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 十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诸葛山真在一旁笑道:“醉鬼,你的心眼倒不迷糊,我们南兄在万家堡买动了几个人,准备利用这次屠龙之会,把那两口子坑在此地,他好回去接掌万家堡,那个飞天蜈蚣阮青虚果真有两下子,居然把这事情摸清了。”

“凌云霄跟万氏夫妇交恶时,他自己隐忍不说,可是在分取藏珍时,他们互相一谦让,居然攀上了交情,尽释前嫌,阮青虚就把这件事抖了出来,万年红不过是划地绝交,万年青则要跟他拼命,不是我挡一下,南山重就会从八奇榜上除名了,所以南兄只有跟着山人同进同出了。”

常醉客沉声道:“南山童,万年红那样对待你,你居然还私下算计他,你还算是个人吗?”

南山童被说得老脸通红,只是硬着头皮道:“我是为万年红出口气,他们夫妇貌合神离,已有多年,万年红在万家堡受够了窝囊气,我就是夺下了万家堡的基业,他也不会怎么样的,哪知道他们在藏龙池边,居然感情融合了起来,我这个闲事就管得不受欢迎了!”

常醉客哼了一声道:“你这是管闲事吗?”

南山童道:“当初我的本意是为万老弟摆脱那个婆娘的管束,万老弟对万家堡是一无可恋。”

常醉客道:“所以,你就动了人家的脑筋了。”

南山童老着脸皮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为自己打算并不为错,如果他们两口子还是象从前一样,我这种做法,万老弟一定会支持的……”

常醉客一叹道:“不错,你的看法也许是对的,只是你对万年青不够了解,她对万年红感情很深。”

“以前种种约束刺激,为的是提拔激励她的丈夫,从今天她一连制裁两个手下,恢复了万年红的地位与尊严,就可以看出来了。”

南山童道:“万老弟跟她还是多年的夫妇,到今天才真正认清她的为人,我这个外人又怎么能了解呢?”

常醉客道:“你一心算计人,自己尝到恶果了,还不知悔改,依然跟老狐狸这种人在一起。”

诸葛山真笑道:“醉鬼,你别骂他,今天除了我山人之外,谁敢保证他的安全,我相信南山童并不是真心想跟我在一起,只是没有别的路可走而已,只要你们肯说一句今后能负责他的安全,他马上可以掉过头来帮你们。”

南山童道:“不惜!诸葛兄保护我是有条件的,今后我是永远跟着他,不过他的条件并不苛刻,我随时可以离开他,只要你们开句口,以后万家堡与水道找我麻烦时,你们可以帮我化解一下,我马上帮你们。”

常醉客厉声道:“没有人会帮你,如果有机会,我还会杀了你呢!因为你这个人丧尽天良,唯利是图,已经到了人皆曰可杀的程度,你还是跟在诸葛山真后面当走狗吧!”

南山童被骂得恼羞成怒,鞭发如雷,缠紧常醉客急拼,两个人打得更是激烈,双方都是八奇中人,功力悉敌,不分上下。

何妙容与古残也堪堪战个平手。萨玲娜那一边可就苦了,因为这四个女孩子俱得古残七分传授,身躯轻灵,怎么也不是敌手,被小青一指点倒。

而入地天尊也被小青一剑削断了手指,痛叫着滚退一边。

空出来两个人,立刻去帮助诸葛山真,把闻千里给接了下来,十三个人分成了四下混战场面。

有着闻千里帮忙,罗菩提堪堪可以跟诸葛山真战为平手,这一下变成单独应战,他就渐落下风了。

诸葛山真笑道:“小子,宇内八奇你名列其冠,山人是不屑一顾,今天可让你知道厉害了,除了你那个老和尚师父外,我不作第三人想。”

罗菩提只有咬着牙苦拼,施展师门绝学菩提剑法,招式虽精,但苦在内力不足,诸葛山真的火候至少比他深上四十年。

再加上诸葛山真深谙医理,经常采食各种灵葯以助长元气,将人体的魄力发挥到极点,平时深食不露,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功力如何,今天总算抖了出来,罗菩提才知道他不是虚夸。

宇内八奇以武功而言,圣手医隐确是冠于众人之上。

闻千里见罗菩提将有不支之象,想过来援手,却又被小红小青二女缠身,脱不得身,只得空着急了。

这两个女孩子不过才十五六岁,却学得古残一身奇妙的轻身提纵功夫,滑溜异常,闻千里的戒刀虽猛,却沾不到她们一点边,何况又是两打一,急得虎啸行者口中连连发出怒吼,震得四壁皆动。

诸葛山真笑笑道:“闻老大,你别鬼叫喊帮手了,凌云霄跟万家堡的人都已经走了,不会再来的。”

闻千里道:“洒家不信,你们都放弃了,那么大的一条龙,他们弄不走的。”

诸葛山真道:“可是我帮了他们的忙,叫他们把重要的部分都拿走了,剩下一堆龙骨算是我的,还教了他们泡制龙皮与熬炼龙肉的方法。他们自然急急地去制炼了。”

罗菩提道:“你真是这么好吗?”

诸葛山真笑道:“当然,我只对龙珠有兴趣。”

说着罗菩提的手已慢了下来。

而诸葛山真居然住了手不动,含笑道:“大家都歇一下吧!借这个机会谈一次,总之你们已经没有帮手,今天再也逃不过山人的手掌心了。”

他说过之后,决斗中的人果然都停了下来。

罗菩提道:“有什么可谈的?”

诸葛山真道:“关于龙珠……”

罗菩提冷然道:“你来此之前,根本不知道我们还有龙珠,因此我根本不相信你会放弃那些藏珍,让他们拿走。”

诸葛山真道:“事实的确如此。”

何妙容忽然道:“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诸葛山真笑道:“还是何山主了解我。”

何妙容哼了一声道:“但是我不相信你会把龙珍让给他们,因为你原本打算一个人独吞全部尤珍,绝不让人分走一点。”

诸葛山真笑道:“那你说我为什么让他们带走呢?”

何妙容道:“因为你自己拿不动,借他们的人手替你运出去,然后再设法取回来,我不知道你安排了什么方法,但我敢保证你的用心定然如此。”

诸葛山真忽然大笑道:“何山主对山人的了解很深,只是对山人的智慧估计过低。山人不但要借他们的人力运走藏珍,而且还要借重他们替山人炼制好,然后再收回,这样岂不更为省力吗?”

何妙容道:“可是他们出山之后就分散了,你想追上可不容易,尤其是凌云霄那一批,一出山就到了他水道的势力范围内,你想取恐怕也难了。”

诸葛山真笑道:“他们走不掉的,一定会在最近的龙陵等候。”

何妙容道:“你这么有把握?”

诸葛山真道:“是的,因为山人告诉他们,这天气太热,龙肉、龙鳞、龙须、龙筋都不能久藏,迟则腐而失效,必须尽快制炼。”

“山人还给他们了一点防腐的葯粉,大概也只能维持一两天时间,这两天中,他们恰好到达龙陵……”

何妙容道:“不一定说在龙陵呀!到腾街更近。”

诸葛山真道:“不,他们必须到龙陵。”

何妙容一怔道:“为什么?”

诸葛山真道:“因为炼制那些藏珍,还得要许多葯物配合,而龙陵是滇边葯料的集汇之处,只有在那儿才能配齐所需葯物。”

何妙容冷笑道:“就算你控制了他们的行踪,但要夺取他们的藏珍还很费劲,万家堡此次倾巢而出,水道人手也有接应,你们这点人不够一拼。”

诸葛山真笑道:“何必要力拼呢?山人有两个采葯童子等在龙陵,只要他们把东西炼制好,前去接收就好了。”

罗菩提叫道:“你又捣了什么鬼?”

诸葛山真笑笑道:“没什么,山人不过在防腐的葯粉中,渗了一点百日追魂草与金龙草合制的迷香……”

罗菩提怒叫道:“想必就是你用来陷害我恩师的那一种?”

诸葛山真一笑道:“不错,他们在制炼藏珍的时候,也会吸入那种迷香,不过葯性发作较缓,要等他们完工的时候,才会昏倒,那时我的两名采葯的童子,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把龙珍带走了。”

罗菩提怒叫道:“你这手法大狠毒了。”诸葛山真道:“这种迷香必须要龙须草才能救治,山人也不会要你们的命。”

罗菩提一征道:“你说什么?”

诸葛山真笑笑道:“你该想想,打得好好的,山人为什么要停下手来,就是为了要等你们体中的迷香发作。”

罗菩提闻言又待怒扑上去。

可是才一提气,就发现周身无力,只跳出两三尺远。

而常醉客、闻千里与何妙容等人也都是一样。

莎莎与飞天天尊则已是不支,昏倒下去了。

诸葛山真笑道:“山人的葯锄柄中是空的,钻有许多小孔,将迷魂葯粉掺在里面,作用更大。”

“因为你们已服用过龙须草,一时不易中毒,山人才找你们先拼斗一番,使你们动用真力后,挥发葯性,一直到差不多的时候,迷魂散的葯力才发生作用,这是山人的袖里乾坤,也是诸葛之所以厉害也,你们这下子该认了吧!”

罗菩提勉力举步,挺剑朝他刺去。

诸葛山真挥锄轻轻一拨,就把他击倒在地,从他身上取出龙珠,然后又走到常醉客等人处。

常醉客怒声道:“你好卑鄙!”

诸葛山真笑道:“你们不必山人费事,把龙珠拿出来吧!”

常醉客心中虽然不愿,但也无奈,只好掏出龙珠丢在脚下。

何妙容等人也都一一掏出龙珠。

诸葛山真弯腰一一将龙珠拾起。

何妙容道:“老狐狸,我不得不佩服你,只是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诸葛山真笑道:“好,你问吧!”

何妙容道:“你来此之前,也不知道我们还有龙珠,可是你蓄意对付我们,显然是早已计划好了,你对这又作何解释?”

诸葛山真笑道:“问得好,山人此来只是为了取走你拿走的一块龙心,蛰龙藏珍,我绝不让任何人分享的,谁知探心得珠,更有许多意外收获。”

才说完这句话,古残的四个侍女忽然一个个倒了下去。

古残大惊道:“诸葛山真这是怎么因事?”

诸葛山真道:“服过龙须草的人,仅是功力散失。她们没服过龙须草,就会不支倒地,不过她们能支持到现在,可见内力深厚,你调教得不错呀!”古残道:“她们不是服过解葯吗?”诸葛山真笑道:“没有解葯。”古残道:“那你给她们服的是假的了。”诸葛山真道:“是的,真正的解葯是龙须草的根,我只留下一份自己用。”

古残一怔道:“那我的解葯也是假的了?”

诸葛山真道:“不错!你的情况跟他们一样,已经不能再动武了,古残,这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因为你生性喜欢杀人,伤的人大多了,必无善终,失去了武功,你就无法再杀人,还可以安享余年。”

古残怒叫着要站起持命,可是他的功力已失,身于才动就摔倒下来,连想爬动的力量都没有了。

他哑着嗓子叫道:“诸葛老鬼,你连自己的人都坑了,你真狠!”

诸葛山真哈哈大笑道:“古残,你可别怨我,山人绝对公平,因为万家堡跟凌云霄都跟你结了仇,他们的武功尽失,你的武功若在,对他们就太不公了,南山童,你也是一样,这一来谁都无力再对付谁了。”

“山人生平最不喜欢杀人,也没有亲手杀过任何一个人,甚至该死的人,自然也不希望你们杀来杀去了。”说完又走到何妙容身前道:“龙心呢?”何妙容淡淡道:“已经调成葯丸,服下去了。”诸葛山真道:“哪会这么快?”何妙容道:“这是我的救命的东西,当然快点呀!”诸葛山真道:“我不信!”

何妙容道:“不信我也没办法。”

诸葛山真走到何妙容制炼葯丸的地方看了一下,才道:“不错,你把东西都带齐全了,难怪如此迅速,这也是天意,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只好让你占便宜了。”

常醉客大怒道:“我们还把龙肝,炒了吃下肚去了,你想独占一条龙的心思已经空了。”

诸葛山真道:“没关系,凡事留点残缺也好。”

说着走向萨玲娜身边,取出她接存龙血的玉瓶。

萨玲娜叫道:“那是救我母亲风瘫痼疾的,你也不放过吗?”诸葛山真大笑道:“这小姑娘,你错了。”

萨玲娜道:“那你要龙血干什么?”

诸葛山真道:“我不想要你这一瓶龙血,而是替你送去,因为你功夫已失,行动太慢,恐怕会误事,我拿了去让令堂大人快点恢复行动。”萨玲娜不信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