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12节

作者:司马紫烟

阴若花也形若疯狂,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使得身外暗红光幕更为强烈,挡住了六朵绿焰,相持不下。

司空湛道:“东方未明,你以九子魔焰来对付本教中人,老夫可不能坐视了,九子魔焰已经被我收来了三朵,你如果不赶快撤回,老夫可要完全收过来了。”

东方未明冷冷地道:“司空老贼,你有本事不妨试试看。”

司空湛再度施出玉莲心灯,那朵白色的莲花,菡苞盛放,将那六朵绿焰如寒萤投穴,一起吸入莲蕊之中。

东方未明大喝一声,脱手将令牌掷起,牌上的鬼头突然离牌飞出,碧目炯炯,獠牙突张,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鬼啸。

啸声才歇,司空湛的玉莲心灯波的一声爆烈开来。

九朵绿焰由莲蕊中脱困而出,变成了九颗大小如拳的骷髅,围成了一圈,包在鬼头之外,然后各喷出一道碧绿的光焰,将司空湛与阴若花都围在碧焰之中。

司空湛大吃一惊,连忙也运起血魂煞气护体,然而那九道碧焰也凝成了一体,紧紧地包围住二人。

东方未明大笑道:“司空湛,你太大意了,既然知道令上发出的为丸子魔焰,就该想到九子魔母的本命神魔也一定附在令牌之上,你收去了她的儿子,她肯放过你吗?”

司空湛与阴若花已无法说话,拼命运功抗御魔焰的压力,可是九子魔得魔母精气所滋润,戾气大盛,合力施为之下,那两人的护体光幕越缩越小。

史剑英见状大是焦灼,连忙向古月真人道:“师父,我们快设法为司空老伯解围脱困才是。”

古月真人摇头一叹道:“如果有办法,为师早就出手了。”

史剑英道:“师父,您所习的玄门降魔真诀,难道破不了这种魔法吗?”

古月真人道:“九子魔母是修罗门中最凶戾的魔神,为师如与觉岸大师联合出手,全力施为下,或许能破之。”

史剑英道:“那就请二位老人家施为一下吧。”

觉岸上人叹道:“老衲与真人各以全力,施展本门心法,是可以将魔母魔子一起除去,可是对方为修为久年的魔神,抗拒之力必强,吾等全力施为之下,势难兼顾,司空教主与阴若花恐怕也难免受到波及了。”

史剑英闻言一怔,他知道觉岸上人与师父必须要施出释道二门的降魔大法,才能毁得了这修罗九子魔焰。

而司空湛与阴若花都是出身魔教,恐怕也抗受不住。

谢瑜这时插口道:“没关系,司空伯父曾受佛门高僧无垢上人渡化,兼通佛学,上人的降魔大法他抗受得了的。”

史剑英道:“司空老伯能受,阴若花却受不了。”

谢瑜道:“那只好不管了,总不能为了阴若花而牺牲了司空伯伯呀!”

史剑英看了她一眼道:“瑜妹,不可以这么说,更不能这么想,司空伯伯是为了阴若花而受困的,如果救出了司空伯伯而毁了阴若花,别说司空伯伯不答应,我们也做不出这种事。”

骑鲸客也沉声叱道:“瑜儿,吾辈既以行道为己任,就该大公无私,你父母当年为了卫护司空教主,不惜以性命赴之,这才是道义精神,你简直不配做他们的女儿。”

谢瑜被说得满脸通红,低头不敢再做声了。这时绿焰更盛,把司空湛与阴若花的护身光幕压得只剩一尺大小了。

东方未明哈哈大笑道:“司空湛、阴若花,九子魔母齐施,威力之钜,岂是你等所能抵御的。

如果你们有归顺之心,现在还来得及,等到魔焰及身,阴魔附体,本座也无法撤回,你们就会坠入永劫不复之境了。”

阴若花的脸上虽现怖色,但看看司空湛神容平静,根本不作理会,遂也平静了下来。

史剑英把龙君儿叫到身边,低声道:“君儿,必要时我们只得双剑合璧来为司空伯伯解围了。

你准备一下,等出手时,你斩九子,我斩魔母,同时施为,使他们无法兼顾支援,务须一举得手。”

龙君儿凝重地点点头!

而飞龙和尚卸跑到他们身边来了道:“小友,和尚欠你两次人情了,你要我怎么还法?”

史剑英淡淡地道:“大和尚不必挂齿,听说你最讨厌在交手时有人帮你的忙,只要你不见怪在下就于愿已足。”

飞龙和尚笑道:“你真把和尚当作不知好歹的人了,和尚虽有那个规矩,但要看情形,有时和尚明明自己解决得了,偏偏有人多事,和尚当然生气。

但你小友是在和尚敌对的立场上,两次济和尚于危难,和尚非常感激,因此想好好报答你一下。”

史剑英急于凝神运气,以备作出手一击,因此道:“大和尚,那等以后再说吧,现在我急着要为司空老伯解围。”

飞龙和尚笑道:“小友,和尚就是为这个来的,洒家知道你想以那枝神剑去斩魔救人,告诉你,那是行不通的。

修罗魔令为魔教重宝,九子魔母更是魔数中第一凶神恶煞,你的神剑确有伏魔之威,但仍然奈何不了它的。”

史剑英道:“我们有两枝剑,双剑合璧就行了。”

飞龙和尚道:“什么?你是说青霜剑在你们手中!那就太好了,只要酒家再加配合,必然能叫东方未明那小子措手不及,吃个大亏。”

史剑英闻言心中一动道:“大和尚有何指教?”

飞龙和尚笑道:“你们双剑合璧,最多只能对付魔母与九子,但修罗魔令在东方未明手中,他可以用本身精血注于令牌上,加重威力,一时仍难奏功,现在我们分三面施为,就可以一举成功了。”

史剑英道:“大和尚要如何分配法呢?”

飞龙和尚道:“除魔的事由和尚来办吧,小友以紫电神剑去攻击东方未明,使他无法兼顾。

和尚先把九子天魔收拾之后,那小子情急之下,必然会发出令牌,那时候你们迅速运用青霜剑斩碎令牌,大事就定矣。”

史剑英道:“那就麻烦大和尚了。”

飞龙和尚笑道:“没什么,酒家最怕欠人情,这次一举救出两个人,就还了你两次人情,以后各不相欠。酒家这就行动,小友也跟着配合吧!”

说完一弯身,直扑而上,手中的如意法轮金杖上宝光突盛,呼的一声,击向空中的魔母。

佛门降魔宝杖,果然威力非常!

魔母被击得一声厉嗥,弹飞三匹丈,那九子天魔立失依据,啾啾怒啸中,纷纷朝飞龙和尚咬来。

飞龙和尚摇身一晃,躯干暴涨,竟然成了一尊高达四五丈的无量法身,而他手中的如意金轮法杖也随着伸展。

金光一圈,把九子天魔所化的九枚骷髅,牢牢地套在杖端九枚金环之内。

魔母见魔子被制,又惊又怒,再发一声厉嗥,呼地一声飞来,张开大口,也向飞龙和尚咬到。

飞龙和尚一擎杖法,杖端再度升出一枝带茎的金色莲花,挡住了魔母。

魔母悍然不惧,张口一吸,将金莲吸入口中,獠牙几番咀动,竟把那朵佛门至宝─普渡金莲吞了下去。

飞龙和尚哈哈大笑道:“孽障,你这下可上当了,还不乖乖俯首就擒。”

法杖高举,杖端射出十几道金线,向魔母缚去,魔母见状慾遁,但那十几道金线飞快地追上去。

同时由魔母的口中也冒出了十几道金线,与杖上的金线相连,立刻将魔母往杖上拖过来。

魔母拼命挣扎,碧目中凶光暴射,口中怒啸连连,被套在环中的九子天魔也都怒啸连连,拼命想脱困而出。

可是飞龙和尚端立不动,双手持紧法杖,伫立如泰岳,一动不动。

东方未明见状大惊,厉叱一声,正待出手;史剑英也叫道:“妖人休得猖狂,从速授首。”

喝声中身剑合一,一道紫色光华,扑向东方未明。

降魔神剑,威力非凡!

东方未明不敢怠慢,袖中突出一柄红色小刀,迎向紫光,赫然是修罗门中另一镇教重宝化血神刀,与紫电剑威力不相上下,战成一团。

不过如此一耽搁,魔母已被金线拉扯到杖端,牢牢地扣住在上面。

飞龙和尚大声喝道:“莲心苦,莲丝长,莲花座上佛光扬,莲丝为索,拯苦海之幽魂,莲心即佛心,引迷途之羔羊。孽畜,尔等罪孽深重,倘犹不知悔改,莫非愿意永沦苦海,从速!从速!关头是岸!”

杖上金光大盛,一母九子,渐为金光所染,绿色慢慢消褪。

东方未明见状大惊,苦为紫电神剑所困,无法脱身施法拯援,情急之下,将修罗魔令脱手发起。

牌上碧光四射,照在魔母及九子天魔上面,使它们刚才消褪的碧绿色又强烈起来,而且一一精神突增,似将脱困而出。

龙君儿清叱一声,青霜神剑也脱鞘而出,矢如游龙,迎向碧光绕了几绕,忽地一收一纹。

碧光如万点流星,纷纷下坠,飞龙和尚大声喝道:“魔根已断,魔障已除,孽畜,还不回归根本,重现法相。”

金光跟看再复大盛,杖端的魔母已寂然不动,九子天魔也一个个地沉凝与金光化为一体

飞龙和尚收了无量法身,回归本相。

他笑嘻嘻地朝史剑英与龙君儿合什一拜道:“多谢小友与女侠之助,使和尚能完成功果,重返只园,本应助诸君共荡魔氛,奈为法令所拘,各有因缘,不敢多事以增诸君之优,和尚去了。”

又一恭身作礼,然后化为一道金光。

金光中显出一个怒肩碧目的金身罗汉法相,手执金轮法杖,杖上的鬼头魔母与九子天魔,也都成为金色,与金杖合为一体,冉冉升空而去。

东方未明见状大喝道:“秃贼,还我神魔来。”

拼着舍却一个三尸化身,挨了紫电剑一斩,化血神刀带着一缕血光,直追而上。

空中的飞龙和尚手举金杖,拦着血光一击,叮然声中,血光四散,一柄化血神刀,碎成无数血雨。

飞龙和尚袍袖一展,将万点血雨收入袖中,哈哈大笑,踏云而去,很快地隐入碧空消散不见了。

东方未明堕落地上,脸色又急又怒,空自跳脚大骂,但飞龙和尚已经消逝了。

觉岸上人双手合什,口中直念:“阿弥陀佛”!

龙君儿却噘着嘴道:“这个和尚真不够意思,我们帮了他的忙,他却抽腿走了。”

觉岸上人笑道:“龙姑娘不必抱怨,老衲已经知道他的来历了。他原是只果园中长老,经佛祖点化后,升为座前护法金身罗汉。

那法轮金杖上的魔母与九子天魔,原是西天一批凶神恶煞,为他收服后,镇于法杖之上

他天性好杀,佛祖叫他在灵鹫峰下以佛法渡化这一母九子,共登正果,即将成功时,适有怒目金刚来访。

两人酣饮至醉,不慎使魔神逃脱,佛祖降怒,将他贬下天界,要他收回这十名凶神后才能重返天界,且不准诸神为助。”

龙君儿道:“佛祖不助,他就找我们帮忙,我们帮了他这个大忙,他却拔腿一溜,人不够意思了。”

觉岸上人笑道:“佛门最重因果,佛门虽广,佛条森严,他在复命证果之前,为佛条所拘,是不便多管闲事。

你们帮了他的忙,总会有结果的。

如果是你们从前欠他的,今日便了此一段因缘,如果是他欠你们的,总有偿还之时,不在今日,必在未来。”

史剑英却笑笑道:“君儿,算了,不要这么小气,我们帮了他的忙,他也帮了我们的忙,把司空伯伯救了出来,已经算还我们的情了,何必还斤斤计较呢!”

龙君儿笑道:“我也不是小气,只是觉得他不该在这个时候抽腿一走,太不讲道义了。”

史剑英道:“吾辈行道除姦,原是求学有所用,心之所安。施人勿念,受施勿忘,这才是侠义胸怀。

何必去管他呢?假如他真要报答我们而不在此时,也一定有他的原因,锦上添花,何如雪中送炭,此刻我们并不需要帮助呀。”

龙君儿这才嫣然一笑道:“好!剑哥,都听你的,这是我父母之命,他们要我跟看你,就因为我懂得太少,要我跟你多学学,你的话一定不会错的。”

司空湛收了护身血气,吁了一口气道:“老弟,龙姑娘,谢谢你们了。”

龙君儿忙道:“司空伯伯,您别客气,刚才我是说着好玩的,我们同仇敌忾,守望相助是应该的,要说什么呢?”

司空湛笑道:“别的事老朽不客气,这件事却一定要谢,因为这是我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