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11节

作者:司马紫烟

司空湛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即为场中的决斗吸引住了。

因为飞龙和尚一个疏神,被一条金花蚕蛊攻了进去,张口咬住了他的肩头。

飞龙和尚大吼一声,运肌如钢,那条蚕蛊雎然盯在他身上,竟是无法像通常一般,吸取到他的精气,急得身子直扭。

而另一条蚕蛊也乘机而入,咬住了他的肩头,也是同样情况。

金花圣母放出了本命神蛊,好不容易袭中了对头,脸上已带出微笑,可是见到蚕蛊未能奏功,大惊失色,连连施法,想把蚕蛊收回来。

那知飞龙和尚也晓得厉害,虽然仗着修为深厚,未曾被蚕蛊吸去精气,但毒已经留在体内,为患无穷。

除非是将蛊母制住,活吞下去,以毒制毒,否则只要一个疏神,蛊毒流窜,终将不免受害。

金花圣母要收回蛊母,也是为了这个缘故。

飞龙和尚如何肯放它们回去,将手中如意金杖一松落地,腾出双掌,抓住了两条蚕蛊,就想活活捏死她们。

这一对蚕蛊既为金花圣母炼作本命神蛊,自然也是年久通灵,拼命咬住了飞龙和尚的肌肉不放,而且尽摧口中遗毒,往他体内猛攻。

飞龙和尚用手一捏,发现蛊毒前攻之动突然加强。

他知道蚕蛊是想利用他本身的劲力将蛊毒冲破他护身真气而攻入体内,乃怒吼道:“好狡猾的东西,看佛爷收拾你们。”

一面咬牙运气,阻止蛊毒内侵,一面手中运气,往外直拔,想将蚕蛊拉脱身上再设法处置。

可是这两条蚕蛊十分顽固,他的双手都伸直了,把蚕蛊身子由拇指粗细拉成麦杆那么细,由四寸长拉到三尺来长,兀自咬紧不肯放松。

飞龙和尚冷笑道:“好畜生,佛爷不相信你们厉害,有本事你们再变长看看!”

骨骼一阵格格作响,两条手臂伸长了一倍。

两条蚕蛊的身子也抽长到棉丝粗细了,可是长大的蚕头仍然咬紧在飞龙和尚的身上,始终不肯放。

飞龙和尚的双臂已长至六尺,蚕身也延伸到六尺,却仍是紧扯不断。

飞龙和尚再吼一声,手臂又有伸长之象。

金花圣母也急了,这一对蚕蛊是她本命神蛊,与元神相通,如果被扯断了,则元神骤失依注,立将神散魄消。

于是她也厉叱一声,双手拄地,身子倒立起来,轻轻一抖,全身衣衫尽褪,露出一身娇若好女的肌肤。

她双腿不断地交互踢动,由阴中射出一道黑气,射向蚕蛊。

蚕蛊得到黑气的滋润后,劲力突增,寸寸拼命回缩,居然将飞龙和尚的手臂拉得弯了过来,缩短了尺多!

飞龙和尚也全神贯注,功运双臂,不让蚕蛊再往回缩,于是两个人就在这一对蚕蛊身上互拼功力起来。

双方都是紧张万分。

飞龙和尚吃亏在功分四处,只要有一处放松,蛊毒即将闪侵失去抗力而为蚕蛊所吸食。

金花圣母则因本命神蛊受困,照目前的局势看,已是无望,除非杀死对方,才能将神蛊收回。

反之如果蛊蚕为对方扯断,则不但本身立刻流血而死,元神也将随本命神蛊而溃散,因此拼命以本身玄阴真气注入蛊蚕身上,以期能一举而制敌。

两个人都把毕生修为运到十足。

飞龙和尚虽然修为较深,却功力要分散在四处,身上被咬的地方要运气御毒,手上要运动拉住蚕身。

只要稍稍松一下,蚕身所受金花圣母的玄阴真气为助,攻力突增,蛊毒就会冲破护身真气,而深入体内。

双方剑拔弩张,僵持成为不了之局,都不敢有一点放松!

两个人都累得满头汗水。

管玄英微微一笑,扬手射出一道银丝,卷住了飞龙和尚的如意金杖,飞快地往自己面前卷去。

谁都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混水摸鱼而取利,飞龙和尚眼看看护身至宝被夺,却是一无办法。

银丝卷住金杖,已经飞了起来。

史剑英陡地大喝一声,脱手掷出紫电神剑,飞快地射向银丝,一切而断,金杖仍然堕向地面之上。

管支英以为神器已然到手,没想到会被史剑英半途截下。

她知道此举有欠光明,极难对人解释,干脆倒打一钯,厉声喝道:“小辈,你竟然敢掠夺法师神器!”

史剑英收回神剧,冷笑道:“管玄英,我只是阻止你从中渔利,宝杖仍在原处,我可没有掠夺之心,倒是你该惭愧自己的行为!”

管玄英厚起脸皮道:“胡说,我是因为宝物放在地上,飞龙法师无力兼顾,怕你们混水摸鱼抢了去,才取来代为保管而已,飞龙法师是我的朋友,我会要他的东西吗?”

史剑英冷笑道:“要不要你自己心里明白,我跟飞龙和尚在决斗的时候,是你唆使金花妖妇出手偷袭,而且连飞龙和尚也包括在内,你这种待友之道可真够热心了!”

管玄英为之语塞,恼羞成怒,厉声喝道:“无知小辈,信口雌黄,居然辱及本仙娘,饶你不得。”

弹指射出一缕青光,直向史剑英射去!

史剑英忙发剑相格。

那缕青光忽地回转,竟朝乘龙和尚射去。

而史剑英的紫电神剑也跟着追了过去,青光快到飞龙和尚面前时,一闪而逝,而紫电神剑却被诱向飞龙和尚的头间射去。

管玄英冷笑道:“小辈,这次你又趁机偷袭,该没有话说了。”

紫电神剑距飞龙和尚颈间不过寸许。

在这种情况下,就是收发由心的飞剑也难以收回了,何况史剑英还末能将神剑练得能运用自如。

所以管玄英发出一道虚形,诱使史剑英出手,不但要造成史剑英偷袭的事实,同时还有一个更大的阴谋。

飞龙和尚以纯阳之体,练就了阳刚真火,而金花圣母则是纯阴之体,施发的玄阴真气也到了极数。

紫电神剑如果于此时介入,不但能斩却飞龙和尚,也可以伤及那两条金花蚕蛊。

阴阳二气骤失凭依,必将造成一股绝大的冲击,使紫电神剑与史剑英之间的灵气感应受到阻截。

她不但能趁机取得如意金杖,还可以把紫电剑也顺手夺得。

所以喝完那一声后,身形一晃,如电闪般地往飞龙和尚身前掠来,她必须争取时间,所以看也不看,伸手就朝地下的如意金杖抓去。

谁知手才伸出,那枝金杖竟自动地滑出丈许,使她抓了个空。她不禁微微一怔,抬头一看,那枝金杖又飘向了飞龙和尚,彷佛也具有灵性了。

飞龙和尚在剑光临体的霎那,已经闭目待死!

他集中全力,贯注于元神之中,只希望在身首异处的霎那间,尽快遁出元神,以免为那条金花蚕蛊所追噬。

可是剑并没有刺过来,当他感到全身凉意时,耳边听见有人轻声叫道:“和尚,快接住。”

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那根禅杖已飞到面前,这是他使用多年的防身武器,而且也看见了管玄英扑来的身形。

他更知道管玄英过来的用意何在,出乎本能的松开双手,接住了禅杖,挥杖大吼道:“贼婆娘,你想趁火打劫。”

“呼”的一枚,就朝管玄英砸去。

他是个浑人,毕生修为都倾注在肉身之中,虽然练成了元神,但也仅是保持住精气未散,法力多半丧失。

但是他的肉身却具有无上的威力,尤其是手中的如意金杖为佛门降魔至宝,被挨上一下,至少也要打去百年的修为。

管玄英大惊失色,连忙闪身躲开,但是两点金光却从她的迎面袭至,距离既近,来势又速,躲避已是不及。

她只好以九转玄功,遁出元神,舍却一个化身,让那两点金光击中。

她元神立刻又凝为真身,定神一看,那雨点金光竟是金花圣母的金花蚕蛊,钉在她的化身上拼命吮吸。

飞龙和尚也怔住了!

他松手后接杖攻向管玄英,已经忘却了两条蚕蛊还在他身上的事,因此更不知道这两条蛊蚕何以会转向去攻击管玄英了。

金花圣母这时才把身子翻正过来!

可是她已经累得满身是汗,连穿衣都没有力气了。

管玄英飞身回阵,立刻怒问道:“金花道友,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朝我出手了?”

金花圣母调息片刻,从衣服中取出一颗丸葯,丢入口中后,才一边披衣,一面道:“老身也不知道,刚才那两条孽畜忽地不受节制,与我的真气阻断了。”

管玄英一怔道:“道友,你的本命神蛊会被人切断真气,那似乎是很难使人相信的事。”

金花圣母道:“不错,老身自己都不相信,老身十三岁时投入先师门下开始,就炼成了这一对蚕蛊。

历时二甲子而与元神相会,成为本命神蛊。

至今又是四个甲子了,已是人蛊一体,可是刚才确是有一霎那时间,蛊神与老身真气突然一断。

等老身重新能控制时,那对孽畜已经钉在夫人的化身上了,因此老身的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管玄英仍是难以相信。

鱼玄机道:“夫人,金花道友绝对可信,她如果能骗人,绝不会编出这么一个连自己都难以相信的理由来。”

管玄英冷笑道:“因为任何理由她都无法自圆其说,只有这个理由她不必解释。”

金花圣母不禁愠然道:“夫人是否怀疑老身?”

管玄笑道:“不错,因为你如果制住了我,就可以取得飞龙和尚的那一枝如意法轮金杖了。那根东西是你们魔教的克星,只有一杖在手,九大魔教都可以在你控制之下了。”

金花圣母怒道:“夫人未免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了,老身没有这个野心,再说老身也没把那个禅杖看成宝贝,飞龙贼秃虽然持有此杖,老身还不是照样跟他拼命。”

管玄英冷冷地道:“那是因为他不懂得使用,如果在你手里,效用就不同了。”

金花圣母怒道:“老身习的是魔教法录,那种佛门利器在老身手中根本就如同废物。倒是夫人的用心有点难以令人明白,你心心念念想将如意法轮金杖夺过去,是否准备将我们魔教一举镇服呢?”

管玄英冷笑道:“我用不着,你们九大魔教已经在碧瑶宫的控制之下,有没有那枝法杖都是一样。”

金花圣母道:“夫人,我们只是受贤伉俪之邀,前来参加小西天龙华会的,可没有投身于碧瑶宫下。”

管玄英哼了一声道:“金花,你想得太美了,凭你们这种身分,还想成为我碧瑶宫中的贵宾不成,邀你们前来,只是为了给你们一个面子,实际上你们已是本宫部属。”

金花圣母一怔,翻眼道:“管玄英,你说什么?”

管玄笑道:“我说的什么你难道还不明白?”

金花圣母已经脸泛怒色,另外有三四个人也都离队而出,站在金花圣母身边,显然他们都是魔教中人。

管玄英冷冷地看了一眼道:“烈火、玄阴、赤身、灵巫,你们四个人敢是不服气我的话?”

烈火祖师华清风厉声道:“管玄英,我们都是一教之宗,为了你们夫妇盛意相遨,才前来捧个场,可不是来给你们当奴才的,你最好放明白点。”

管玄英冷冷地道:“华老儿,你想抗命不成?”

华清风怒吼道:“放屁,抗谁的命?”

管玄英一笑道:“很好,华老儿,希望你一直硬得起来。”

华清风叫道:“管玄英,我们的法力修为虽然不如你,但还不是任人驱策之辈,话不投机,此地也不必再留,各位道友,咱们走。”

他招呼了另外四个人,转身慾行。管玄英冷冷地道:“谁敢走,只要有人敢离此一步,我就要他好看。”

华清风冷笑道:“管玄英,你们现在已经强敌压境,最好不要找自己的麻烦,再树强敌。”

管玄英冷冷地道:“你们也配称强敌两个字?”

华清风道:“管支英,你不要欺人太甚,魔教的人虽然拼不过你,但是也足够叫你脱层皮的。”

管玄英神色一沉道:“华老儿,谁脱谁的皮你马上就知道了,三弟,你请出来。”

宫后闪出一个面目俊秀的白衣青年,步履很沉稳,手中还摇着一柄折扇,神情潇洒。他来到宫前,皱皱眉道:“大姊,什么事?”

管玄英用手一指道:“这几个人想拔腿开溜了,而且言辞之中对我很无礼,我请你来管一管。”

那青年看看烈火祖师等五个人,淡然道:“列位少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