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江梦秋调息了片刻,神色已渐恢复道:“不是开玩笑,我修习这门功夫时,只是照诀聚气从没有真正施行过一次,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用,以及使用时,威力如何,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方梅影道:“但用得太不值得了。”

江梦秋道:“绝对值得的,黎大姊这指剑功夫凌厉无匹,但为了那小缺点无法施展,我为她修正以后在魔宫开典时,出其不意,必然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黎素贞道:“侯浪萍根本不知道我会这门功夫。”

江梦秋笑道:“黎大姊,如果你认为他不知道,那就大错特错了,候浪萍不是那种冒失的人,在他身边的人有多少能为,他必然了解得一清二楚,因此你这剑指功夫,他一定知道的,而且这门武功的缺点,他也十分清楚,所以才不加注意,否则他知道你跟他反道而驰时,一定先对付你了,正因为他能控制绝对的优势,才故意纵容你。”

黎素贞道:“假如他占有绝对的优势,就不必纵容我,他不是能容人的人。”

江梦秋道:“不!这一点你看错他了,他是个很聪明的人,知道不可能一手遮天,因比他必须容许一些矛盾存在,用以探测别人的意向,除了地灵宫之外,在天圣宫中,这些情形也不例外,天圣宫总管陆瘦翁就对他颇为不满,他仍然赋予陆瘦翁以重权,也是这个道理………”方梅影道:“这倒是不错,他对段天化也是采取同样的态度,明知其心怀叵测而照用不误,在必要时突出杀手以收警诫之效,这些地方他表现得相当聪明,最高明的统御术不是采取高压的手段使异己者不敢反抗,而是将异己者置于明处而加以控制,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敌人,所以许多暴君的灭亡,就毁在这一点上。”

黎素贞想想道:“也许你们说得有点道理。”

方梅影道:“他把难以收服的人,投置在你的地灵宫里,正是最聪明的一着,否则他不知道哪些人是可用的,哪些人是想扯他后腿的,哪些是貌似温顺而心怀异志的,魔宫中网罗的人太多了,他留下这些矛盾,可能对每一个人都彻底了解,进而控制全局。”

江梦秋道:“所以黎大姊的指剑经过修改后,在出其不意之下,才能给他一个迎头痛创。”

黎素贞道:“那恐怕机会不多,他根本不会跟我动手。”

江梦秋一叹道:“黎大姊,你还是太迷信你那件天孙锦衣的功能了,如果我刚才用在断指剑的一击,攻向你的身体,你的宝衣能挡得住吗?”

黎素贞不禁一呆道:“我不晓得,我没有试过。”

江梦秋道:‘不必试,你挡不住的,就算宝衣能避刃,那凌厉的剑气也可以伤到你。”

黎素贞道:“你就是要使我明白这一点?”

江梦秋道:“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我相信侯浪萍出手一击,劲道尤在我之上。”

罗天峰道:“这不可能吧,魔教中何来这至上的绝学?”

江梦秋道:“天下武学本来就殊途同归,前辈对我那一击用了两个名目,九转玄功是道家的,纳须弥芥子是禅门绝学,可是授我这门武功的却是个俗家人。”

罗大峰愕然道:“是谁?”

江梦秋道:“天机老人凌九峰,他起的名目叫盘古斯,一门武功有了三个名称,可见不是那家的绝学了,因此侯浪萍很可能在另一个名目下也修成这种功夫。”

黎素贞点点头道:“有可能,他在两年小雷音寺魔教门下受艺,魔教中的乾坤一掷,威力不逊于此。”

江梦秋道:“因此我施展这一式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想请黎大姊斟酌一下,是否能够伤得了侯浪萍!”

黎素贞沉吟片刻才道:“假如是在令祖仁翁或家祖的手中,可能机会不多,因为他早就有所防备,但江公子施展时,就可能性较大了,他想不到你会有此等造诣。”

江梦秋道:“那就行了,家祖恳过几位前辈,各以绝学来造就我,也是这个用意,使人想不到我会有这种能力,现在我向各位证明了,到了那一天,希望各位多支持我一点,尽量不要我出手,留在最后对付侯浪萍一搏!”

方梅影道:“你也太傻了,告诉我一声,我自然会为你安排的,何必要拼命来上这一手呢?”

江梦秋笑笑道:“方大姊!假如我不亮出这一招,你会相信吗?你不相信我有与侯浪萍一战之力,一定会多方设法,让别人跟他交手,结果反而会造成混乱的局面,因为魔宫中还有十大天魔为翼,我们的人数本来就不够,可不能再受折损了!”

方梅影脸上微微一红,江梦秋这句话说到她心里去了,对魔宫中的实力了解越多,她心里的恐惧也越深,假如江梦秋不把话说明,她的确是不准备让江梦秋与侯浪萍对手的,尤其是江梦秋对她明白示情之后她心中更怀着一点私心,绝不让江梦秋冒一点险的。

不过她究竟是个心胸坦率的女中豪杰,略略一顿后就笑道:“不错!我不知道你的实力,自然不会让你涉险,现在知道了,我仍然尽量不使你冒险,大家心里都明白,魔宫开典之日,虽是正邪一次大决斗,但要把魔宫的实力一举消除是不可能的,充其量也只是给他们一点打击,压压他们的凶焰而已,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是保全我们的实力……”罗天峰也点点头道:“这话对,邪恶的势力,并不仅限于魔宫中的那几个人,我们即使能把魔宫一举荡平,但本身的元气大伤,结果只造成另一批邪魔坐收渔利而已,而我们中原武林道的精英,差不多全集中在此了,因此保全实力,尤重荡魔。”

黎素贞愕然道:“还有哪些邪恶性的势力?我想也差不多了。

侯浪萍为筹组乾坤教,作了多年的策划,能够题上名的好手几乎已全部网罗一空了。”

罗天峰轻叹道:“你只看见眼前的,却忽略了一个最大的敌人,那就是造就侯浪萍的人。”

黎素贞惊道:“小雷音寺?’”

罗天峰道:“是的,小雷音寺为魔教之祖,自从阿修罗教祖创教以来,一直就是祸乱之源,百年前魔教教祖毕拿星企图立教中原。

造成了江湖一片大杀劫,幸亏有一个名叫遁世遗叟的老人出来,与天拿星较技恒山,斗了一天一夜,天拿星使出魔教七十二项绝艺,遁世遗叟也以中原七十二项武学,—一把他比了下去,天拿星这才知道中原武学之兴,远在异邦之上,铩羽而归,声明百年之内,魔教门下,不入中原,他倒是很守诺言,百年来的确没有听过有魔教传人在中原出现,但百年之期已届。”

黎素贞忙道:“侯浪萍是魔教传人,可是他多年前已人中原,这不是违了誓言吗?”

罗天峰道:“他只学过魔教的武功,还没有正式投入魔教门下,因此算不得违约,在这百年中,中原一些江湖败类,也曾到小雷音寺中学艺,魔教对来者不拒,却不肯答应他们投入门中,也是为了守诺之故,十大天魔的技艺,多得自魔教,但算不得是魔教违誓。”

黎素贞忙问道:“魔教为什么肯把技艺传给外人呢?”

方梅影笑道:“他们不忘百年之耻,但又不了解中原武学状况,所以不断地在中原利用一批混蛋,试探一下中原的武功进境。”

罗天峰点头道:“不错,这就是他们的用意所在,十大天魔只得魔教武学之一就能在中原横行江湖,使他们看出了中原武学的调蔽,但十大天魔最后仍然被我赶了出去,他们又有了点警惕,所以过了几十年才又遣他们人中原,而且弄了个侯浪萍来中原先为魔教铺路。”

黎素贞道:“那位遁世遗叟呢,他没有传人吗?”

罗天峰道:“这位前辈智慧如海,他一身所学,没有一个人能承继得了,因此他没有收传人,却把他的武学心得,分门别类辑录成册,交给中原各大宗派分别保管,而且声言这武学仅能用于对付魔教中人。”

方梅影笑道:“罗前辈,你学的就是遁世遗叟的武功吧?”

罗天峰点点头道:“是的,他留给少林的武学有十五类,其中十类是少林本有的,另外的五种却是少林典籍所不载。因此我并不能完全算是少林门人,所以我虽然担任过少林掌门,要脱离就脱离,少林门规也无法限制,就是这个原故,这是先师留下的遗牍中特别说明的,否则现任掌门人虽是我的徒孙,也一样有权不准我还俗的。”

黎素贞再问:“爷爷,您以为侯浪萍的背后,还有小雷音寺的人在撑腰?”

罗天峰道:“我想是必然的,乾坤教在今年开典,而且开典之日正是百年前遁世遗叟与天拿星立誓之日,这一切绝非偶然,恐怕是魔教再次进军中原的行动开始。”

黎素贞脸现忧色道:“侯浪萍已经够难以应付了,如果他背后再有魔教的人撑腰,那就是更难应付了吗?”

方梅影却—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呢。”

罗天峰忙问道:“方姑娘此说莫非另有所恃。”

方梅影道:“是的,我本来对一件事还不太清楚,现在听前辈一说,总算完全明白了。”

罗天峰道:“方姑娘明白什么了?”

方梅影道:“明白了我爷爷对各门的武学渊源何以会如此清楚,明白了我爷爷的书房为什么要叫遁世居。”

罗天峰道:“你是遁世遗叟的后人?”

方梅影道:“大概不会错,遁世遗叟恐怕是我爷爷的师祖,爷爷去世后,我整理他老人家的遗籍,发现了一纸手稿,说我家的武学原有七十二种,只是因为后人资历不够好,无以全部承继,只留下十二种,而另外的六十种传给了一个姓江的少年,另外卅种,则分散传给了一些根骨较佳的年轻人。”

罗天峰道:“这姓江的少年一定是仁翁了?”

方梅影道:“恐怕还要再上一辈,江爷爷出道之日,已经是那手稿四十年之后的事了。我远祖留书之时是九十年前,江爷爷还没有出世呢,不过我祖传书房上那块造世居的匾额,据说是出自先人手泽,已有百余年之久。”

江梦秋忽然问道:“罗前辈,您接受遁世遗笈时,是否还有什么附带的条件?”

罗天峰道:“是的,开封之日,里面有一块铜符,上面刻的是阴文,说如果有人持同样大小的阳文铜符前来,两符相合时,就把秘发中的武功交付来人,如果研习武学另有心得,也要一并交出去。”

江梦秋从怀中取出一方铜符道:“是不是这一方?”

罗天峰连忙也取出同样的一方钢符,相互对合,铜符上的阴文与阳文恰好能互相接合,罗天峰肃容说道:“江小友,你果然是遁世遗叟指定的传人,幸好我没有托大,做你的前辈,否则就罪该万死了,因为本门接受遗发时,遗叟前辈交代过,把执阳符的人,如同他的亲临,照说我应该向你执弟子之礼才是。”

江梦秋道:“那倒不必客气了,百年前的辈份本来就难以算得清,不过有一件事,再晚要声明一下,你回到少林时,应该重整一下门户。”

罗天峰道:“小友此言怎讲?”

江梦秋道:“先曾祖正是遁世铜符的传人,他老人家去世前,也对魔教之约交代得很清楚,如果魔教的人有进中原的企图时,就持此符向全部受笈人索取留笈,家祖正是十大天魔肆虐中原时开始练的武功,因为开始太迟,一直无法深进,才将全部技业,作成末进,遗世功笈共计七十二册,家祖他只收到了六十七种。”

罗天峰道:“只差了少林的五种?”

江梦秋道:“是的,家祖父是十年前访少林,现在掌门人悟元上人只交出了十种秘发。”

罗天峰道:“这个畜牲,简直是该死。”

江梦秋道:“遁世老人虽然指明了索笈地点,却没有说明各人保管的数目,家祖父一直找不到那五艺散落在何方,内心十分忧急……”罗天峰道:“我一定会处理这件事,这孽畜竟敢存此私心,如果误了荡魔大业,岂不是使少林成了武林罪人。”

江梦秋道:“幸好前辈来了,所欠的五项技艺尚可由前辈弥补,只是前辈在选择下一任掌门人时,必须以气度为主,遁世老人将绝学分授给很多人,一则是为中原武林道保存一份卫道的力量,再则也是希望这些武学能发扬光大,现在知道这位可敬的前辈是方大姊的高曾祖,也知道这位前辈仅为自己的后人留下了十二种武学,这份心胸的确值得吾人效法…”罗天峰的老睑也胀得飞红,只有讷讷称是。

江梦秋又道:“因为前辈也是遁世遗叟的习者,再晚才敢说这种话,失礼之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