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远处的倚红脸上微现异色,过了一会儿,她与偎翠两人同驱了一群马过来,毛色各异,有的高瘦,有的壮腹,都没有上鞍缰,推推呼呼地来到亭前。

方梅影目射异光,居然站了起来,卢沧客也陪着站起掀开帘子道:“方女侠要不要出去看一下?”

方梅影毫不犹豫地跨步出亭,众人都随后跟着,来到那一堆马匹前面,卢沧客道:“方女侠这下子中意吗?”

方梅影神色飞舞道:“不得了,白义、赤骥、华骝、山子、渠黄、赤耳、盗骊、雄飞八骏,卢先生,你是怎么搜罗的?天下的佳种几乎全在这儿了。”

卢沧客道:“以此为馈,女侠该不会嫌寒酸了吧!”

方梅影想想道:“是送我一个人呢,还是每人都送?”

卢沧客道:“自然是每位各赠其一,连倚红偎翠都各骑一头,才能追随上各位。”

方梅影道:“那先生的损失太大了,为了搜罗这八骏,先生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一下子就给拆散了。”

卢沧客笑道:“我也骑不了八匹马,像这种好马闲置槽下也太可惜,理应让它们出去驰骋一番,各位自己挑一匹吧!鞍辔都配齐了,择定之后,由各位自己牵去安装,这些畜生都很倔强,一生中只认一个主人,所以我自己都没有乘骑过,原也是留得以赠知者,只可惜几年来还没有机会送出去,今天倒是了我一项心愿。”

江梦秋在方梅影的暗示下,选了一头全黑色的盗骊,崔妙人挑了纯白的白义,崔明珠要了赤耳,方梅影自己则挑了那头瘦可见肋的灰色马。

卢沧客大笑道:“选得好。”

方梅影一笑道:“伯乐一过马群空,先生既以在世伯乐见喻,我只好捡最佳的挑了,只是害得先生没马骑了!”

卢沧客笑道:“一共只有两头是大宛种,却被你与江老弟选走了,我只好退而求其次了,所幸我不大出门,而这片庄园也困不住它们,原该让它们出去跑跑的!”

方梅影笑道:“我们去装上鞍辔,试乘一下吧,这些骏马在训服时可能还要费点手脚呢。”

说着各人拉了所选的马匹,由倚红带领着走向马房,卢沧客的马房还真大,养着几十头马,有十几个人照料着,但为这八骏所置的马房却特别宽敞,与另外几十头马占了同样的空间,而且八匹马都是分置的,所备的鞍子也是特制的,不仅皮革好,还镶上了明珠宝石,每具鞍缰所值也总在千金之数。

方梅影道:“这下子主人真是大破费了!”

倚红道:“主人有的是钱财,对人也很慷慨,不过今天却是他最大方的一次,也是最高兴的一次,方女侠……”

方梅影笑笑道:“今后我们要在一起了,二位可别这么客气,也叫我方大姊吧!以后这个兄弟就交给你们了,他可是从没出过门,什么都不会,除了睡觉之外,你们最好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别让他受到了委屈!”

江梦秋的脸又红了起来,但他知道方梅影的那张嘴开玩笑惯了,如果再加反对否认,反而会引起她更多的话,只好闭嘴不响了,套上鞍辔后,那些骏马果然都很不习惯,开始挣扎发性撒野,好在这男女几人都是武功极有根底,也制得住它们,经过好一阵的纠缠后,别人都安顿了,唯独江梦秋的那匹盗骊还硬挺,方梅影在一边用言语指示,总算驯服了下来,江梦秋不觉已累了一身汗,下马笑道:“在黄山跟群雄斗劲还没这么累呢,方大姊,怎么你的那匹马这么乖,我看你没费劲就制住了!”

方梅影笑道:“那是因为你不懂方法,而且你的那匹马性子特别躁烈,但你这身汗不会白流的,烈马最为认主,一旦驯服之后,就跟定你了,任何人都不能再骑它,所以我不能帮你的忙,让你去周旋到底!”

这时卢沧客也过来问道:“马都驯服了吧!”

方梅影点点头道:“行了,虽然还有点小别扭,但我们没有时间慢慢磨着等了,一面走一面再驯吧!”

卢沧客道:“各位现在就要走了?”

方梅影道:“酒足饭饱,马匹也驯妥,我们还有急事在身,想就此告辞了,好在大家都是性情中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岂不痛快,先生必不会怪我们失礼吧!”

卢沧客道:“敝人本来想留各位作竞夕之快聚的!女侠这么一说,倒是不能勉强了……”

方梅影笑道:“我们实在不想走,先生山藏海纳,兴公游使人忘俗,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迟早总须一散,留不尽之欢,不是更有意思吗?何况这一别又不是永别,说不定很快又会见面的!先生可以为然否?”

卢沧客一笑道:“但愿各位早日了事,重来望山庄,作平原十日之聚,那时敝人还有许多东西请教!”

方梅影道:“请教不敢当,但重聚之日也不会那么久。”

卢沧客微愕道:“女侠此言何解?”

方梅影一笑道:“我们此去伏牛山,八煞门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对付,说不定很快就会向先生求援的!”

卢沧客道:“卢某当然义不容辞,但据卢某看来,小丑跳梁,何足为患,各位一去就迎刃而解了!”

方梅影道:“如果只是段天化等几个人作怪,相信不必惊动先生大驾的,不过我们的揣测,八煞不过是公开露面的一群傀儡而已,幕后必然还会有个厉害人物在操纵着!”

卢沧客愕然道:“会有这种可能吗?”

方梅影道:“虽是我们的推测,但先生会没想到吗?”

卢沧客微感讪然道:“在下确实未虑及此,因为我不知道天下还有人能将七剑九狐,操纵其手!”

方梅影一笑道:“高明如先生者,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办得到,天下能有一个先生也可能会有第二个……”

卢沧客兴奋地道:“这么一说,倒是引起卢某的兴趣来了,如果各位不弃,卢某也跟各位去看看如何呢?”

方梅影道:“先生要去,我们自然求之不得,但先生跟我们一起去就没有意思了,假如我们推测无据,先生此行实无必要,万一真有个我们对付不了的人物,先生在暗中为我们声援,势将有利的多,先生学博艺精,最难得是无人知晓,何必放过这一个最有利的地位呢!”

卢沧客点点头道:“高论,高论!那我就在家中静候佳音吧,好在倚红她们有特殊的方法跟我联络,有事情的时候一声高唤,六个时辰内,卢某必可赶到!”

方梅影笑道:“六个时辰就是半天,可以发生很多事,先生如果居家无事,不妨暂且出门旅行一趟,最好跟我们保持五十里的前后距离,半个时辰内可以赶得到最理想!”

卢沧客沉思片刻道:“那也有道理,卢某也实是闲极无聊,正想找件事情消遣一下,就这么说定了!”

方梅影道:“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了,此去兼程而行,最迟两天可以到达伏牛山,先生稍作准备,慢一天出发也来得及,我们如果途中无事,到了伏牛山,歇息半天,然后直闯八煞总坛,先生随后到达,刚好差不多!”

卢沧客兴奋地道:“为各位计自然是希望马到成功,为卢某计,则真的希望各位此行不太顺利!”

方梅影一笑道:“顺利的可能性不大,否则仁翁江爷爷在黄山就会出头拦下他们了,我们先去探探虚实,先生还是打点着准备支援我们吧,能使仁翁束手的人物,必然够资格跟先生斗一斗的,一场大热闹在等着呢!”

这番话将卢沧客说得心痒难騒,忙不迭地叫倚红与偎翠准备出发随行。

倚红笑道:“我们出远门也得打点一下东西,再说方大姊她们驯马把衣服都弄脏了,也得洗个澡,换身衣服,何况爷自己也要出门,也得作一下准备,婢子们不在了,这儿找谁来招呼,您也得安排一下!”

卢沧客忙道:“不错!不错!我的事还真多,不能说走就走。这样吧,你们侍候四位沐浴更衣,自己也打点一下,赶在黄昏日落之前出门,我还要到城里去一下,到时候也不再送行了,会晤匪遥,我就在此告别吧!”

语毕拱拱手,又吩咐了两个女子一阵,告诉她们该带些什么东西,向大家寒喧客套几句,就匆匆地先走了。

江梦秋道:“卢先生出门要到城里去做什么呢?”

二女微笑不言。

方梅影道:“你们今后是我的人了,我已将你们遣去侍奉江兄弟,他就是你们的新主人,对他的问话,你们应该从实答复才对。”

二女怔了一怔,倚红道:“方大姊!出了望山庄,我们一定唯命是从,但在这个地方,我们还得忠于故主,公子的问题是主人最严禁道及的,我们等出发后再回答各位行吗?”

江梦秋忙道:“我只是随口问问,既是有不便之处,你们就当我没问,也不必回答了。”

方梅影一笑道:“我很喜欢她们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才故意挤挤她们的,其实那个问题,我就能回答,不必为难她们,卢先生虽然不出门,对天下武林动态十分清楚,自然有他一批耳目遍布天下,他被我的话引起了兴趣,静极思动,自然也要有一番布置,不能盲目瞎闯,所以他现在急着去指挥手下人前途安排了。”

倚红愣然道:“大姊真是不愧为女诸葛。”

方梅影一笑道:“如果我不行,还敢要你们吗?幸亏我们与卢先生结成了朋友,不会使你们作难,万一不幸将来有一天我们要跟卢先生结下了怨,你们先把立场想想清楚,到底是站在哪一边,出了门就不能反悔了。”

倚红沉吟片刻才道:“我们是大漠上的人,只有一个信条,跟着谁就忠于谁,真有那一天,我们自然跟大姊呀!”

方梅影手指江梦秋道:“不是我,是他。”

偎翠坚毅地道:“我们矢志于江公子,信守不渝,除非公子又将我们转赠给别人。”

方梅影笑道:“大概不会了,他肯我还不肯呢,如果他不要你们,你们就回到我身边来。”

倚红道:“但凭大姊吩咐,反正我们总没有自主的。”

江梦秋不以为然道:“这是什么话,人又不是货物!”

方梅影一笑道:“这是她们的习俗,你扭不过来的,正如我叫你别孝顺父母一样,你能做得到吗?”

江梦秋道:“话不能这么说的。”

倚红道:“在我们说来,就是这么回事,我们从小被售作家奴,根本不知道父母是谁,在我们一生之中,就是以服从效忠主人为天职,只希望公子垂怜我们,别再把我们转赠出去,使我们有着太多的主人,就是我们的幸运了。”

言下微带一丝悲怆之色,江梦秋不禁激起侠义之心,慨然道:“我恢复你们的自由好了。”

倚红苦笑道:“谢谢公子,但我们已经养成习惯,必须倚人而生,公子这么一来,等于是要我们活不下去了。”

江梦秋正待开口,方梅影一笑道:“好兄弟,世界上的事你懂得太少,有很多道德规范,不是以你的看法为准则的,正如吃饭一样,你吃的东西是五谷米粮,牛却是吃草的,你把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拿来喂牛,它未必喜欢,甚至认为是苦事,对牛而言,草才是最好的食物。算了,去洗澡吧,让她们侍候你,可别再自己洗衣服了。”

两个女子拥着江梦秋走了。

方梅影在后面洒脱地大笑。

崔妙人一皱眉头道:“大妹,你似乎太捉弄他了,那小伙子虽是好脾气,性情却倔强得很,你不该如此对他的!”

方梅影一笑道:“我晓得他很倔强,也很傲,在黄山时,辛不第只稍微对他不礼貌一点,立刻就碰了他一鼻子灰,陆仙游在他面前倚老卖老,也碰了个软钉子!”

崔妙人道:“那你为什么要这样捉弄他呢?”

方梅影笑道:“大姊!我说句很放肆的话,你千万别生气,你虽有情狐之名,却仍然寂寞至今,连一个知心的人都找不到,你考虑过是什么原因吗?”

崔妙人脸色微微一变道:“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呢?”

方梅影道:“大姊,我们姊妹之间,没什么可隐瞒的,而且谈到你,也正是我要训练梦秋的原因!”

崔妙人红着脸道:“梅丫头,你越扯越远了!”

方梅影仍是笑道:“大姊!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崔妙人沉思片刻,脸上忽现红色,轻轻一叹道:“我实在也不知道,起初我没有一个瞧得上眼的,后来虽然有两三个我觉得还不错,但人家反而躲着我,我难道会反过来去屈就人家不成,所以到后来,我干脆淡了这份心!”

方梅影道:“是了,以大姊的绝世姿容,那些男人在你面前谁都会自惭形秽,不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