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四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红狐齐天寿与玄狐空空道人双剑齐发,刺向韩莹而来,潇湘剑客诸葛晦斜里剑影掠出,青虹闪处二狐断首,烈火剑秦明与追魂剑客上官令陶惶然失措中,被落拓剑客辛不第与醉狐陆仙游双双制住。

七剑九狐中灵狐段天化早被侯浪萍自己处决了,剩下的三剑三狐或死或伤,八煞门中残余悉数殆尽。

另外的战圈中的局势也大变,在罗天峰与圣女以及卢沧客、洪擎天、天龙老人姚百瑞姚广明父子联手之下,魔宫门下也都是伤亡惨重,仅剩下几个高手还在苦撑着,而且有部份高手也反过来向自己人下手,情势更为转变。

侯浪萍脸上泛起一股狞厉的杀机,厉声叫道:“停!”

这一声别具威严,战斗立刻停止了。

他寒着脸,沉声向江河远道:“江老儿,你用什么方法,使得我的人倒戈相向?”

江河远一举手中的金炉道:“这个。”

侯浪萍道:“这是什么东西?”

千手剑佛虚印和尚双手合什道:“这是西天大雷音寺,佛陀门下护法使者伽蓝菩萨手下的降魔金钵,里面所燃约是大雷音寺八部天龙菩萨所遗的龙涎香。”

侯浪萍一怔道:“这些是什么鬼玩意儿?”

虚印和尚合什道:“施主既然出身在小雷音寺魔教门下,当知魔教并不能在西土称尊,大雷音寺佛法无边,犹在魔道之上,贫僧乃西土灵骛峰上,大雷音佛祖座下,鸡罗什尊者,闻知魔教意图逞虐中土,特持此二项降魔法器,前来渡魔。”

侯浪萍仍是一头雾水。

虚印和尚又道:“大雷音寺以佛法渡人,早已摒弃武学,所以施主不清楚,但这两项降魔法器,仍具无上法力。”

方梅影也是一怔道:“原来大和尚是西方高僧。”

虚印和尚道:“是的,贫僧奉西方掌教之命,来中土降魔,到了中土,才知道魔势高涨,僧人本吾佛人地狱之宏旨,先从江老施主处学得武功,加入煞星之列。”

方梅影更奇道:“你的武功是跟江爷爷学的?”

虚印和尚道:“不错,贫僧以三年的时间,学得剑法后,发现持此仍不足以伏魔,只好浪迹江湖,浪得虚名,跻身七剑九狐之列。”

方梅影道:“七剑九狐都是杀人如麻的煞星。只是杀的对象分为善恶的不同,你是西方高僧,怎么也手沾血腥呢?”

虚印和尚道:“贫僧从未杀过一人。”

方梅影道:“你千手剑佛一共杀了九十七人,虽然都是万恶不赦之徒,却不能说你没杀过人。”

江河远笑道:“梅丫头,大和尚的确没杀过一个人,他只是以武功制服对方后,再以佛家慈悲心肠,晓谕渡化,使那些人改名换姓,另创新生,重新为人,这点我可以证明的。他之所以要如此做,就是为了要列名在煞星之列,相机打入对方圈子里,他是追随摩多与萨迦来的,对魔教的事情,了解得比谁都深。”

方梅影道:“可是这位大和尚也没有做多少好事。”

虚印和尚道:“贫僧自惭力薄,只有打入魔教后,相机行事,哪知他们以魔教中摄心大法,驱使一些人神智昏迷而供其驱策,贫僧回到西土,请来两种降魔法器,渡痴觉迷,使一些人能够及时回头,仅此而已。”

江河远道:“大和尚已经功德无量了。”

虚印和尚低下头道:“惭愧!惭愧,贫僧只能唤醒一部份的良知,对魔教中大部份人,仍然未能即时渡化。”

方梅影道:“那些人天性就是邪恶的,物以类聚,才会凑到一起去,只有快剑—斩,才是永绝祸患。”

虚印和尚合什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不敢苟同,佛法宏大,天下无不可渡之人。”

方梅影一笑道:“侯浪萍是万恶之首,和尚如何渡他?”

虚印和尚道:“侯施主身坠魔障,慧根不灭,应是吾佛中人,贫僧誓以全力,渡他成佛。”

侯浪萍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渡法?”

神色一厉转向方梅影道:“方女侠,侯某仍要向你致极大敬意,乾坤教遭受此变,几乎是你一手造成的。”

方梅影道:“那可不敢当,我不过因人成事而已,有些结果是你自己造成的。”

侯浪萍冷笑道:“你别以为你胜利了,我的基业虽然被你弄垮了,但只要我在,把你们这些人一除去,重建本教,再造乾坤不过是指顾问事。”

方梅影一笑道:“说得倒容易,问题是你杀得了谁?”

侯浪萍手指连弹了两弹,醉狐陆仙游与落拓剑客辛不第只发出两声闷吭,胸前洞穿一孔,砰然倒地。

这个魔头果然不凡,才一出手,就杀死了两个高手,众人俱都大惊,丐帮掌门洪擎天义愤填膺,大吼一声,手执青竹杖直砸而下,侯浪萍微微一笑,一手夺杖,另一手轻轻挥出,秋海棠飞也似的扑上来,挡住了他的一掌。

侯浪萍的掌心拍在秋海棠背上,秋海棠口中鲜血直喷倒地香消玉殒,侯浪萍笑道:“我一招只杀一人你既然代替了叫化头,就饶他一命吧。”

将夺过的竹杖在洪擎天身上轻轻一点,洪擎天颓然倒地,侯浪萍将竹杖又塞回给他,飘然退开。

刘紫燕连忙上前,洪擎天苦笑一声道:“紫燕,把掌门令符接过去,你是下一任龙头帮主了。”

刘紫燕不禁一怔道:“帮主,这怎么可以呢?”

洪擎天道:“我知道你必须要经过全帮长老认定后才能够正式摄任,但是本帮另有一条规定,就是临危授命,可以代摄帮主,我的任期还有一年,不管一年后你能否继续应选,这一年中,你要负起龙头帮主的责任。”

刘紫燕道:“帮主为什么要属下代摄呢?”

洪擎天一叹道:“因为我的武功已失,刚才那一点,侯浪萍已经点破了我的气门。”

刘紫燕愤然道:“属下誓为帮主扑杀此贼。”

洪擎天道:“不可以,丐帮从不以私怨向人争斗。”

刘紫燕道:“属下为的是公义。”

洪擎天叹道:“我已经试过了,武功相差悬殊,我不行,你也不见得行,因此你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把秋舵主的遗体带回去以帮礼归葬,丐帮子弟虽然贫无立锥之地,却从无死后暴尸荒郊的,恤死尤重于恤生,这是丐帮的惯例传统,死者为尊,这是本门的信守。”

刘紫燕含泪抱起秋海棠的尸体。

洪擎天费力地站了起来,朝江河远一拱手道:“江老爷子,本门已薄尽棉力,遗憾的是未能竟功,请恕敝门要先退了。”

河远也拱手道:“洪帮主,请先走好了。”

洪擎天点点头道:“丐帮只要还有一个人在,绝不会向邪恶低头的,所以洪某要去安排一下。”

江河远道:“贵门忠肝义胆,举世同钦,假如今天未能达到荡魔之举,尚祈帮主继续努力。”

洪擎天肃然道:“敝门责无旁贷。”

语毕又朝大家拱拱手,在刘紫燕的扶持下向外行去,魔宫中人已所剩无几油然没人拦阻他们而侯浪萍居然也没有任何表示,看着他们走去。

等他们的人影在宫门外消失后,侯浪萍才笑笑道:“侯某重建本教时,还要用到丐帮的人手,所以才放他们走,你们还有谁不怕死的,可以来一试本座的手法!”

他出手都是一招,却从不落空,每次都能击杀一名高手,使得群豪都为之色变。

江河远看看大家道:“老朽来领教阁下绝学。”

他才一表示,简士尧与天龙老人姚百瑞也都出来了,罗天峰与圣女卢沧客等三人也都出来。

卢沧客道:“江老前辈,我们也不必讲什么江湖规矩了,大家一起上。”

江河远却摇头道:“卢先生,不可以。”

卢沧客道:“他用的是魔教中的搜魂指与血手印功夫,单打独斗,恐怕很难控制得住他。”

江河远道:“俟浪萍天赋奇佳,成就已远在昔年的天拿星之上,他出手时,威力均衡,人多与人少是一样的,对付一个人,他用这么多劲,对付十个人,他仍然是用这么多的劲,因此人多,反而徒事损耗便宜了他。”

卢沧客一怔道:“遁世遗笈上没说到这一点呀?”

江河远叹道上此人雄心万丈,完全是个独夫思想的狂人,他是准备以一人之力敌天下的,因此他的武功也是往这方面发展,要想压得住他,只有用车轮战的方法,一个个地接上去损耗他的体力。”

卢沧客道:“好,那晚辈还是攻前阵。”

江河远忙道:“卢先生既是遁世武学的传人,应该留在最后去应付他,还是让我们先试一试吧。”

卢沧客道:“不,令孙江梦秋老弟是前辈与许多人合力培育,专为应付他的主力,卢某只是一支预备军而已,还是由卢某先出去,能应付几招就是几招,松懈他的戒备后,江老弟得手的机会就多了”

江河远想想才道:“那先生可要特别小心,万不可逞强,稍有不支,立即退后,以保全实力,珍重生命为上策,今天即使对付不了他,以后还有机会。”

卢沧客道:“晚辈知道了,前辈放心好了。”

说着一步跨出去。

候浪萍双臂扣胸,姿态十分悠闲,微微一笑道:“你们商量好了?”

卢沧客道:“不错,遁世百年之约既满,阁下禀魔教之学重来中原,我也以遁世传人的身份跟你重见高下。”

侯浪萍哈哈大笑道:“百岁光阴,在天地间难一瞬,在世间却为两世纪了,会改变很多事的。”

卢沧客笑笑道:“万变不离其宗,当年天遁老人七十二项绝艺,每一项都压倒天拿星,纵然你有所成就,最多也不过扳回几招,不可能全部都被你推翻吧。”

侯浪萍微笑道:“口说无凭,何不留待事实证明呢?”

说着翻腕突出一掌,卢沧客连忙应掌迎上,但侯浪萍的手势变化很快,迅速化单为拳,由侧面攻上,卢沧客变招也很迅速,仍然曲肘横臂,格住了拳势进路。

侯浪萍脸含微笑,手势继续变化,忽而指戳,忽而财撞,忽而抓攫,脚踢,膝顶,腿扫,一刹那间,变出了十五种攻法,也就展露了十五种魔教绝学,看得众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因为谁都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与这么小的动作中可以施展出这么多的功夫,这十五项武学几乎是一气呵成,前后衔接,天衣无缝,而且侯浪萍一共只发了三招,在这三招中居然便含了十五项武学的精苹。

这把武学中汰芜存菁与灵活连用两大原则发挥到至上至美的境界。

也幸亏是卢沧客,居然—一都化解了去,但也仅到十五手。

在第四招十六手时,侯浪萍疾出一掌,把卢沧客击得凌空飞了起来。

群侠大为吃惊,江梦秋飞身上前接住。

卢沧客的口角出血,脸色苍白,苦笑一声道:“这家伙够厉害了,老弟快把我放下来,我已身中他的七毒掌,让我自己运气……”

这时方梅影也正好过来探视,听说他中的是七毒掌,忙朝江梦秋道:“崔家的七巧针可以拔除七毒,江兄弟,你把卢先生送到崔大姊那儿去疗伤。”

卢沧客道:“不要紧,我自己过去好了,江老弟,你可不能分心,看好侯浪萍的每一个行动,找出他的破绽,回头要靠你挑大梁呢。”

方梅影笑笑道:“对,我送卢先生前去。”

她伴着卢沧客向崔妙人那边走去,低声道:“卢先生,怎么样,情狐动心否?”

卢沧客也低声道:“稍有眉目,如果她肯为我拔除七毒,大概就不会有问题了。”

方海影知道拔毒时,必须以金针刺入很多穴道,那是避不得男女之嫌的,乃笑道:“你倒是很会受伤啊。””

卢沧客道:“我是选中七毒掌挨上这一下,否则侯浪萍要伤我就没有这么容易。”

方梅影笑了一笑,把卢沧客送到崔妙人那边,又低声向接妙人说了半天,才把崔妙人说得点了头。

就在这段时间中,侯浪萍已经掌伤了知机子,指残了李观渔的一臂,宇内双绝,在他手中都没有走出第三招。

现在正是天龙老人姚百瑞在与他对手,一手天龙掌舞得虎虎风生,威力至刚至猛_

侯浪萍缠战了一段时间后,忽地身躯一转,单足拄地,像个陀螺似的旋转了起来,姚百瑞连攻五六掌都被他封了出去,跟着一声叱喝,姚百瑞的身子跌倒了出来,左腿被侯浪萍急旋时的一脚扫断。

侯浪萍在刹那之时,又连创了四名高手,得意之极,哈哈大笑道:“本教主出手之下,应无活口的,但本教主还要用你们这些人,所以才手下留情,仅让你们带点轻伤,现在不服气的可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