为难。”

方梅影道:“除了江家的人之外,你还是要出手了?”

李观渔道:“不错,老夫身为圣宫供奉,至少要尽点力,也算是保护老夫的资产,因为桐柏山圣宫的建设,老夫也投进了一半的家产。”

圣女忍不住轻轻一叹道:“李庄主,我实在想不透你是个怎么样的人,说你明白,你实在糊涂得很,说你糊涂,你又好像颇为明白。”

李观渔大笑道:“老夫就是这样一个人,方梅影不是说过吗?

宇内双绝只是客气一点的称呼,在卫道之士的口中,老夫是宇内双邪之一,行事岂有不邪的。”

圣女道:“好!为了免得麻烦,我就在今天打消你的去意吧。”

李观渔笑道:“圣女有意赐教?”

圣女道:“不错!我听说黎黎私传了你驻颜心法,那是圣心岛的秘藏武功,而且是从我手中流出去,我有责任把它收回来。”

李观渔一怔道:“驻颜心法也能收回的吗?”

圣女道:“当然可以,驻颜心法是培元固本,重养灵胎,故不但能驻颜长生,而且也能使内力充沛,白发变黑,脱齿重生,如果练到最高境界,可以脱胎换骨,而得天人之寿,但黎黎不知道还有一种破功的手法……”李观渔忙问道:“破功以后会如何呢?”

圣女道:“不会影响你其他的修为,但你得之于驻颜心法的好处将至此为止,而且在两年之内逐渐消失。”

李观渔不禁变色道:“那老夫在两年之内,就会变成一个龙钟老翁了?”

圣女道:“假如你的成就得之于圣心岛武学,就会有这个现象,否则就毫无影响。”

李观渔道:“破功的手法如何施展呢?”

圣女道:“在志堂气海将台三穴上,以圣心岛的特殊手法点上一指就行了。

李现渔不禁哈哈一笑道:“圣女,这恐怕不容易。”

圣女道:“不错,如果是很容易的,我就不会告诉你了,本来圣心岛上圣宫已名存实亡,我也不必太重视这件事,但你仗了驻颜心法而为魔宫作怅,危害武林,我就不能坐视了。”

李观渔不禁有点慌张地道:“圣女,你又不是汉人,何必管这么多的闲事呢?”

圣女道:“我虽然不是汉人,但我的丈夫是中原人,而且是中原武林中人,我已经离开了大漠,也算是汉人了。”

李观渔一怔道:“圣女的丈夫不是当年的罗天峰大侠吗?他已经皈依佛门,而且已经圆寂了。”

圣女笑笑道:“那只是你们认为如此而已,你们也没有想到我仍然活在人世。”

李观渔道:“这么说来,天峰上人犹在人世了。”

罗天峰从车里一跃而出笑道:“李庄主,你说错了,少林天峰和尚已不在世上了,但罗天峰还活着的。”

李观渔打量了片刻才骇然道:“阁下是天峰上人了?”

罗天峰笑着摇头道:“天峰和尚早已西去,在下罗天峰,多年前与庄主曾有一面之识,昔时朱颜鹤发俱少年,而今故人虽非昔,但庄主华发未生,风仪如昔,端的可慰。”

李观渔怔了一怔道:“罗兄也是未见老呀!”

罗天峰一笑道:“罗某侥幸得拙荆驻颜心法之助,参以禅门修生精旨,尚未现老态而已,故人能如此风仪已不多,罗某实在不忍心见庄主复现老态。”

李观渔又是一顿道:“圣女,罗大侠也不是圣心岛的人,你能够传授给他,为什么黎天真不能传授给我?”

圣女道:“我并没有说要为圣心岛收回绝学,连我自己都不是圣心岛上人了,还管这些干嘛!我只是不能让我流出去的武功,为世人留下祸患而已。”

李观渔道:“魔宫中人,习得此法的很多。”

圣女道:“不错!我都要一个个地收回,庄主是我第一个看见的人,我只好从庄主身上开始。”

李观渔看看他们两个人,顿然一叹道:“罗大侠在几十年前就名满天下,圣女是西域圣心宫主,在贤伉俪联手之下,李某绝无侥幸可言,哪一位何不做做好事,干脆杀了李某吧!何必要李某陷入生不如死的龙钟老态中呢?”

方梅影笑道:“李老儿,你这话就错了,武林中白发健者还很多,他们精神矍铄,活得都很好。”

李观渔道:“但对老夫来说就不同了,老夫一生就是为了这些女孩子活着的,去了寡人之疾,虽生何趣。”

方梅影一笑道:“你倒是很坦白。”

李观渔哈哈一笑道:“食色乃人性之本,谁人不好,老夫却不像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心中所言与心中所思是两回事,可是在这个虚伪的世界上,心口如一,居然被目之为邪,老夫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人了,所以老夫跟乾坤教通声气,也是因为习性相近之故。”

他侃侃直说,倒是使几个人怔住了。

方梅影笑道:“江兄弟,你来驳他吧,我们既不能不教而诛,可是我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可杀之处。”

江梦秋道:“我也不认为他可杀,我们来的目的也不是为杀人,只是剪除魔官的羽翼,李庄主,如果你肯答应脱离魔宫,不帮助他们为虐,我们立刻就走。

李观渔道:“老夫口头答应就行了吗?”

方梅影道:“可以,我祖父对你的批评毁誉参半,认为你行事虽邪,却有个一诺千金的好处,你答应过的事,绝对不会后悔的。”

李观渔苦笑一声道:“我答应脱离魔宫,魔宫不会答应放过我的,罗大侠,我信得过你,如果你能保证乾坤教的人永远不再来找我,我就可以答应,凭良心说,我对参加乾坤教并没有兴趣。”

罗天峰皱皱眉头,这的确无法保证,因为除非能将魔宫的势力一举击溃,否则天下尽入魔宫掌握,群侠自身都难保,又怎么保证别人呢?

江梦秋道:“条件是我提出的,我给你保证就是了。”

李观渔一怔道:“你?你凭什么保证,连昔年技摄十魔,艺震天下,被誉为第一高手的罗天峰大侠都不敢提出保证,你又怎能保证呢?”

江梦秋道:“乾坤教所以要网罗你,是因为看中了你的武功,如果你这身武功没有了,他们不会再对你感兴趣了。”

李观渔哈哈大笑道:“说得好,这的确有道理,但是老夫这一身武功又如何失去呢?”

江梦秋道:“我来废掉它,而且我能保证,废了你的武功,绝不会影响你其他的一切,连你的驻颜心法也不会受影响。”

李观渔大笑道:“小子,你太狂了,圣女与罗大侠联手要破去我的驻颜心法,我是没话说的,但也不会束手听任摆布,至少还有三成一搏的希望,至于你,哈哈……”圣女立刻道:“李观渔,你不用使激将法,我们绝不会联手对付你,我一个人找你挑战,绝不要外子帮忙。”

江梦秋也道:“我也是一个人找你挑战,由你在圣女与我之间,任选一个好了,圣女要散掉你的驻颜心法,我要废掉你的武功。你考虑一下,要保留哪一项。”

李观渔不禁怒道:“小子,圣女对老夫说这话尚有一讲,你未免太狂了一点吧!老夫虽然当年败于仁翁之手,但不见得连你这黄毛小儿都不如吧。”

江梦秋道:“这么说前辈是要找再晚一决了。”

李观渔道:“老夫不倚老欺少,但一定要教训你一下,等老夫教训你一番后,再向圣女请教。”

圣女笑笑道:“李观渔,我们岂是那种车轮战取胜人,如果你胜过了江小友,立刻回头就走。”

罗天峰也笑道:“李庄主,如果你认为江小友好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江小友一身艺业,绝不在我与拙荆之下,甚且犹有过之,你的那封柬帖原是魔宫中派一个叫莫无奇的家伙送来的,他是魔火神君的传人,也是认为江小友好欺,施展冷焰搜魂指制住他想掳为人质。”

李观渔道:“魔火神君的搜魂指乃一大绝学,连十大天魔之首的黎姥对他都颇为忌惮。”

罗天修道:“谁说不是,莫无奇突施煞手,我们发现后已经来不及阻止,眼看着他把江小友带走而无计可施。”

李观渔道:“这个我又不信了,凭你罗大侠与圣女在旁,总不会怕他的冷焰搜魂指吧。”

罗天峰道:“我们当然不怕,而且我知交天龙老人姚老哥的儿子姚广明也在,天龙九阳神功还是这种阴毒武功的克星,也是同样没办法屈为我们只能克制而无法施解,结果江小友安然无恙,反而把对方制住了。”

李观渔道:“他用什么武功解了冷焰魔火呢?”

罗天峰道:“什么都没用,江小友得仁翁亲传,一身所学山藏海纳,连我都不知道他究竟会些什么武功。”

李观渔皱皱眉道:“仁翁武学虽高,但比诸今日庞宫中诸人,恐怕还是差了一大截。”

方梅影微微一笑道:“李老兄,这是你孤陋寡闻所至,魔宫中拥有这么多的高手,我们虽然找到了罗前辈与圣女得到前辈高人为之支援,那是后来的事,连侯浪萍也不知道这些前辈尚在人间,而侯浪萍在桐柏隐居多年,只敢在暗中活动,所忌者就是江老爷子一人,假如他真认为仁翁不足惧,何必要大张旗鼓广邀助手呢?”

李观渔道:“那是因为他要等候一个适当的时机,一举而臣服武林,所以才多准备了一些时候。”

方梅影笑道:“侯浪萍在乾坤教开典之日,一共只发出四十张请帖,可不是大规模的手法,他认为天下武林早在掌握之中,只差的是几个人未能有把握而已,四十份请帖中有一半是他已能把握的人,他以全教之力,来对付以仁翁为主的几个人,由此可见他对这些人的重视……”李观渔道:“这个我略有所闻,但这些人中绝不会包括江梦秋这小伙子吧。”

方梅影笑道:“他的确没把江兄弟列在内,但不知老一辈的对魔宫的事也有了一点影子,埋下了一着伏棋,就是江兄弟,早在十年前,大家就把毕生精研所得,传授江兄弟,荡魔的主力就是江兄弟。”

学观渔道:“这种事谁也不会相信的。”

方梅影笑道:“连我也不相信,所以我希望你试,但据我所想,你这一战的胜算可能性很渺茫……”李观渔傲然道:“老夫可不是被人吓大的。”

江梦秋一按剑诀道:“前辈!请!”

李观渔被罗天峰与方梅影一吹一喝,口中叫得凶,心里却在暗嘀咕,无可奈何地一伸手,侍女连忙送来一口宝剑,他接过来,锵然出鞘,立见锋芒照眼。

江梦秋情不自禁地道:“好剑。”

李观渔得意地道:“剑号紫电,的确是一口在剑谱上列名的好剑,相传出于先秦名家冶徐夫人之手,小伙子,你手中的那口剑是否挡得住一击呢?”

江梦秋笑笑道:“利剑是用来杀人的,再晚拿家祖庭训,以剑施仁道,所以只用了一口凡铁,因为再晚是以意役剑,非人役于剑,但有仁道天心为用,何逊于龙泉太阿。”

李观渔最得意的就是手中这口剑,听见江梦秋的话后,心中大怒,沉声道:“小子,我们不是在口舌上争胜,较量的是真功夫,上吧。”

江梦秋恭身献剑后送出了一招,李观渔挥剑下削,叮然轻响中,已经把江梦秋的铁剑尖削下了寸许一截,不禁哈哈大笑道:“小子,原来你只有一张嘴。”

江梦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