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18节

作者:司马紫烟

几经扭动,鳅娘那一身黑衣就抖散了。

这妖女虽然貌仅中姿,但一身肌肤别具风情,黑而带褐,光润如瓷,虽然稍稍肥了一点,可是均匀有致!

黑龙教主似乎把持不住了,双手活动更烈,口中却道:“鳅娘,别乱来,这儿可不是黑沼,眼前还困着三个人呢!”

鳅娘被黑龙教主一阵捏弄婬兴大发,呢声道:“有什么关系,那三个娃儿被陷在神泥之中,根本出不来,枯等也是无聊,倒不如趁机行乐一番!”

鱼姥也凑趣笑道:“说的是啊,有老身一人照管着也就够了,教主与鳅娘子尽管放心好了!”

鳅娘将手中丝囊交给鱼姥,肥臀坐在黑龙教主的前怀,面对看那一片黑雾,笑道:“这样好了,今天换个方法,这样既不妨碍行乐,也可以照顾着行法!”

黑龙教主经不起她的挑逗,而且鳅娘也擅于蛊惑,一阵掏弄,便已入港!

这两人恣意颠狂,使得在隐处潜伏监视的史剑英看得心头怒火直冒,实在看不下这等丑态。

他也不管向妙妙与龙君儿是否已经脱困而出,突然现身,厉声喝道:“无耻婬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公然宣婬,廉耻丧尽,如容你等得逞,天下岂非大乱了。”

这一喝,使得黑龙教主与鳅娘都为之一惊,忙分了开来。

黑龙教主看清是史剑英,居然转怒为笑道:“你这个娃儿果然不错,竟然能从黑沼神泥中脱困而出。”

鳅娘却赤躶着身子,摇着一对丰rǔ,款款而前媚笑道:“小癸子,你敢情是看得眼馋了,来呀,你姊姊喂饱你。”

史剑英恨极了她的无耻,却也为这种大胆作风怔住了;以前他虽然在向妙妙的奼女迷魂大法下丧过元阳,但也比这含蓄多了。

因此,他反而被逼退了两步,厉声喝道:“妖妇,快退回去穿好衣服再到本侠剑下受死……”

鳅娘格格一笑道:“看你伴着两个天仙似的美人,原来只是个未解风情的雏儿,少兄弟,你别怕,姊姊教你几下,管保你能领略到从所未有的乐趣。”

史剑英神剑在手,却无法对看这样一个女子施放,又退了两步,喝道:“你再往前一步,本侠就手下无情了。”

鳅娘笑道:“你嘴里叫得凶,却不动手,可见你对姊姊还是有情的,我偏要过来,看你舍不舍得下手。”

她又朝前逼了两步!

史剑英忍无可忍,一振剑鞘,紫电神剑突然出鞘!

而在同时,地下突然冒出一道青虹,夹着向妙妙的声音急呼道:“史兄弟,快躲开,收回神剑。”

叫得快,但已迟了一步!

鳅娘一见剑光,已知剑器厉害,双手一挤rǔ球,由*头中喷出两道白色的rǔ泉,一道射向破空而来的紫电神剑,一道直射史剑英。

这两股rǔ泉也不知是何质地,威力无俦的紫电神剑为rǔ泉里住,立刻黯然失色,纠缠挣扎,极力想冲突出来。

而史剑英被rǔ泉喷中,只闻到一股奇腥恶臭,立时四肢软瘫,皆厥过去。

幸好向妙妙的九转玄功已臻化境,立刻由龙君儿的太阴昊气中分突而出,冲向史剑英,一把抱住他,丁香突吐,吻在他的嘴上,柔舌轻挺,撑开他紧咬的牙关,尽力一吸,把他所订进的腥毒吸了过去,又渡过一口清香如兰的芬气,史剑英才清醒过来。

而紫电神剑也被那股rǔ泉所污,铮然堕地。

史剑英挣开了向妙妙的怀抱,正要过去拾起神剑。

向妙妙却道:“使不得,这妖妇乃积年巨鳗修练成形,那rǔ汁是她享受先天奇婬的秽气所积化,为纯阳至宝之大忌,而且对玄门正宗的修道人,损害更烈。

幸得你不久之前,刚跟龙妹交换过元气,否则连你也毁了,神剑灵气已为所污,现在可沾不得。”

鳅娘被向妙妙道出根本,不禁恶狠狠地道:“贱婢,对老娘的底细倒是很清楚。”

向妙妙微笑道:“别忘了我是万妖门的公主,家父为万妖之祖,任何妖邪鬼魔,都在我的管辖之下。”

鳅娘怒道:“你做梦,今天老娘非要你形销神亡不可。”

向妙妙冷冷地道:“大胆妖孽,凭你这点气候也敢在我面前逞横,我现在是一心向善,不再轻动杀机,所以才由得你猖狂,假如照我以前的心性,就凭你这种态度,我也要你好看。”

鳅娘怒不可遏,张口就是一蓬黑雾喷来!

向妙妙脸泛杀机,取出先前收取岗沼神泥的皮囊,抖开扣绳,鳅娘所喷的黑雾如同长鲸饮川,化为一道黑色匹练,投入囊中,顷刻间已涓滴无存。

黑龙教主忙道:“鳅儿,不要白费精神了,她手中持的是昔年截教之主通天教主的万宝仙囊,你那点道行是奈何不了她的,还是让老夫来吧。”

向妙妙冷笑道:“老孽龙,你也不行,本公主念你修为不易,而且一向匿居黑沼,尚未为恶人间,本好生之德,不为己甚。

你趁早及时悔改,乖乖的回到黑沼潜修去,如果你执迷不悟,仗着黑沼中一些邪毒之物,妄图称尊,我就不再容情了。”

黑龙教主赫赫冷笑道:“丫头好大的口气,多少得道在你们父女之前的高人,进了黑沼,都乖乖的臣服在老夫之下,你居然对老夫说这种话!”

向妙妙冷笑道:“你不过是仗着黑沼天险之利,收服了一些么魔小丑,就把眼睛长到头顶上来了。

那些家伙都是在外面作恶多端,为正道人所驱,无处容身,才投到黑沼去苟延残喘,你以那些家伙来衡量世外高人,岂不是井蛙窥天?”

黑龙教主一声冷笑道:“那个追魂童子是你们万妖门下第一高手,在老夫法力下,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老夫的黑龙教下,有几个是已位列散仙的高人,老夫仅略加施为,他们立刻俯首称臣。老夫虽然修真于黑沼,也不是没到外面来见识过,正因为见到举世碌碌,尽多浪得虚名之徒,才决心出来以图大业。”

向妙妙笑道:“那是你没遇上真正的高人,刚才你们施展了黑沼中最具威力的黑沼神泥,可曾奈何得了我们?”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道:“那只是由我这两个部属施为,才被你们取了巧去,如果在老夫手中,任凭是大罗金仙,也难逃杀生之厄。

丫头,老夫是爱惜你们这付人才,舍不得毁了你们。

你们如果识时务的,趁早献出你手中的百宝仙囊,衷心归顺,否则老夫神泥一发,你们后悔就莫及了。”

向妙妙微微一叹道:“天作孽,犹可追,自作孽,不可活。你执迷不悟,一定要自寻死路,可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老孽龙,本公主先给你点厉害看看!”

纤手轻弹,射出两颗碧绿晶莹形如雀卵的圆珠。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道:“老夫只道你有什么厉害法宝,就凭这两颗九幽阴雷,也敢在老夫面前卖弄!”

张口一吸,两点碧光都被吞进腹中。

史剑英不禁微微色变。

向妙妙却笑道:“老孽龙!这下子你可是自寻死路了,九幽阴电的威力有大有小,发自本公主之手,岂能以寻常妖人所炼者相视!”

黑龙教主傲然截口道:“老夫倒不觉得有何异常之处!”

向妙妙道:“一般的阴雷,触物即爆,但我所炼的九幽阴雷,却与我的声气相通,随着我的心意控制。

你若是接在手里,最多只是损毁肢体而已,现在你吞了下去,我只要引动心念,立可叫你粉身碎骨!”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道:“丫头,吹大气可吓不倒人,老夫何尝不知道你的九幽阴雷非比等闲。

但既然敢吞下去,自然有我的把握,那两颗阴雷已为老夫的本身真气所制,不信你就试试看,是否能令它爆开来!”

向妙妙连挥了两次手,黑龙教主连动都没动,只有颓然地垂下了手。

黑龙教主大笑道:“这两粒阴雷,恐怕费了你两甲子的辛苦才能练成与意念相通,老夫没时间去操此不急之务,卸又很需要这种杀伤力钜大的法宝,所以吞在腹中,以真气紧束,你想收回去都办不到了。

丫头,你还有什么类似的玩意儿,再送上一点来,老夫是照单全收,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向妙妙伸手在史剑英的怀中掏出了混元霹雳球,暗运真气,掩去宝气,包上一圈绿光道:“我们九幽阴雷分子母两种,子雷被你收去了,你有本事再把这母雷也吞下去。”

抖手又抛了出去。

黑龙教主见外面碧光莹莹,毫不为意,又张口吞了下去!

他所居黑沼为至阴之地,常年受阴气湿润,练成九阴玄功,任何阴性的法宝对他都不生威胁。

向妙妙是存心算计他,故而将混元霹雳球外面蒙上一层九阴真气,黑龙教主但见球外碧光莹莹,认出是阴性真气,胸有成竹,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

仙府伏魔奇珍,威力何等钜大!岗龙教主就算是行功抗拒,在体外挨上一下,也难免要受点折损。

更何况是吞进了腹中,阴消而阳振,才发现不对,已经是一声霹雳,金光四散,把他震得血肉横飞。

不过他听说这是九幽母雷,心知威力一定较强,所运的真气也强了数倍,这一震虽然使元气大损,尚未伤及内元。

飞散的血肉为他真元所聚,很快又凝聚成形,只是形态狼狈不堪,指着向妙妙道:“大胆贱婢,居然敢弄此狡狯,老夫不把你尸毁魂消,誓不为人!”

扬手就是一片黑云,黑沼神泥挟着十成威力罩将下来。

向妙妙格格一笑道:“老孽龙,我等的就是你这一着,现在是本公主向你收礼了!”

神功默运,波波又是两声轻响!由黑龙教主体内发出。

这两声轻响虽然不如先前霹雳之威,但对黑龙教主的损坏力却较前更着,那正是先前被吞下的两颗阴雷。

本来为黑龙教主的真气所束,无力发作,黑龙教主为混元霹雳球震散了元气,就挡不住阴雷的爆炸力了。

一经向妙妙引发,使得黑龙教主才凝成的肉身又告粉碎,化为一缕缕的黑气,带着一声呼啸,急速地飞逝。

鳅娘见状大惊,忙一声轻呼,也化成黑气,迫随着黑龙教主所去的方向,凌空而遁。

只是她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地底青虹突冒,刚好在空中拦住了她,里住了黑气,一阵乱斩,将黑气斩成无数小段。

青虹乍敛,现出了一脸怒容的龙君儿。

她带着向妙妙破困出来,刚好见到史剑英为鳅娘的rǔ泉所伤,心中大怒,向妙妙又把她压了回去,同时传音吩咐她静候地底,以准备万一不敌时作救应。

她也见到史剑英的紫电神剑被污,心知厉害,只好潜伏不动,眼见向妙妙连番得利,遂更放心地守定在一边,等着给鳅娘一个重创。

鳅娘见失机慾遁时,她才突然由地底冒出,跟青霜剑合为一气,将鳅娘元神所化的黑气斩碎。

现身落地后,她感到余恨未已,一指青霜剑,使青虹暴涨!

正想把残余的黑气再作一次更细密的绞斩,使它无法聚凝,然后再以“癸水真气”加以冲化而致形神俱灭。

史剑英见状忙叫道:“君儿,念她修为不易,倘无大恶,放她一条生路吧!”

龙君儿虽然不情愿,但不敢违逆史剑英的话,悻悻地撤回了青霜神剑道:“剑哥,她那样对你,你还为她求情?”

史剑英笑笑道:“她对我也不算怎么样,在自保之下,她稍微狠毒一点也是应该的,姑念她由水族修为人体已有数千年的苦功,还是饶过她一次吧。”

龙君儿听史剑英说出水族修为人体之语,才记起母亲的嘱咐,要她将水族异类修为成道的同道多加顾惜,遂不再说话了。

向妙妙笑道:“史兄弟说得也对,她虽然行止不务正道,但她的本体就是奇婬之物,习性使然,而且一直潜居黑沼,没多少害人的机会,放过她也罢。”

扬手发出一片rǔ白色光幕,里住了那无数碎断的黑气,往中间一收,居然帮助鳅娘合聚成形。

鳅娘神气萎顿异常,望着三人,目露乞怜之色。

向妙妙道:“你秉至秽至婬之气而生,只有黑沼那个地方才适合你,来到外面,受晟日阳光之气照射,对你已大为不利。

刚才你又以本身积贮多年的真气施发害人,自己受损更重。

我已经把你施在史兄弟身上的真气还给了你,才使你勉强成形,现在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