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方梅影把晓云也打发走了,才笑道:“江兄弟,今天你总算露了一手真才实学,我不知道你的剑技竟如此高明。”

江梦秋道:“以造诣之深,火候之纯,我实在比不上李观渔,那完全是靠取巧……”罗天峰道:“不是取巧,李观渔的那一剑威力无穷,实已得剑法之妙,唯有这个缺点,却是谁都想不到的。”

圣女也道:“是啊,江公子,你怎么会想到利用这种解法去破他的招式呢?我相信这不是谁教的。”

江梦秋道:“是的,破解的方法是再晚自己所发现,但这个动机却是得自家祖的启示,他老人家说天下武学没有十全十美的,总有一两处漏洞或缺点所在,只要能找到这个缺点,自不难以寡敌众,以弱胜强了。”

罗天峰道:“但交手之际,危乎一发,要发现对方的缺点,并不是容易的事。”

江梦秋笑道:“家祖父指示了几个原则,攻其坚则泄其势,攻其弱则阻其变,强者挠之弱者激之,把握住这几个原则细心观察,再加上灵活运用。”

罗天峰道:“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却难得很,令祖能体会出这些道理,无怪能成为天下技击第一人了。”

方梅影笑道:“先祖评论过江爷爷的武学,得力于一个仁字,因为他退敌存仁,从没有杀敌之心,出手时始终留人三分退步,因为这三分退步,他的招式从不用老,加上他的修为,就给自己留下了十分的退步了,因此他从未落败迹,因为他一开始就置自己于不败之境。”

罗天峰叹道:“仁者无敌,此旨信不我欺,我还是出身佛家的子弟,在这些修为上,显然逊色江老多矣。”

圣女一笑道:“你以前就是杀气太重,在嵩山修了几十年,杀气虽然磨掉了不少,但仍然六根未净,所以你这一辈子都无法与仁翁相比的。”

方梅影道:“先祖着万象宝录前,二位已经归隐了,因此没有列入二位的大名。”

罗天峰笑笑道:“不必列,只看江小友的表现,我就自承不如,当然不能跟仁翁相提并论了。”

方梅影笑道:“罗前辈,您还是拘于一个成见,认为姜是老的辣,而且大部份的人都有这个错觉,江爷爷在黄山就私下跟我谈过,他此刻所能,绝不会高于江兄弟,这次我准备在乾坤教开典之后,重列英雄榜,说句不怕二位生气的话,前五名内,恐怕都是年轻人。”

罗天峰笑道:“我不但不生气,而是绝对赞成,我相信这首名必是江小友无疑了。”

方梅影脸上微红道:“现在我可不敢说,这要等事实来决定的,立榜务求公平,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不过我想前面这三名,总在侯浪萍、江兄弟,与二位的外孙女儿黎素贞这三人之中去排序了。”

圣女欣然道:“是吗?素贞这孩子也会如此了得,我倒是没想到的。”

方梅影道:“侯浪萍以十大天魔为后盾,但十魔之首的黎姥都受他的控制,显见他的成就已在十魔之上周此也知道地灵与天圣对立,并不是仗着黎姥之力,从宫中的情形看,侯浪萍是真的畏惧她,因此推定她必有过人之处。”

圣女道:“她那本事是从何得来的呢?”

方梅影想了一下,心中虽有答案,却不便说出,只得道:“那可不晓得,只有去问她自己了。”

圣女道:“我真恨不得立刻能见到她。”

方梅影笑道:“见得到的,我们到洛阳去。”

圣女一怔道:“到洛阳怎么见得到她呢?”

方梅影道:“刚才我叫晓云用她们最快的通信方法连络到地灵宫,请她们急速阻截知机子,把他截回洛阳去,假如成功的话,在洛阳就可以见到了。”

圣女道:“那也只是见到知机子呀。”

方梅影笑道:“知机子为双绝之一,如果不是地灵夫人亲自出马,还不容易把他截回去呢。”

圣女道:“她能离开魔宫吗?”

方梅影道:“当然不大容易,但总有办法可想的,地灵天圣能分庭抗礼,实力自然未可轻视,这点行动自由总是有的,我们上洛阳去看看吧。”

圣女叹道:“方女侠,你行事果真有鬼神莫测之机,谁也想不到你偷偷作了这个安排。”

方梅影微笑道:“最主要还是为了李老儿,原先我不知道会把李观渔拉过来的,所以弄了一些手段,压下了给知机子的请帖,破坏了他们双绝的团结,现在心里很过意不去,因李观渔对知机子的确是真心真意,所以我一定要使他们双绝和好如初,都站到我们这边来,因此绝不能让他跟侯浪萍先见到面。”

江梦秋道:“说服知机子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吧。”

方梅影道:“不错,他的心胸太窄。但也并非不可能,因为他在魔宫中,也不太受重视,乾坤教高手如云,他连个边儿都挨不上,衡量得失,他就会重新考虑了。”

江梦秋道:“大姊,你也是的,既然你准备把他拉过来,在百花庄就不该放他走的。”

方梅影笑道:“对什么人用什么方法,李观渔可以屈之以威,示之以义,知机子却不行,他是个宁屈不折的人,而且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那时候硬用武功把他拦了下来,结果会更糟,所以我让他先离开,等他冷静一下,他就会理智得多。”

于是一行六人,又折回洛阳而行,几个人中,也以方梅影马首是瞻,因为她一直在江湖上走动,地理熟,阅历多,罗天峰虽然早年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但数十年来末履尘世,风土人情,有了不少变迁,已经很隔膜了。

圣女、江梦秋与红翠二女,都是没走过这条路的,单独行走,还须要打听一下路程,有方梅影引路,他们自然不必费这个心了。

开封到洛阳,约四百里,他们雇了一辆车,买了三匹马,红翠二女,伴侍圣女坐车,方梅影与江梦秋骑马,罗天峰则充任车夫驱车而行,方梅影领着他们,七折八拐,经许昌,过襄阳,足足走了七八天,才到郦汝。

罗天峰忍不住问道:“方姑娘,由开封到洛阳,我当年虽然没有直接走过,但也知道一些大概,我们每天都走了将近百里,似乎早就应该到了。”

方梅影道:“不错,如果走直路,经郑州、广武、孟津,全程四百里左右,是可以走到了,可是我们绕了个圈子,多走出一倍的路,自然要慢得多。”

罗天峰道:“干嘛要走冤枉路呢?”

方梅影笑道:“我们是去会见黎素贞的,总得等她接到消息,由桐柏山赶了来,那可是迢迢千里路,所以必须给她一点时间呀。”

罗天峰道:“你怎么不早说呀,我们干脆迎上去。”

方梅影道:“迎上去我们会错过,因为她要从魔宫出来,必然是乔装易容,避过侯浪萍的耳目,大家又不能公开亮着身份,当面错过了都很有可能。”

罗天峰道:“她也许不方便,但我们却可以公开着身份,让她来跟我们会合。”

方梅影摇头道:“更不行,我囚禁莫无奇,杀死姜成大,截阻知机子,为的就是不让您跟圣女的消息走漏出去,使侯浪萍提前有所准备,侯浪萍对我们这边的实力已经打听得很清楚了,只有您跟圣女这两股力量,是他计算不到的,我们必须给他个措手不及。”

罗天峰想想道:“开典之日,我们总藏不住了。”

方梅影道:“是的,但那个时候他也来不及了。”

说完又笑道:“圣女急着跟孙女儿见面,恨不得一脚就赶到洛阳,所以您可不能告诉她我们绕远路,否则她非骂我不可。”

罗天峰轻叹道:“我没想到她的儿女之情会如此之深,照她当年的性情,根本不是这样的。”

方梅影笑道:“圣女若非是个重情的人,又怎会抛弃一切,跟您到嵩山一后数十年。”

罗天峰道:“可是她当年居然忍心将亲生的女儿丢下了圣湖之中。”

方梅影道:“那是她没办法,因为圣宫中规例如此,她那样做了,立刻就后悔了,否则也不会接受黎天真的要挟,把圣官的武学秘密泄漏出来换取女儿的安全了。”

罗天峰低头叹息。

方梅影笑笑道:“罗前辈,您不要说圣女儿女情长了,您自己还不是一样,否则以您多年心如止水的修为,就是多走了几天的路,也不会就来问我了,那可不像是佛门高人的表现呀。”

罗天峰苦笑道:“我根本就不是佛门中人,少林五年掌门,只是为了把我的武功心得留给师门而已,因为先师圆寂时,再三恳求我担任此一任务,我方勉为其难答应下来,所以妲妮一找了来,我马上就借机会交了出去。”

方梅影道:“您不剃度,难道就不能把技艺留下吗?”

罗天峰道:“少林规律只有掌门人才能修习门中最高武艺,我由于天资领悟,所参悟的武学心得已超越先师之上,先师才把少林秘笈私下给了我参阅,要我费几年功夫参悟了告诉他的,谁知他等不及我参透就圆寂了,临终前为我剃度,传了我衣钵以便我继续下去。”

方梅影道:“这么说您的武功心得已经留在少林了。”

罗天峰道:“是的,而且有几个三代弟子已经得到了传授,成就也很可以,我已吩咐现任掌门元空,叫他甄选几个得力的弟子,在会期前候命于桐柏山外。”

方梅影兴奋地道:“您怎么不早说呢?”

罗天峰苦笑道:“少林一直在武林中居领导地位,这次的荡魔之举,自不能置身事外,我原想叫少林出点力的,可是现在看了魔宫的实力,再看到江小友的武学后,我才觉得少林多年闭关自守,夜郎自大,已经不足以领导了,我现在说出来,只想让他们跟着各位多学学。”

方梅影一笑道:“原来您是想叫少林独任艰巨的。”

罗天峰讪然道:“是的,这倒不是我有私心争功,因为我对你们这方面的人力,感觉实在太单薄了。”

方梅影道:“您凭什么作这个推断呢?”

罗天峰道:“是我那徒孙说的,他对魔宫的情形略有所知,认为你们那点人手与魔宫相较,何异螂臂挡车。”

方梅影一笑道:“他对魔宫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罗天峰道:“他以为倾五大门派的全力,或可与魔宫一争,他也曾向五大门派提出了请求,希望他们全力支援,但到了目前为止,只有武当表示了响应,其他三家都认为魔宫还没有侵犯到武林的安危,不宜大动干戈。”

方梅影一笑道:“侯浪萍发出了四十封请柬,只有两位掌门人够资格与会,这两位掌门人中少林武当都没份,由此可见少林的消息太不灵通了。”

罗天峰一低头叹道:“是的,我已经训斥过他了,对敌人的估计错误还可以原谅,因为魔宫的进行很秘密,昧于武林大势,才是真正的不可饶恕。”

方梅影道:“我不知道是哪两位掌门人被邀与会,但显然的是这两个人武功造诣,已经超出少林武当之上,由此可见侯浪萍对五大门派的了解很深,少林武当在武林中的领导地位,早就名存实亡了。”

罗天峰一叹道:“是的,四十多年不履江湖,使我有人事全非之感,故步自封,必有老成凋蔽之果,我希望这次事情后,使他们有所警惕,江湖代有人才出,在二十年中,武林的大势,必非五大门派所能掌握,所以这次我把少林门下精英带了一部份出来,让他们去见识一番,方姑娘,我把指挥的全权给你,让你适当地调度一下,让他们好好地受一番教训。”

方梅影连忙道:“那我可不敢,魔宫志在立威,开光之典,何异血肉屠场,可不是寻常切磋较技,弄不好就把命玩上。”

罗天峰道:“没关系,我要十五个人,能够有五个活着就很好了,没有血淋淋惨痛的教训,不足以惊醒他们的迷梦,这十五个弟子,你把最年轻的五个四代弟子保全就行了,只有他们还没有染上骄横习气,还来得及救。”

方梅影诧然地望着这位老人,似乎很不相信他会说出这番话。

罗天峰一叹道:“方姑娘,你别以为我狠心,我虽然还俗脱离少林,但我究竟是少林出身,也掌过五年门户,我还是偏向少林的。”

方梅影点点头道:“是,我明白,您是一个明理的家长,我尽最大的努力来帮您完成心愿。”

罗天峰居然朝她作了一揖道:“谢谢你,方女侠,我代少林历代的祖师向你致最深的谢意。”

这一揖倒使方梅影很惶恐,连忙还礼道:“前辈您太慎重了,使我不知所措了。”

罗天峰道:“我这一拜并不好受,因为这次荡魔之举未必很乐观,万一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