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05节

作者:司马紫烟

他把所知的情形与此行的使命简单地说了一遍。

龙无言笑道:“湘君,无心岛近在咫尺,居然有这种妄人,你我却一无所知。”

龙母却笑笑道:“郎君,知道了又怎么样,你我俱非尘世中人,而我们所修的道法也不是与人争斗的,否则我们也不会把女儿隔离而不见面了!”

龙无言点头轻叹道:“小友,你见过小女了?”

史剑英道:“见过了,而且也拜读过前辈所留的书简!”

龙无言道:“那是我在闭关前所留,彼时拙荆大丹未成,硬骨未化,对事尚未能尽悉,这百年清修,我们终于渡过最后一关,才知道此事早经天定!”

龙母笑道:“你对小女印象如何?”

史剑英道:“令嫒天真未凿,丽质天生,如得为侣,实再晚之幸,其奈再晚前生已有妻室,不久前再世重逢——”龙母道:“我们都知道了,你谢家姊妹不过才隔世之姻缘,但你与小女却是累世宿缘,这不是我故作虚言来骗你,在降魔双剑上,早就有偈言留下了!你看过没有?”

史剑英道:“再晚从未见到剑上有什么偈言!”

龙无言笑道:“你只有一柄雄剑,自然看不见的,这偈言是并镌在双剑上的,必须双剑合壁,才知全貌,我与拙荆就是因此而结合的!”

说着把龙母手中的青霜剑也要了过来,与紫电剑合并在一起,青紫两道光辉交映,在剑身上现出一行古篆:“剑合人合,魔消道长,剑分人分,群魔乱舞!”

镂纹极细,朴拙难辨,史剑英平时也看到了这些花纹,却不甚真切。

因为只有一半,而且镂文半阴半阳,阴阳间隔,必须要青光照进阴处,紫光映在阳凸之纹上,才构成完整的偈铭。

龙无言道:“小女因为煞气太重,与我们所修的大道异途,所以我们只教了她一些防身之法术,却没有教她语言,免得她出世惹事。小友携阳剑而来,不仅可证宿缘,且应为双剑合璧出世荡魔之时,小友还有什么疑问吗?”

史剑英见到两支剑上铭文,知道宿缘早经天定,遂不再犹豫,跪下叩头道:“小婿拜见岳父岳母!”

龙无言一招手,虚空将他托起道:“罢了,缘由前定,不过假我们而生,这些世俗礼数,不必讲究了,贤婿带看小女行道荡魔后,莫忘虔修,灵山会上,总有再见之日!”

龙母道:“这贝阙顶层是我跟外子清修之处,一向以道术封闭,连小女都不知道,如非紫电神剑破禁,贤婿也不得而入。贤婿见到小女,也不要告诉她,免得她心生旁鹜,扰我清修。启智灵丹一颗,贤婿交小女服下后立能言语,并洞悉前因。我于定中生慧,知贤婿与小女虽有宿缘,但合藉尚非其时,你持着青霜剑交给她,就带她是吧!”

史剑英道:“这个恐怕她不会相信!”

龙母笑道:“小女一心求欢,非为慾使,乃是受我们留言所使,其实她从未与人交往,根本不知男女好合之事!”

史剑英道:“这个小婿知道,她笔书男女之事,却目无婬意,是以小婿并未以婬邪视之!”

龙母道:“服下启智灵丹后,她自己会明白的,我以异类修成人体,全仗一念之坚,故不能启杀孽而毁道基,降魔之举,我们无以为助,但小女却可为你一大臂助,去吧!”

她把两枝剑都交给了史剑英,还有一颗玉色如雀卵大小的丹丸,袍袖一挥,一股潜力将史剑英挥退了几步。

再抬头看时,眼前只见一片淡紫色穹光,彷佛立身之处,已是顶端,再也看不出上面还有一层了。

于是他朝顶阙再度跪下礼拜后,才起立转身,发现龙女已站在背后,一脸惊惶之色,史剑英朝她笑了一笑,把手中的青霜剑交给了她。

龙女对这一柄剑似乎早经相识,接过后抱在怀中,亲吻不已,过了很久,才以诧然的神色,望着史剑英,大眼睛中流露出一连串的疑问。

史剑英却微微一笑,伸手招呼她一起来到下面。

龙女迫不及待地取笔书问:“剑从何来?”

史剑英笑答:“剑由令尊堂托交,并有灵丹一颗,希立服,当知分晓。”

他把那颗灵丹也取出交给了她。

龙女对人毫无机心,也不问来由,取过灵丹,投入口中。

先是一种痛苦的表情,好似那灵丹在她体中,给了她一阵子极为难堪的感受,但是慢慢地就消失了。

无限灵智通澈全身,接着就啊地叫了一声:“难过死了,这是什么葯?”

这是她第一次说话,而且说得极为自然,史剑英也不禁深服仙丹妙用无穷,含笑问道:“你会说话了?”

五个字进入到她耳中,接着她的脸上掀起了一片从所未有的兴奋,又跳又翻,连打了十几个跟斗,口中只是叫道:“我会说话了,我会说话了!”

等她兴奋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史剑英才含笑道:“你既然已能言,想必也洞悉前因后果了?”

龙女思索了一下,缓缓点头道:“是的!我都明白了!”

接着又问道:“你见过我的父母了吗?”

史剑英点点头。

龙女忙又问道:“他们在那里?”

史剑英记起龙母的吩咐,不能让她知道他们就在顶阙清修,笑笑道:“他们是以元神显形,把一剑一丹托我转交,略作指示就隐去了,因为她们修为正值紧要关头,不能分神相见,只说日后自有相逢之期。”

龙女禁不住十分悲怨地道:“爹娘为什么不跟我一见呢?”

“因为他们正值修为要关,跟你见面,怕因为心神受激而致前功尽弃,只有等功成脱关后再行相见了!”

龙女这才轻轻一叹,然后目注史剑英道:“我们的事,我的父母是否有过指示?”

史剑英大方地道:“有的!缘既前定,剑合人合,你收拾一下,我们就该去行道降魔了!”

那颗灵智丹中,龙母已经把所有的智能与因果渊源都灌输其中,龙女不待解释就完全明白了。

她笑了一笑道:“好吧!在这个海底下我也住够了,一直就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身受禁制,不能离开海面一步,现在终于能出去了!”

她打开了一具古鼎,里面放着许多法宝,一袭冰绡云裳,一对辟水龙珠,一双日月仙戈与一罐丹葯。

每样都附有用途,她把辟水珠与日戈分给了史剑英,着起冰绡仙衣,又对宫中四处,投了留恋的一瞥。

然后道:“走吧!构有许多丹诀道书,是供修为登仙之用,目前用不到,等我们行道功成后,再回到这儿来虔修时用得着,放在这儿,有我父母所设的禁制封闭,不怕别人前来窃取,比带在身上安全。”

于是她牵着史剑英的手,走出了洞口,挥手一摇,整座宫阙就在一阵光影闪烁下隐去了。

由于史剑英身上佩有辟水珠,海水在身外三尺之处,就被逼开了,连衣服都不会沾湿,而人在水中,却升降自如,较之陆地上还要轻快灵便。

一面徐徐飞升,史剑英一面将自己以往的事以及此行的任务作了个梗述。

龙女笑道:“原来是无心岛那一对活宝,我见过他们,没什么了不起。”

史剑英愕然道:“你见过他们?”

“是的,我经常在海底潜游,有一次就到了无心岛,触动了禁制,被他们发现了,两个人都出来追我。但是在水里,却没有我的行动快,那个男的更坏,他居然施展隐身法,悄悄地到我身边。我早就知道了,却故意跟他开玩笑,装作不知道,等他一把抱住我的时候,我就狠狠的一扯,扯掉了他的胡子。”

史剑英惊道:“鱼玄机已修成散仙之体,在他的掌握中,你居然能从容脱身而不受伤害?”

龙女笑道:“我虽然不会法术,但我却有两项最厉害的护身本能,那是与生俱有的,第一是不受伤害,不管是什么东西,到我身外十丈处,我就感觉到了。”

第一种本能是得自天赋,史剑英是相信的,因为她的母亲深居海底,虽以异类修炼成道,却没有受到天雷之劫,就是凭着这种本能。

第二种则是环境养成的,海中的鱼类都有这种本事,那是靠着水波的震动,在身上起的感觉。

海底的鱼介多半没有视觉,全靠着这种感觉,来体察外界的状况,捕食、避敌。

因此笑笑道:“你第二种本能到了陆上就会迟钝多了,最多只有一半的功劲,不过你有着先天的自卫能力,不会受多大的影响,鱼玄机后来怎么样?”

龙女笑道:“他们追到海底,进入到我母亲所设的癸水禁制区域内,就无法再进了,只有乖乖地退走。”

史剑英道:“这次我们是主动去找他们,可不能再仗着癸水禁制以却敌了,还是要小心点。”

龙女笑道:“无心岛距此不过百里之遥,眨眨眼就到了,怕什么,打不过他们,我就往海里一跳,依然可以躲到我母亲所布的癸水阵里去。”

史剑英心中一动,觉得这倒是很好的退路,因此问道:“那禁制是否每个人都能进入的?”

龙女道:“不能,这禁制是专为我一个人而设,不过你要进去,当然没问题,我已经渡过一口真气给你,那就是入门之钥,与阵式自然而然会起感应。”

史剑英道:“那就没多大用了,我在上面还有几个同伴,本来就利用这禁制,也让他们有个退路的!”

龙女道:“那有什么关系,我给他们每人都渡一口真气就行了!”

史剑英一叹道:“谢玲谢瑜是女子,跟你的关系很密切,自然没关系,司空湛与我师弟就不行了!”

“怎么不行呢?”

史剑英叹了一口气,他这才发现,龙母虽然把她的灵智启通了,却没有把世俗的礼法灌输给她。

他只得道:“你不懂的事还多着呢,慢慢再说吧,对了,你的名字就叫龙女吗,还有没有别的名字?”

龙女道:“没有!以前我从不跟人见面,我的父母又不会说话,没有人要叫我,有名字也没有用,这两个字也是因我母亲起的,她是龙母,我就是龙女!”

史剑英道:“这两个字称呼起来实在很不方便,你姓龙,名字就是一个女字了,我总不能叫你女妹。你母亲通言之后,取了一个名字叫湘君,你也从母名叫君儿吧!”

龙女道:“好极了,以后我就叫龙君儿,你叫我君妹,我叫你剑哥!这样顺口多了!”

史剑英道:“不行!你叫我剑哥倒无所谓,我叫你君妹,又犯了你母亲的讳了,我只能叫你君儿!”

龙君儿一笑道:“随便你,你说怎么好就怎么好,母亲的灵智丹中不但启发了我的语言能力,还要我以后一切都听你的吩咐!”

说着话,两个人已升出水面,但见那条船还是在海面上停留着。

四个人都站在船头上。

见到他们,司空湛立刻笑道:“好了!该了!终于上来了,再不上来,瑜丫头就要下去找了,这位是龙姑娘吧!”

史剑英带着龙君儿上了船,连忙道:“前辈何以得知?”

司空湛笑道:“你下去之后,这条船就跟被生铁铸定了似的,一动都不能动,我用尽了一切方法,才知道是受到某种仙法禁制,却是毫无办法,接着没多久,海底冒上一道红光,托着一封柬帖,说明了一切!”

史剑英倒是觉得很轻松,因为免去了许多chún舌。

司空湛又笑道:“恭喜老弟了,霎那之间,把前生几世的旧缘都续上了,本来是双璧联辉,现在是一变而为三星伴月了!”

史剑英觉得有点讪然。

龙君儿却坦然毫不在乎。

她抓了谢玲谢瑜的手,十分亲热地道:“二位姊姊,我叫龙君儿,是剑哥刚给我起的名字,我真高兴极了。本来是孤单单的一个人,现在哥哥姊姊都有了。”

谢玲笑道:“不敢当,我们应该是妹妹才对!”

龙君儿道:“不!你们先认识剑哥,就是姊姊!”

司空湛笑道:“龙姑娘若论宿缘,早在二侄之先,若论今生,则又略迟片刻,这姊妹可难分了,不如以齿序论吧!”

史剑英笑道:“这不妥,如果以齿序论,君儿就成我们的祖宗了,她久居海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大了。我们都历劫转世,她却是只转了一世。我看不如这样吧,玲妹居长,君儿居次,瑜妹第三,从她们的外貌上看来,大概可以这么分!”

龙君儿高兴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