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一幅大立轴,用一个大木架子挂着,江梦秋才走到架旁,伸手要取,暗处喧起一声佛号,跳出四个灰衣老僧,为首一名老憎道:“小施主,本门祖师圣像不容外人冒渎,请退开一点!”

圣女看了一眼惊道:“这是天字辈的护门四老,跟天峰是师兄弟,怎么也被搬了出来了?”

说着向为首的老僧一拜道:“天垢师兄!你好!”

老和尚与圣女似是素识,回了她一礼道:“圣女,你与天峰师弟隐居后山多年,怎么会纠众来本门吵扰呢?”

圣女愕然道:“少林发生了什么事!师兄知不知道?”

天垢道:“不知道,老衲等也多年不问外务了,前些天才应掌门人之召,出来护持祖师圣容!”

圣女道:“为什么要把圣容摆在此地呢?”

天垢道:“老衲不知!”

圣女道:“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糊里糊涂出来了?”

天垢道:“是的!老衲等职责就是护持圣容,不容任何人冒读,圣女虽非本门中人,但与本门渊源极深,尚祈千万思之,不要使老衲等为难!”

圣女道:“我没有冒渎之意,只是因为悟元与魔宫中人勾结,有辱门规,天峰要我代他清理门户,我不想使祖师圣容受沾,才请这位江小友把圣容请过一边。”

天垢道:“题外之事,老衲一概不知,只晓得祖师圣容供奉在此,不能任人移动!”

圣女道:“好!我不动,你们把祖师圣容请开总行吧?”

天垢道:“老衲等未奉令谕,不敢稍动!”

方梅影道:“这些老和尚都固执得很,看来无法善了,我们还是动手吧,江兄弟!你别管,上去拿好了。”

江梦秋道:“一轴书像,何必为此惹麻烦呢?”

方梅影道:“你不懂,这是吴道子所绘达摩渡江图,是少林镇寺之宝,在此像前,掌门人具有绝对权威,不管发出任何指令,都如同祖师亲临,以往是要惩诫失职长老时,才请出此像,他们是用来应付罗前辈的,所以罗前辈才不敢进去,这副图不移开,罗前辈就无法现身。”

语毕又朗声道:“大师,我们受罗前辈之请,惩治少林不法弟子悟元,同时也认为少林目下的行为将使祖师蒙羞,不忍使祖师目睹此一痛心之事,才想请贵祖师暂移一步,请四位大师垂谅!”

说着朝黎素贞一示眼色,两人欺身上前,伸手作慾取之状,四个老僧齐声大喝,举掌推来。

他们是少林前辈长老,个个修为深厚,联手合击,声势何等惊人,但方梅影有备在先,手掌扬起,用借劲卸劲之法,跟右边的两个老僧对了一掌。

黎素贞则展开了圣宫绝学,罗袖轻飘,柔劲发出,将天垢与另一老僧的掌劲封住,而且还把他们震了回去。

就利用这刹那间的先机,江梦秋已经以极快的动作取下了画像卷了起来。

天垢与天无没想到一个女子会有如此深厚的功力,慾待抢救,已是不及,而与方梅影对掌的天排天心吃惊更大,因为方梅影用卸劲借力法接下他们一掌时,掌心暗扣了两枚细针,上面淬过剧毒。

天禅与天心发现方梅影所用的卸劲掌法,正想以影字诀再度发掌时,毒气攻心,真气无法凝聚,怒声大吼道:“妖女,你竟敢弄此狡狯。”

方梅影笑笑道:“事非得已,请二位大师见谅,这儿有两颗解葯,请二位大师快服下去。”

天禅怒道:“谁要你的解葯?”

方梅影从江梦秋手中接过画轴道:“这摩圣容在我手中,我的话你们敢不听?快服下去。”

天禅与天心不禁一怔,对望了一眼。

天垢也大感愕然,轻叹一声道:“罢了!二位师弟,祖师圣容在对方手中,二位师弟还是听她的话,服下解葯吧。”

天禅与天心只得接过解葯吞下,法亮从殿后转出来,看见画轴在方梅影手中,也是一怔道:“四位师长,怎么把祖师圣容给人抢去了?”

天垢黯然道:“我们一时不慎,致为所乘。”

法亮厉声道:“四位师长职在护容,居然使圣容为敌所乘,你们还有何面目以对本寺千百弟子。”

天垢道:“是的,我们会自请处分的。”

说着举手向额上拍去,准备自碎天灵,方梅影一举画轴道:“且慢,现在你们该听我的。”

天垢果然又放下了手,法亮道:“圣容虽然被夺,但你们身为少林长老,当知有不受乱命之抉择。”

方梅影冷笑道:“法亮,少林的门规我懂得并不比你少,圣容未离少林寺门,不算被夺,因此持有人具有绝对的权限,我的话怎么算是乱命呢?”

法亮又是一征。

方梅影道:“有职事的弟子,受掌门权符的约束,无职司长老,在寺中素受达摩师祖之约束,这是你们自订的规矩,因此四位大师,现在该听我的。”

天垢无可奈何地道:“法亮师侄,你可听见了,愚叔等护容失责,理应受处分,但圣容未离寺门,对本门所有无职长老,俱有约束之权,因此目前愚叔等只有听从约束了,你转告掌门人,请先设法取回圣容再说吧。”

法亮哼声冷笑道:“师叔,你们分明是有心助敌,故意使圣容失落。”

天垢道:“不管你怎么说,在圣容未曾回到本寺之前,我们唯持有人是从。”

法亮冷笑道:“这是你们自找的,为了取回祖师圣容,本门不惜任何牺牲。”

圣女双眉一挑道:“法亮,罗汉阵我不是没见识过,当年凭我一个人,我也闯过去了。”

法亮冷笑道:“你不妨再试试看!”

天垢连忙道:“圣女!五十年前,你虽然闯过此阵那是为了天峰师弟的原故,大家不便与你拼命,现在情形可不同了,阵势一发,非战至最后一人不止,你总不能对本门弟子下此杀手吧?”

圣女道:“这能怪我吗?是你们自己找的。”

天垢长叹一声道:“老衲是为了你们好,这罗汉阵又经重新训练,威力大增,纵然你们能杀死一部份人,但终久会被困死在阵中,圣女,为了保全实力,也为了少林,你们还是先退出去吧。”

方梅影道:“大师已经知道少林所生的事故了?”

天垢道:“从法本法净两位师侄被无故囚禁后山时,老衲等已知门中必有变故了,否则刚才也不会让你们如此容易取走圣容了。”

方梅影笑道:“我说呢,少林天字辈的长老个个都有一甲子半的修为,我虽然取巧,也无法能够接下两位长老合力的一击的,原来是各位手下留了情。”

天垢一叹道:“老衲等虽是心有所私,出手时却是绝对认真的,因此二位姑娘能接下我们的合力一击也都是真才实学,为此老衲才放心将圣容交给各位,希望各位能将此容带出去,福建莆田分院中尚有本寺部份弟子,在天宝师弟主持之下,精修本门绝学,异日发扬本门,全靠那边了,盼方姑娘能把圣容交到那边去!”

方梅影道:“少林本寺当真已为魔宫所把持?”

天垢道:“天峰师弟只接掌五年,就匆匆地禅位,对以后的接掌人选未能慎重选择,渐为一批名利之徒把持,变化已久,悟元接掌之后,更是尽力排除异己,老衲等虽有所闻,却因门规所限无由置喙……”圣女道:“师兄怎么不早说呢?”

天垢苦笑道:“早说又告诉谁去?”

圣女道:“天峰就在后山,对各位师兄并未设禁呀!”

天垢道:“你们没有设禁,法广却设了禁,不准本寺的人去到后山,悟元接掌之后,施禁更厉,我们都难越雷池一步,根本无法见到你们!”

圣女一怔道:“这么说来,他们早就图谋不轨了?”

天垢道:“他们究竟在搅些什么,老衲也无从得知,只是最近十几年来,一些门下弟子纷纷被逐出可以看出一点端倪,现在少林本寺中,都是他们的势力了,只是这些三代弟子,都是无知受愚的,因此老衲请圣女手下留情……”圣女看看四周的人潮道:“我们杀得出去吗?”

天垢道:“方姑娘手握圣祖遗容,对我们有指使之权,你只要下一道命令,我们四兄弟自当尽力为各位冲开一条路,掩护各位离此!”

圣女道:“我们要出去并不困难。”

天垢道:“是的!老衲知道,但请各位不要出手,让老衲等四人来承当罪名好了。”

圣女道:“为什么呢,难道师兄宁当同门相残之名吗?”

天垢道:“是的!因为各位都不是少林的人,如果杀死了本门弟子,悟元就有了借口,号令莆田分院也与各位为敌了,而少林一派,也将永沦万劫不复之地了,是以老衲万祈各位不要出手,由老衲等四人护送各位离寺。”

圣女对这位和尚的一片苦心十分感动,因此不忍拒绝,踌躇当场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方梅影轻轻一叹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天垢微怔道:“这位女施主,有何见教?”

方梅影肃容道:“大师志在保全少林,用心良苦,只是大师没有想到如果整个武林都人了魔宫掌握之中后,少林在莆田一脉,是否能独善其身呢?”

天垢怔了一怔,方梅影道:“如果福建分院的主持大师能够认清敌我,自然对乱命有所不受,如果他们拘于门户的死板约束,则悟元只要凭一纸字谕,仍然可以号令少林弟子,归附于魔宫之下。”

天垢道:“这一点他们能分得清的。”

方梅影笑道:“那就跟我们出不出手没有关系了。”

天垢道:“不然,现在悟元并没有明白表示与魔宫中人有所勾结,对全门弟子们有约束之力。”

方梅影道:“假如悟元表示了呢?”

天垢道:“那福建莆田分院就可以正式声明,脱离嵩山本院的约束,自立门户,以继正统!”

方梅影笑笑道:“四位大师是否有把握脱出罗汉大阵的围困呢?”

天垢道:“罗汉大阵是少林护门绝学,老油等自天峰师弟接任掌门后,就退出了执事身份,虽然几十年不与门人接触,但阵法变化,自建立门户以来就固定不易,老衲等自信还能应付的。”

方梅影道:“那是因为多年来,少林未有外来的势力侵人,才能维持本来的面目,悟元既然与魔宫中人勾结,这阵法自然也不是原状了,大师恐怕未能如意了。”

天垢道:“老衲不信,少林罗汉大阵创自祖师,博大深奥,谁也无法更动分毫!”

方梅影一笑道:“大师也许不信,但只要试一下就知道了,目前我们可以暂时不出手,只是出了寺门之后,四位大师也要跟我们一起出去。”

天垢道:“那是不可能的,老衲等牵制住阵法,才可以使各位安然脱出,绝对无法与各位一起离开。”

方梅影道:“如果大师等不一起走,我们走了也没有用,悟元把杀死四位的罪名也扣到我们头上,莆田分院的弟子,将首先找我们报仇。”

天垢道:“老衲等自有自保之力。”

方梅影一叹道:“大师太相信自己了,我也不必多说,我们就开始闯闯看吧。”

天垢招呼了天禅天心天无三人,拥着群侠朝外移动。

方梅影则把黎素贞与江梦秋二人叫到身边,低声嘱咐了一阵,才开始配合行动。

少林的罗汉阵果然威力绝伦,人潮如海,一波又一波地压将过来,但天垢等四名老僧深明阵式变化,分别挡住了四方的主力,露出了一条空隙,慢慢移到山门外,天垢道:“各位可以出去了!”

方梅影等人一示眼色,轻易地掠到门外,离开山门几十丈后,方梅影道:“开始行动!”

黎素贞与江梦秋立刻分成左右,扑向寺墙,飞身而上,方梅影道:“圣女,我们再回去!”

圣女道:“已经出来了,何必还回去呢?”

方梅影道:“如果不把这四个老和尚救出来,我们就要背上黑锅,而少林一脉也真的断送了!”

她冲在最前面,倚红偎翠二女,一直是跟定她的,忙也紧紧追上,圣女只好再度跟上。

等她进人寺院内,但见阵势大变,罗汉大阵的威势突盛,把四个老和尚紧紧拥成一团。

方梅影叫道:“大师!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天垢等人连回答的余暇都没有了,四周的压力风雨不透,挤得他们连气都透不过来。

幸好江梦秋与黎素贞已经两侧切人,剑影翻飞、因使阵中的人要分出一部份来应计他们,方梅影率着红翠二女也加了进去,但这个阵势变化无穷,她们立刻被圈人了重围,圣女轻叱一声,只好也加入了。

罗汉阵突然被这些高手冲人,稍见杂乱,但他们居然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