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简士尧失声道:“这孩子真会藏拙,他跟着仁翁,已经把浮云身法练成了,竟然一点消息都不露,由此看来,他已经比我的凌虚步高明百倍了。”

方梅影笑道:“鹤老!你可别看走了眼,浮云身法是我们方家的绝艺,根本不外传的,何况浮云身法是由下而上,不是由上而下,再说浮云身法是丹田提气,使身轻如叶,然后再借手脚的摆动,扶摇而上,他身子一动不动,完全不是那回事,我承认他高明,却不承认是浮云身法。”

简士尧道:“那这是什么功夫呢?”

方梅影道:“我不晓得,三公的技艺各有所长,我连自家的武功都弄不清楚,哪里还知道别家的呢?”

崔妙人道:“方大妹,你不是说令祖智叟有一部万象功录,记载各门各家的武学渊源,难道也看不出一点影子?”

方梅影摇摇头道:“那部书随着先祖一起殉葬了,我也没细读,只是小时候偶而问过一下,有个概略的印象。”

崔妙人道:“谁都知道你有过目不忘之能,经你一眼扫过,就像是用刀刻上了版,全在你脑子里了。”

方梅影依然摇头道:“在我的记忆中,还没有这一类的功夫,再看看吧,看他如何起来,或许有点眉目。”

江梦秋到了峰下,先盘腿坐好,也没见他如何运气,身子竟像是有东西托着一般,缓缓地上升。

方梅影这才叫道:“是排云神功,怪呀!这是道家玄门心法,他从哪儿学来的呢?”

崔妙人微惊道:“道家有这门玄功吗?”

方梅影一笑道:“怎么会没有呢,古时候的神仙云来云去,并不是真的能腾云驾雾,完全是轻功练得入化而已,排云神功就是这一类,不过他还没入火候,必须要摆个姿势,真要能练到巅峰的状态,随便什么姿势,都能平步直上青云,千仞高峰,一气呵成。”

令狐飘轻叹道:“能到他这种程度,也是举世无双了,老婆子是自叹不如了,幸好刚才没把话说得太满,跟他订什么赌注,否则老婆子就要自己打嘴巴了。”

峰下的江梦秋则缓缓上升,到了丈许高时,忽又向下一落,落到六七尺的高度时,才又缓缓升起,就这样升高丈许,落下三四尺,慢慢地升到了原来留字后被令狐飘捣平的地方,才见他伸出剑来,在岩壁上慢慢刻着。

灵狐皮天化确是被江梦秋的身法惊住了,直等他往下一落时,才笑道:“这小子到底还嫩,不能一口气直升上来,中途还要换换气,究竟差了一点。”

方梅影冷笑道:“你懂个屁,这才是最高境界的表现,在道家玄功中称为梯云步,比排云神功,还要深一层。”

段天化被说得不好意思,讪笑道:“这倒要请教一下了,难道缓步而登比直上更高明吗?”

方梅影道:“自然要高得多,一气而升,固然快捷,但一口气能憋多久?气竭衰落,超过能力的高处就上不来了,可是梯云步却能自由换气,永无止息,爱多久就多久、能多高就多高,这个道理都不懂,还好意思出口批评。”

段天化被说得不好意思,油然为自己遮羞道:“这小子不过是轻功了得而已,内力未必够上高明吧,你看他用剑在岩壁上划了半天,只不过几道浅浅的影子。”

方梅影这下子倒也没话说,因为江梦秋在岩壁上左右挪动。

划下了一道道的横印,有长有短,粗不盈寸,深仅五六分,实在看不出有何高明之处,不禁奇道:“以他能施展梯云步的功力看来,内劲也一定相当基础,不知他在捣什么鬼,尤其是划那些不成文的痕迹。”

说完,下面的江梦秋也完成最后一笔,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着他样子似乎很累,但精神显得轻松,然后抬着剑,在每个圆孔中指了一阵,好像是在记数,最后似乎表示满意了,才轻轻的直升峰顶。

站定脚步后,他首先谦逊地朝令狐飘一躬笑道:“再晚能力有限,勉强塞责,不知前辈可否免去一顿棍责?”

令狐飘叹了一口气道:“别说了,你那一手轻功身法,老婆子就佩服到家了,就是你要倒过来打老婆子十个嘴巴,老婆子也认了。你是跟谁学的?”

简士尧也激动地握着他的手道:“孩子,其难为你了,我还要晓萍教你凌虚步,简直是班门弄斧。”

方梅影笑着说:“好兄弟,你真会装迷糊,快从实招来,你跟谁学的梯云步。”

江梦秋一怔道:”这还有名目吗?”

方海影道:“你别跟我装蒜,这明明是道家玄功中的上乘御气心诀梯云步,哄别人可以,却哄不过方大姊去。”

江梦秋正色道:“小弟是真的不知道,御气之法,授自家祖,轻功身法传自简爷爷,小弟只将两种功夫配合使用一起,却不知还有个名目,我还以为是我自己独创的呢?”

方梅影看了他一眼才道:“难道江爷爷没对你说吗?”

江梦秋道:“没有,爷爷晚年向道,我跟他几年,都是糊里糊涂学功夫,有些武功招式,他还讲解一番,有些功夫,他根本不说,又叫我跟着做而已。”

方海影一笑道:“这是对的,道家御气之诀,留心静虑,他如告诉你是在练功夫,你心中必生争念,就难大成了,这种功夫必须在不知不觉中,神与身合。才能有所成就,兄弟恭喜你了,就凭你这身轻功已是举世无双了。”

江梦秋一笑道:“轻功倒不怎么样,倒是壁上的刻字,可把我累惨了,又要脑中构思,又要下手用劲的。”

方梅影微怔道:“你在上面刻字了,刻些什么?”

江梦秋用手一指道:“我挖空心思,想来想去,始终无法连接成句,只好分成四句来写了,总是少读书之故,今后我还应该在书本上多下点功夫。”

方梅影愕然道:“兄弟!你别卖关子好不好,那二十个字的天书,只有一个三字,一个一字是我看得懂的,其他的十八个字,恐怕要到天竺去请高僧来翻译了。”

江梦秋道:“那干什么?”

方梅影道:“你写得不是西天梵文吗?”

江梦秋笑道:“小弟连汉文都没学通,那会梵文了,这是小弟儿时与家祖学的八套游戏,叫做呼之慾出,看之不字,念起来就成句了。”

众人都被他弄怔住了。

方梅影一笑道:“好兄弟,我知道你是存心在考我,这次方大姊被你考倒了,而我这个智狐之名从此勾销,你把它念出来吧。”

江梦秋连忙道:“方大姊言重了,小弟因为功力不极,才用了个取巧的办法,可不是考你的。”

说着用手指岩壁,一字一字的念道:“三公未寂寞,冲霄有一鹤,莫论剑与狐,仁义镇江湖。”

他念一字,岩壁上石屑纷落,现出一个字,二十个字念完。

那四句话也截然明显,每个字都约三尺,刚刚好填满令狐飘捣出的圆孔,字体作魏碑,强劲而有力,笔划粗可两寸,深有三四寸,了了可见。

众人都惊呆了,想不到这小伙子的劲力精深如许,当然每个人都明白,他留字时,凡是横笔,是用剑先刻好,剑才不过宽分许。他的劲力却波及两寸,将两边的石质都震成碎屑,却还凝聚不散,直到他指壁朗诵时,才利用音响的震动,使石屑粉落,这还不足惊人,惊人的是挑点直撩,他只是隔空指劲,利用剑气透壁,居然也能达到同样的境界,这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功夫。

冲霄鹤简士尧长声一叹道:“梦秋!龙生龙种,你是三公的后人,还有什么话,说三公未寂寞,出了你们这批后人,亦足以傲,只我是这冲霄一鹤,却愧列其后。”

虚印上人合什宜了一声佛号道:“简老施主,三公虽未寂寞,你这冲霄一鹤也不愧并列,这不是武功的高低问题,江小友的后一句说得最好,仁义镇江湖,三公与施主的仁心义举,实不愧为举世完人,今日之会,到此算是最愉快的结束了,这二十个字,也让他永留于此,作为武林的一大盛迹,各位以为如何?”

大家都没开口,段天化笑着道:“赞成,赞成。十年前老鹤如果就题上仁义镇江湖五个字,我们也不会找他呕气,仁义为江湖的本色,这是谁也不会否认的。”

方梅影脸色一沉道:“段老怪,你们联手杀了鹤老全家,难道就想用呕气两个字就推了过去?”

段天化居然哈哈一笑道:“可不是为了呕气吗,我们与他无怨无仇,所以要对他如此,就是想看看他有多大涵养,是否能忍得住这么大的打击而不杀人。”

他的态度转变得如此快,实在出人意外。

天狐白无瑕冷笑一声道:“段天化,你别口是心非了,你要是懂得仁义,狗都不吃屎,我们不相信你们八煞中有一个好人,你无非是看到江小侠的神功惊人,其余各人也大有长进,局势对你们不利,才假仁假义起来。”

段天化居然是不生气,微微一笑道:“我们现在是九煞了,虚印和尚可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个不折不扣的济世菩萨,我们有着这么一位好伙伴,不好也变好。”

虚印上人合什道:“白施主,贫衲加人九煞门,誓必以佛心化尽戾气,渡尽天下苍生。”

白无瑕冷冷地道:“你能保证他们从今不做一件坏事。”

虚印上人怔了一怔才道:“这个贫衲不敢保证,但贫衲可以尽自己的力量去劝化他们。”

白无暇冷笑道:“你劝化不了呢?”

虚印上人道:“天下无不可渡化之人,老衲有无比信念,一定达到此一目的才中止。”

白无瑕道:“我才没精神等你慢慢去渡化,十年之约已了,今后我仍要一本初衷,我行我素,段老怪的儿子杀了我的老仆人,我誓必要取他的性命,而且要在一个月内,付诸实施,你们等着看好了。”

说完身形一纵,落至峰下,顷刻已告消逝。

虚印上人连连口立佛号。

段天化一笑道:“老和尚,你别担心,白天狐不过是说说而已,谅他也不敢动我一根寒毛。”

语毕又朝简士尧道:“老鹤,我们的事怎么说?你如果要报仇,咱们只好接着,否则就该散了,你今天找了个好代表,轻功内力,我们都认输,别说他把字句改变了,就是仍然维持你一鹤镇江湖的豪语,我们也认了,但是可不跟你再打什么约,刚才白天狐的话你都听见了,我可不能够让我的儿子白白送给他杀死。”

方梅影道:“鹤老的家人就白白让你们杀死了吗?”

段天化笑道:“我没有这样说,老鹤要报仇,我们就接着,天下总没有伸长脖子等死的吧。”

简士尧沉声道:“段天化,满门被屠,算是我自己惹的,我搁开不管了,但我另外有句话要说。”

段天化笑笑道:“敬候高明。”

简士尧庄容道:“今后你们如果再妄行一件不义之事,妄杀一个无事之人,我就手下无情了,你别以为我失去了轻功就奈何不了你们,我自信还有制你们之策。”

说着走到一块大石面前,举手一掌拍上去,那块巨石宽高各有丈许,重逾万斤,在他一掌之下,碎如细粉。

段天化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哈哈大笑道:“好掌力,好功夫,简老鹤!我不是怕你,凭你这一手。我们人人能做得到,但是今天我们较技折在江梦秋手上,不便对你如何;以后欢迎你随时来切磋一下,我们八煞门总坛暂时设在天目山的舍下。欢迎你来玩玩。”

语毕又朝虚印上人道:“老和尚,既承不弃,加人我们成为九煞门,就请一起走吧,我们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做呢!各位如果有兴趣,也请多来聚叙。”

简士尧追前一步道:“段夭化,你对我的话还没作个明白交代,你到底是怎么打算法?”

段天化淡淡地道:“简老鹤,应约之事我们认输,江梦秋留的那二十个字,也令我们满意,这就是答复了;至于其他的活,我们不必答复,你看着办好了,杀死你全家的事,我们既然敢承认,自然也不怕你报复,但你自愿放弃了,我们也不便赶尽杀绝,再对你怎么样,今后九煞门的行为,谁也管不了,你们要不信就尽管试试看。”

红狐齐天寿微微一笑道:“段兄!我们来势汹汹,就这样一走,难怪他们不甘心,何况十年来,七剑九狐,一个不缺,未尝不是武林一大盛事,我们多少也得留点纪念,以为不虚此行。”

段无化点点头笑道:“有道理,还是齐兄细心,我居然把这一点给忘了,可是这纪念怎么留呢?”

黑妖狐花六娘道:“我们八个人时相过从,大家的底子都很清楚,只有老和尚是新加入的,这个点子先由他开始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