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20节

作者:司马紫烟

那些人像似石非石,似玉非玉,形状有站有卧,服饰有古有今,大致都是修道人的装束,只有一尊尖嘴如鹰,胁生肉翅,全身披鳞,颇似传说中的雷公之状。

鱼玄机见问,逐一赏监了一遍,还用手指轻叩,铮铮有声,乃道:“雕工精致,别具匠心。”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道:“世上没有一个匠人能雕出这些人像,目前他们尚有衣服蔽体,如果把衣服脱掉,可以看见毫发肌理,无一不具,为了使岛主更明白起见,兄弟牺牲一尊,作为解释吧。”

他拣了一尊年轻修道者的石像,用剑劈了开来!

但见石像体内,心肝肺脏,宛宛了然。

黑龙教主笑道:“纵有鬼斧神工之匠,能刻划其外形,恐怕也无法把一块顽石,在里面雕镶出心肝五脏吧。”

鱼玄机叹道:“确是神妙,但不知教主这十二具石像是属于那一位巨匠之手?”

黑龙教主笑道:“他们不是手雕的,根本就是真人,其中的五具是我在忘忧泉时掘获的。兄弟对那五具人像研究多年,才知道所以形成之因,其后又如法泡制,用今人以不朽神胶浸凝,终于试制成功。”

鱼玄机愕然道:“什么,他们是真人泡制的?”

黑龙教主道:“不错,鱼兄如若不信,兄弟可以立刻使他们回复到人状。”

语毕,手发一掌,将那具剖开的石像震成粉碎。

然后在怀中取出一个小瓶,打开瓶盖,在每具石像身上酒了几滴水,那些石像立刻屈伸运动,成了十一具真人。

黑龙教主在每个人口中投下一粒丹丸,然后手指群侠道:“此辈俱为吾之大敌,速为我擒下!”

那十一个人神情木讷,听了黑龙教主的吩咐后,立刻一涌而前,他们手中所执的都是神兵利器。

虽然这些人的灵智受蔽,不能施展法术,但这些神兵利器执在他们手中,与他们的积年修为合为一体,威力不减!

第一个冲过来的是一个峨冠老人,他手执一柄长戈,劈面直刺蛇丐陆奇。

陆奇先还不以为意,扬掌击出一股罡气,若以血肉之躯,这股罡气是可使之粉身碎骨了。陆奇心存忠厚,还不忍全力施为。

那知罡气发出,对那老者全无影响,长戈依然刺到,戈尖宝光隐隐,陆奇见势不对,连忙闪身后退,张口喷出了自己的飞剑。

可是那老者对剑光也如同未见,一任长虹绕体,刮阻不住他的身形,依然急冲而至。

陆奇的飞剑在他身上绕了几匝,竟伤不到他分毫,而他的长戈却以威挫山岳之势,急刺而到,把陆奇胁下剌了个大洞!

陆奇再也没想到这怪物如此难缠,一面行法收剑,一面退后怪叫道:“这是什么怪物!”

萧遥道:“老化子,这是石化的厉尸,神智已泯,本身的修为仍在,不可力敌,快设法躲开,让醉鬼去对付!”

醉仙翁朱牧将他视同性命的烈火神酒又饮了一口,以本身的三昧真火点燃,化为一道火龙直喷过去。

可是那厉尸口中也喷出一道白蒙的寒气,阻住了火龙,身形依然向前慢慢逼近;幸亏史剑英见状不佳,身剑合一,以紫电神剑化为一道紫虹迎上,才挡住了他。

可是那厉尸手中的长戈也是一件至宝,居然能抗拒神剑之威,相互对搏!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指挥那些厉尸群起相扑,把群侠逼得连连后退!

来人中只有龙君儿与向妙妙身边还有一两件兵器可以抵挡。

龙君儿的缺玉钩戈已祭起空中,挡住了一个,手挺青霜剑又挡住一个。

向妙妙则是仗着一幅彩棱,舞动起来,卷住了对方的兵刃挣贻d,或是把对方卷住了抛开。

这是她最厉害的防身至宝彩云罗,本来是可以当作法宝祭起,妙用无穷,但她知道对这些厉尸全无用处,只能当作寻常兵器来使用防身了。

朱牧仗着烈火神酒所化的火龙,虽然为对方所喷的寒气所阻,但那些厉尸对这股烈火还略有畏惧,不敢太逼近他。

陆奇则是仗着那条灵蛇小金,在急难时,急冲猛碰,别看它身细如指,冲劲奇大,经常把冲过来的厉尸撞退回去,才能使陆奇幸免于难!

史剑英最苦,他的紫电剑要敌住一人,龙君儿送给他的缺玉钩戈要用来抵御空中的攻击。

那个胁生肉翅的怪人最难应付。

他手中执看一枝雷公凿,动如闪电,不时凌空下击,要不是史剑英数世之修为,能心分两用,真还无法挡得住他。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道:“鱼岛主,你看我这一手如何?”

鱼玄机叹道:“厉害!教主是如何收伏的?”

黑龙教主笑道:“他们的确是厉尸,只是由我以化石神胶制成的厉尸。平时以神胶封凝,到了需用之时,化开神胶,以收心丹控其灵智。除我之外,任何人的命令都不听。而且他们的修为俱在,积年的精气浸入体内,成为不死之身,任何飞剑法宝对他们都不生威胁。”

鱼玄机道:“只是他们的行动太呆板了,只要一驾遁光,他们就迫不上,何况对练就九转玄功的人,也没多大用处,对方留下个化身,脱出真身,他就无从施为了。”

黑龙教主道:“不错,这的确是他们的缺点,不过有办法补救的,而补救的办法,这些人替我完成了。”

鱼玄机正待动问。

黑龙教主笑道:“天机不可泄漏,鱼兄看下去就知道了。”

这时群侠已被逼得连连后退。

方九与易红霞在万般无奈下,各自忍耐不住,双双一打招呼,施展出他们练就多年,轻易不在人身展露的杀手:阴阳杀气。

两人轻啸一声,身化青白两道光虹,对准那些厉尸们冲去。

方九地行叟之名,就是以此而得。

他这股元阳晟气与易红霞的太阴昊气,是天地间两股至利至威的煞气,无坚不摧,对血肉之躯,别具威效。

煞气一发,威动山岳。

但见这两道细如针尖的劲气,不断地在那些厉尸身上字来穿去,神刀利器都难以摧毁的厉尸在两气之下,也被穿透了无数细孔。

只是那些厉尸的身体都被化石胶浸透,成了一具没有感觉的行尸,身躯虽被穿透许多细孔,封仍然不影响他们的行动,只不过凶戾之势稍减。

陆奇见状高声叫道:“方兄、嫂夫人,贤伉俪的阴阳二气具如此之威,干脆再加点功,把这些厉尸绞得粉碎就不足为患了。”

方九与易红霞一击得手,信心大增,运行更速,而且把劲势加强了,竟化成两道手臂粗细的光虹。

霎眼间,那十一具厉尸的身捏都成了蜂窝似的,在空中下击的那具生有肉翅的怪人,因为肉翅也被穿透了,吃力不住,掉落地下。

向妙妙忙道:“史兄弟、君妹,现在看你们的了,趁这个机会你们双剑合璧,把那些厉尸绞碎,黑龙老怪就无所施其极了,否则他召回去修修补补,仍然可以害人。”

黑龙教主见势不佳,已经在作法出声,把厉尸召回。

史剑英与龙君儿怎肯放过这个机会,两人也是一声轻啸,双剑合璧,以阴阳二气为本,青紫两道光华电射而出!

黑龙教主刚用一道黑色的光影把十一具厉尸集合成一堆,但双剑已至,来回几个圈斩,那些厉尸顿时化为无数碎块,摊了一地。

黑龙教主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出!

史剑英知道这是他毕生修为所积的血箭,势子极厉,不想跟他硬拼,饮气急退,龙君儿也跟着回来。

但那堆厉尸已四分五裂,再也无法凝聚成形了。

陆奇大笑道:“老妖怪,这下子你知道厉害了。”

黑龙教主也不理会,只是把喷出的那口血箭化为无数细如雾雨的血雨,酒向满地残尸上,口中念念有词。

忽然由地底冒出了一条条的淡影;扑向那堆残尸之上!

扑进一道,尸堆中站起一人,总共十一道虚影,尸堆上就起立了十一个人,仍然.是先前那十一个,只是仅具一片模糊的影子,看不出面目。

鱼姥叫道:“不好,这又是断魂花魅。”

鳅娘一征道:“鱼姥,你不是说花魅只有十二个,已经被收走了,怎么又冒出了十一条来了?”

鱼姥道:“我也不知道,但他们身上有忘忧果的气味,我闻得出来。忘忧果就

是先前那种密粟,而且这些魅影呈暗红色,正是花魅禀成气候的征候。”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道:“鱼姥,你说得不错,多谢你为我勾来了外敌,完成了我多年的夙愿。那十二花魅早已练成,总蓄在这十二具厉尸中,只是这些厉尸的精气遍布在身躯的廿六六窍内,无法与花魅融为一体,始终不能成形。而它们身体为化石神胶所封,宝剑利器难伤,我一直没有办法。只好将花魅养在他们的身体内,使他们慢慢地浸润,就是无法一下子并合,现在你们以天下至利的阴阳二气,为我解决了这个难题,我怎不要谢谢你们呢?”

他得意之极,一直笑个不停。

群侠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鱼玄机却不解地问道:“教主,那先前被收走的呢?”

黑龙教主止住笑声,指看自己弄碎的那具残尸道:“我为了使花魅留在断魂花海中守值,每天只放出一个,令其幻化成十二,吸取忘忧果实以为拘束之源。今天他们收走的只是其中之一,正因为花魅已失,这具厉尸无以为用,我才将它毁了,却因而造成了另外十一具花魅。现在它们已得我精血之滋润,与我心神化为一体,而且已赋气成形,收发由心,再也不须要带那些累赘了。”

鱼玄机脸上掠过一丝异色道:“教主远谋深算,果非常人所能及,兄弟钦佩得很。”

黑咙教主笑道:“那里,那里,敝人这十一具花魅跟嫂夫人管仙子所炼的护身四魅是同一类的东西,只是不知道威力孰胜,现在请嫂夫人互较一下如何?”

管玄英脸色微变道:“教主别开玩笑了,强敌当前,我们那有时间切磋,还是先把敌人解决了再说。”

黑龙教主一笑道:“没关系,这些敌人我并不放在心上,因为他们乃侠义之辈,不曾趁隙暗算偷袭的。倒是贤伉俪巧取咐夺的手段,令人防不胜防,东方未明的前例使敝人深以为虑。你们这次率众远来,不知又想在敝人身上打什么主意,因此敝人觉得还是先解决身边的问题较好。”

管玄英与鱼玄机脸色一变,飞身慾退。

黑龙教主哈哈一笑道:“贤伉俪不必费心想走了,兄弟如无充分准备,怎么会开这个口呢?司空湛教主何在?”

地下冒出一条人影,赫然正是血魂教主司空湛。

他冒出后欠身道:“恭喜至尊,大功得成,座下已经将天罗魔煞布就,不怕这些邪魔逃走了。”

黑龙教主一笑道:“教主辛苦了,先跟令友解释一下,免得起了误会,同时也谢谢他们帮忙。”

由于司空湛的现身,群侠都为之一愕!

史剑英忙问道:“司空伯伯,这是怎么回事?”

司空湛笑道:“史老弟!对不起,瞒了你半天,但这是有原因的,鱼玄机夫妇狡狯犹无比,难得他们自投罗网,因此半点风声都不能泄漏,免得他们闻风而遁。”

史剑英一怔道:“那位黑龙教主……”

司空湛笑道:“黑龙教主本无其人,黑沼乃是修罗魔教法坛所在之地,后来因为修罗立教西方,为恐法地为人所据,才专设一人在此坐镇。原先的黑龙教主,乃是修罗总教摩为尊者之化名,而西方小雷音寺,则由旭什摩罗大至尊主掌。他们二位本是孪生兄弟,经常互易所职,却从无一人得知,因为黑龙教主只是个虚构的化身,也是魔教身外化身之灵奇表现。”

史剑英一笑道:“这个设想可真妙!”

司空湛又道:“鸠什摩罗大至尊近年闭关练法,就是为了修练这十二魔神,那是聚宇内十二凶邪,以法力将之封固。再以断魂花海中之毒气以及一些凶人的精魂,溶入花中,炼成十二花魅,使能完全受控制,再设法贯入这十二魔神之中,使其降服。怎奈他们顽强异常,将元神散布体内,藉魔教神胶之护,不肯就范而成僵局。神胶固慾能封住他们的厉魄,不得出而为害,也保护了他们,使花魅无法侵染,幸得方兄伉俪与两位小友之助,本形告成!”

陆奇忍不住笑骂道:“司空老鬼,你早说一声不就行了,害得我们白操了半天的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