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三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圣女的旁边一名中年妇人道:“教主,老身虽然加入了魔教,但老身是圣宫出身,于理应为圣宫的奴属:因此素贞在名份上仍是老身的幼主,现在老身的旧主圣女来到了,老身已往所作的一切决定都作不得主了。”

侯浪萍道:“圣女在哪里?”

圣女挺身而出道:“在这里。”

侯浪萍一怔道:“圣女是什么时候进宫的?”

黎素贞道:“地灵宫是我的地界,我的祖母什么时候前来,跟你没关系,你也管不着。”

侯浪萍道:“素贞,我创立乾坤教,就是为了你,因为我是小雷音寺魔教的第十七代教尊,照理应该以魔教的修罗教为名才对,我把天下分给你一半,才易名乾坤,为了这件事,我费了很多事,才取得了几位长老首肯。”

一位天竺胡僧道:“夫人,修罗教向来是一主独尊,我们是见到夫人的绝色风华,才破格同意日月并存,现在本教形将拥有整个天下。”

黎素贞淡淡地道:“你是什么人?”

那胡僧道:“本座摩多,跟萨迦师弟两人是修罗教尊座下两大护法,也是小雷音寺中的正副住持,一直在辅助第十七代教尊,并代摄教务,直到今天为止,今天是本教与遁世遗叟百年约满,也是本教再度君临中原之日。”

黎素贞笑道:“你的梦可以醒了,君临中原,永无可能,你们如果趁早收手,退回西方去,还可以维持修罗教的一点基业,否则连性命也留不住了。”

摩多哈哈大笑道:“就凭今天来的这些人?夫人,你别被他们哄骗了,中原不会再有第二个遁世遗叟了。”

黎素贞一笑道:“遁世老人早已把他的技业传了下来,而且还传给了很多人,今天至少有十个遁世传人。”

侯浪萍一笑道:“我知道,遁世遗叟把他的秘学传给了八大门派及六大武林世家,但是传给少林的部分,有五项绝学没交出,你们欠缺这五项绝学,就别想跟本教再争胜了。”

罗天峰道:“少林虽然出了逆徒,行事欠慎,致为你们所乘,但这五项绝学,罗某却已研习多年。”

侯浪萍一笑道:“不错,不过你们发现太迟了,你还来不及把这五项绝学传给别人,因此本教只要派人缠住你,本教主就可以放手天下而无敌了。”

罗天峰道:“问题是谁能缠得住我,这两天你忙于修习魔功,忽略了一件事,花花僧和不空和尚都已在少林伏诛,逆徒法亮也受到了制裁。”

侯浪萍脸色一变,转头问道:“摩多,这是真的吗?”

摩多道:“下座得知罗天峰与圣女复出,恐怕他们会重返少林,故而派了花花、不空二人前去,不过下座以为他们两人应该撑得住。”

侯浪萍道:“他们的人呢,回来了没有?”

摩多道:“还没有,下座告诉他们如果分不开身,不来也没关系,控制少林才是最重要的。”

侯浪萍冷笑道:“可是圣女与罗天峰已经来了。”

摩多道:“也许他们没有回到少林去。”

侯浪萍道:“他们如果没回去,又怎么知道有花花与不空的事,摩多,你可真会办事。”

摩多低下头道:“下座对中原武林实力估计不实,祈求教主垂谅,不过下座也是为了教主,如果早把罗天峰与圣女这两个祸患拔除,就不会有这些事了,”侯浪萍脸色一沉道:“摩多,你是在怪我吗?”

摩多连忙道:“下座不敢。”

侯浪萍一哼道:“你以为我是为了素贞,才不让你们对此二人下手,那你可错了,我是怕你们无力对付这两个人,反而早期暴露了本教的行动。”

摩多道:“教主把他们看得太重了。”

侯浪萍道:“好,现在我就把这两个人交给你,如果你收拾下来了,我就饶过你适才冒犯之罪,否则你知道冒渎教尊的罪,该当如何?”

摩多恭身道:“下座遵命。”

徐步出场,侯浪萍道:“素贞,你现在认为能倚仗那些人,所以我也不跟你急辩,等我把这些反对的人都收拾下来,你自然会改变心意的。”

黎素贞道:“你别作梦,我永远也不会的。”

侯浪萍一笑道:“等着瞧吧!萨迦,你也下去,帮着摩多把圣女擒下,记住,除非万不得已,不准出手伤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不准杀死对方,否则你们就赔上一命。”

萨迦也恭身应命出场,罗天峰已经掣剑在手,圣女也同时准备应战了,黎天真突然道:“圣女,请容奴婢代为收拾此一恶僧。”

圣女道:“黎黎,你行吗?”

黎天真道:“奴婢曾经在小雷音寺中耽过,对他们的武功较为清楚,可以避免为他们的诡计所乘。”

同一时,卢沧客也欺身抢在摩多之前道:“罗前辈,小丑跳梁,容卢某替你打发了吧。”

黎天真不待圣女同意,已挥剑攻向萨迦,两个人战成一团,这使侯浪萍感到很吃惊,因为黎天真的反戈,以及卢沧客在地灵宫的行列中出现,都是他意外的变故。

因此他沉下脸道:“陆总管,卢先生是怎么进宫的?”

陆瘦翁道:“属下不知道。”

侯浪萍道:“你身为全宫总管,有外人进来,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陆瘦翁道:“地灵宫不是属下的职司范围。”

侯浪萍道:“入宫的路只有一条,要进入地灵宫,必定要经你的辖区,你怎么可以用不知道来推搪了呢!”

陆瘦翁道:“教主身后的这些人,属下一个都不认识,他们却都进来了,属下这个总管只是有名无实的。”

侯浪萍被他堵住了嘴,顿了一下才道:“这些人另有秘密通道,出人后宫,跟你没关系。”

陆瘦翁道:“属下不知道哪些人是跟属下有关系的,天圣后宫既有秘密通道,地灵宫可能也有。”

侯浪萍道:“胡说,那些宫室是我建造的,我自然清楚地灵宫没有第二条通道。”

陆瘦翁道:“属下接任总管时,教主也曾明令通告,宫中一切事务,属下不得通问,属下自然就难以尽责了。”

侯浪萍轻轻一叹道:“陆兄,我知道开教的事务引起了大家很多的误会,其实这是不必要的,后宫的人只是站在协助客卿的立场,将来的教务,仍须各位负全责。”

陆瘦弱庄容道:“教主,属下并不是争权,只是朝颁秦令,暮改楚律,使属下无所遵循而已。”

侯浪萍只得道:“陆兄,别灰心,过了今天,一切就会上轨道了,那时全教一统,就没有这些纠纷了的。”

陆瘦翁道:“那就等教主把职司权限制定后,属下再量力而为吧,目前属下实在难以处理,教主说过宫外五里之处,即使有陌生人出现,属下都不必过问的。”

侯浪萍道:“卢先生可不是陌生人。”

陆瘦翁道:“卢先生与圣女从地灵宫的行列出来,教主并未发现,属下怎么知道呢?”

“那是他用斗签遮住了脸,使我忽略了。”

陆瘦翁道:“教主说过,在宫外附近发现不相识的陌生人,应该远避到五十丈外,卢先生只要也把斗笠遮住了脸,相距五十丈,属下也无从辨认。”

侯浪萍无言以对,只得道:“过了今天后,一切都好了,过去的事不谈了,今后仍望陆兄多加支持。”

陆瘦翁道:“属下还有一事请示,地灵宫既与本宫分立,本教是否仍将采用乾坤教的名义?”

侯浪萍道:“当然,教名岂可任意更改的。”

陆瘦翁道:“可是干神乃日月天地之意,内涵天圣地灵,如果缺了一个,就名不符实了。”

侯浪萍大笑道:“你放心,夫人会改变心意的。”

说着移目转向决斗场中,脸色就变得不太自然了,因为摩多对卢沧客两人是徒手决斗,掌来掌去,并没有占到上风,而黎天真力搏萨迦,也是势均力敌的场面,他忍不住喝道:“黎姥,你是本教的首座护法,地位何等尊崇,你要考虑清楚,放弃了是否上算。”

黎天真怒道:“我是首座护法,这两个家伙又是什么?”

侯浪萍道:“他们是魔教首座护法,协助本教创立后,就要回到西方去代摄魔教的,跟你毫不冲突的。”

黎天真道:“那么教主呢?”

侯浪萍傲然道:“我在东土是乾坤教主,在西方是魔教尊,一身兼东西两地之主,是旷世未有的霸业。”

黎天真冷冷一哼道:“侯浪萍,别忘了是我把你发掘出来,送到小雷音寺去的,当时谈妥的条件是我担任太上教主的,降为首座护法,我会满意吗?”

侯浪萍道:“名位的高低视能为深浅而定,你只有这点本事,就只能享有这点权位。”

黎天真道:“与其屈居人下,我为什么又要落个背叛旧主的恶名呢?”

侯浪萍不禁怒道:“黎姥,别忘了你们十大天魔在中原被罗天峰追得无处容身,得到小雷音寺的庇护,才能造就今天的修为,你居然敢忘本。”

黎天真冷笑道:“我出身圣心岛,那才是真正培植我的地方,我重归故主座下,才是真正的不忘本。”

侯浪萍怒道:“不识抬举的贱妇,萨迦,碎尸以惩。”

萨迦使的是一柄狼牙棒,可是棒身穿了许多小孔,无动时呼啸作声,具扰人心神的作用,听见侯浪萍的命令后,招式一变,由快转慢,而且那尖锐的呼啸声也变成低沉的鸣鸣声,好像是在吹奏胡笳。

舞动越慢,声调更转为柔媚,可是棒上的劲力突增,每一招发出,劲力竟透棒而出,黎天真的剑往往只能递进一半,还没有与捧身接触,就被震开了。

圣女忙道:“黎黎,这是夺魄魔音,你要小心。”

黎天真十分吃力,但仍能回答道:“圣女放心,奴婢知道,这些鬼魅伎俩,骗不了奴婢的。”

又支持了几回合,她更为支持不住了,圣女正想上前帮忙,藜天真道:“圣女,别过来,他的棒中另有无形之毒,奴婢知道防御之法,您可不行。”

圣女只得止住了脚步,萨迦却冷笑一声道:“贱妇,你倒知道得不少,可是你仍难逃一死。”

狼牙棒突然急挥,以泰山压顶之势硬砸,黎天真拼命用剑架住,萨迦冷笑一声,左手疾出,一掌抵住她的胸口上,沉声道:“贱妇,你认命吧。”

黎天真的手中长剑慢慢无力垂下,身子也摇晃不定,萨迦收掌退后道:“教主,下座已完成使命。”

侯浪萍道:“萨迦本座的命令是碎尸。”

萨迦笑道:“下座知道,下座用的是魔教碎心雷音掌,阴劲已聚蓄在她的体内,目前她正以本身的内力硬压住,等她这口气一散,真气不继,阴劲立刻自行爆炸,足可将她震成千万块碎片。”

侯浪萍道:“如果她的内力强过你的呢?”

萨迦笑道:“再强也没有用,内力越强,压力越大,下座的阴劲反震之力也越强,这是本教最具威力的杀手,只要能贴身将明劲送人对方体内,就是死定了。”

魔教中居然有这种狠毒杀人手法,听得群豪骇然色变,连侯浪萍都一怔道:“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种武学?”

萨迦道:“这是第十四代教宗天拿星在东土铩羽后,埋首苦研的一项绝技,专为对付东土遁世武学之用,即使遁世遗叟把他的武功都传了下来,也逃不过这一手。”

侯浪萍道:“本座怎么没有修习过这种武学呢?”

萨迦道:“这是小雷音寺镇教绝学,等教主在东土的霸业完成后,重回西土掌教,自然可以修习。”

侯浪萍道:“本座如果不回去呢?”

萨迦道:“那就只有让这门武学永留西方,这是魔教祖师的遗诫,必须有一项专镇四海的绝学,不得外传。”

侯浪萍道:“这么说来,本座必须放弃了东土的霸业,才能修习这一门武功了。”

萨迦道:“是的,教主把东土的霸业基础打稳后,觅妥传人,回到西方修习雷音阴掌,称尊于宇内,因为西方才是天下至高武学的所在地。”

侯浪萍冷笑道:“这种掌功就没有解法了?”

萨迦道:“是的,雷音阴掌是至高的武学。”

黎天真忽然朝圣女跪下道:“圣女,奴婢要去了,奴婢叛离圣心岛,罪大恶极,理应有此下场,所幸者,奴婢在最后终于能为圣女一效死命,略赎前愆。”

说完她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将手中的长剑对准萨迦抛去,剑去极缓,萨迦也不在意,伸手去接,哪知道剑的劲力大得出奇,萨迦竟未能握住,长剑透心而过,连他的人带着向后急退,硬钉在一根木柱上。

萨迦满脸愕色,似乎不相信黎天真有这么深限的反击之力,可是黎天真全身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