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花花僧被逼得急了,缅刀上发出了一片蓝汪汪的邪异光芒,刀式也变为妖异莫测。

黎素贞咯咯地娇笑道:“好呀,你真打算拚命了,居然使出魔火冷焰了。”

花花僧一怔道:“你是谁,怎么识得本教神功的?”

黎素贞笑得更是柔媚道:“大法师,奴家能看出你的根底,当然是同路人,你可得手下留情,别太狠了。”

花花僧愕然道:“同路人?你是哪一宗的?”

黎素贞媚态横生,娇躯轻转,声若银铃,一柄软剑上下飘忽,咯咯笑道:“奴家是摩登伽宗的。”

花花僧被弄糊涂了,讷讷地道:“摩登伽宗,本教没有这一宗呀?”

黎素贞道:“怎么没有呢,这是阿修罗教主三大化身之一,曾经把释伽佛陀困了七七四十九天。”

法亮神色忽变,叫道:“花花僧,快镇定心神,这是天魔女迷魂心功,她是天魔宗的。”

但是花花僧如同未闻,一双眼珠跟着黎素贞乱转,神情痴呆,手中缅刀上的魔焰越来越淡,法亮见状不佳,正想欺身进去协助,可是已经晚了一步,但见素手一挥,一颗斗大的头颅已飞了开去。

法亮神色又是一变,喝道:“地灵,我认出你了,想不到你居然会通敌。”

黎素贞冷笑道:“你应该知道,我始终就没有跟你们站在一边过。”

法亮忙喝道:“不空,随本座速退。”

喝声中他已暴身后退,可是不空和尚却闷哼一声,软软地倒下,额上冒出一点血星,法亮一眼看见,变色大叫道:“一元指,好!

江梦秋,原来你是遁世传人。”

方海影笑道:“遁世传人多得是,我家老祖宗把通世武学分传了很多人,以应这百年之动。”

法亮急于脱身,不再多谈,双掌运足劲力,慢慢向外退去,法净与法本双双跃起,挡在后面同声喝声道:“哪里去。”

四掌齐发,击在法亮背上,法亮身上一震,也及时拍出两掌,落在两人的身前,两人连一声都没出,胸前格下一个掌印,身子向后倒去。

罗天峰与圣女要追上去时,黎素贞忙拦住道:“他会摧心掌,两位老人家去不得。”

法亮虽然掌毙两人,可是自己挨了法本与法净合力一击,也受了内伤,口角出血,沉声道:“不错,摧心掌,也是密宗大手印掌功之祖,谁不怕死就上来试一试。”

江梦秋一言不发,把剑交给方梅影,慢慢逼过去。

黎素贞连忙道:“江公子,你应付得了这种邪毒掌功吗?”

江梦秋道:“不晓得,小弟没试过,但绝不能放过他。”

说着一步步地迈进,法亮步步后退,眼看已快到门口,江梦秋的一双手掌变得血红似火,赤阳神功提到了十成,双方将作生死一搏时,忽而专门前闪出一条人影,手臂一翻一挥,把法亮打得朝前一个踉跄,回头看看,却是一个中年人,脸含微笑道:“你也试试卢某的摧心掌。”

法亮张开嘴想说什么,可是没等发出声音,已为一道血箭所阻,连同血肉喷了出来,然后垂头死去。

方梅影见来者竟是卢沧客,不禁大为惊奇道:“卢先生,你怎么来了?”

卢沧客微微一笑道:“卢某的那个空有其名的门派别的事不行,打听消息是很确实的,卢某听说丐帮的秋舵主匆匆东行,接着又听说了你们两访少林,想到这儿必然有点热闹,所以也赶来瞧瞧,哪知道倒真赶上了。”

方梅影笑道:“桐柏分手之后,我跟江兄弟跑了一趟少林,对魔宫的事,有意料不到的发展。”

卢沧客微笑道:“我知道,敌我情势,或有意外的发展,但对我们说来,则是利多于害。”

方梅影一怔道:“卢先生知道些什么?”

卢沧客道:“你们知道我都知道,各位进人山门寺,卢某就在后面跟着了,因此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加上卢某以往的资料,卢某料也料到了八九分,倒是你们不知道的,卢某还有一点补充。”

方梅影忙问道:“我们还有什么地方不知道的。”

卢沧客道:“就是卢某真正的身份与任务。”

方梅影一愣道:“卢先生是什么身份呢?”

卢沧容笑笑道:“方女侠才智超人,不妨猜上一猜卢某是什么身份?”

江梦秋道:“卢先生与方大姊是一家人。”

方梅影愣然道:“一家人,这是怎么说呢?”

江梦秋道:“刚才卢先生击毙法亮的一掌,正是遁世秘笈中的碎玉掌,这一部份武学是遁世遗叟留得在寒家,未经流传的一部份卢先生不可能在别处学得,必然是直接得自遁世前辈,大姊是遁世前辈的后人,卢先生是遁世前辈的传人,自然是一家人了。”

卢沧容笑道:“江老弟能识得碎玉掌,必然是遁世武学的另一传人,我们更非外人。”

方梅影道:“先生当真是敞先祖的传人?”

卢沧客点头道:“是的,卢某正是遁世武学的第四代传人,虽然所负的使命不同,现在魔宫既是出之于西方小雷音寺魔教一派,我们就殊途同归了。”

方梅影道:“我家的那位老祖宗怎么另外还有传人呢?”

卢沧客肃然道:“方祖师心思缜密,他老人家以绝世神功,击败天拿星后,知道魔教必然不会就此罢休的,所以作了两个安排,一个是把毕生所学,分成很多部份,秘交中原各武林宗派,由一家总其成,以为抵制魔教的百年之约,另外却单传了我这一条。”

方梅影道:“他老人家为什么要费两道事呢?”

卢沧客道:“方祖师身负绝世武学,心怀淡泊,不愿以此居名,而且也不愿秘技自珍,使绝学失传,所以把武功留了下来,但又怕得技的那些人后世子孙不肖,不肯把武技交出来,百年之后,无以应变,先曾祖与方祖师是知交好友,他老人家把他毕生所学,全部留交先曾祖,并收先祖为第二代门人,但有一个限制与两个任务。”

方梅影道:“什么限制与任务?”

卢沧客道:“一个限制是绝对不得在武林中成名,或是泄漏根本,所以寒家历传三代都是默默无闻,至于那两个任务,一个是监督遁世武学的受者,严禁他们利用此武学为恶,如有发现,立于严惩,这一个任务非常繁重,所以我必须在各地广置眼线,打听每一处武林人物动静,如有邪恶之徒,施展遁世武学上的功夫时,我就要采取行动,且喜百年来还没有发现一个,可见那些受托付的人都是正直的侠义之辈,没有辜负祖师所托。”

只有少林的人低下了头,尤其是悟元,因为只有他们把遁世武学一部份泄了出去。

卢沧客道:“少林虽然因为不慎泄漏了武学的一部份,但还没有流传出去,这部份武学还在魔宫中,现在这个责任由卢某负起来,少林不必管了。”

罗天峰刚要开口把责任搅过来,卢沧客一笑道:“前辈不必客气,不是你们一派担负得了的,我们大家共同尽力就是了。””

罗天峰只有拱拱手道:“罗某十分惭愧,全杖先生大力了,门户不幸,出此差错。”

卢沧客笑道:“贵门虽然处置不慎,但其情可谅,何况是在对方的阴谋安排之下,过去的事不必再说了。”

方梅影怕少林等人难堪,忙岔开话题道:“先生第二个任务又是什么?”

卢沧客道:“第二个任务是注意魔教的动静,截止他们重围中原的野心,这一点我很惭愧,我年轻时一大半的时间用在游历四方,尽力刺探魔教动静,却一无所获,没想到他们竟在中原悄悄地扎了根,如果不是机缘凑巧,跟你们上了一趟魔官,我还是一无所知。”

说完一叹道:“侯浪萍的确是个人物,他始终没有流露一点与魔教有关的形迹来。”

方梅影道:“他的武功难道不是得自魔宫吗?”

卢沧客道:“我跟他只对了三掌,完全是硬碰硬,用功力互击,根本摸不出他的底子,而我们在宫中遇上的那些人,却没有一个是魔教中人。”

黎素贞道:“他把魔教的实力隐藏得很秘,准备在乾坤教开典之日,再全部亮出来的。”

卢沧客道:“幸亏发现得早,否则就无法补救了,老实说,乾坤教开典之日,我原不准备参加的,因为我要守着祖师的限制,不得在武林中成名居功,上次探魔宫是为了照解虚实而去,所以没有理由再去凑热闹了。”

方梅影道:“难道先生对武林之事也置之不理吗?”

卢沧客笑道:“那不归我管,祖师已经把他的武学散交中原各大门派,这个责任应该由他们负起来,除非我发现有人用那些武功作恶,那才是我的责任。”

说完回头又朝江梦秋一笑道:“江老弟,你真是深藏不露,卢某前两年就风闻遁世武学有集中之势,却没有想到是集中在你老弟身上。”

江梦秋道:“先生也是一样,再晚也不知道先生会是遁世武学嫡系传人。”

两人相与一笑。

方梅影道:“卢先生既是我高曾祖的四传弟子,那样高出我一辈,以前多有失礼,不知不罪,今后可冒犯不得,要称您一声师叙了。”

卢沧客忙道:“这个很难称呼,方师祖从来没有建立门户之想,也无所谓辈份不辈份。”

方梅影笑道:“但师叔跟我家的渊源却不比寻常,这可乱不得的,江兄弟,可委屈你了,本来你可以跟卢师叔平辈论交的,现在也要矮下一辈了。”

卢沧客一时还不明白,倚红道:“老爷子,方大姊跟江公子已经私订婚盟,因此他们的辈份是一样。”

卢沧客略一沉思,才明白方梅影要自认晚辈的意思,心中恍然若失,因为他对方梅影的风度才华,确是有过一番倾心之意,而且也没想到方梅影与江梦秋真的会生情,看来这番情意,只好长埋在心底了,因此苦笑一声道:“好!好!珠联壁合,英雄儿女无双佳匹,恭喜!恭喜!”

方梅影道:“乾坤教开典之期已近,我们要打点准备赴会了,罗前辈,少林新遭变故且喜灵山无恙,你恐还要在这儿整顿一下,我们就先走一步,在桐柏山等您了。”

黎素贞也道:“孙儿要先回地灵宫去,暗作部署,在桐柏山上等候两位老人家吧。”

圣女道:“我跟你一起去,先找到黎黎,谅她还不敢背叛我从她口中,我们可以将魔教的内情,作一个更详细的了解,在正邪交搏的时候,也可以多一分胜利。”

黎素贞道:“侯浪萍这两天正急于复体神功的修练,而且正在吃紧的关头,无暇他顾,而且孙儿所居的地灵宫被列为禁地,天圣宫的人不准前来,应该没问题。”

方梅影眼珠一转道:“圣女能去是最好了,如果怕人手单薄,不妨请卢师叔护送前往。”

她把黎素贞拉到一边,低声道:“贞妹,崔大姊艳绝人寰,至今犹小姑独处,卢师叔早年丧偶,心里空虚,你设法为她们撮合一下,对大家都有好处。”

黎素贞道:“潇湘剑客不是对她情深如海吗?”

方梅影道:“那只是做做样子,诸葛晦是受了仁翁之请,潜入魔宫刺探消息,他其实另有所钟矣。”

黎素贞一怔道:“是谁?”

方梅影笑道:“你放心,不是你,看了你这份绝世姿容人品,我也舍不得把你让给人家去,江兄弟那儿我负责为你拉拢,你也得尽力,把他的身外麻烦减轻一点。”

黎素贞一怔道:“什么,崔大姊对江公子……”方梅影道:“这是我冷眼旁观的结果,大概不会错,可是我们也不能太大方了,我比他大上近七岁,你也比他大个两三岁,再加上个老大姊,可实在不像话了。”

黎素贞的脸红了一红,方梅影又去找卢沧客商量了,谈了半天,卢沧客轻轻叹道:“那小子好福气,天上的明月,尘世的明珠都归于他一人了!”

方梅影道:“崔大姊有什么不好的,姿色无双,风华绝代,假如不因为您是我师叔,我真舍不得让给您呢。”

卢沧客只有笑笑道:“那只有多谢了!”

他们这里说好了,大家也跟着告辞,卢沧客送着圣女与黎素贞先走了,方梅影与江梦秋带着红翠二女步向登封,会同李观渔等人,一起向桐柏山进发。

在信阳府等了两天,丐帮的洪擎天等同秋海棠与刘紫燕来到了,接着是罗天峰也来了。

再过一天,白无瑕与刘铁岭宫天豪工人相率来到,会期的前一天,仁翁江河远、冲霄鹤简士尧,连袂约请了四方群豪都先后赶到,济济一堂,畅述经过。

江河远不禁笑眯眯地看看方梅影道:“梅影,你实在了不起,我们这些老的十几年来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