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17节

作者:司马紫烟

向妙妙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九却一本正经的道:“算你有点眼光,今天本来是我们陪三公主小游人间的,形迹既露,可不能再耽下去了,你也不得多向人哓舌,扰吾等游兴。”

店主人忙道:“弟子已经把店中客人都支应出去,就是怕惊扰了仙驾。”

方九笑笑道:“也罢,念尔知道,我们八友中老道与李跛两人专吃白食,我老头子却不惯这般无赖,赏你三个字,足可供你子子孙孙享用百世了。”

他用手一指,剑光飞出,将悬在楼梁上观海楼三个字削掉了,改换成“饮仙楼”三字草书,然后朝三人眨眨眼。

大家都会意了,各驾剑光,破窗而出,一直来到无人之处,才相与落下大笑。

方九最是得意道:“龙姑娘,老头子这一手玩得也不错吧,这下子我们在合浦地方也留下了一段佳话,至少也可以留传个几百年的。”

龙君儿笑道:“方前辈,你说留下三个字,可供他子子孙孙享用百世,这又是怎么说呢?”

方九笑道:“你听过武昌黄鹤楼的传奇没有?那是我们的老友吕洞宾兄在临江的酒楼上。一时贪杯,吃完了没钱付帐,就在墙上昼了一对黄鹤为酬。他走了之后,那对黄鹤遇客人来到时,必然会飞下来衔壶斟酒,仙迹流传,使那家酒楼门庭若市,很发了一笔财。等洞宾重过武昌时,才把那对黄鹤收了去,可是仙迹已传,那座酒楼易名为黄鹤楼,生意依然不衰。今天你初显神迹,引得那些凡夫俗子真把你当成了龙宫公主,我老头子再留下三字真迹,那家酒楼岂不是也会发财了,而且子子孙孙享用不尽。”

龙君儿不禁神往道:“方前辈,你那个姓吕的朋友法力很高呀,他在什么地方?”

方九哈哈大笑道:“我那有那么大的面子,跟海上八仙成了朋友了,他们都是早年得道的真仙,是否真有其人尚不得知,只是民间流传而已。但既然那个店家把我当成了八仙中的张果老,我也就高抬身价跟吕仙称兄道弟了。”

大家又笑了。

向妙妙道:“吕仙的黄鹤斟酒,我们跨鲸而来,小妹又指使夜叉惩恶,方前辈以狂草留字,仙迹频传,说不定当地的人还会建祠以纪呢。”

方九道:“其实黄鹤楼的传说,很可能也是那一位修道者的游戏之作,我们比常人已兼得数倍之寿,也窥得炼气长生之旨,却没有见过什么大罗真仙,难道世上真有八仙不成,无非是好事者托为传说。”

才说完这句话,旁边有人接口道:“孤陋寡闻,尔老儿才得多大气候,居然敢妄论仙业,还敢冒充吾辈,该打。”

跟看该打两个字,方九身子一个踉跄,屁股上挨了一下,不禁大为愤怒,厉声叫道:“是谁在开玩笑?”

空中又有人笑道:“你这点法力,居然还敢妄言仙道,损我仙名应再打!”

方九又挨了一下,恼羞成怒,正准备凝聚全身修为以作一击。向妙妙却笑道:“莫前辈,别开玩笑了。”

方九一怔道:“什么?是莫老婆子。”

向妙妙笑道:“方老,除了莫前辈的无影身法,还有谁能在我们面前不见人影呢。”

方九会过意来,咬牙切齿地道:“难怪我听着那声音有点熟,莫老婆子,你无端打了我老头子两下,如果不给我打回来,老头子一生一世跟你没完。”

莫无影在不远处现身出来,手持一根竹杖,含笑而立。

方九吼了一声,就待冲过去。向妙妙刮拉住了他笑道:“方老!且慢,你先看看那竹杖是谁的?”

方九一看那枝竹杖,杖头上雕着两个背向的人头,不禁怔了一怔。

莫无影笑道:“方老儿!你看看清楚,如果你要是不服气,尽管来找我老婆子算帐好了!我老婆子可是奉令行事,惩你出口不逊?”

方九顿了一顿才道:“莫老婆子,你见过我那浑家了?”

莫无影笑道:“当然见过了,否则那来这枝双头杖!”

“她……她在那里?”

莫无影道:“在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如果你不甘心认罚,就永远别想见到她了!”

方九一怔道:“你说是她要打我的?”

莫无影道:“当然是的,否则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你动手呀,怎么样,你认是不认罚?”

方九想想道:“我不信,红霞为什么要打我?”

莫无影道:“为了你无情无义,君子绝交,尚且不出恶言,何况你们是夫妇。你跟她为一点小事反目,一别百余年。她对你仁至义尽,想尽办法,为你求外援,助你渡过难关完成功德,你却在背后骂她,提起她来,不是贱人就是贼婆于,叫她如何不生气!”

方九哈哈大笑道:“莫老婆子,这一定是你这个好管闲事的乱打不平,我那浑家绝不会……”

因此而生气的。

我们这两口子跟别人不同,我对她喊得越难听,越表示情爱之笃,她应该清楚的,我方

九口中的贱人与贼婆子从不对别人使用。

像你莫老婆子,不管如何开罪我,我也不会用这个骂你。

不过你打我这两下,我也不记恨你,如果这是出于我那浑家之意,正表示她已原谅我了

“她在那里?”

莫无影笑道:“世上真有你们这对活宝,我老婆子只好认输了。你快去吧!我老婆子算是多事,还怕你们不好意思,把她给拖了来,想为你们调解一下,看来真是多事了!”

她把手中的竹杖往上一抛,竹杖化为一道青虹,向前射去!

方九怪啸一声,跟看追去。

向妙妙笑问道:“莫前辈,你真的把易前辈给找来了!”

莫无影道:“是各位道友的意思,怕他们老脸拖不下来,托老婆子做个调人,所以我到红霞姊那儿把她给拖了出来,看来大家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龙君儿笑道:“莫前辈!您是来作调人的,可是您却在中间掀波作浪,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莫无影笑道:“我说起方老儿在背后骂她,红霞姊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我觉得她太好说话了,应该给方老儿小加惩罚。红霞姊把她的竹杖给我,叫我见面就给他两下。我还怕会惹恼了方老儿,红霞姊却说没关系,叫我打重一点,没想他们竟是以打骂来表示亲热,白叫我操心一场!”

向妙妙笑道:“所以关于人家夫妇反目,别人最好别插进去,免得落个两头不讨好!”

莫无影一笑道:“可不是吗?鱼玄机跟管玄英两个人演了一场反目假戏,差点没把我们全坑在那个十绝阵里。今后再遇上这种事,我们真是少沾为妙!”

几个人再度首途,在前面会合了方九与易红霞。只有龙君儿跟她是初识,老少二人一见十分投缘。

龙君儿献上一颗癸水真丹,易红霞则将她的太阴昊气神功心诀传给了龙君儿。老少六人才分出两路而行。

三个老的首途天山与众友相会;史剑英与龙君儿则继续伴向妙妙往高黎贡山进发去召集人手。

由于龙君儿得了太阴昊气传授,不仅能裂地而行,而且与史剑英二人各以阴阳二气,神附紫电青霜雌雄双剑之上,居然也能凭虚蹈空御气而行了。

青紫两道光华,互相追遂为戏,指顾千里!

向妙妙的遁光竟然有追赶不上之势。

就这样追追赶起,约摸化了一天多的时间,他们已经到达了云封雾锁,密林纠集的高黎贡山。

向妙妙身踞主峰,抖动万妖令幡,一连三展,那是万妖门中紧急召集的信号。

万妖门被十三奇攻破之后,向飘然把一些忠心门人,集中在高黎贡山幽密之处,着令他们藏匿静修,等闲不准轻离,而且散居于百里之内,以候召唤!

向妙妙三展令幡,居然没有一人前来报到,不禁心生疑惑道:“奇怪了,这些人上那儿去了?”

史剑英接口道:“会不会他们因为久无消息而分散了?”

向妙妙摇头道:“绝对不会,这些人都是我父亲最忠心的部属,奉了我父亲的命令在此等候,以待东山再起,怎么样都不会擅自离去的,恐怕是有什么问题发生了。”

史剑英道:“那会发生什么事呢?”

向妙妙轻叹一声道:“我最担心的是又有什么正道人士经过,认出是万妖门下而加以诛绝了。”

史剑英道:“这个可能性不大,如果真有那种事,也不是一二人所能做得到的,据我所知,这些人的修为深厚,寻常人等,根本奈何不了他们。如果要大举围攻,我师父他们一定会得到讯息。尤其是南荒蛇丐陆奇前辈,平素行脚都在滇南一带,消息最是灵通,发生了如此重大事故,断无不知之埋,我们还是找一个离得最近的问问。”

向妙妙苦笑道:“如果有人可问,早就会来到了,用不看我们找上门去。”

史剑英道:“那就到几个地位较高的居所去看看,总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寻。”

向妙妙伸出中指,用牙齿咬破指尖,吮了一口精血,张口喷出,那团血影立刻幻成一点拿大的红光,冉冉向前飘去。

她轻声地道:“这是我万妖门中血影搜魂大法,凡是本门弟子,都能在心神上产生感应而显迹,不管在多远的地方,都可以找得到,我们跟去看看吧!”

她率先跟着红光前进,史剑英与龙君儿连忙追随在后,行出约十里许,红光在一个山谷前游移不定。

那山谷中雾气蒸腾,浓黑如墨!

向妙妙止住身子道:“这是断魂谷,是本门中追魂童子所栖之处,他是我父亲手下最得力的助手,也是留在这儿的最高执事,看来真是出了事了。”

史剑英默运慧眼向下看去道:“不错,整个山谷都被一面黑网罩住,网中人影幢幢,都挤成一团,合力撑着一柄巨伞……”

向妙妙鹜叫道:“那就是追魂童子的追魂伞,史兄弟,你还看见什么?追魂童子的追魂伞轻易不出,事情的确不妙了!”

史剑英道:“雾气太浓,连人影都看不清楚,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最奇怪的是看不见敌人!”

“你再看看这面网下有什么?”

“除了一团团的黑雾之外,只有细如星火的绿色光点,向那柄伞上冲击,伞上有暗红色的光圈,大约占十丈方圆,光圈内挤看七八十条人影!”

向妙妙脸色沉重地道:“不知道是那一路的人物找上他们的麻烦,惹得追魂童子施展了他的追魂伞。那暗红色的光圈是他修练多年的护身血煞,如果只保护他自己,浓缩到一丈大小,不管多厉害的法宝也难以攻破。但他为了维护手下的弟兄伙伴,不惜耗费全身修为,扩展至十倍,看来是难以维持多久了!”

龙君儿急了道:“那我们赶快救他们呀!”

向妙妙长叹道:“谈何容易,这黑网不知是什么东西,连我的血影搜魂心法都被阻而不进,就很难有其它东西能突进去了!”

龙君儿道:“我先试试看!”

她一扬手,发出了紫府仙兵吴钩月戈,但只见一道白光在网上闪了一闪,就没入了黑气之中。

龙君儿几次甩手连招,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了?不禁叹了口气道:“这是什么鬼网,把我的吴钓月戈也收去了!”

史剑英默然片刻才道:“君儿,我们双剑合璧试一下!”

向妙妙道:“使不得,这是你们防身伏魔的唯一至宝,如果再有了失陷,可就损失大!”

史剑英道:“向大姊,既然那些被困的人是你的忠心部属,就也是我们的朋友,怎能死不救呢?好歹总要一试!”

语毕又同龙君儿道:“君儿,幸好你学成了易前辈的太阴昊气,跟我的太乙阳罡互相合,威力可以倍增。”

我们以两气相合,贯注在双剑上,奋力一冲,这样即使不能破敌,至少.也不会陷住了!

龙君儿道:“可是两气相合的法子我不会呀!”

史剑英道:“我会,你照我的话做就是了。向大姊,请你为我们护法,我们要施合气为一的神功了。”

向妙妙点点头。

史剑英把紫电神剑抽出,连同青霜剑一起交给了向妙妙。

然后脱去了自己的衣服道:“君儿,你也把衣服脱掉,我们前世既为夙缘,又经你父母首肯指定今世为侣,现在就行合体之缘吧!”

龙君儿脱衣服倒是不在乎,可是脱去衣服后,却仍然瞠目不知所以。

史剑英苦笑道:“大姊!君儿天真未凿,根本未解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