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19节

作者:司马紫烟

这些女郎的身段窈窕,皮肤白嫩,一派纯真,口中虽然玑玑喳喳,叫着他们听不懂的话,然而态度却是纯真无邪。而且态度十分友善,毫无一丝恶意,更不象是有法力的样子,慌得这些东土群侠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只有南荒蛇丐陆奇,一身脏兮兮,没人去找他麻烦,乐得在一旁龇牙直笑。

朱牧急叫道:“臭化子,这一定是盘丝洞,他们错把我当成猪八戒了,你快想个方法解开呀。”

陆奇笑道:“没关系,她们只是邀你下水去泡泡,没有多大关系,绝不会把你蒸熟了吃掉的。”

向妙妙道:“陆前辈,这是些什么人?”

陆奇道:“她们是水秾夷,也是西南夷中较为开化的一族,最爱干净。经常浴水为戏,她们也最仰慕中原男儿,相邀共浴,是一种最尊敬的礼貌。”

向妙妙笑道:“前辈能通他们的语言吗?”

陆奇笑道:“老化子是在南荒出生的,那一种语言都通,只是跟她们讲不通,人家是一片善意,其实也没有关系,跟她们下去玩一会就行了。”

向妙妙道:“彼此风俗不同,前辈解释一下。”

陆奇道:“解释不通的,入境随俗,我年轻的时候,也被她们拖过,怎么讲都没有用的。”

那些女郎们力气很大,几个人把朱牧、史剑英等人都已拖到了水边。

向妙妙道:“前辈一定有个办法解决的,朱前辈已经快生气了,发起火来,惊了她们反到不好。”

陆奇叹了口气道:“这些家伙真是有福不会享,登斯乐土,无忧无邪,多少人都想不到呢。”

于是他矶矶哇哇也叫了一阵,可是那些女孩子也哇哇地跟他对叫,表示不相信的样子。

陆奇道:“我也没办法,我告诉她们,来的人都是神明,冒渎不得的,可是她们说是一种敬意,神仙不应该生气的。老化子也没咒念了,除非叫酒鬼他们施展一点法力来吓她们一下!”

向妙妙道:“这么做可以吗?”

陆奇道:“效用是一定有的,只是太残忍了,她们最敬奉神明,真这样做了,他们以为得罪了神明,一定会自杀而向神明谢罪。”

向妙妙道:“那就为难了,史兄弟,我看你们还是下水去玩一下吧,好在她们无邪无伪,根本不懂得礼防之嫌,而且这是她们的一番敬意。”

史剑英听见了陆奇跟向妙妙的谈话,而且也知道边夷化外之民,生性执拗畏惧神明,无可奈何之下,已经准备下水去了,忽而空中罩下一片黑云,却是青鸾娘子借给他们乘骑的本命神禽,直扑而下,巨翅一擅,就把那四个拖着史剑英的女子擅跌开去。

跟着一声雕唳,灵雕叟的本命神禽也跟着下来,把朱牧跟萧遥身边纠缠的女子塌死两个,抓了一对。

被青鸾擅跌出去的四个女子,也是脑破血流,香消玉殡,受起异常,每个人都怔住了。

史剑英不便开口。

青城炼士萧遥一皱眉,刚要说话,莫无影道:“萧道友,这两头神禽是青鸾灵雕的原身,虽然已神化而脱体,但仍与他们灵气相通,绝不会无故伤人的,这必然有什么原故。”

青城炼士一听才压住了出口的话,溪中还有七八个躶女,见状大惊失色,一个个惊倒在水里。

陆奇连忙以夷话大声喝问,想是在追问她们这些举动的内情,究竟有什么阴谋,可是那些女子跪在水中膜拜求饶,就是不肯开口。

龙君儿道:“毛病一定在水中,我下去看看。”

正要除衣下水,忽然一声急呼传来:“少主,使不得。”

跟着两点人影由空中急降而落,正是鳅娘、鱼姥,落地双双恭身向龙君儿行礼道:“奴婢叩见少主。”

龙君儿一怔道:“二位怎么如此称呼?”

鱼姥肃然道:“老奴等蒙少主成全,在贝阙中得叩谙主人主母法身,已允收归门下,故以奴礼参见。”

龙君儿笑着道:“你恐怕错了,家父母对任何同道的人都很友善,绝不会要二位为奴的。”

鱼姥道:“主人虽未允准,但老奴蒙主人主母以无边法力,拚舍本身真气,为老奴等去除身上戾气,从此得入正道而弭却许多魔劫,更省却数百年苦修之功而助老奴等化元丹而注于元神,今后不再畏惧任何外力窃掠老奴等的真元了,感恩海深,情愿以奴事之。”

龙君儿笑道:“家母修行万载,些须损耗,在她老人家说来根本无所谓,而且这也是她自己的心愿。因为家父得道较迟,飞升之期先后难一,家母则一定要等家父同时飞升,只愁多余的修为无处安放,用在你们身上,是你们的机缘,倒不必放在心上。”

鳅娘道:“但奴婢却不能这样想,此心已决,请少主不要再坚持,成全我们这一片心意吧!”

龙君儿想想笑道:“随便你们吧,反正你们是要回到贝阙去的,那个问题留跟家父母商讨去,刚才你们不让我下水,莫非水中有什么古怪?”

鱼姥道:“是的,若奴等早已来了,受命在黑沼等候少主的,可是发现一黑沼孽徒悄悄地出来,故套交情用话一骗。他以为我们是脱困回沼的,说出了实话,原来黑龙教主自上次受挫后,心怀怨愤,刚好无心岛主鱼玄机夫妇跟一批党羽也在志切报复,两下合在一处,都到了黑沼,管玄英已算准诸位会去,故而在水中设下了阴谋。”

史剑英一忙道:“什么阴谋?我怎么看不出来?”

鱼姥道:“他们知道史公子练就慧眼,故而这次的阴谋十分周密,在水哀布下了璇玑大衽d,再以这些美女篇饵,诱使各位入水。”

向妙妙笑道:“碧瑶宫中璇矶阵我们都破了,还在乎这儿的一些粗浅布置吗?”

鱼姥道:“这次可不同,他们在璇矶阵中,埋设了四枚血魂珠雷,那是他们得广成遗阙中魔教最恶毒的邪宝,一经爆炸,立可将人形神俱灭。”

众人都骇然失色,虽然这儿没有魔教中人,不知道血魂珠雷的威力如何,但既为管玄英所设,必然歹毒无比。

陆奇叹了一声道:“幸得灵禽示警,才没有上当,否则坑了他们三位,老化子就百死莫赎了。这批夷女也可恶,我们跟她们无怨无仇,她们居无为虎作怅来陷害我们。”

鱼姥一叹道:“那也怪不得她们,老奴已经问清楚了她们根本不知道。因为这儿地近黑沼,他们一直以黑沼为神灵之地,对黑沼出来的神人,都唯诚唯敬,任何指令都不敢违抗,否则就将降祸全族。”

陆奇又用夷语问了一阵,那些夷女才脸含怖色,战战兢兢地答复了,经过一阵问答后,陆奇才告诫了一阵,挥手把那些夷女遣走了。

陆奇愤然道:“事情一有鱼玄机、管玄英两人介入,就花样百出,那些夷女是受驱策来此的。他们先在夷族部落中行法降疫,使每个人都腹痛如绞,然后以神明的姿态去往施法祛疫,取得夷人的崇拜,再吩咐她们来此等候,说我们也是神仙。如果能被她们拖到水中共浴,则这一溪水就可以成为圣泉,服之永无病痛,只是千万不可说破。”

史剑英一叹道:“这一着的确厉害,夷人不事饰伪,如果用威胁的手段,强迫她们前来,我们一定会看出虚实的,他们用这个方法,哄骗夷人来设饵,毫无破绽,难怪我们一点都看不出有阴谋。”

龙君儿朝地上的那群被杀死的夷女残尸看了一眼,脸露不忍之色道:“这些人死得太冤枉了。”

鳅娘道:“少主,他们死得不冤枉,这几个夷女早就都被黑沼中人摄去充作下陈,也略略学会了一些障眼的小邪法。她们已成为夷族中的巫使,专事选取同族中的美貌少女,送到黑沼中供那些婬邪取乐,为虎作怅,本就该杀。”

史剑英道:“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向妙妙笑道:“她们只学了一点邪法,又没有道行根基,你怎么看得出来呢?”

陆奇道:“青鸾、灵雕都是通灵神禽,它们绝不曾滥事杀戮的,罪恶之源还是在黑沼,我们快去吧。”

这一道清溪是从山间流出,溯源而上。

鱼姥指看面前一座峻峰道:“这后面就是黑沼出入门户,不过黑龙教主既然得鱼玄机之助而预设陷阱,恐怕也知道大家会去,在门户处一定会设有埋伏,我们还是从偏门进去较为安全。”

陆奇道:“偏门在什么地方?”

鱼姥一指道:“在右侧,只要通过一片断魂花海就行了。”

陆奇道:“是不是一大片五色缤纷的花圃,老化子就在那儿吃过一次亏,不知是什么玩意见?”

鱼姥一笑道:“那是迷魂五色锦,也是一种五行布置,取岗沼内所生十几类毒花异草,以色彩之杂乱,使入者目为之眩,继而不知不觉间神为之夺。然后花中所含的毒臭使人神智为之昏迷,倒在花圃中,则有一种吸血蔓,能自行舒卷,将人里在其中,吸尽精血而死。如果不加注意,就是大罗金仙,也难以逃脱,黑沼中的这一片花海,从无人看守,判从不虞.外人侵入。”

陆奇诧然道:“听起来不过是一些毒花草而已,对血肉之躯,尚可有威胁,对我们修成玄功的修道者,难道也能产生作用吗?”

鱼姥道:“原来是没什么作用的,可是黑龙教主把一些修为较浅的修道人,投置在花海中,任其吸取精血,更以邪术使死者之神魂附寄花上,日积月累而生灵异。故而花海中有无数厉魄阴煞,合花之体而成为十二花魅,无影无形,对如附骨之龃,专吸修道人精魄。”

陆奇一叹道:“那就难怪老化子会了道儿了,幸好我的小金儿把我拖了出去,否则老化子莫明其妙地死在里面,落个骨化神消,还没人知道呢。哦!对了,刚才道友说那些花已成魅了?”

鱼姥道:“是的,只是气候尚浅,仅具一股无形的气性,尚未能成形,但等他们吸收到足够的修道人精气后,就会成形了。那些花草在黑沼中,仅只在凌晨时,受到初升旭日的元光照射而赋其灵英,藉地势之阻,避过了正午阳暴之戾,故而容易成精。那十二花魅,就是黑沼十二奇珍之一,黑龙教主视同拱壁!”

陆奇道:“这些未成形的精魅又怎能列为奇珍呢?对人全无用处。”

鱼姥道:“许多仙府奇兵被列为珍,也是用以伤人而已,此外别无用途。那十二花魅如果凝炼成形后,到了可以随手指挥的程度,就是一项厉害无比的杀人利器。它们有形无质,禀奇毒之性,又不怕任何法宝的损坏,有隙即入,仙佛难防,怎么不算是一项奇珍呢?”

众人俱都一征!

鱼姥的话给予大家一个从来也没想到的启示,一般人心目中的奇珍,无异见前古奇兵宝刃。其实得到这些东西,也不过是能自卫伤人而已;花魅如能用来伤人,自然也是一项凶器了。究其根本,与史剑英龙君儿所拥有的紫电青霜两神剑并无差别,当然也是奇珍之一了,只是一用于正,一用于邪而已。

龙君儿想想道:“鱼姥,那断魂花海如此厉害,我们又怎么能够通过呢?”

鱼姥一笑道:“黑龙教主对花海的十二花魅十分珍视,每天都亲自前往以气运合,俾能与元神相通而合。同时以黑沼所产的一种毒果汁喂食以助其气候。有时他外出无暇,这喂食的工作就由老奴代司,故而花魅对老奴已熟悉,有老奴在,它们就不曾出来伤人。”

陆奇道:“还有那些花毒呢?”

鱼姥道:“花以五行之理杂栽,明白其变化之理,目不为所迷,花魅不出为厉,毒臭也就含而不发。在黑沼中只有老奴与黑龙教主二人能通行花海而无阻。”

鳅娘笑道:“难怪那老鬼,一再告诫黑沼中人,不得到花海附近去窥测,原来还有这个秘密。”

鱼姥笑笑道:“那毒果名曰罂粟,果中汁浆有*醉人神智之效,而且嗜久成癖,非此不可。那些花魅食之多年,黑龙教主唯恐这个秘密为人所侦,持了毒果就可以使令花魅听命,故而不敢令人前往。”

龙君儿诧问道:“花魅既然无形无质,又怎需进食呢?”

鱼姥道:“它们虽然无形无质,但不是虚空的,只是体无常态,随时而异,就好象清水一般,盛于方则方,容于圆则圆,当然还需要滋养。”

史剑英一叹道:“宇宙之秘,未为人知者万万千千,今天我总算又长了一重见识,就请鱼姥带路吧。”

鱼姥恭身应命,带看众人往斜侧飞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