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15节

作者:司马紫烟

莫前辈无影身法为天下一绝,对面不见人,以任何法宝异术都难见其形,杀人于隐形时为之,倒还可说。

而地行叟方九前辈杀人的方法一向是个谜,今天听你说了他地行之秘,才算也知道他杀人之秘。”

史剑英道:“方前辈传我地行术时,没告诉我。”

向妙妙叹道:“老前辈此举别有深意,他早岁杀孽太重,夫妇二人且因此反目,自从参加十三奇之盟后,才稍加收敛。

你也是煞气过重,他不愿你步其后尘,再者你的修为还浅,无法运用入化,怕你泄了秘密,在将来要运此术对付一些巨姦大恶时,对方知道防备。”

史剑英道:“这道理不错,因此向大姊也要口头谨慎一点。”

向妙妙瞪了他一眼,轻喟道:“你放心,我的嘴是最严的,否则我与你前生结恨之事,也不会守秘至今,等你自己去发现了。

你与两位谢家妹子俱已洞悉前情,当年之事,其咎并不完全在我,我如早说了出来,你也不至于仇视我多年,一见面就想要我的命不可了。”

史剑英低头道:“小弟昧于前因,对大姊误会太多,而默默中受大姊的呵护更多,能有今日,亦是拜受大姊之赐,想来更为惭愧。”

龙君儿道:“向大姊,洞悉了你跟剑哥的前因后果,小妹颇为你不平,好在误会冰释,今后欢迎你参加我们。”

向妙妙笑道:“你倒大方得很,也不问问别人高兴吗?”

龙君儿道:“谢家两姊妹都不是气量狭窄的人。”

向妙妙轻叹道:“她们两度转劫,姊姊已经好多了,妹妹还是存着昔年的刚愎之气,将来很可能还会闹出些不愉快的事,君妹,你胸无城府,不拘形迹,以后最好还是当心一点。”

史剑英道:“瑜妹的心眼是小了一点,但我想她不至不顾大体吧,尤其是她饱经忧患之后,应该懂事一点了。”

向妙妙道:“坏就坏在她饱经忧患,而偏又能为太低,处处不如人,难免心生恨愤,因为她是个倔强好胜的人。

像这次她因为玲妹受妖人所制,不顾师令,就跑出来找鱼玄机复仇之举,就是任性所致。

史兄弟,我们虽是两世之交,但前事俱明,也可以说是多年知己了,我说句直率的话,瑜妹将来的转变如何,全靠你的努力了。”

史剑英一怔道:“怎么要算我的努力呢?”

向妙妙笑道:“你若是对她多照顾一点,多关心一点,或许能使她转刚为柔,否则只有把她越激越偏。我是个女人,深知女人的心理,气性高傲的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冷落与歧视。”

史剑英道:“天地良心,我几时歧视过她?”

向妙妙道:“你不会有心的,但无意间就会轻轻忽略了,像这一次你们都入阵涉险,却把她们两姊妹留在外面。”

史剑英道:“那是司空老伯的意思。”

向妙妙笑道:“我只是举个例子,这一次虽然不是你的意思,但她心中的不快则是一定的,如果你坚持要她一起进来,建立她的自尊,她会很感激你的。”

史剑英叹道:“璇玑阵中危险重重,她的修为又浅,带她进来,除了增加她的危险之外,还要累人。”

向妙妙笑道:“问题是她心中的想法,她自己并不在乎生死,只有一种被冷落之感,今天我不在场,否则我一定会拉她一起进来,以后凡是你去的场赶,一定要带着她。”

史剑英默然不语。

龙君儿道:“向大姊,听你这一说,我也有同感,瑜妹受命留下,脸上的确很不自然。后来司空伯伯说留她们在外,是为了受困时,能有人到家父母处求援,她才好过一点。由此看来,我们实在都忽略了,大姊,你以后跟我们在一起,也可以照顾我们一点。”

向妙妙轻轻一叹道:“不,小妹妹,我现在跟史兄弟之间,只有友情而无绮情了,还是保持一点距离。

我这大姊姊对你们的照顾是义不容辞的,只要你们有了困难,我自然会有感应,那怕遥隔万里,我也会赶来的。

平常时我还是离开你们的好,前生所结的误会,就是因我跟史兄弟太接近了,我不想再犯错误。”

龙君儿也不说话了。

这时地府已发出隐隐如闷雷的爆声。

向妙妙道:“我爹与方前辈已经穿透地穴,引发地火了,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要严密戒备,不能有一丝疏忽。”

十三奇中的神州四千已经各驾本命神禽,凌空待命。

灵雕、青鸾、赤鹰都幻化法身,巨翼垂天,各抓了一块巨如轩堂的大石,凌空低翔;银鸽儿还兼带了火鸦童子的火鸦,也是各攫一石,严阵以待。

古月真人与觉岸上人则踞地盘坐,心与神通!

其余骑鲸客、醉仙翁朱牧、青城炼士萧遥、南荒蛇丐陆奇与莫无影也都各按五行方位,座镇一方,与五禽配合呼应,全神贯注。

司空湛与阴若花分左右坚守宫门。

没多久,左边波的一声,地底冒出一道烈焰冲霄而起。

骑鲸客呆在那个方位,连忙扬掌发出一片冰雾,压住桂势不散;青鸾娘子巨翼一展,将爪中的巨石罩在焰锋之上。

古月真人睁目手指,玄门五行神法立见神效。

但见彩云中五位甲胄鲜明的五丁开山力士,各捧住巨石一边,拼力下压,将那一道粗如水桶,炽红如炭的火柱,慢慢地由喷口中压了回去。

五丁力士立刻斧杵齐施,把细缺的小孔裂缝补好。

右边又是火柱冒起,青城炼士与灵雕叟又忙了起来。

一起一落,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

宫门忽开,冲出了管玄英,背后跟着的鱼玄机则神情委顿,在五个貌似东方未明的寒魅化身簇卫中,一脸都是狞色。

管玄英见状怒喝道:“大胆鼠辈,居然毁我灵山胜境。”

司空湛迎了上去道:“管玄英!你看清楚一点,我们是在帮你消除一个祸胎。”

管玄英怒喝道:“胡说,我住的地方要你们来瞎操心。”

向妙妙含笑道:“管玄英,你应该清楚,这地底有一股劫火岩流汹涌奔剩,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的。”

管玄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道:“我自己住的地方我当然明白,这股劫火已经被我控制住了,所以能保持住岛上四季常温,现在被你们这一闹……”

向妙妙沉声道:“你所谓控制,只是仗着璇玑阵中十绝异宝镇住桂源而已,如果你一旦撤走了十绝异宝,火势上冲,整个无心岛立化火海。”

管玄英道:“毁了也是我的地方,与你们何关?”

向妙妙道:“怎么会没有关系?你撤走了十绝异宝,就是要去侵占别人的居处了,我不知道你会向谁下手,总得防你一手。

何况你一旦引发地心劫火,这周围海中亿万生灵,都将受到毁灭,我们不能让你造这个孽,更不能让你仗着十绝阵去害人,所以必须要阻止你。”

管玄英冷冷地道:“你阻止得了吗?”

向妙妙微微一笑道:“鱼玄机必然告诉过你了,紫电青霜,双剑合壁之威力多大,阻止你是没问题了。”

管玄英笑道:“光是拦阻我就行了吗?别忘了我还有这些朋友,他们都对十三奇衔恨已久。”

向妙妙笑道:“我以为今天不会有人帮你。”

管玄英冷笑一声,朝身后道:“各位道友,十三奇为劫火所羁,无力分心,各位要一消往日积恨,正好是机会。”

那些人果然跃跃慾动。

司空湛过来道:“各位最好慎重三思而行,十三奇目前正全力镇压地火,的确无力分神应敌,但是各位现在乘机下手,都占不到便宜。”

一个中年蛾冠道者朗笑道:“司空湛,莫非你还能阻挡得了我们?”

司空湛认得此人是西方青龙岛上练气士琅琊子,微微一笑道:“琅琊仙长何出斯言,仙驾道法高深,敝人不敢言匹。

敝人只请仙驾慎重三思,如果此刻乘隙出手,使十三奇功亏一篑,十三奇最多小受挫折而已。”

琅琊子笑道:“只要能使十三奇铩羽而遁,本师就感到心满意足了,这些年来十三奇假卫道之名,横行宇内,目无余子,也应该受点教训。”

司空湛一笑道:“阁下对十三奇不满,随时都可以找他们理论,却千万不能选在此时此地。

阁下一伸手,十三奇无暇应敌,劫火一发,使无心岛陆沉,管玄英没有栖身之处,那后果又待如何,阁下想到没有?”

琅琊子道:“管仙子总不会怪到我头上来吧?”

司空湛笑笑道,“即使怪不到阁下头上,但要借阁下的毒龙岛栖身,阁下总无法拒绝吧?到那个时候,毒龙岛主若易位,阁下就舒服了。”

琅琊子不禁一怔!

管玄英忙道:“琅琊仙长不要听他诡言挑拨,我央请各位协助,自然不会怪各位的。”

琅琊子想想道:“管仙子,我们与十三奇势成水火,迟早总须一决,但不必落个乘人之危的口实,等他们收功后,再找他们一战好了。”

管玄英急了道:“那时侯就来不及了。”

琅琊子笑道:“碧瑶宫地灵人杰,且已被诸同道公定为重建龙华会之地,毁了实在可惜……”

虽然这是很堂皇的理由,但显然是受了司空湛警告的影响,不如先前那样热切了。

管玄英咬咬牙,叹了一声道:“琅琊道人,也许你见了我们对东方未明的手段而寒了心,有了戒意。

但我们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因为我身上热毒,必须要修罗令上寒魅厉煞为助才能拔毒。

再者东方未明狼子虎心,他不但背叛了修罗魔教而自图称尊,更还有意思席卷东土,把我们都置于臣下。

如果不对付他,等他气候已成,我们就要受制其下,永无出头之日了,愚夫妇与各位是多年至友,相知极深,大家共图大业,怎会对各位不利呢?”

琅琊子笑道:“仙长多心了,贫道等既然响应大举当然全力支持,可是无心岛洞天福地,又经贤伉俪多年经营,规模已具,正是创门立宗最佳根据地,换了任何一处地方也不如此地的好。”

管玄英急了道:“如果没有十绝异宝为助,对我们将来的霸业就没有那么轻松了,趁着现在地火初发,我还来得及下去把十绝异宝抢救出来,再等一下,劫火冲进阵心,异宝全毁,我们凭什么去消灭十三奇呢?”

琅琊子不禁动容!

司空湛道:“十绝恶阵系广成遗阙中最恶毒的邪物,绝对不能由你掌握,琅琊仙长,这十绝阵式,受到威胁的不仅是我们而已。”

管玄英冷笑道:“司空湛,我知道你会有这一说的,好在我事先就跟各位道友把话说明了,十绝阵式,由十位道友分掌,每人控制一阵,并不在我们掌握中。”

语毕又朝琅琊子道:“时间来不及了,我必须入阵去把十绝异宝抢出来,各位如果怕负起毁岛的责任,就由我自己来动手好了,只请各位为我挡一挡这些人。”

龙君儿连忙祭起青霜剑拦阻。

身化一道青虹,直向地底投去!

史剑英却按兵不动!

青霜剑与管玄英化身的青虹在空中纠缠成一团,但劲势显然不敌,慢慢往地面沉去。龙君儿急了道:“剑哥,你也帮我一下忙呀!”

史剑英微笑道:“不急,她用的是声东击西之计,那道青虹只是她的化身而已,原身还在鱼玄机的身边伺机待动,用意虽狡,却瞒不过我这双眼睛的。”,

管玄英的本身果然隐形在鱼玄机之侧,听见了史剑英的话后,立刻现形厉笑道:“史剑英,你这小辈坏了我多少大事,我宁可不要十绝至宝也饶不过你。”

举手一挥,催动了寒魅五煞,一起朝史剑英扑来,史剑英倒是不敢怠慢,连忙挥动紫电神剑迎了上去。

那寒魅五煞虽是积年厉魄,但因为初具人形,修为尚浅,对这种降魔至宝尚存畏忌之心,不敢过于迫近,只是包围在四周,口中嘘出一团团的寒气。

那阵阵寒气是他们精元所蓄,触气成冰。

史剑英的神剑锋芒所及,虽然将寒冰折碎了,但碎冰成珠,慢慢累积起来,竟成了一道冰幕,越聚越多,最后成了一座冰塔,将史剑英整个围在里面。

龙君儿大惊失色,连忙指挥青霜剑来斩冰塔,帮助史剑英脱困。

可是这冰塔为阴气所凝,十分坚固,剑锋扫上去,只削下一片冰屑,厚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