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07节

作者:司马紫烟

玉罄道长连发三雷!

第一声轻暴将来势一阻,第二声时,彩云全散,三雷发出,将那列女子一个个都震了回去跌倒在地,鬓乱钗横,娇呼不已。

谢瑜笑道:“二师兄的天雷诀印竟有这么大的威力,为什么不早施展呢?”

玉罄道长诧然低声道:“我自己都不知道,只晓得绝不是我的本事,我的天雷诀印不会比我的飞剑更为厉害。”

语毕见史剑英含笑而立,连忙道:“这一定是师兄在暗中相助之力。”

史剑英笑笑道:“我不敢居功,一吻降一吻而已。玲妹,两个老怪物自己拿架子不出来,派出这些门人,竟在试探我们的实力。我们如果不拿点厉害出来,恐怕无法引起老怪物的兴趣,那个姓邢的妖女我看了就有气,却又不屑一斗,你拿你的无影掌,好好掌她两下。”

谢玲闻言一怔,正在奇怪自己根本不会什么无影掌。

但见史剑英朝她挤眼微笑,心中一动,知道史剑英必然另有用意,乃笑着道:“我的无影神掌是为对付老怪物的,对付这种小幺魔太可惜了。”

史剑英笑道:“没关系,先试试手也好,打了小的,老的才会出头,否则一直拖下去不知要混到什么时候呢?”

谢玲闻言一笑,暗思无影神掌,必然是掌发于无形,乃举手虚空一比道:“那我就先掌她的左颊。”

说也奇怪,她的手才一比,站在远处的那个中年女子身形一个踉跄,脸上立刻现出一个掌印,同时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

史剑英大笑道:“打得好,只是太轻了,下一掌打她的右颊,可得重一点。”

谢玲只得又举手一挥,反抽回来,果见对方又着着实实地挨了一掌。

这一掌更重,直打得她飞跌出去,口中鲜血直喷,两颊肿起老高,怒叱一声,正想扑上前来拚命。

谢玲两掌奏效,心中踏实,将掌一举道:“我找的是鱼玄机与管玄英,所以才对你掌下留情。如果你再要不知进退的话,我这第三掌出手,可没有那么便宜了,不要你的命,至少也打得你元神离窍,多年修为就白练了。”

妖妇见她说得声色俱厉,想起先前那两掌的厉害,不敢再逞强,厉嗥一声,双袖连卷,一阵旋风,将倒在地下的十八名少女都卷了起来,飞速地投入宫门后不见了。

史剑英哈哈大笑道:“碧瑶门下如此窝囊,鱼玄机居然还敢妄自称尊,想成为群仙之宗,真是太可笑了,快去把鱼玄机叫出来,否则我们就打进宫去了。”

宫门外的那些碧瑶门人,见自己这边两拨人都吃亏,而且都是岛主宠信的高手,他们自忖更不是敌手,慌忙一溜烟似的都躲进去了。

偌大一片空地上,就剩了他们四个人。谢玲这才低声问道:“剑哥!刚才是不是你暗中帮了忙?”

史剑英笑道:“我连手都没动,怎帮得上忙呢?”

谢玲愕然道:“那是怎么回事呢?”

玉磬道长笑道:“小弟知道了,必然是莫前辈来了,只有她老人家的无影身法,才有如此神通。”

话才说完,耳边响起一个声音道:“小道士,老婆子给你挣足了面子,你怎么掀我的底呢。少开口,老婆子隐在这儿,看看回头能否给那两个老怪物一点苦头吃吃。”

玉磬道长连忙止口。

谢玲也听见了,忙道:“原来是莫前辈在暗中成全,多谢了。”

暗中的莫无影道:“别行礼,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来了,回头尽管大胆出手,我给你们撑腰。”

谢玲喜极而笑道:“家师来了没有?”

史剑英道:“来了,十三奇都来了。他们正在帮助司空伯伯与君儿去捕捉焰龙,得手后就会来的。”

谢玲道:“那焰龙果真如此厉害吗?”

史剑英道:“如果仅是诛杀,倒是不费事,可是火鸦前辈认为此类远古异兽,恐怕是硕果仅存的一头了,杀死了太可惜。而且它口内所喷的毒火,是一般妖邪的克星,如能收服,对将来降魔卫道大有裨益。而火鸦前辈也是修习火功的,现在正请十三奇分布四周,防其逃窜。再由君儿的癸水真体克其火性,设法以元神潜入它腹内,与其内丹互炼为一体,就可以完全控制它了。”

谢玲道:“现在发动了没有?”

史剑英道:“还没有。焰龙深藏地心火泉之中,鱼玄机另设了许多禁制,稍一不慎,为其发觉,引发地心火源,势必造成一场大劫。这海中百里之内,亿万丈均俱遭荼毒。所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要我们在这儿尽量闹事,把两个老怪物的注意力引到此地来,他们方可以乘隙得手。”

谢玲听说师父等十三奇大援俱至,心中更定,乃笑笑静候。

谢瑜却关心地问道:“大哥,你已调息好了没有?”

史剑英道:“差不多了,而且老一辈的都到了,我也不必太耗力,能撑一下行了。”

暗中响起莫无影的声音笑道:“小姑娘,你先别关心史大哥,还是为你自己担点心吧,你师父对你私离北海,胆大妄为之举很生气,要好好的处置你呢。”

谢瑜道:“我乃是为了姊姊生命垂危,才急着出来的。”

莫无影笑道:“你姊姊受伤时,你师父也在,自然他会处理,要你这个做弟子的瞎忙什么?你这样做是怕你师父管不了呢,还是认为你师父对门下不关心?”

谢瑜急了道:“我怎敢有此心,只是见到师父一去不返,姊姊又日渐垂危,才偷跑了出来。”

莫无影道:“那也该找你师父去,你一个人就想独闯无心岛,幸而恰该碰上司空教主与史贤侄。否则你一个人带着重伤的姊姊,上这儿来不是白白的送命?你死不打紧,还连累到你师父丢人,更折损了十三奇的威名。”

谢瑜低头道:“弟子知错了,请前辈在恩师面前,为弟子求求情。”

莫无影道:“你师父很生气,本来要将你追回飞剑,逐出门户,经过司空教主再三苦求之后,才撤消前言。但要罚你在北海静室中面壁一甲子,善修本门心法,因为你好动,修为不够,出来容易丢人,等你把修为练成了,才任你活动。”

谢瑜苦着脸道:“那还不如杀了我的好。”

莫无影道:“小丫头怎么如此不知好歹,你师父虽是罚你,却也是在成全你。”

谢瑜噘着嘴道:“莫前辈,您不知道静室中面壁是什么滋味,以前我犯了错也被关过,才三天就差点没把我逼疯了,现在要我禁闭六十年之久,那不是要我的命了。”

莫无影笑道:“北海玄冰静室是修真最佳之处,一年可抵十年功效,一甲子出来,那还得了。”

谢瑜道:“我知道,可是那里四壁漆黑,奇寒澈骨,北海门下,没有一个人能耐过十天以上的。”

玉磬道长笑道:“师妹,莫前辈在与你开玩笑,北海玄冰静室虽然能助长功力,但如无十分深厚的底子,谁也无法在那儿久耽的,令师欧阳岛主自己试了一下,也只能最长挨过半年,怎会叫你去苦修一甲子呢?”

莫无影笑道:“小道士,你倒是怪会疼师妹的,居然敢跟我婆子捣蛋,早知如此,刚才我就不出手,让你叫那批女孩子抓去吃点苦头。”

玉罄道长笑道:“莫前辈,弟子怎么敢捣您的蛋呢。瑜师妹是个实心的人,您说得这么逼真,她也当是真的,差点哭出来,要是在这儿哭了起来,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吗?”

假如不是玉磬道长这样解释一下,谢瑜真想放声大哭了。

现在虽然听出莫无影是在骗她,仍是不放心,忙问道:“莫前辈,家师究竟要怎么罚弟子呢?”

莫无影笑道:“你放心好了,你师父精通先天神数,一切早已料中,知道你会偷跑出来,也知道你会遇上司空湛。古月真人也算定了,所以才叫小道士把史剑英带到海边,跟你们会合。只是他们都没算到会有龙宫一番遇合,可见易数也有不到的地方,好了!怪物出来了,你们准备着应付吧!”

语声一寂,宫中已传出一阵乐声,彩云霭霭,一个道装的中年人,身坐云辇,由两名少女推着,缓缓而出。

前面是一对宫装少女,各持长柄宫扇开道,云辇两侧,则步行随着两列奇装异服,形貌古怪的男女。

云辇到了宫门牌楼下止住,乐声也慢慢静止。

史剑英淡淡地道:“阁下可是碧瑶宫主?”

辇上的鱼玄机一点头,轻哼一声道:“不错,听说你史剑英是古月的弟子?”

史剑英道:“不错,在下正是全真门人。”

鱼玄机道:“你好大的胆子,不但伤了我守岛的神鲸,还伤了我的两个巡山使者与两个门人。”

史剑英道:“在下奉师命前来,海底有巨鲸阻路,在下不知道它是贵岛所豢,只当是海底妖物,才加以驱除。”

鱼玄机怒道:“胡说,在本岛附近,岂容妖物藏身?你这不是明知故犯吗?”

史剑英微笑道:“怎么没有,在下来到岛上之后,还见到两个万妖门的余孽呢。”

鱼玄机道:“他们是本岛巡山使者。”

史剑英道:“久闻岛主伉俪修为深远,已登散仙之境,怎么会用万妖门下的妖孽为巡山使者呢?”

鱼玄机怒道:“本仙长仁被万物,不以异类见弃,这有什么不对的?你的师长古月道人跟一批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自称十三奇,其中不是也有几个扁毛畜生在内。”

史剑英肃然道:“神州五子虽非人类,但持志修为,一心向道,不单修成人体,而且继续积修外功,降魔卫道,除害济世,功德无限,万妖门中的那些邪魔外道,怎能与之相提并论。”

鱼玄机微微一笑,道:“你这小辈,倒是很会说话,这个杠我们不抬,我先问你,十三奇可接到我的委任状了?”

史剑英道:“接到了。”

鱼玄机道:“他们怎么个答复?”

史剑英笑道:“家师等十三奇对岛主创设小西天,再开龙华会的盛举,异常向往。”

鱼玄机笑道:“西天为佛土,龙华会为西王母大聚群仙的盛举,但也只是个流传,本师虽已修成仙体,却从未见过传说中的仙人。有些民间传流的仙人,得道尚在本师之后,却已家传户晓,成为龙华会上客,由此可见龙华会之说,只是子虚乌有。但在世人的心目中,却已根深蒂固。因此本师拟付诸实施,亦为吾辈修道者留一实证,为后世留传一段佳话。至于小西天与龙华会合办,则更是溶仙佛两门为一炉,以示众教合一。”

史剑英笑道:“岛主这构想实在太妙了,家师等衷心赞成,所以才命在下前来一问究竟。”

鱼玄机道:“那你为什么一来就伤人行凶?”

史剑英道:“这可怪不得我,青蟒蛊姬与魔魔子都是昔日万妖门下漏网余孽,见面就施毒手,我必须要自卫。”

鱼玄机道:“这也罢了,但我的弟子可不是万妖门下,你为什么也对他们出手呢?”

史剑英道:“我以礼而来,他们不问青红皂白,一定要把我缚了去见岛主,我岂能束手就缚。”

鱼玄机为他的言辞所折,笑笑道:“好,看在你会说话的份上,我也不追究了,现在你有什么要问的。”

史剑英道:“家师等想知道小西天龙华会的性质为何?”

鱼玄机傲然道:“龙华会为群仙之聚,自然是邀请三山五岳的得道之士以及各教派之宗主共赴盛会,共遴一万教之宗,统率群仙。”

史剑英道:“要选谁呢?”

鱼玄机道:“这是我们夫妇发起的,自然是遴选一个修为最深,法力最高的修道人为首。目前看起来,还没有人比拙荆的道行更深,暂时以拙荆为首,如果有人能胜过拙荆,就以该人为尊。”

史剑英一笑道:“管仙子成道已近千年,的确是最适合的人选了,相信大家会同意的。”

鱼玄机得意地道:“碧瑶宫发出了一百多封请柬,没有一个人敢拒绝,可见大家都很捧场。”

史剑英笑笑道:“家师等接到的柬帖上,承岛主以巡山侍者见委,不知道这个职务有多高?”

鱼玄机道:“不高,南荒蛇丐与青城炼土在本岛为魔魔子所困,他只是一名巡山使者,本宫委派职司系以能为而定高下,因此对十三奇也只好委以此任了。”

史剑英笑道:“公平,公平,但是在下曾经剑败了贵岛两名巡山侍者,可见我还可以抵任较高一点的职司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