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02节

作者:司马紫烟

火鸦童子微微一笑,与银鸽儿同时指挥金银两色剑光,再度刺向剑幕。

这次是聚力而作,但闻波波两响,绞落一片青色碎光,全真门下三个高徒的青色乙木剑气已经被摧毁了。

然后五道光华,不约而同地落向玉鼎真人头上。

玉鼎真人已被眼前的一场激斗惊得呆了,乃至危险临头忘其所以,吓得大叫起来。

就在他忘形大叫之际,突然头顶冲起一道青光,青光中冒出一个长约五六寸的赤身婴儿,形貌一如玉鼎真人,只是无发无须,没有那种龙钟老态而已。

这婴儿冒出来后,双手连抓,居然将五道光华都抓在手中,就像是抓住了五根彩色绳子,一拉一扯。

神州正子都征住了,忘记了运气御剑……

忽然观中传出一声大喝道:“畜生,还不快归还五位前辈的神器。”

那婴儿闻此一喝,情急一挣,铮然声中,拋下了十段五彩小剑,慌忙缩回玉鼎真人的顶门,一闪而没。

观中出来一个须眉皆白,身披玄色道装的老人,正是全真教古月真人。

他看看地下的五支断剑,朝神州五子打了稽首道:“五位道友,请原谅劣徒无知,误毁神器。”

火鸦童子却冷冷地道:“没关系,这是我们自己招来的。老道士,你真沉得住气,居然调教出这么一位出色的弟子还闷声不响,存心要我们难看。”

银鸽儿也是脸色铁青地道:“就凭你老道士也无法把我们五支剑一下子全给毁了,你这徒弟比你还强呀,难怪你要将十三奇的领班让给他了,今天是拿我们给他立威了。”

古月真人忙道:“银姑言重了,劣徒从未修习外务,贫道知他元婴已成,只是无法脱颖而出,不知其深浅。今日之会,原是想借重诸位之力,助他一臂,让他在不知不觉之间,冲破第八重天。那知劣徒天性中煞气太重,虽得诸位之助而成道了,却毁了诸位的神器,贫道万分致歉。”

赤鹰子冷笑一声道:“老道士,你说得好轻松,这五支剑乃天山五英之构,经我们多年苦炼成剑,斩魔卫道,不知立下了多少威名。那些邪魔外道,只要听见五英神剑的名字都会吓得发抖,毁在你弟子的手里,道个歉就算了?”

古月真人依然陪笑道:“赤鹰道友,贫道除了深致歉意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照说理应罚小徒为五位司炉守山,替五位重锻炼剑,可是他根本不会……”

赤鹰子冷冷道:“他能毁剑,却不会炼剑,这话谁相信?”

火鸦童子忽然道:“我相信,他倒是真的不会,老道士没骗人。他才一甲子多的气候,如果分心外务,就无法把元婴炼得如此凝固了。老道士,我也相信你的话,是想利用我们来激发他的元婴脱窍,步入第八重天。现在他已经大道丹成,可以修炼法术了,你破点时间教教他,让他到天山去为我们守炉,重炼五英神剑,这样该行了吧!”

古月真人道:“那当然可以,只是……”

火鸦童子道:“老道士你别推三阻四,到天山去一趟对他只有好处,因为我实在爱他的资质。你们道家的乙木真剑本质虽纯,可惜质地太脆,尤其是碰上我们的庚金之器,一触即折。在我的火鸦崖下有一块五英金母,我们五个人因为真气已定了型,无法更易,没有多大用处。你这个弟子却是守朴之资,大道初成,还没有趁手的兵刃,倒不如让他把那支剑炼成,威力远在十三奇之上。”

赤鹰子听得一怔道:“大哥,你要把五英金母送给他?”

火鸦童子点头道:“不错,那块玩意儿我们自己用不上,放着又惹人眼红,如果叫别人得去了,反而会成为我们的威胁。倒不如做个人情,送给那小道士吧。老道士,这可是给足你面子的了。因为我们无暇炼剑,叫他去一趟天山,一则替我们把断剑续上,二则也为他自己炼一支降魔利器,要炼庚金之器你会比我们在行。怎么说?”

古月真人再度拱手道:“道友关爱之情,贫道感激万分,只是小徒恐怕无暇分身。”

火鸦童子脸色一沉,道:“老道士,你别给脸不要脸。”

古月真人毫不动气,依然陪笑道:“道友别误会,不但小徒无暇分身,就是各位道友,恐怕也抽不得身去从事炼剑之务了,目前我们即将有一场大忙。”

火鸦童子一怔道:“又有什么大事要忙的?九年前十三奇齐集南荒,帮老化子诛绝了万妖门主后,群邪匿迹,一连两次聚会都是平平淡淡的,没听说有什么新鲜事儿!”

古月真人一叹道:“五位道友仙隐天山养真,极少在人间走动,可能没有接到陆兄的告急信火。”

火鸦童子神色一惊。

其余四人也都脸泛奇色。

连方九与莫无影都愕然作色。

银鸽儿抢着问道:“告急信火,那是我们十三奇共炼的求援信号,非至万不得已时才发出来,难道陆化子遇上了什么大麻烦吗?”

古月真人道:“不错,信号是四个月前,陆道兄在东海无心岛上发出的,幸得青城炼士萧道兄与醉仙翁朱兄近在千里之内,立刻驰援,才将陆兄救出重围,否则我们十三奇中可真要少掉一个了!”

火鸦童子道:“东海无心岛上有什么妖邪盘踞呢?陆化子一身道力通神,在十三奇中排名第四,谁还能奈他!”

古月真人道:“详情不太清楚,据说他在东海畔,遇见了南荒漏网的两个妖孽,青磷蛊姬与魔子霞城散人。”

银鸽儿晒然道:“原来是这两个孽畜呀,陆化子也太差劲了,连万妖门主都被诛绝了,这两个不过是万妖门中两个未成气的二流脚色,陆化子都应付不了吗?”

古月真人一叹道:“单是这两个妖孽,陆道兄自然游刃有余,而且发现了妖踪之后,还想一鼓加以歼灭。那知交手之后,此二妖竟然法力大进,更炼成了几样异宝,陆兄轻敌失慎,还吃了点小亏。愤然之下,施展他独门神功先天太乙浩气,才薄创二妖,驾剑追到无心岛,为其同党所困!在九天魔火炼煎之下,差一点形神俱灭,这才发出求救告急信火,又苦撑了一个多时辰,援兵赶到始告脱困。”

方九问道:“那又是何方神圣呢?”

古月真人道:“据他们自称是无心岛上,碧瑶宫中侍者,二妖也投身碧瑶宫下为侍者!十三奇中到了三奇,也不过仅能脱出魔火大阵而巳。当下不敢恋战,急急脱身。由陆萧二兄在就近探测,朱兄则远赴北海向骑鲸客探询究竟,顺道经过此地,告诉贫道一声。各位试想,碧瑶门下的一群侍者就把三位高人闹得手忙脚乱,他们的主人企不是更为难惹,所以我们少不得又要大忙一阵了。”群仙都陷入沉默。良久后……方九才道:“碧瑶宫中主人正邪未明,又没有公开向我们挑战……”

古月真人道:“贫道不是好战之人,不过蛊姬与魔魔子是万妖门中劣迹最彰的凶婬之辈,正人君子,莫不思诛之以为快。而碧瑶宫竟纳为侍者,其为正为邪,不问可知。再者,二妖在东海现身,似为有意的行动,目的就在向十三奇示威。无心岛上一战,他们也发下狂语,要我们十三奇自动前往投顺,所以才网开一面,否则当时即可发动厉害的阵法,把三人都留了下来。”赤鹰子气愤填胸,立刻怪叫道:“岂有此理,这些妖邪欺人太甚了,居然敢惹到我们头上来。”

火鸦童子瞪了他一眼道:“赤鹰,连陆化子、箫自在与朱牧三人都讨不了好,你又发什么狂呢?”

赤鹰子这才不开口了。

古月真人道:“碧瑶荡魔之行是无可避免了,贫道也想到此行非易,而可供调遣的人手也大少。除了贫道收了四个门人,北海骑鲸兄有一对爱徒,其余各位都是孑然一身,而碧瑶魔官侍者就有数十人之多。无可奈何下,不能再等小徒玉鼎循序道成,少弄巧计,借各位之力,助其突破第八重天,以充人手……”

火鸦童子一笑道:“那不算什么,我们只毁了一口剑而已,诛邪荡魔,其它法宝都可以用,祗是耗费元神,不若本命神剑,收发由心来得趁手。但能为令高足稍尽棉力,这点牺牲也算不了什么,祗是老道士,你这个弟子虽然资质绝佳,但火候未成,能管得了用吗?”

古月真人道:“这一点倒无需悬念,此子巳是再世投入贫道门下为徒了,他前身即在贫道门下。那时贫道功力尚浅,不知其资质如何,遽然援以本门心法,以二十五岁之龄即入世行道三年后在南荒为万妖门主向天然之女向妙妙所惑,丧失元阳而死,幸贫道及时赶到,护其元神,重注灵胎,十岁时即携来山上习道。而其前身本体,亦在贫道护持之下未毁,现幸其大道已成,可将其元神归返前身,借旧时之功力心法,立即可用。”

方九笑道:“老道士原来还有这一套工夫,真妙极了,代代脱体重生,元神不昧,岂不是真个长生了。”古月真人叹道:“此事谈何容易,也不是人人都有此机会的,何况人不能舍本而逐末,本体只有一个。小徒此刻仅是借胎而养神,如不归本体,始终无法形神独立的,神之于形,犹利之于刃,未闻刃毁而利在,岂有形失而神在。鸦鸽二友,虽为元神凝炼而成不死之身,如慾更进一步以臻真仙之列,仍须归返以前本体的。”……。

火鸦童子神色微动道:“我们能有那一天吗?”

古月真人庄容道:“二位如果道心坚定,不堕魔障,勤加修持,广积外功,迟早会有那一天,大罗仙班中的先圣走二位路子的不乏其人。”

火鸦童子一叹道:“我知道,可是这条路太难大远了。”

古月真人肃容道:“仙道之路没有一条是近的,只要能持之以恒,一步步地走去,终有到达的一天,就怕二位畏避艰难中途却步,就只有走到那里是那里了。”

火鸦童子一拱手道“多谢真人金玉良言,顿开茅塞,我与银鸽本来已经放弃了希望,只想止此以终了,现在听了真人的鼓励,觉得仍可一为。”

古月真人道:“天下事无不可为者,五位逍遥天山,不理世务,固可保持清闲之雅,但天下没有出世的神仙,只有入世的圣贤。而入圣的登仙的第一步,二位如真有此心,虽然已蹉跎了不少岁月,然为时未晚,尚可奋起直追。”

火鸦童子道:“是的,我们因为已经放弃了进一步的打算,才偷闲天山,三年一会,只是聊以塞责。几度参加荡魔之举,更是为了维持十三奇的一点虚名,不肯太认真,今后希望真人弃愚顽,时加提携赐诲。”古月真人笑道:“道兄太客气了。以修为年岁而言,道兄是贫道的前辈,理应由道兄多加赐诲才对。”火鸦童子惭然道:“真人这一说,就更不敢当了,我们痴长岁月,却一事无成,即使偶尔兴之所至做了几件事,也是凑凑热闹,从未发之本心,是所谓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古有明训。”

古月真人道:“这两句话虽是出自古圣名训,但也误尽吾辈,抱济世之宏愿,即是有心行善,只是不能居求功之心而已。至于无心为恶之说,更为荒诞,吾辈立身修己当时时谨慎,即无心之失,亦如白壁之瑕,断不可有之。”

神州五子个个脸现愧色,肃然受教。

就是方九与莫无影也都脸有愧色。

就在这时,一声阿弥陀佛,打破了沉寂!

接着是一个苍老的嗓音道:“老衲来晚了一步,赶不上受教了,古道兄可否将适才嘉言再说一遍。”

来人正是西僧峨媚掌教觉岸上人,面如秋霜,长眉如雪。

古月真人笑道:“上人乃西方罗汉降世,夙根慧厚,而且修的是佛境,我们这一套用不上。”

觉岸上人笑道:“释道异门,殊途而同归。”

方九笑道:“去,去,仙班中没有和尚的份,你参你的野狐禅,别来搅我们。”

全真门下四子趋前拜见。

觉岸上人朝玉鼎真人看了一眼道:“恭喜,恭喜,小道士开光了,怎么煞气重重呢,玉皇顶上几十年修真,还是磨不掉你的火气呀。”

古月真人道:“小弟求全心切,藉神州五友之助,冲破了他的第八重楼,祗是未料他煞气太重,毁了五友的神器。”

觉岸上人看看地下的五枝断剑,摇头轻叹道:“可惜,可惜,老衲早来一步,或许还可以帮他一个小忙,现在他煞气巳透,可能又要贻误他几甲子的进修了。”

古月真人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