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14节

作者:司马紫烟

司空湛顿足一叹道:“想不到这魔头将三尸元神也练到了身外化身之境界,还是给他跑掉了。”

紫电、青霜雌雄双剑在绞碎鱼玄机的法身后,又自动飞追上去,斩杀了两条虚影。

但是最后的一条人影,遁入一个洞口立定,伸手连招,那些绞碎的血肉红雾如流云归窍,飞投过去了仍然凝聚成一个鱼玄机。

他脸现狞笑道:“你们好毒的手段,但是能奈何我吗?”

史剑英还要指挥紫电剑追下去。

龙君儿道:“剑哥,没有用了,他刚好逃入了生门,而且把门户关闭了,虽然可以看得见他,但无法接触到他了。”

史剑英不相信,仍然指挥剑光攻去,果然剑光只在洞口前游移,似为一重无形的幕惟拦阻,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鱼玄机得意她笑道:“再过半柱香的时间,晟日神光入透,金光阵就发动了,你们等死吧。”

火鸦童子叹道:“还是让我投身九幽冥罗之上,先挡过这一阵再说吧,阴教主,请你准备一下。”

古月真人忙道:“那如何使得,这是贫道轻信姦言之过,理应由贫道来担负此一过失。”

火鸦童子苦笑道:“老道士,这不是争谁先谁后的事,更不是评论谁的责任的时候,而是我担任这个工作受损最轻。

只要有诸位相助,我天山洞府中藏有凝魄神胶,再去南海神水宫中天姥处求得天一真水,很快就可以修复成原形的,你又何必要毁了自己来抢这个差使干呢?”

古月真人一叹道:“道兄为友全义之心,虽然值得钦佩,但挡过了这一阵,还是无法脱困。

贫道修习的是玄门正宗,虽附身阴罗,仍能保持真元不散。

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只要阴教主肯舍弃阴罗,贫道仍可脱困而出,但如何脱出此绝地,道兄修为高深,未来出力之处仍多。”

阴若花道:“九幽阴罗毁去不足惜,但道长是否真的能抗拒阴罗之侵而不伤真元呢?假如不行,还是由火鸦仙长来的好,贱妾与神水天姥交谊不恶,乞水必无问题。”

古月真人道:“贫道自然有相当把握才出此言,时不我待,阴教主快取出阴罗准备施为吧!”

阴若花在身边取出一个黑色的小包,抖开后,竟是一袭漆黑如墨的丝帐,其形如盖,大小如偶像的玩物,另外有一根细如麦管,寸许长的小柱。

她把小柱安好在帐盖的中央,摇了一摇,已经暴涨了几十倍,变成丈许大小,撑了起来道:“这就是九幽阴罗,系妾身集九幽阴气练成。

请真人遁出元神,附于罗顶之上,相助妾身将它撑住,金光一发,必须全神施为,并请以原身与妾身共执此柱。”

古月真人道:“教主如果放心,在贫道元神离窍后,将此柱插在贫道的顶盖神窍之内,当更具神效。”

阴若花道:“那样一来,真人的损耗更钜。”

古月真人笑笑道:“事关多人安危,不能存侥幸万一之想,必须以破斧沉舟之决心,庶几万全。”

阴若花轻叹道:“谨遵真人之嘱,但真人也不必太认真了,神合罗上之后,心与罗合,可以视金光之威而定,只要能挡住金光,照不到人身上就成了。”

古月真人道:“这个贫道会斟酌的,只要撑得住,贫道自然不会徒耗真元,倾注以赴的。”

大家的脸色都很沉重。古月真人已经走到阴若花身退,盘膝趺坐,脸上一片神光透出,法相庄严。

阴若花道:“大家都站隆一点,等阴罗升起时,各以真气把它支住,也可以使真人稍稍省点力。”

于是每个人都站了起来,做好准备。

只有史剑英与龙君儿还是站在外面。

司空湛问道:“你们怎么还不进来?”

史剑英道:“小侄身有紫云神罩,君儿有紫绥仙衣,略可支持片刻,我们在这儿等待机会看看是否能找到日光之源而加以堵塞。”

司空湛道:“这太难了,纵然你们找到了,但身在璇玑阵中,也无法到达光源之处的。”

龙君儿道:“璇玑迷宫变化,我略略懂得一点,总不能放弃这个机会,等试过再说吧。”

司空湛道:“也好,如果你们真能找到了,也可以免得真人作如此大的牺牲。”

大家都摒息等待看。

鱼玄机则脸含狞笑道:“你们别做梦了,我们把金光阵设在璇玑中枢,就是不让人有逃逸的机会。

每天耗掉你们一个人,最多不过半月时光,你们就无人能耗了,不如乖乖的把神剑献出,我可以放过你们。”

史剑英冷冷地道:“你也别做梦,我们宁可全数毕命在此,便宜你老婆,也不会让你占到一点好处,等我们的雌雄双剑落入管玄英手中时,她第一个就会拿你试剑。”

鱼玄机脸上现出一股厉色道:“好,小辈,那你就等看吧,我已经把阵图门户闭塞,生门的控制全在我手上,那恶妇也进不来,你们身上这些东西,迟早是属于我的。”

这时已有一线日光透进,照在那些镜片上,辗转折射,发出无数道像金针般的厉芒。

古月真人道:“快开始了,请教主施为吧!”

阴若花道:“还可以再等一下,目前贱妾尚可支持。”

古月真人道:“迟早总须来的,教主又何必徒耗精神。”

阴若花道:,“不然,真人神附阴罗的时间越短,所受的损耗越少,将来脱困也越方便,那怕能争取到霎那光阴,就多留一分原气。”

日光越进越多,受影的碎镜也越来越多,金针交叉;目力已难逼视,所幸还没有射到他们身上。

因为站在罗下的十三个人,各自运起真气,将阴罗支了起来,成为一口大圆帐了,有几丝金线已经射到罗顶,为阴罗所阻。

那些金光有如实质,将阴罗洒下一层黑色的粉末,阴若花已然抖散了长发,全力凝住雍盖上,使得罗层增厚。

古月真人道:“教主,是时候了。”

阴若花道:“真人可以先把元神离体,妾身到支持不住的时候,自然会向真人求助的。”

正在这时,史剑英道:“我找到光源了。”

龙君儿道:“在那里,我连眼都睁不开,你怎么还能看得见?”

史剑英道:“我服过万载空青灵石仙rǔ,目力能透视九幽,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光源的位置,然后你看看该从那一方面过去堵塞。”

龙君儿把耳朵凑过去。

鱼玄机也十分紧张,不自而然地朝前垮了两步,凝神谛听,想能知道史剑英是否真的看出了光源所在。

那知脚步才动,两道剑光已电闪飞刺而至;正是紫电、青霜神剑。

鱼玄机大急,正想回身转踏天璇!

史剑英笑道:“你上当了,我根本就没看到什么光源,只是逼你离开天璇,让你自己也尝尝金光砭体的滋味。”

青紫两道光华,凝成一道粗如人臂的光束,拉住了鱼玄机,就是不让他回到原位上。

鱼玄机挣扎了一阵,身上已受到了几点金光的侵扰,脸色一厉道:“小畜生,你以为这个方法就能奈何我了,本师只须略变阵势就行了。”。

龙君儿道:“除却天璇方位,他最多将生门转入地玑。剑哥,你把紫电神剑移到右方七寸之处,不让他过去。”

史剑英忙将剑光分开。

鱼玄机袖中突然射出一点光丸,飞向右边空门之中,脚下一移,身子脱出青光之外,哈哈大笑道:“贱婢,你懂得璇玑之学,就该想到璇玑有正反两面,俱可自由运用,而这个阵势却是璇玑之设。”

话才说完,他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身上突然增加了五六道彩色丝索,把他捆得结结实实的!

接着在他身后走出一个少妇与一个老者。这现身的两人正是万妖公主向妙妙与万妖门主向飘然。

向妙妙手中还握着一把彩索连住鱼玄机,含笑道:“鱼玄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得意得太早了。

我们父女就藏身在地玑门内,因为无法察知正逆,不敢轻易行动,所以才跟龙姑娘传音连络,逼你自动启开门户,张网以待。”

史剑英叫道:“向大姊请注意,别叫这老猾头溜走了。”

向飘然笑道:“老弟放心,这是老朽的捆仙索,别说他只修成散仙,就是大罗金仙,捆上了也难脱身。”

此时日光更盛,地窖中已是万道金光乱窜。阴若花叫道:“真人!请注意一下,妾身已支持不住了。”

向飘然叫道:“且慢,鱼玄机已在握中,全真教主暂止舍身救人之义学,把鱼玄机送去填个底吧。”

转手一挥,那几道绳索突然收紧!

鱼玄机的顶门一破,冒出一个尺许高的赤身小人,正是他的元神,但也被五六道彩色丝绳所缚,直往九幽阴罗上移去。

鱼玄机急得大叫道:“等一下,等一下,把右角上的那颗明珠毁掉,就可以封住光源了。”

向飘然道:“先把你送到阴罗上再说,如果你要作怪,遭损的是你自己。”

五色丝绳缚紧了鱼玄机,往阴罗上一合,一团黑色卷起,把鱼玄机裹在里面。

阴若花道:“向门主请收回仙索,妾身好把他跟阴罗结为一体。”

向飘然笑道:“阴教主,这家伙阴险狡诈,反复无常,老朽不知吃他多少亏,上多少当,现在已陉学乖了,拼着这根捆仙索不要,也不能放了他。

等到金光加烈时,他受不住砭神之苦,自然会投身到阴绳上去的,就让他这么顶在那里好了。”

语毕又屈指一挥,一点蓝色光彩对准鱼玄机所说的夜明珠飞去。鱼玄机急叫道:“使不得,快上手。”

可是他叫得太迟,波的一声,明珠已碎!

鱼玄机脸色死灰地道:“完了,那是扩大光源,加强日炙的门户,这一来金光阵势将增强数倍,我们大家都会成为劫灰了。”

向飘然道:“不会,阴教主全力施为,还可以撑得一下,我这个位置是金光不到之处,等把你炼化了,再接引他们过来不迟。”

鱼玄机叹了一口气道:“可是你们永远也出不了此阵,迟早会受到管玄英的控制,那又有什么差别?”

向飘然笑道:“所以你现在还来得及说出光源所在,阻止金光阵的发作,救你自己一命。”

鱼玄机道:“光源已经扩大,堵不住了。”

向飘然笑笑道:“还来得及,刚才我只是施了障眼法,那颗珠子根本就没有碎,现在你说不说实话?”

他挥挥手,那颗珠子仍然好好的嵌在壁间。

鱼玄机吁了一口气道:“左手第七颗最大珠子。”

向飘然道:“这次你再搞鬼,可是自寻死路了。”

屈指再弹,珠碎光敛。鱼玄机道:“现在可以放我下来了,光源已经堵住,我带你们出阵就是了。”

向飘然笑道:“慢来,我们不能相信你,脱阵无须你动手,只要你动口就行了,等出困之后,我再放你不迟。”

鱼玄机道:“那些阵势非我亲自动手不可。”

向飘然一笑道:“没有的事,我被你们困在阵中三年,也摸索得差不多了,只差没找到阵的枢纽而已。

你乖乖的引路,别再捣鬼,因为每一道门户,我都会把你先送上去试验无误后,才会行动的。”

鱼玄机低头无语。

向飘然道:“阴教主,现在你用阴罗把他的元神困住,我这捆仙素在一个时辰后,就能吸去他的七分真元,那时他的元神就将永附罗上成为九幽煞,为你的阴罗主镇了。”

阴若花道:“妾身遵命!”

将手中罗柱一收,阴罗倒卷上去,里住了鱼玄机的元神,变成一个小包。

她再抬手收下,成为一个粽子大小的椭圆形长圆,用原来包阴罗的黑衣包扎紧密。

然后放在身边笑道:“向门主!现在妾身已将他的元神以阴煞网里住,不会再逃走了,请门主施为吧!”

向飘然笑向鱼玄机道:“现在你的形神分置,只有一灵未泯,你只能像个普通凡人一样行动了,因此你乖一点,别再自讨苦吃,说,如何脱阵而出!”

鱼玄机苦着脸道:“我的法力已失,如何还能引路,肉体凡胎,在这阵中根本是寸步难行!”

向飘然道:“破了这个阵你就不会有危险了。”

鱼玄机惊叫道:“那怎么行,这一来管玄英那恶妇还会放过我?到时侯你们又不肯帮我,我岂非仍是死路一条!”

向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