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 九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儿倚红结了帐,回到客栈里,崔妙人与崔明珠已经回来了,她们姑侄俩是去探访一个父执辈的老隐士,此人自号南山叟,居隐林泉,蹈光隐晦,知者无多,但对八煞门的情形却很了解,她得到的消息也最多;八煞门虽然新进千手剑佛虚印上人,却没有改名称,仍然叫八煞门,虚印和尚上了山就没有了消息,飞天魔娘令狐飘在五天前入山,也是一去无踪影。

八煞门中除了网罗东海人魔外,还邀集了不少的好手,如长白剑狂楚三笑、北山鬼哭婆林花红等,这些人都是息隐多年的武林怪邪,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都邀了来。

八煞门以八煞为主,八煞又以段天化居长,但情形很复杂,因为东海人魔齐铁山,长白剑狂楚三笑,北山鬼哭婆林花红等人声名技业都在八煞之上,却都居于护法的地位,职称还低于八煞,这实在是令人很费解的事。

八煞门暗地里似乎确有一个厉害的人物在策划指挥,可是这个人从不露面,南山叟暗中还潜入段家庄里,也没有看出一丝端倪,这个迷只好让他们自己去揭晓了。

周小素被八煞门掳了去,倚红与卢沧客的联络也中断了,不知道他到了没有,只好搁之不管。

南山叟劝他们小心从事,见机而作,危机时宁可失手被擒,也不要逞勇拚死,他在此地隐居的身分很秘密,除崔妙人外,还没有人知道,他也不想公开介入纠纷,但他对段家庄的环境都很熟悉或可暗中营救,他能给这些年轻人的帮助只有这一点,希望大家谅解。

方梅影一笑道:“我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位武林放辈隐居在此,你怎么也不带我去拜见一番。”

崔妙人笑道:“如果带了你去,连我都见不着了,你不知道他,他老人家倒知道你,说你比你爷爷还刁钻,让你缠上了就不得安宁,所以事先我也不敢告诉你。”

方梅影笑道:“我是恶名传天下,也不敢给他老人家添麻烦,但这位老前辈的功力如何呢?”

崔妙人道:“不清楚,但他是先父挚友,总不在三公之下,否则怎能自由出入八煞门而不为人所发觉呢?”

方梅影点点头道:“能够有这么一个好退路,我就放心了,否则只好寄望在卢先生身上,我们虽然有丐帮为助,凭心而论,此去却一点把握都没有。”

崔妙人笑道:“能够听你说这句话还真不容易。”

方梅影道:“这是什么话呢?我又不是没碰过钉子,十八岁出道江湖,混到今天十几年了,我受的挫折,挨的教训比谁都多,以前仗着年轻无比,最多口头认个输,都还能过去了,现在有了点恶名,想杀我的人也多了,我哪天不提心吊胆的,只是我生性要强,不表示在脸上而已,你别看我行事无法无天,内心里我比谁都胆小。”

方梅影说话一向真真假假,机智百出,所以谁都没有把她这番话当真,只有江梦秋听她说话时目光沉滞,知道是出于真心,因此当大家都分散归屋就寝时,他单独来到方梅影的屋中,见她正在对灯凝视,轻轻地叫了一声。

方梅影回头看见是他,微笑道:“兄弟!你还没睡?早点去休息吧,明天有一场很辛苦的战斗呢!”

江梦秋顿了一顿才道:“大姊!你好像很担心明天!”

方梅影点点头道:“是的!崔大姊带来的消息令我很担忧。虚印上人与令狐飘人了八煞门后竟会毫无消息……”

江梦秋道:“那一定是跟他们不合作,被拘禁起来了!”

方梅影摇头道:“真要是如此倒也好了!”

江梦秋道:“那又会怎么样呢?”

方梅影摇头一叹道:“我想不出来,正因为我猜不透,才感到担忧,令狐飘不去说了,她那火爆性子根本不是卧底的人,自然会露出破绽而叫人发现了,但以她的声名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被杀,一个是被擒受制,可是南山叟潜入段家庄竟一无所悉,还有虚印上人,是抱着度化之心自愿前去的,不可能跟他们冲突,为什么也失踪了呢?”

江梦秋道:“明天去一问不就知道了!”

方梅影仍是双目紧锁,江梦秋又道:“大姊!如果你认为事情严重,明天就不要去了!”

方梅影忙道:“那怎么行,我跟丐帮还约好了!”

江梦秋道:“我去就行了!”

方梅影笑道:“为什么你能去,我可以不去呢?”

江梦秋道:“因为你去比我们都危险!”

方梅影道:“何以见得呢?难道我跟你们有什么不同?”

江梦秋道:“因为段成志对你念念不忘,你要是失陷在那儿,其后果将不堪设想!连一死都解决不了问题!”

方梅影笑道:“那你怎么不替崔大姊担心呢?她比我美得多,她可能受到的侮辱比我更严重呀!”

江梦秋摇头道:“不!不会的,段成志不是个好色之徒,你的无边智慧比容颜更叫人倾慕,以八煞门的身份与你们二位的声名,段天化也不会让他的儿子乱来的,但对你就不同了,他们想千方百计地得到你,不惜任何手段的!”

方梅影道:“就为了这个原因,你要我不去吗?”

江梦秋道:“不,是我自己的请求!”

方梅影怔了一怔,江梦秋道:“如果段成志是个正人君子,我会劝大姊接受他的感情,正因为今天我见到他的表现实在卑劣不堪,我觉得大姊如果受到他的侮辱,那比杀了我还会更令我痛苦!”

方梅影忽然感动得握住他的手道:“好兄弟,有你这番话,大姊总算没有白疼你,你放心好了,大姊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段成志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欺负我!”

江梦秋还要说什么,方梅影牵着他的手,将他送到门口道:“去睡吧,别为大姊担心,我有自保的方法,要我求胜或许不易,但我打不过想跑的话,谁也留不住我!”

江梦秋道:“我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情形不对,我会尽力掩护你离开,到时候你可千万别顾虑的太多……”

方梅影的目中隐含着泪光,脸上却含笑道:“我知道了,江爷爷要我照顾你的,想不到你反而来照顾我了。”

江梦秋道:“我是初次出门,不懂的地方很多,自然要大姊费心照料了,但动手相搏,我是个男子汉,应该照顾大姊的,否则我就成个小孩子了。”

方梅影又笑了一笑,把他推出房去了。

但目送他健壮的背影在屋外消失后,方梅影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可是她自己并不知道,直到滴滴的泪水淌进了嘴里,她才忽然警觉,连忙用袖子拭去了,自言自语地道:“奇怪了,从十岁之后,我就没有再流泪了,被这个小鬼一招惹,我竟然会流泪,我智狐方梅影竟变得多愁善感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自己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从来不知失眠为何物的方梅影,今夜竟破例地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江梦秋所住的屋子是最考究的一间,里外是三间套房,倚红与偎翠就歇在中间的客房中,自从她们跟着出来后,一直都是如此,江梦秋再反对也没有用,因为她们坚持要侍奉江梦秋的一切,晚上睡时踢落被子,她们会替他盖好,夜半口渴思饮,她们早就将茶送了上来,整个漫漫长夜,这两个人必然有一个是清醒着的。

好在江梦秋平时在家里,也是过的这种生活,不分日夜都有几个小丫头在侍奉着的,所以他也还能习惯。

今天他走进中房时,两个女孩子卸却外衣,穿了一件短袖紧身的小袄,在地上铺被子准备就寝,看见他进来,两个女孩都站了起来,倚红笑道:“公子上方大姊那儿去了吧!她对明天的事有什么指示?”

江梦秋笑笑道:“也没说什么,明天将会发生什么事,谁都无法预料,又怎能预先作计划呢?”

倚红笑道:“但初步的打算总应该有的!”

江梦秋道:“你们作了什么打算呢?”

倚红道:“婢子没有任何打算,一切都追随公子,公子到那儿,婢子也跟到那儿,但婢子想万一情况不理想时,无论如何,都要设法使方大姊脱困!”

江梦秋微微一怔道:“你们竟跟我的想法一样。”

偎翠笑道:“公子到方大姊那儿就是说这个吗?”

江梦秋道:“是的!但你们怎么也有这个想法呢?”

倚红道:“公子是为了什么理由呢?”

江梦秋道:“因为段成志对她不怀好意,假如她失陷在伏牛山,一定会受到羞辱,我怕方大姊性子强不肯独自脱走,才特地去请求她,你们又是什么理由呢?”

偎翠笑道:“我们倒不是为此,假如公子不去,我们也想去跟她谈谈,但公子的理由比我们更好,方大姊一定答应了,我们也不必再噜嗦一趟了!”

江梦秋笑笑道:“方大姊是答应了,但你们的理由跟我不一样,我倒想听听还有什么别的。”

偎翠道:“我们是觉得方大姊才华超人,只要她能脱身,必然有办法救别人脱困,如果方大姊陷身在内,我们可没有把握救她出来,公子以为对吗?”

江梦秋想想道:“很对,但用这个理由去劝说她,一定会为她拒绝的,你们对她的个性还不了解!”

倚红一笑道:“我们很了解方大姊,所以才不敢造次,想不到公子更高明,劝得动方大姊一切就没问题了,夜已深,公子请早点安息吧,床都铺好了!”

说着掌起灯,要送他进屋里去,江梦秋见一张大床上被褥都铺整齐,帐子也放下了,微微一笑道:“你们应该睡里面才对,蚊子这么多,你们的皮肤又嫩……”

偎翠道:“那怎么敢当呢,我们是侍候公子的……”

江梦秋道:“话不是这么说,看你们的四条软霜赛雪的胳膊,叫蚊子叮上几个红点,那多煞风景……”

倚红道:“公子太关心我们了!”

江梦秋道:“这不是关心,而是我心里过意不去!”

偎翠道:“多谢公子关怀,但我们总有一个人保持清醒的,可以互赶蚊子,不会被咬到的!”

江梦秋摇头道:“不!明天到伏牛山去,我们可能会遭到一场大厮杀,每个人都必须保持充沛的精神体力,你们今夜一定要好好地休息,别轮流值夜了!”

偎翠道:“不要紧,我们已习惯如此了!”

江梦秋仍是摇头道:“今夜情形不同,你们必须休息,明天我们才几个人,人人都要以一当十,没有充沛的体力不但误己,还会累人,你们向店家再要一床蚊帐吧!”

倚红苦笑道:“店里的帐子脏死了,我们宁可挨叮也不敢用,连炕上的被褥我们都不敢睡,所以才打地铺!我们带的一床碧纱帐已经给公子挂上了,我们还是累一点吧!”

江梦秋想了一下道:“这样吧,那张床也很宽,足够容三个人的,干脆你们也到床上去吧!”

两女都微微一怔,偎翠道:“那挤得公子不舒服了!”

江梦秋笑道:“不会的!我睡觉很规矩,从来不翻身的,如果叫你们在外面挨蚊虫咬,我反而不安心了!”

偎翠的脸上微红道:“只要公子不嫌弃,我们自然遵命,反正我们都是公子的人,公子怎么说都行!”

江梦秋笑了一下,脱去了外衣,踢掉靴子,往床上一躺道:“你们快来吧!把外面的门栓好!”

倚红去栓上了屋外的门,两个女孩子犹豫了一下,终于也上了床。

江梦秋道:“倚红到里面去,不怕你们笑话,我小的时候最怕鬼,一定要有人在两边陪着才敢睡,长大了依然如此,所以离家后,我没有睡过一天好觉!”

倚红由脚头翻到里面,偎翠在外侧躺下,两个女孩子心头都怦怦直跳,有点娇怯,却又有点兴奋!

江梦秋又道:“你们靠近一点,我听说塞外的女孩子,身上都有一股天赋的异香,让我闻一闻!”

倚红与偎翠都靠近他,江梦秋干脆伸出两双手臂,一边抱一个,将她们贴得紧紧的,然后道:“把灯熄了!”

偎翠伸手出帐,朝桌上的那盏油灯虚空一扇,灯熄了,屋中顿时陷入黑暗,江梦秋觉得两个女孩子都像火一般的热,不禁笑道:“你们怎么都那么烫,想是太热了吧,那就把外衣都脱了,反正屋里也没有别的人!”

倚红颤声道:“公子,我们姊妹虽然自幼就跟了卢爷,他把我们像女儿一样看待,十多年了,犹是完壁之身,自然是我们的幸运,但……”

江梦秋一笑道:“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偎翠道:“婢子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终究是个下人,不敢多存奢望,只是我们不解此道,还望公子多加怜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