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13节

作者:司马紫烟

你们分明早知厉害,想抢了我这只盒子而去,像你们这种凶神恶煞,怎会有感恩图报之心,但现在你们却必须死心塌地的跟看我了。”

轩辕金轻叹一声道:“主母心智俱都高人一等,我们弟兄只有永为裙下之臣了。”

管玄英一笑道:“除非你们愿意自寻灭亡,否则只好乖乖的,我动念之间,就可以叫你们形神俱灭。”

鱼玄机道:“夫人,现在可以叫他们回到本位,我要重施玄冰寒阵来对付敌人了。”

管玄笑道:“现在可不行了,他们已是血肉之躯,而且形神无法分开,怎么还能回到幡上去呢!”

鱼玄机一怔道:“那这支冰魔幡不是没用了吗?”

管支英笑了笑道:“用处是有的,他们可以帮你另外找五个魅煞,驱魂幡上,这支冰魔幡就可以重新施为了。”

鱼玄机道:“可是不会有原来的威力了。”

管玄笑道:“有了他们五个护卫,还要玄冰魔阵干吗?你留着吧,等他们帮你把魔幡再度祭炼成功时,你可以多一件法宝,目前还是收起来吧。”

鱼玄机愠然道:“夫人,你算计东方未明,原来只是为自己,完全忘记了我们的雄图了……”

管玄英笑笑道:“没有忘,可是我发现你太差劲,到现在为止,损兵折将,十三奇的汗毛都没动一根。

靠你来组这个龙华会,永远也不会成功的。

会期未到,被人家一连杀死几个门人,擒走镇宫焰龙,夺去了重宝,甚至于连门楼都被人毁了,我不得不自己多当点心。”

鱼玄机当众被妻子抢白了一顿,顿感脸上无光,愠然地道:“夫人,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你也在宫里,丢人现眼,你一样有份。”

管玄英淡淡地道:“不错,我也有份,但是你别忘了,碧瑶宫的主人是你,大部分的责任该你来负。”

鱼玄机更为愤怒地道:“那你就不要管好了,看我有没有办法把他们都摆平下来。”

管玄英一笑道:“这是你说的。”

鱼玄机怒道:“不错,是我说的,你现身出来之后,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损了一个绿袍道人,气跑一个飞龙和尚,激走了四位魔教教主。”

管玄英笑道:“这些人都是你拉来的,根本就靠不住。”

鱼玄机道:“你如果不算计他们,他们会走吗?”

管玄笑道:“好,那我就不管了,看你能不能把这些敌人击退,等你不行的时候,我再来伸手好了。”

语毕朝身后的那些人道:“诸位道友,欢饮未已,就被外子大惊小怪地吵了出来,扰了诸位的酒兴,妾身深以为歉,小丑跳梁,不足为虑,我们还是继续喝酒去吧。”

她一挥手,扶辇的童子立刻把辇车调了个头,连同那些人,带着轩辕五魅,转身回到宫里去了。

鱼玄机叫道:“夫人,你怎么把人都带走了?”

管玄英笑笑道:“列位道友是我邀请来作客的,可不是来帮你打架的,这是你做主人的事,怎么能麻烦人家?”

话说完,人也隐入宫门内不见了。

外面只剩下鱼玄机孤伶伶一个人,不禁目瞪口呆。

司空湛一笑道:“鱼玄机,看来你这个岛主也只是徒有其名,真正掌实权的还是你的老婆。”

鱼玄机低头不语。

司空湛又道:“就算你们这个龙华会真组了起来,群仙之尊也轮不到你,你还拼个什么劲?”

鱼玄机一叹道:“没想到这个恶妇如此无情,一切主意都是她出的,到头来全推到我头上来了。把我的朋友玩的坑、害的害了,她居然摔手不管了。”

司空湛问道:“那些人都是令正邀来的吗?”

鱼玄机道:“是的,我约来的帮手,最有力的就是绿袍、飞龙、万妖门主向氏父女与东方未明,结果一个个或去或死,连东方未明也被算计去了,她根本是在利用我……”

司空湛哈哈一笑道:“你现在尝到被人家侵占吞并的悲哀了,当年你施之于人的时候*你怎么不替人想一想?”

鱼玄机脸现痛苦之色道:“司空湛,你在这一段时间内应该可以看得出,我是什么样的处境,也应该明白。

当年那些巧取咐夺的行为,是否出之我的本意,我一直就在她的驱策下行动,何尝有一点自主之权。”

司空湛道:“可是无心岛主与碧瑶宫主都是以你为名,以前一些修道人过访,都是你在作主。”

鱼玄机面现痛苦之色道:“这正是她用心恶毒之处,她让我对外主理一切,把那些罪行都让我担负起来。

谁知道她在无人之处,对我是什么态度,掠夺得来的宝物,好的全归她,剩下那些不足一取的才轮到我。

最近她的羽翼已足,而且无心岛的行迳也招恨太多,她又想牺牲我作为替罪的羔羊了,刚才对我不假辞色的样子,你们不是看不出,难道还要我多说吗?”

司空湛不禁对他深表同情,轻叹一声道:“早些年大家对你们合藉双修,都十分羡慕,想不到你们竟是貌合神离……”

鱼玄机哼了一声道:“合藉双修,讲究的是时财缘占情道福,我们那一样合式的齐大非耦。

在修为法力上,她都胜我多倍,根本上她是在愚弄利用我而已,起初不知道她的用心,我还勉强忍受。

后来知道她的用心后,我已经无力自拔。

因为我树敌太多,大部分都是我出头的,离开了她,我将无安身之处,好不容易找了几个后援,却又被她一个个算计去了。”

司空湛道:“你告诉我们这些是不是想要我们替你出一口气呢?”

鱼玄机道:“一个男人向外人求助来对付自己的老婆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我也不会这么没出息。

现在我求之于各位的,只是一个事实真相。

希望你们了解我只是一个受愚的傀儡,被利用的工具而已,因为只有你们目睹耳闻,如果告诉别人,恐怕很难会有人相信。”

司空湛道:“现在我们也很难相信。”

鱼玄机怫然道:“我也不期望你们的相信,鱼某虽然不才,到底也躲过了三次天劫,修成了散仙之体而得不死之身。我不想再跟你们为敌,但也不至于怕你们,谁要想留下我的,尽管出手好了。”

他背了双手,向外走去。

古月真人忍不住道:“岛主,请暂候一下。”

鱼玄机道:“我已经不是岛主了,阁下不必如此相称。”

古月真人稽首道:“请恕贫道失言,道友苦海觉迷,回头是岸,贫道深以为庆,但管玄英倒行逆施,妄图称尊,残害同道,道友既然身受其害,为什么不进一步帮我们化解此一场钙劫呢?”

鱼玄机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不是她的敌手。”

古月真人道:“那也未必尽然,我们来此之后,已经数度挫其锐锋。”

鱼玄机冷笑道:“那只是帮了她的忙,把我仅有的一点人手都塞到她手中去而已,她自己何尝有半点损失?”

古月真人不禁一怔!

鱼玄机又道:“她表面上是带着人到后宫喝酒去,把我一个人留下退敌,实际上却另有阴谋,她知道我一定不是敌手,要我不敌之后,把你们引进绝阵,以便一举陷住你们。”

古月真人忙问道:“什么绝阵?”

鱼玄机道:“九天璇玑十绝大阵,阵心设于地底,内藏十件广成遗阙得来的魔道至宝,厉害非凡。”

史剑英忙问道:“是不是囚禁向氏父女的地方?”

鱼玄机道:“向飘然置于阵图外层,仅有禁制而已,向妙妙是我邀来的,知道出入之法,所以她可能把消息告诉了她父亲,已经脱困了,但阵法发动后,十绝齐施,就是大罗金仙也难以脱身。”

司空湛道:“那十绝阵是否广成子与截教门人斗法时所遭遇的十绝?”

鱼玄机点点头道:“不错,昔年广成子得十方高人之助,兼有释道两门降魔至宝,才破了那十绝阵法,收得十件魔宝,封存于遗阙之中。

那恶妇修成了九转玄功之后,潜入广成遗阙,得到了十件法宝,重练十绝阵,厉害尤过往昔。”

司空湛笑笑道:“我不去闯它就没关系了。”

鱼玄机道:“所以我才劝你们快走,因为你们根本闯不过,而到达后宫,只有那一道门户,她坚守不出,你们就奈何不了她。”

司空湛道:“我说她怎么那么好说话,连番受挫之后,居然毫不在乎,带人到后面喝酒去了。”

鱼玄机道:“我还有一个忠告,各位离开之后,找个地方躲起来,别让她找到,最好是往西方一行。

找到魔教鸩罗摩什大至尊,等他功成出关,告诉他东方未明被杀身死,跟他会合一起前来,或者还可一拼。”

骄鲸客立刻反对道:“这是我们的事,何必求助于人?”

鱼玄机道:“十绝魔宝原出于魔教,虽然失传多年,但魔教遗典中,或有破解之法,如果不跟魔教联合,你们绝对不是敌手,何必自己送死呢?”

司空湛又问道:“你叫我们远远躲开她又是什么意思?”

鱼玄机道:“她虽然练成了十绝阵,但目前只能固定一地,现在正在继绩排练,选十个人各操一门,等练成之后就可以灵活运用,随地布阵了。”

司空湛问道:“要多久才能练成?”

鱼玄机道:“不久,十天就够了。”

司空湛笑道:“这些魔教至宝落在你们手中多年了,为什么早不排演,要等到现在呢?”

鱼玄机道:“第一是人没选齐,第二是她为人多疑,不敢把法宝遽然传人,怕人家见宝起意。

现在她有了五个寒煞护法,就可以放心操演阵式,不怕人暗算了。她心心念念算计东方未明,就是打这个主意。”

古月真人道:“如果她练成了十绝大阵,随处都可布阵,倒真是麻烦事,我们一定要设一法阻扰此事。”

鱼玄机道:“没办法,你们通不过璇玑阵的。”

古月真人诚恳的道:“道儿熟悉门户,是否能相助一二?”

鱼玄机道:“是帮助你们通过璇玑阵还是帮你们去对付她,如果只为通过璇玑阵,我还可以略尽棉薄,如果是对付她,我就要慎重考虑了。”

古月真人道:“只要能通过了璇玑阵,我们就可以凭仗所学,与群邪一拼,不敢奢望道兄过多。”

鱼玄机道:“那很简单,我这儿有布阵图版一则,各位遵照图上指定的途径而行,不去触动十绝布置,就可以通过直达后宫了。

不过话要说在前面,那是指无人控制的情况而言,如果有人在里面控制,及时施为,引发十绝,这张图就管不了用。”

说看在袖中取出一个小纸卷抛了过来。

古月真人接在手中看了一下道:“阵中是否有人控制呢?”

鱼玄机道:“可能不会有,因为会发动埋伏的人,只有我与管玄英那恶妇二人,她很小心,唯恐被人学了去倒戈相向。

不过,现在很难说了,她当众给我难堪,自然也想到我可能会对她不满而自己在阵中施为……”

骑鲸客道:“阁下如果真心希望我们能够除去她,就稍尽一点力,相信就可以瞒过她了……”

鱼玄机道:“怎样尽力呢?”

骑鲸客道:“阁下可以跟我们先行交手,伪作不敌,在前逃逸,我们随后急进,即使她在阵中,以为阁下是在诱我们入阵,自然乐得在一旁看戏,阁下到了阵中却不发动,迅速脱出阵去,不就行了吗?”

鱼玄机道:“也许行,但如果她一狠心,连我也计算在内,那就惨了。她对你们的情况不熟悉,你们还可以支持一阵,我的虚实她摸得清清楚楚,一出手就能把我制于死地。”

骄鲸客笑道:“阁下已失去了被利用的价值,她迟早都会找上你的,只有这个机会可以一试,否则阁下又能躲得过几天呢?”

鱼玄机不禁脸色一动,沉吟不语!

骑鲸客又道:“而且我们有着几样降魔至宝,纵然身陷十绝阵,也足可抵挡而待后援,跟我们在一起是绝对安全的。”

鱼玄机道:“降魔至宝能破十绝埋伏者不多。”

龙君儿道:“我们有紫电、青霜两支神剑,双剑合璧,威力至钜,还怕她吗?何况我的父母就在不远处修真,他们虽然不肯介入杀孽,但我们有了危险,他们绝不会坐视。”

鱼玄机道:“紫电、青霜二剑为昔年破十绝的主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