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神录》

第08节

作者:司马紫烟

向妙妙一招手,将红光收回,托在掌中笑道:“多谢岛主厚赐,这件法宝还真厉害,我收下了。”

鱼玄机怒道:“向妙妙,你被人逼得无处容身,我好心收容了你,待若上宾,你竟恩将仇报,不但骗去了我的法宝,而且还乘隙暗算,你这是什么意思?”

向妙妙笑道:“鱼岛主,你说得倒好啊!家父乃万妖之尊,我这公主身分何等尊贵,可把我的部属拉了过去,还要我来充你的下属,我为什幺要感激你,有了这个机会,我不整整你。”鱼玄机怒道:“你敢跟我作对,可曾考虑到后果没有?”

但你找我晦气还不太容易,我已练成了九转玄功,一身九命,你有本事就连杀我九次吧!

鱼玄机怒道:“别忘了你父亲的元神还在我禁制之中。”

他会受你禁制幺?他老人家草已化身潜形脱困了,现在正在加紧修练玄功,准备要找你算帐了。

鱼玄机道:“胡说,他被困在璇玑天衍大阵之中,怎幺脱得了身的?”

向妙妙笑道:“你爱信不信,如果他老人家没有脱困,我敢对你来这一手吗?”

鱼玄机顿了一顿才道:“就算你老子脱了困,还有根多你旧日的部属在此,我会在他们身上报复的。”

向妙妙道:“真正忠于我父亲的人,早就带走了,剩下来的都是一些忘恩负义之辈,我正想惩治他们呢,如果你肯代劳,那真是求之不得。”

鱼玄机怒极,摇身幻为一道青光,直朝向妙妙身上卷来,向妙妙慾抗不及,拦腰被绞成两截,肚破肠流,死状极惨。

史剑英感于向妙妙相助之德,大喝一声,掷出紫电剑,就朝青光截去。

青光似乎不敢逆神剑之咸,闪电般地脱逸而出,飘得远远的落地站定,才幻成原身。

但是离他不远之处,白影一闪,居然又是一个向妙妙,盈盈笑道:“鱼玄机!你别气糊涂了,尽拿自己弟子出气!”

鱼玄机闻言一怔,低头去看地上的残尸,却是邢琼芳,不由大惊失色!

连忙挥袖将两段残尸卷起,置放在他乘来的辇车上,朝一名侍女道:“快送回去,请夫人以凝魄神胶为她躯体接合!”

向妙妙却笑道:“鱼玄机,要不要再来一次,我这大挪移法是百试不爽的,只要你喜欢,我可以把你老婆都挪出来供你练剑!”

鱼玄机目瞪着她,目中怒火直喷,却是无可奈何,顿了一顿才咬牙道:“向妙妙,今天本仙长大意不慎,受了暗算。目前暂时放过你,等下次见面,本仙长誓必将你挫骨扬灰,管叫你形神俱灭!走!先回宫去!”

他往后一招手,那两列侍女仍是簇拥着他,向官阙内退去。

向妙妙笑道:“小妹!能够有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了,你们那点火候要想消减他还差得很远!”

谢瑜瞪起眼正待开口!

谢玲却拦下他道:“向仙子说得很对,我们与此怪道力相去太远,要想消灭他是不可能的,今日之事,如非向仙子援手,我们都完了!”

玉磬道长道:“混元霹雳珠乃广成遣阙中最具威力的魔教至宝之一,鱼玄机都吃了大亏,可见其厉害。刚才如果真对我们发过来,我们这四个人无一能幸免,就是家师等十三奇,也难当此珠之威,向仙子能把此珠由对方手中骗过来,实乃无上功德!”

向妙妙笑了一笑,走过来先把玄冰神梭还给谢玲道:“小妹妹,你既明前生因果,就好说话了。当年之事,其咎固然在我,但令姊妹也莽撞了一点,老姊姊这一次算是稍赎前愆,不知道能否相抵!”谢玲接过玄冰神梭道:“前事大家都有错,愚姊妹蒙司空伯父点明前因后果,只有自侮孟浪,不敢再责人,仙子今日援手之德,愚姊妹当然更为放心!”向妙妙似乎颇为感动,低声道了谢。她又转向史剑英道:“你大概对我还不谅解吧?”

史剑英沉默无言。

向妙妙却微微一笑,道:“我自知此生作恶太多,难以获得谅解,并且也不奢望你能谅解,不过我得告诉你,我之所以如此,你也要负一半责任的。”

史剑英道:“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向妙妙苦笑道:“你转了一世两劫,前世之事,自然不会懂,我却是身历数劫,每一感受,俱在心头。自认识你的前生后,一念成痴,知道你要历天劫,在南极玄冰寒潭之下,拼受奇寒冻体之苦,练就了玄冰阴煞,以助你躲过天劫。而且事前跟你说好了,可是你没有向你两个妻子说明。等我赶来时,天雷已经发动,她们姊妹不明就里,未肯放我过来。事机紧迫,我出于无奈,只好先把她们震昏了,赶进来助你御过天雷,误会才因此而生。”史剑英道:“那你也不该下毒手将她们杀死的。”

向妙妙道:那是因为她们先杀了你,我费尽苦心,助你渡过天雷,落到心力交瘁却毁在她们手中,叫我如何不恨?

再者她们能下毒手杀死自己的丈夫,我认为她们也是心胸恶毒之人。

所以才对她们下了杀手,如果我存心杀死她们,在一开始就可以下手,不会仅仅震昏她们了。史剑英道:“那件事大家都明白了。”

向妙妙道:“你们只明白了自己一部分,却没有明白我的。我本来就不是出身正派,又受此一激,才心智大变,倒行逆施了一阵。当你再世为人时,我已道行日深,察知前因,知道你就是前生爱友重生,但因为自惭形秽,愧对故人,所以一直躲着你。那知道情牵孽缠,你却始终不肯放过我!逼不得已,我只好施展迷术,盗取你的元阳,一为偿相思之苦,再则也是想为你脱胎换骨,去芜而存菁。所以保全你一丝生机,为你走遍四海,遍寻灵葯,改换你的根骨,因为你原先的根器并不算上上之选。而保存你遗体的温玉晶棺,就是我觅来的宝物之一,现在还在你师父处,当信我言之非虚。”

史剑英默然无语。

向妙妙又道:“等我探葯归来,才知玉棺已为令师取去,他以道家玄门正法,为你另孕灵胎,自然比我的方法更好。但如果不是我吸去你的元阳,使你本体成虚,令师的补天大法仍是无法施功的。我耐心地等你灵胎孕成,为你送葯去。那知又遇上了十三奇在泰山大会,我因为身属万妖门下,十三奇中每一个人都不会容我,才潜形在一边守候着。谁知你复体之后,见面就给我一剑。凭心而论,在泰山重重禁制,十三奇齐集,我都未必在乎,又岂会惧你这一剑,但我还是躲开了你。史剑英,我是不是真的怕你,你心中应该明白。”

史剑英仍是默然不语。

向妙妙一叹道:“未来之缘难竟,但宿缘难忘,我们之间,谁对不起谁很难说,我只希望你对我放弃仇意,纵不能成友,也不必为敌。”

史剑英慨然道:“向大姊,往事已矣,大家都忘了吧,今日承你援手之德,小弟十分感激,今后我们成个朋友吧。”

向妙妙泫然慾泣道:“好吧,剑弟,听了你这句话,我也足慰生平了!这颗混元霹雳珠就当作是我送你的一点小意思,你对碧瑶群邪之战上,还会有点用处。”

史剑英道:“大姊自己不留着防身吗?”

向妙妙道:“我用不着,因为我正好趁这个机会,潜入岛心地腹的九衍璇玑大阵中去帮助我父亲脱困。”

史剑英一怔道:“你刚才不是说,他老人家已经脱困了吗?”

向妙妙苦笑道:“那是骗他的,自万妖门被灭后,家父澈悟前非,一心向善,鱼玄机把家父邀来。家父坚持不允合作,才被困在璇玑阵中。家父道力较我为深,但要破此阵,必需男女各一人,以阴阳两仪真气,经七七四十九日之冲击,才能突破禁制。我前些日子虚与委蛇,就是怕他们乘机加害家父,或是封闭阵门,不让我进去。现在你们来了,可以牵制住他们的注意,我正好趁机入阵,等我脱困之后,我们再相见吧。”

语毕将混元珠塞在史剑英手中,转身慾行。

史剑英忙道:“向大姊!是否要小弟帮忙?”

向妙妙道:“不必了,阵法在岛心腹地之中,深入百丈,有水火雷电风刀血光七重禁制,你的道行不够,根本无法进入。”

史剑英道:“小弟巳习得方前辈地行之术,且得癸水真气之助,水火不侵,可以畅达地心。”

向妙妙道:“那就等你把鱼玄机夫妇驱出无心岛之后再说吧。你要小心一点,这一对夫妇野心勃勃,而且已经请到不少海上异人为助,你们可得妥善应付。”

语毕一轮遁光轻闪,人影已杳。

史剑英不禁轻轻一叹道:“真想不到她会幡然而悟。”

玉磬道长笑道:“那不是件绝大好事吗?向飘然父女俱已修成九转玄功,道行高深,他们能改邪归正,实为吾道一大助力。师兄,回头等师尊来了,不妨先请示一下,趁着人多,助他们父女脱困,对付鱼玄机夫妇就容易多了。”

史剑英道:“这个等师尊来了再说吧,我对阵法之学一窍不通,那个什么九衍璇玑大阵既然能把向飘然困住,必定是十分厉害,恐怕一时不易破解。”谢玲道:“我恩师与青城炼士萧前辈都精于阵图之学,如果真的要破阵,相信是没问题的。”

正说之间,忽见五色祥光由峰下冉冉而升,落地后一列男女修道人缓步过来,正是十三奇与司空湛、龙君儿等人。

四人忙迎了过去,一一参见。

莫无影也现身出来笑道:“你们可来了,为了一头畜生,你们大家都去赶轻松,叫我老婆子跟这四个年轻人去闹鱼玄机,差点连命都送了。”

地行叟方九一笑道:“莫老婆子,我们请你来帮忙这几个小的,是因为你能隐不现身。而鱼玄机自持身分,对这些后生未进,不好意思下杀手,拖拖时间,我们就可以赶到了,现在不是都好好的吗!”

龙君儿忙道:“剑哥!你们跟鱼玄机交过手了?吃了他的亏没有?”

谢瑜笑道:“不但没有吃亏,而且还连战皆捷,鱼老怪自己也碰了个大钉子,狼狈而逃……”骑鲸客道:“别胡说,鱼玄机怎会如此不济事?”

莫无影笑道:“这倒是真的,要不我们怎能如此轻松,还站在这儿。你看史贤侄手中拿的那件宝贝,就是从鱼老怪手里夺过来的。”

众人脸现骇色,忙问究竟。

史剑英才把交手经过,一一说了。

古月真人道:“那可真不容易,尤其是向飘然父女,能弃邪归正,反敌为友,更属可喜。”龙君儿道:“你们这儿可真热闹,比我们收服那条火龙有趣多了,早知如此,我该参加你们这边才是。”

火鸦童子道:“龙姑娘,焰龙是洪荒遗兽,全身都是毒火,如果不是你癸水真气为助,还真收服不了它,你可不能走,否则我们不但收不了焰龙,引发了魔火大阵,连脱困都相当困难了。”

史剑英问道:“降龙已大功告成了?”

龙君儿笑道:“成了,而且把那头畜生暂时封在我娘的贝阙中去镇压住,以癸水真磁,帮助它把内丹炼凝,此兽岁久通灵,知道我们是为了成全它,很高兴地去了。”

史剑英道:“它怎么能突破你母亲所设禁制的?”

龙君儿道:“火鸦仙长在来此途中,接到我父亲的飞缄传信,并且附了一道接引灵符,把焰龙收服后,在她的泥丸官上贴上道灵符,由我父亲以遁光接走的。”

史剑英不禁叹道:“君儿,你父亲真是了不起,事事前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中。”

古月真人也点头道:“不错,我的先天易数,觉岸上人得三禅灵光,已经能略夺宇宙之秘,稍窥前因后果了。但与龙仙长的袖内神通一比,还是差得太远。我们只算出你在西行途中,可以有高人协助,可保有惊无险,但卜象都应在司空教主身上,可没想到龙姑娘。”

司空湛毅然道:“掌教真人如此一说,在下就惭愧了,此行如非得令徒与龙姑娘之助,我的人就丢大了。”古月真人道:“不然,小徒只是仗着一点前古仙兵,在修为方面,也只是靠着诸友随时造就,应敌经验上还差很远,若非教主大力维护,他们吃的亏就大了。”

火鸦童子笑笑道:“大家都别客气了,焰龙收服,破除了魔火毒阵,已经减却了碧瑶宫一半的威力。史贤侄吉人天相,又得向妙妙之助,把鱼玄机小创,我们正好挟胜利之余威,长驱直入,尽站在门口干吗?”

青城炼士萧遥却道:“莽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州封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