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女孩子被他一挥,身子撞跌了出去,一直滚到江梦秋的脚下,老者连忙将她扶了起来。

江梦秋从老乞丐的一番言语中,已经听出这姓段的汉子就是段天化的儿子段成志,所以才被那番畜生的比喻而惹怒,现在见他对一个卖唱的女孩子如此横暴,不禁愤形于色,但偎翠又把他轻拉了一下,他不知何故,却见那女孩子手中正捏着倚红丢下的纸团,心中了然,乃笑笑道:“小姑娘,你会唱什么曲子,唱两首给我们听听好了。”

那女孩子递过曲本道:“请公子爷点曲。”

偎翠也想惩戒那姓段的汉子,闻言笑道:“对了,你唱两曲,我赏你十两银子,买根好鞭子。”

女孩子苦笑道:“姑娘,我们穷人家要鞭子干嘛?”

偎翠笑道:“防身呀,下次有驴子踢你的时候,狠狠的给它一鞭子,就不会受畜生的欺负了。”

老乞丐哈哈大笑道:“姑娘说得好,但太小题大作了,狐狸子要有驴子那么大,那不成精了。”

姓段的汉子忍无可忍,愤然起立道:“龙行天,我与你们丐帮河水不犯井水,你怎么出口伤人。”

老乞丐哈哈一笑道:“段成志,老要饭的没碍着你,是你先出口伤人的,我骂你了又怎么样,不服气可以找你老子出来评评理,到底是谁的不是。”

那姓欧的中年人忙道:“龙老,段老弟不认识虎驾。”

老乞丐哼了一声道:“不认识就可以随便开口骂人了,段老狐在伏牛山立了个八煞门,这儿还没成你们的天下,要想在这儿横行,至少得先跟我们穷家帮打个招呼!”

倚红哦了一声,低低地道:“原来这个老叫化是丐帮龙虎风云四大长老之一的龙行天,那小的一定是罗小虎了。”

江梦秋对江湖上的事全然不知,忙低声问道:“丐帮是哪一家的,他们的势力很大吗?”

偎翠道:“丐帮不属那一家,他们的势力遍及天下,掌门人青竹叟洪擎天是当代奇人,手下龙虎风云四大长老,武功之高,不在七剑九狐之下,老的是龙行天,与洪帮主是同辈的,罗小虎是洪擎天的弟子,武功已深得真传,所以也拔升为长老,段成志今天惹上了他们,可有得瞧了。”

这边在窃窃私语,那边姓欧的中年人却直对龙行天赔不是。

龙行天这才哼了一声道:“好吧!看在你欧大海的份上,老要饭的不计较,可是得叫这小子老实点,如果再这样张牙舞爪,老叫化子就拔掉他的狐爪子,看看段老狐是否敢多放一个屁!穷家帮可不怕你们八煞门。”

倚红不禁一怔道:“这家伙叫欧大海?那不是东海一怪展翅大鹏的门下,怎么也投到八煞门去了!”

偎翠道:“这倒不清楚,但东海门下三谢一欧,确实是叫这个名字,问问这小姑娘吧!”

说着把小素拉到身边,看样子好像是在跟她谈家常,实际上却亮出了卢沧客的招牌,跟她对盘切口。

小素神色微愕道:“原来是红翠两位姊姊,卢爷也来了吗?”

倚红道:“可能已经来了,他会自己找你们的,现在卢爷已经把我们送给这位江公子了,小素,你别顾忌了,此地不能呆,就到望山庄去,卢爷一定有安排的,你先告诉我们,八煞门中到底有些什么人物,这姓欧的……”

小素道:“八煞门中又添了一煞,是千手剑佛……”

倚红道:“这个我知道,我问的是其他的人。”

小素想想道:“不大清楚,但东海一怪展翅大鹏齐铁山已经入了八煞门,担任总护法之职,三谢一欧都来了,这欧大海正是煞手魔指,二位姊姊此来是要找他们晦气吗?”

倚红道:“你别多问了,把消息告诉卢爷,也许他已经来了,你快走吧,我们可能会跟段成志先斗上一斗。”

说着塞了块银子给她,她忙招呼那操琴的老者走了。

倚红这才问江梦秋道:“公子,刚才罗小虎给你的一枚金钱上,可是刻了义风天下四个字?”

江梦秋点点头道:“是的,那有什么特别吗?”

倚红笑道:“这就好了,那是洪擎天的青蚨令,一令在手,可以向丐帮提出任何要求,我们有了这个好帮手,不妨煞煞那头小狐的威风,先给他点颜色看看!”

偎翠道:“假如公子不愿多事,等方大姊她们回来了再商量一下也好,八煞门中又增加了不少邪门高手。”

江梦秋朝段成志那边看了一下,但见段成志也在打量他们,乃一笑道:“我们不找他,他也会找我们的。”

倚红道:“那何必等他来找我们呢,先下手为强,我去试试这个小狐狸的斤两,看他有多重。”

说着,端起了一杯酒,迳自朝段成志走了过去道:“这位相公,我们又没有得罪您,干嘛和我们过不去呢?”

段成志见她自动找过来,倒是微微一怔,随即问道:“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小家伙是不是叫江梦秋?”

倚红一笑道:“你是问我们公子,奴家只知道他姓江,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回头奴家再问问。”

段成志道:“你跟他在一起,居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那不是太笑话了吗?”

倚红笑道:“我们是昨天才跟江公子在一起的,我们姐妹原来在江湖上卖艺流浪,江公子路过,看我们可怜,收留了我们,才只一天,我们怎么知道那么多。”

段成志哈哈一笑道:“你们姊妹俩如此人才,怎么会沦落到江湖上卖艺呢?那不是太委屈了吗?”

倚红低头道:“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原来是西域人,被一个汉客从小就拐到中原来,四处流浪,前些日子,那个汉客死了,就剩下我们姊妹自己闯了,幸亏遇见了江公子好心,收留了我们,否则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段成志笑道:“跟着他将来有什么出息的!”

倚红道:“江公子并不是要我们永远跟着她,只是看我们孤苦无依,才收留下来,慢慢再给我们找归宿!”

段成志邪笑道:“你们要怎么样的归宿呢?”

倚红笑道:“我们还敢有多大的妄想,只求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不再流浪,也就心满意足了!”

段成志笑道:“那好办,到我家去好了!”

倚红道:“相公别开玩笑了,您在这儿有家有业,怎么肯收留我们这种来历不明的外邦女子!”

段成志道:“没问题,我还没成家……”

倚红忙道:“奴家可不敢高攀!”

段成志一笑道:“你别急,我可不是要娶你们!”

倚红哦了一声道:“那要我们去干什么呢,相公!我们虽然流落江湖,却没有吃过苦,要我们去做下人可不干!”

段成志道:“不是做下人,也不会吃苦,我今年三十四岁,虽未娶亲,却已置了三房姬妾,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做我的第四五房姨太太,名份虽然差一点,但穿绸吃油住高楼,一样有丫环侍候着,生活享受样样全!”

倚红笑道:“相公不是开玩笑吗,奴家虽非中原人氏,在中原也跑了不少地方,从来没听说未娶妻先置妾的!”

段成志笑道:“不骗你,我就是这样子,因为我已经是下了亲,那是个天下闻名的奇女子,一直不肯嫁过来,我只好先置几房侧室,空出那个位子来等她!”

倚红问道:“那个奇女子是谁呀!”

段成志笑道:“就是扬名天下的智狐方梅影!”

倚红失声叫道:“是方大女侠呀!”

段成志道:“怎么?你也认识她?”

倚红道:“昨天还见过,她原来跟江公子在一起的,还有一位崔女侠,带着她的侄女儿!”

段成志微怔道:“怎么?她们也来了?”

欧大海也愣然道:“她们会来吗?这就严重了!”

段成志道:“欧兄,我说这儿该投下耳目,都是令祖说没关系,她们一时还不敢来,现在人家果然来了。”

欧大海道:“家祖判断她们迟早会来的,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法,看样子我们得先向庄里打个招呼。”

段成志忙问道:“她们什么时候来的,现在在那儿?”

倚红一笑道:“谁呀?没头没脑的叫人怎么回答呢?”

段成志道:“方梅影跟崔妙人,她们不是一起来了吗?”

倚红道:“谁说她们来了,昨天就分手了,她们都上洛阳去了,听说崔女侠家里出了点事情,本来还要我们一起去的,可是江公子不肯,说要先上这儿来看看。”

二人才吁了一口气。

段成志朝江梦秋瞥了一眼笑道:“这儿有什么可看的,要看风景,该到段家庄去看伏牛胜景,尤胜黄山雁回峰,不过没有简老鹤与智情二狐陪同,他未必有这个胆子前去就是了。”

倚红装作不解地问道:“相公!你说些什么?”

段成志见江梦秋低头不语,笑笑道:“没什么,刚才我说的话,你有什么打算,做我段某人的姨太太远比当江梦秋的老婆强,跟着他没多久就会成寡妇了。”

倚红一笑道:“江公子也没说要我们,他只是可怜我们流落无依,收留我们罢了,相公,你真跟方女侠订下亲吗?她的年纪也不小了,干嘛不早点成亲呢?”

段成志一笑道:“就快了,等我父亲的大业告成,称霸天下时,她就乖乖的嫁过来了。”

倚红想了想道:“我们姊妹不是嫁不出去,更不会想到要嫁给别人做小,但相公能与方女侠联姻,我们屈居其下也是甘心的,只是相公可不能骗人呀!”

段成志笑道:“骗你干嘛,现在就跟我回家去都行。”

倚红笑道:“奴家不是说这个,而是问相公与方女侠联姻的事,如果相公娶的不是方女侠,我们可不干。”

段成志大笑道:“不会骗你的,除了我段成志,方梅影再也别想嫁第二个老公,也没有人敢要她。”

倚红一笑道:“光听说可不行,得拿点证明出来。”

段成志笑道:“要什么证明呢?”

倚红将手一伸道:“喝下我这杯酒!”

段成志怔了一怔才道:“小妹子,我知道你跟江梦秋是一伙的,但你也该打听一下,我段某是什么人。”

倚红笑道:“奴家可不知道,但方女侠名闻天下,您如果这杯酒都不敢喝,还配说跟她联姻吗?”

段成志接过酒来,审查了半天,犹然不敢贸然饮下。

欧大海道:“段老弟,演戏要有个分寸,把命送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可太没有意思了,还是算了吧!”

倚红似乎不懂他们的话,笑问道:“段相公,这杯酒里没有毒,不信我可以先喝一口给你看。”

她拿起杯子轻轻地喝了一口,又放在桌子上道:“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有没有胆子喝下去呢?”

段成志汗出如浆,终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欧大海大惊失色叫道:“段老弟,你怎么这么傻?”

段成志一抬头道:“我不能丢这个人……”

倚红咯咯一笑道:“段相公,您可真有魄力,居然敢喝这杯酒,您真那么相信我吗?”

段成志道:“我当然不相信你,也知道这杯酒里也一定有鬼,但你先喝了一口,段某岂能不喝,不管你在酒里下了什么毒,你能熬得住,段某总不会输给你。”

倚红哈哈一笑道:“好极了,那我们就在这儿坐一下,看看是谁先受不了,我可以告诉你,这酒里下的毒是一种慢性的毒葯,要慢慢的才发作,一开始的时候,身上有点痒,慢慢就会发红,终至全身溃烂,要三个时辰才会毒发而死,解葯倒很平常,只要把久年陈醋倒在澡盆里,泡上半个时辰,就能解掉了,现在你是否敢跟我挺下去?”

段成志坐在那里,身上已开始不自在了。

欧大海忙问道:“老弟,你到底怎么样?”

段成志道:“不对劲,我身上已经开始痒了。”

倚红笑道:“我忘了告诉你,这种毒可不能运气去压的,把它们集中在一起发得更快一点,只有放松了让它随血液流转,葯性均分至全身各处,发作得慢一点。”

段成志又坐了片刻,额上冷汗直流,终于忍不住了,砰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将桌面都击穿了,厉声道:“妖女,如果你犯在我手里,你定将粉身碎骨。”

语毕起立就走了,刚到门口,倚红在后面笑道:“段相公,你走好,回去准备一下,我随时可能会来。”

段成志一怔道:“你还敢来?”

倚红笑道:“您怎么忘了,不是要我上你家去吗?我当然要来的,只是您段相公的魄力还不够,别说方女侠你配不上,连我都瞧不起你,如果你能在这儿坐上半个时辰,我们妹妹倒是心甘情愿地跟你当姨太太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