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最狼狈的是常醉客,他跟莎莎还是搂成一团,罗菩提把他们两人都制住了穴道。何妙容把莎莎的衣服穿好,最后才拍开常醉客的穴道。

他清醒过来后,对自己方才的行为依稀尚有记忆,大叫一声,举手就朝自己的头上拍下去。何妙容伸手挡住了道:“常兄,你想干什么?”常醉客低下头,何妙容厉声道:“你想一死了之,但我这个侍女怎么办?是否也跟你一死?”常醉客黯然道:“山主,常某实无颜偷生。”何妙容道:“那时怪不得你,诸葛山真使用的迷香太厉害了,就是闻老虎与他的四个部下都还能撑得住,你却把持不定,可见你的定力还不如他们。”

闻千里连忙道:“何山主,洒家与这四个兄弟都是身在空门,出家人的六戒我们犯了五戒,就是色戒这一关不曾犯,因为我们练的是童子功,自小就摒弃色慾,所以熬得住,常大侠却不同。”

何妙容道:“没有什么不同的,罗兄弟还不是一样,他怎么能无动于衷,而且还能自行冲开穴道。”

闻千里道:“罗老弟出身第一奇人门下,修为之深,我们那一个都赶不上,怎么可相提并论呢?”

罗菩提也道:“是啊!小弟追随恩师习的是佛门静持工夫,常大侠却是走外功的路子,连古老怪那一大把的岁数都撑不住,大姐也未免责人太深了。”

何妙容笑道:“你师父出了家,可没要你落发,将来是要你成家立业,他不会教你那些绝门功夫的,可见修为还是在人。”

“常兄,我也不是说你不当,你是害在这个酒上面,尽管你内力精深,但酒能乱性,平时你仗着内功压住了,一旦遭到外力引发,就见到其害了。”

常醉客道:“从今天开始,我滴酒不进。”

何妙容笑道:“那倒不必,你以酒成名,如果戒了酒,你这终年不醒的雅号怎么办呢?只是希望你今后稍稍节制一点,可不能再事大如天便亦休,因为有件事是你也逃不了,死也避不了的,你总得有个交待。”

常醉客知道她指的是莎莎,连忙道:“常某愿凭山主处置。”

何妙容道:“常兄,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常醉客道:“言出如山,自然绝无更改,山主要常某的头颅,也只须一句话,常某当自己砍下来送上。”

何妙容笑道:“那也没这么严重,你游侠人间,我也不会对你提太苛刻的要求,只要你每年至少到百花山住一个月,而且每年要交上二十两银子给百花山。”

常醉客没想到是这个条件,倒是怔住了,问道:“干吗?”

何妙容笑道:“一个月来陪陪你的妻子,二十两银子是你养家的费用,这是一个做丈夫应负的责任。”

常醉客大感窘急地道:“山主,这……”

何妙容道:“莎莎虽是我的侍女,却也是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当然匹配你常大侠是高攀了一点。但我答应过她们,将来一定要给她们规规矩矩地找个归宿,只好委屈你了。”

“何况你已经四十六岁了,莎莎才二十九,少妻事老夫,你总算也占了点便宜,两下就扯平了。”

常醉客急得满头流汗,道:“山主,这能否从长计议。”

何妙容脸色一沉道:“你可是觉得莎莎配不上你,这也难怪,我把她送给你了,随你如何处置好了。”

常醉客连忙道:“山主,常某不是这个意思。”

何妙容冷冷地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常醉客张口结舌,却说不出一个理由来。

闻千里却笑道:“常兄,何山主的处置很对。虽说你们都是事出无奈,但这位姑娘坏在你手上也是事实,你不要她,叫她将来如何做人呢?”

“若不是诸葛山真帮忙,凭你这头懒猫还娶得到这么娇滴滴的老婆吗?你还推托个什么劲呢?”

罗菩提道:“常大侠,除了这以外,再无解决的方法,每年一个月小聚,无碍你的行侠,何况落叶归根,你总是要成家的,莎莎姑娘德容工言,四德皆备,也不辱没你。”

常醉客被他们一人一言说得无言可驳,只得道:“山主,常某只怕耽误了这位姑娘,我孑然一身的四海飘零,身一无长物,又是这么一大把年纪……”

何妙容笑了笑道:“相差十七岁不算大,最主要的是你的人品还不错。百花山的女孩可不是随便嫁人的。”

常醉客道:“山主还得问问姑娘本人的意思吧!”

何妙容道:“不必,我既是山主,又是族长,可以作得了十分的主,只要你同意就成了。”

常醉客道:“常某只是自渐形秽,还能说不同意吗?每年住一个月,常某绝对遵从,只是那二十两银子,恐怕有点困难,常某不事生产,身无一技之长……”

何妙容道:“你葫芦的酒难道都是偷来的?”

常醉客道:“那倒不会,山主知道我的为人,虽一毫亦不苟取,一天两顿酒,不是卖文鬻字,就是替人家做零工,经常身无分文,要筹二十两银子来养家实在难于登天。”

何妙容道:“你名列八奇,怎么一贫如洗?”

闻千里道:“常大侠这话倒不是虚假,他的品节清高是有口皆碑,这也是值得尊敬之处。”

何妙容道:“那也行,你在百花山庄时候,替我那些女孩儿教一个月书,束修二十两好了。”

常醉客一拱手道:“多谢山主了。”

闻千里道:“山主,你也太小气了,常兄乃一代人杰,文武全才,每月的束修只值二十两吗?”

何妙容笑道:“常兄的那些学问只值几斤老酒,可是除了好酒之外,千金也买不到他的片言只字,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岂是真会要他的银子!”

“不过常兄为人耿介,若不是用这个方法,他一定不肯接受,说不定要把莎莎带走了,而我的百花山实在少不了她:“

说着朝莎莎笑问道:“莎莎,你对这门亲事有何意见?”

莎莎跪了下去道:“婢子全凭山主作主。”

何妙容笑着扶她起来道:“从现在起你就是常夫人了,我可当不起这般大礼,以后可别这么称呼了。”

莎莎连忙抢道:“婢子不敢当,婢子永世为百花山中人。”

何妙容道:“嫁鸡随鸡,你已是常大侠的人了,不过百将山还要借重你一段时间,辛苦你几年,你再跟常大侠出去建立你们自己的家吧!”

莎莎急道:“婢子绝不离开百花山。”

常醉客也道:“山主,人我可以要。却不能跟我走,常某养不活一个老婆。也不能叫她跟着吃苦!”

何妙容一笑道:“你放心好了,拖累不到你的,百花山嫁出去的女孩都有一份陪嫁,百亩良田,一片田庄。”

常醉客道:“常某却不能领这份情。”

何妙容道:“这是她应得之份,不必要你领情,我建立百花山时,就分配好了,也不是专为你而设。”

闻千里笑道:“常兄,这一点你就不必矫情了,而且已你还真需要,百亩良田,一半种米一半种黍,才能够供给你这酒篓子三餐之需,我相信嫂夫人也不愿意你去作苦工养活她,这倒不是说她吃不得苦,而是你好事晚成,不能再把精力虚掷,还是多用在造就几个小酒鬼上面吧!”

莎莎脸红低下了头,何妙容道:“这可不象个出家人该说的话,闻老虎,你也该讲点口德。”

闻千里哈哈大笑道:“洒家这个头陀根本就是假的,杀人、喝酒、吃肉,做强盗,死后十九层地狱都难数其罪,还在乎多一次割舌地狱吗?”

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

何妙容这才道:“罗兄弟,令师走时有了指示。要你到龙陵去阻止诸葛山真加害凌云霄与万家夫妇,怕你一个人独力难支,要我与师妹帮助你。”

萨玲娜忙问道:“我娘那儿呢?”

何妙容道:“佛印上人去为她医疾了,你还耽心什么?”

萨玲娜问道:“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呢?”

何妙容道:“不必,诸葛山真目前要对付的人是我,因为我是知晓十三字真解的人。”

“我们若回百兽谷去,他一定也会跟了去,对梅姨更为不利,所以我们上龙陵去吸引他的注意力,可以使梅姨安静的疗疾。”

萨玲娜虽然心有所悟,但她对这位师姐有着本能上的敬畏,不敢再违抗了。

闻千里道:“还用得着洒家吗?”

何妙容道:“人多当然较好,只是你还敢去吗?”

闻千里哈哈大笑道:“笑话,洒家还想找那老狐狸一雪前仇呢,就是不跟各位同行,洒家也不放过他。”

何妙容道:“闻老虎,我不是看不起你,而是你想一想其中的利害,以前你与诸葛山真交恶,只是他想利用你而已,还没有深仇大恨,如果你参与龙陵之行,就是正式与他作对了,惹下这个对头是很不明智的事。”

闻千里愤然道:“洒家不在乎,绿林旱道兄弟,只为尊敬而服人,却没有怕过人,天王老子也吓不了老子。”

何妙容道:“闻老虎,我没有说你的意思,这也不是逞义气的事,正因为你手下的人太多,我才劝你慎重考虑三思而行,诸葛山真如果家找你的麻烦,目标不一定指着你。”

闻千里道:“洒家知道,他可能对我的兄弟下手,但我不在乎,我们的兄弟分得很散却很团结,只要他伤了我们一个人,走到那儿都够他瞧的。”

何妙容一笑道:“你不愧为一头老虎,豪情可敬,只是诸葛山真擅于用毒,杀起人来可不是一个个杀。”

闻千里笑道:“十个百个地杀,也够他忙上一两年,才能把我们的人杀光,可是我们并不是死人呀!”

“绿林哥们儿讲仁义可不讲仁慈,他敢用毒对付我们,我们也可使别的手段对付他,一定要使姦,我们可不怕谁。”

何妙容笑道:“好吧!既然你决心淌这次浑水,我自然是欢迎的,不过,闻老虎,我讲一句不中听的话,跟凌云霄在水陆两道分庭抗礼,你却有一点不如他。”

闻千里道:“洒家倒不相信,论武功,我们相差不多,论实力,我可比他多好几倍,有水的地方一定有陆地,他的地盘里有我的地盘,而陆地的地方不一定近水……”

何妙容道:“我说的不是这些,你比他少了一个智囊,象那个阮青虚就是个好人才,武功也许不会比你们这四大天尊高,可是和你四大天尊比,未必胜得了他一人。”

闻千里笑道:“这个洒家承认,凌老大喜欢耍计谋,所以他重用的是谋士,洒家不信这一套。”

“我身边的兄弟都是直心直肠的莽汉,但并不是说陆道中没有这等人才,在洒家属下东南西北四下分舵,各有一位绝顶聪明的师爷在镇守着,他们都是玩阴谋的天才。”

常醉客笑道:“这个我有过风闻,陆道的阴风四季才是黑道上最有名的煞星,才智出众,武功也不弱。”

何妙容哦了一声道:“你有这种人才为什么不重用。”

闻千里道:“谁说不重用,他们分掌四大分舵,等于是陆道的四个副盟主,洒家这个总瓢把子只是到处走走看看,真正负责人全是他们,要不然陆道好几万弟兄,那有这么服服贴贴的听令于洒家。”

何妙容说道:“你不怕他们会倒你的戈吗?”

闻千里道:“不会的,他们是洒家的师弟。”

常醉客一怔道:“阴风四秀才是天机门下。”

闻千里说道:“常兄知道他们的师承,怎么不知道洒家的师承呢?我那老师父还有个大弟子呢!”

何妙容恍然道:“原来你是一代奇人天机先生的门下。”闻千里沉声道:“是的,同门五兄弟中,洒家的性子最直,却也最得老师父的宠爱,不但接受了他老人家的衣钵,而且也承受了他老人家的事业。”常醉客一怔道:“陆道前任盟主就是天机前辈?”

闻千里道:“是的,这是一个秘密,除了我那四个师弟,只有这四个人知道,天机先生与无影神丐是同一人。”

他手指四大天尊含笑又道:“他们四个人是老师父座下的四个门童,老师父把事业交给我后,就云游四海去了,在他老人家未归天之前,我那四个师弟不敢动歪心思的。”

常醉客摇摇头道:“真想不到,闻兄会是天机门下!”

闻千里道:“连我那老师父自己也想不到,他老人家一生专用心机,却收了我这个没心机的徒弟。”

何妙容道:“闻老虎,如果你决心要跟诸葛山真比一比的话,最好把你那四个师弟都召集起来。”

闻千里道:“那十分容易,洒家在出发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他们了,目前他们可能都在山外等候着,等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