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 六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卢沧客渐渐被吸引了兴趣一笑道:“假如八煞门真有这么难惹的话,卢某倒是不甘寂寞,要跟他们斗上一斗了,这样吧,倚红与偎翠跟各位前去,她们都会万里传讯的功夫,如果有了警兆,只要发出消息,在六个时辰之内,卢某必可赶到应援,各位只要支撑六个时辰就行了!”

崔明珠愕然道:“万里传讯,半日千里,这是什么功夫?卢先生具此异能,不就是神仙了?”

卢沧客一笑道:“这是术字门中小技,不足为道,旁门左技,不入正统,靠得住的还是武功……”

又谈了一阵,才见一个垂髫小婢前来相请道:“老爷,两位姊姊说醉花筵已备妥,请客人到醉花亭上就筵。”

卢沧客起立笑道:“这两个妮子可真卖力,这么快就弄整齐了,对不起,我这身家常便服,可不能待客,要去换身衣服,请各位到醉花亭上就坐吧,我马上就来恭陪。”

崔明珠道:“醉花亭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

卢沧客手指南面一笑道:“就在那边,出门就是园子,几步路就到了,请恕卢某失札少陪。”

说完拱拱手,带着那小婢先行离开了。

江梦秋道:“这是什么意思,更衣款客,固见其隆情,但要我们自己去,又非待客之道!”

崔明珠道:“这个人不但怪,而且邪。”

方梅影一笑道:“那当然是考考我们,此去醉花亭,虽然仅数步之遥,但走得不对,一辈子也到不了。”

江梦秋道:“那干脆明说好了,何必又找个借口。”

崔妙人笑道:“这倒不是他故弄玄虚,既有阵图之设,跟我们走在一起,也可以把我们甩开,他托故抽身,为了给我们方便,好讨论一下对他的观感。”

崔明珠道:“他这个人究竟如何呢?”

方梅影笑道:“留给你自己去评断吧,江兄弟以字论人,我则是以地论人,似乎我们都没错。”

崔明珠道:“我毫无根据,只有就人论人,我觉得他亦正亦邪,是善中之恶人,恶中之善人。”

崔妙人一笑道:“我也是这个看法,你们的意见呢?”

方梅影笑道:“我论人不以善恶为准,因为我行事也不以善恶为准,只能说他是性情中人,江兄弟!你呢?”

江梦秋想想道:“我跟明珠的看法差不多,但结论略异,我只觉得他是个善中之善人,恶中之恶人。”

方梅影大笑道:“这个看法透彻,他可以为善,直超往圣先贤,也可以为恶,不逊修罗天魔,善恶之分,端看他的高兴,反正他不会是为善而行善,为恶而作恶,所以我说此行不虚,如果真让地跟段天化合为一伙……”

江梦秋道:“那不可能的,他唯我独尊惯了,而八煞俱非屈居人下之辈,怎么样也混不到一起去。”

方梅影笑道:“你错了,但你这句话给我了一个启示,我以前一直在想一件事,就是八煞门的组成,那八个家伙都不是肯容人之辈,怎么能合作无间呢?看起来虽以段天化为马首是瞻,大家对他言听计从,但是段天化怎么会有约束他们的能力呢,这个问题困扰我多日,被你一言提醒,我才豁然贯通,终于找到了一个答案了。”

崔妙人道:“不错,我也在为这件事怀疑,但没有像你聪明,想出了答案了,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出来吧。”

方梅影道:“天无二日,岂容八煞并尊,这道理很简单,八煞门中另有一个真正的主脑,八煞仅其傀儡而已,那个幕后的提线人,才是真正的操纵者。”

江梦秋一怔道:“不可能,有谁能令八煞俯耳听命?”

方梅影笑笑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譬如这个卢沧客吧,如非凑巧遇上了,你会知道吗?”

江梦秋想了一下,无语为答。

方梅影又道:“你爷爷可能会比我们清楚,所以他老人家才不怕烦,暗中前来监视,而且还要把家迁走了,他以仁翁的声望,为什么会如此慎重呢?光是凭段天化那几块料,他会在乎吗?”

江梦秋这才道:“大姊如此一说,小弟也有所觉了,简爷爷的灭门之仇,爷爷他老人家一直瞒着我,这就与爷爷平日的教诲不相吻合,爷爷早就有意把我培植成一个江湖人,继承他的衣钵,他老人家虽以仁为怀,却最重恩仇,主张有恩必报,细怨应忍,但遇到亲仇家根,则必须了了,方为江湖本色,所以他老人家行道之时,力避杀劫,就是怕留下不了的血仇牵缠,所谓己所不慾,勿施于人,可是他竟然劝阻简爷爷为家人报仇,这就是很矛盾的事。”

方梅影笑道:“这是他有所顾忌,唯恐仇报不了,又自添上几条命而已,能使仁翁束手,自然不是八煞所能担当得了的,否则以你们两家的交情,他早就代老鹤料理了。”

崔妙人道:“我也同意这个说法,但仁翁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为什么要我们去招惹呢?”

方梅影一笑道:“仁翁身在江湖上,志在江湖,他并不是不管事,而是小事不屑管,大事不能管,我想他是借重我们来引出那个厉害人物后,才来插手,那不但方便,而且也有效,能够控制八煞的人,一定不是易与之辈,现在如果站在明处,吃的亏就大了。”

崔妙人道:“由我们瞎碰就不会吃亏吗?”

方梅影微笑道:“我们也许会遭遇点小挫折,但绝不致有性命之危。因为我们还不足以引起那个人的重视,此举倒不是江爷爷的自私,他把自己唯一的孙子献了出来,口头上虽说让我们照顾,实际上是作为抵押呢。”

崔妙人笑道:“瞧你说得好听。”

方梅影庄容道:“这正是仁翁的胸襟,因为我们三家的交情够深,老人家才支持我们冒险卖命,他当然也要付出代价,江兄弟是他唯一的爱孙,叫江兄弟陪着我们在一起,即使有什么不测,他老人家也好对人交代。”

崔明珠道:“江爷爷仁侠心胸,我爹是最敬服的,受他老人家差遣,就是送了命,也没人会埋怨!”

方梅影笑道:“那当然,可是江爷爷也不会叫我们做送命的傻事,他把鹤老带到你家去,必然是会合你的父母另作安排,否则实在没理由邀鹤老同行,你的父母练功岔气,耽误不得,他一个人去快得多,何必带个累赘。”

崔妙人笑笑道:“神机妙算,谁也灵不过你,就算你一切都说对了,但这个人是谁呢?”

方梅影笑道:“我若知道了,还会瞒着你们吗?”

崔妙人道:“令祖在日,对武林中奇技异能之士都有详细记载,你拣那些老而不死的想想,或许有个底……”

方梅影轻叹道:“我爷爷所知有限,何况他身死十几年,这十几年里,不知又有多少人事变化,我见的名士高人就不少,仅为先祖所不载,就以这个卢沧客来说吧,在先祖的英雄谱上,应该可列首榜,却付之阙如……”

崔妙人一怔道:“会不会就是他呢?”

方梅影笑道:“崔大姊认为有此可能吗?”

崔妙人道:“这可很难说,他虽说不理世事,但对于江湖上的人事十分清楚。”

方梅影道:“不会是他,卢沧客或有降服八煞之能,但比那个人还差一点,因为他的毛病跟我们一样锋芒太露,好胜要强,绝不肯在幕后操纵别人的。”

四人默默无语。

方梅影一笑道:”走吧,别再耽误了,等他以为我们是困于阵图之中,前来接引,那就太没意思了,将来真要求他帮忙时,他的兴趣也不会太高,因为他交友树敌,都要秤秤份量,所以才闭门不出,他以前是目无余子,认为天下人都碌碌不足与匹,我们今天总算给他改变了一点观念,但要进一步深交,还得再拿点东西出来,否则最多落得他送上四匹马,连那两个宝贝都会收回了。”

江梦秋皱眉道:“方大姊,我觉得你要那两个女子实在是多事,尤其是我们要去闯关涉险。”

方梅影一笑道:“不是为了侍候你吗?”

江梦秋红着脸道:“大姊,刚才是当着主人的面我不便说什么,你再开玩笑,我可要生气了,我自承出门的经验不足,惹了许多笑话,但我可以学。”

方梅影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兄弟!别生气,大姊不会叫你难堪的,你不要他们服侍,我可要呢。行囊、身上的衣衫都是自己抽空料理,现在要照顾你,我就没空管自己了,要两个人来料理我私事,这总行了吧。”

江梦秋又有话说了,崔妙人笑道:“这倒是真话,上次在客栈,为了替你缝内衣,害得明珠自已穿脏衣服,江兄弟,别的事你可自已学着做,这针线上的事,你现学也不迟,总不能要我们丢下自己,专忙你的吧。”

三个女的都笑了起来,江梦秋红着脸,四人一起出门而来,踱入园中,倒是一片好风光,群芳逞艳,杂花生树,间或有几座假山,几方奇石点缀其间,错落有致,南方露出一角红楼,半隐在花海树绿之中,尤见匠心。

方梅影看了一下花田错杂,不望笑道:“这个卢沧客也太小家子气,简简单单一个朱雀阵也敢拿来考我!”

江梦秋却道:“方大姊别把它看得大简单了,这虽是朱雀阵的骨架,却还藏着玄武雷风的变化呢!”

方梅影怔了一怔才道:“你也懂得阵图变化吗?”

江梦秋道:“我懂得不多,爷爷从闭门修道以后,对这玩意儿才开始研究,我跟着他老人家,只略略习了一点皮毛,大姊是行家,在你面前,我更不敢说懂了!”

方梅影笑道:“好小子,你居然在大姊面前捣鬼,你能看出其中另藏变化,就比我高明了,走吧,由你带路!”

江梦秋连忙道:“那怎么行呢,我实在懂得很少!”

方梅影道:“算了吧,你既然懂得不多,也比我这大姊差不了哪里去,你先走着吧,我认为不对时再商量!”

江梦秋听她这样,才不再客气了,举步走入花田,按照所知的门户变化,迂回前进,走了一阵后,他觉得前面的阵,有点怀疑,乃停身下来,回头找方梅影想研究一下,那知回头一看,只有方梅影一个人跟着,忙问道:“崔大姊跟明珠怎么见了,她们没来吗?”

方梅影回头也一愕道:“不久以前她们还在后面的,一定走错了门户,进入岔路去了!”

江梦秋急了道:“那怎么办呢,快回去找一找!”

方梅影用手一挡道:“不行!你既然懂得阵囹之学,就知一入迷津是无法回头的,否则我们也出不来了!”

江梦秋道:“可是也不能让她们失陷在里面呀!”

方梅影道:“失陷在里面也没有关系,卢沧客对我们并无敌意,也不会发动阵势加害她们的,倒是我们四个人都失陷在内,那才丢人呢,有两个人能走过去就行了!”

江梦秋想想也对,遂指着前面道:“大姊!你看这怎么取呢?照阵势的发展,该是生门在右才对,但照花枝的错列,生门内的险重重,似乎又是死门的状况!”

方梅影看了一下才道:“门户是死的,安排却是活的,他意将生死两门对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思。”

江梦秋道:“那么要闯死门了!”

方梅影笑道:“在我的看法是如此,你呢?”

江梦秋沉思片刻才道:“我想还是走生门的好!”

方梅影道:“你不是明看出生死对调了吗?”

江梦秋道:“是的。但大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那句话使我有了新的决定,布阵的人也有个习惯,若是喜爱变化,一开始就会变动了,我们已走过了大半个阵,看见变化虽多,却并没有脱出规矩,所以在这里也不会对调的。”

方海影道:“布阵者还会有习惯吗?”

江梦秋道:“这是爷爷说的,阵图之设与武学一样,一定会有习惯的,因为阵势之设,目的在迷乱人的心志,如果不按照自己的习惯而乱设,说不定在哪一天也会把自己也陷在里面,因为设下阵图就是为了方便自己困扰敌人,卢沧客将阵式设在园子里,乃是每天必经之途,绝不会每次经过都费心来辨认一番,所以必须配合他自己的习惯,爷爷研究多年后,才发现了这一个道理。”

方梅影终于点头叹道:“我对阵势变化看得很多,却从没有自己实地去摆一下,江爷爷是从实践中得取的经验,自然不会错了,但这生门中为什么暗藏凶险呢。”

江梦秋道:“那只是用来障人眼目的,顺其道行,虽凶下凶,虽险不险,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真谛,死门中望去平常,说不定真正的凶险就所在里面呢!”

方梅影笑道:“对极了,我小的时候,常跟祖父对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