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胡人咧开大嘴道:“敝人率商前来贵国贸易,已向州府缴纳税银,特准划地筑庐,各位手持凶器侵入,不怕触犯了禁例,莫非是想逞凶抢劫吗?”

何妙容冷笑道:“波尔哈,你别装了,你们邪神教在波斯本土,无法立足,跑到中华来已是不该,现在居然敢勾结诸葛山真,虏劫我武林同道。”

那胡人微微一怔,随即大笑道:“何山主不愧为蛮荒领袖,居然将本教的底子都摸清楚了,很好,本教主应诸葛先生之邀,来中华开展教务,凌云霄与万家堡两处基业颇为合用,本教主已决予借用,何山主如愿将蛮荒的势力也投入本教,对本教的开展将更为有利,更能发扬光大了。”

何妙容怒喝道:“你在做梦,快把那些人交出来,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把你们邪神教尽数诛绝。”

波尔哈大笑道:“本教主既然无法在本土立足,亡命中华,早已不想回去了,何山主只要有本事,尽可下手。”

何妙容怒叱一声,挺剑飞刺。

波尔哈朗声大笑,居然用空手迎上,剑峰砍在他的手上,发出铮然之声,皮毛不伤,反把何妙容震得身形一偏。

罗菩提见了也不禁微微变色。

内功练得到家的人,固可刀剑不伤,但象何妙容这样的内家高手,即使能拿一根树枝,亦不逊刀剑之利,何况是手握纯钢的长剑呢?

但这波尔哈居然能空手将何妙容的长剑震开,功力之高,已到不可想象的境界了。

波尔哈不仅内力深厚,发招也极为迅速,一手震开长剑后,跟着就发掌砍了过来。

何妙容这次不敢用兵器去硬接了,连忙闪身避开,而且用剑去刺对方的身上要穴。

说也奇怪,波尔哈的双手能不畏刀剑,身上却不敢被何妙容的长剑刺中,连忙用手去格架。

有了这个发现,何妙容才能从容挥剑,战在一起,不过她发现波尔哈的武功的确不弱,纵然是空手对一柄长剑,要胜过他还是不容易。

这时另有两个胡人,挥着弯如新月的胡刀扑了过来。

罗菩提挥剑迎上,发现这两个胡人的内力也是不凡,要想胜过他们也得要用相当的时间才行。

而在同时,帐篷外面包传来了厮杀之声,想是萨玲娜三人也跟胡人动上了手。

罗菩提知道凌云霄与万氏夫妇都在后面的那些小间内。急于过去救人,可是与他交手的两名胡人配合很好,一左一右两口刀封得好紧。

罗菩提采取攻势时,他们却采取守势,罗菩提想掠过他们到后面去时,他们必有精招突出,硬把罗菩提逼退下来。

帐中五个人厮拚了五六十回合,胜负难分。

帐外杀声震天,金铁之声,铮铮不绝,却不见有人进来,罗菩提知道闻千里他们被邪神教徒缠住了,一时也不易得手。

而对方还有最厉害的几个强敌,如诸葛山真、南山子、古残等尚未现身,心中焦急,忍不住道:“何大姐!看来情形不妙,敌势之强,超过我们的想象,必须要速战速决才好,你加点劲,快把那胡儿收拾下来!”

何妙容见波尔哈一味采取守势,急切间难以攻下,心中一动,知道对方等待那炉火中的散功迷香发生效用,想把自己生擒下来,否则波尔哈放手抢攻,姑不论胜负谁属,但胜负会决得快一点。

因为攻击虽是最好的防御,但在攻击中也往往容易暴露本身的弱点而为敌所乘,波尔哈仗着散功迷香,可以稳操胜券,自然是犯不着去冒险,可是,波尔哈的这种战术也害苦了何妙容。

因为何妙容急着要杀退敌人,救出受困的人,虽然她口中含着龙珠,可以解得迷香的毒,此刻也是有口难言。

罗菩提面对着两个胡人是邪神教中好手,武功比波尔哈略逊,罗菩提是可以把他们都解决的。

但这位青年人心怀仁侠之道,又不忍心下手,杀敌容易制敌难,所以他也弄得进退维谷!

何妙容看得急了,道:“罗兄弟,再这样下去,我们救人不成,却要把自己都陷进去了。”

罗菩提却如同没听见似的,仍是在游斗着。

又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叫道:“何大姐,不对,我怎么秘来越使不上劲儿了,恐怕这帐篷里有鬼!

波尔哈大笑道:“罗小子,你现在才发现已经太迟了!”

罗菩提惊道:“真是有鬼?”

波尔哈道:“不错,这帐中点着我们由天方带来的散功迷香,嗅入鼻中,能使人渐渐功力消退,你已经着了道儿,还是束手就擒吧!”

何妙容闻言大惊,她自己没有功力减退的感觉,但看见罗菩提手脚渐慢,真象是有力不从心之状。

何妙容不由情急地问道:“罗兄弟,你这是怎么了?”罗菩提道:“不行,我的真气提不上来……”

才说到这儿,他啊的叫了一声,手中长剑被震得飞了出去,直穿透帐幕,而幕后却发出一声痛呼。

但见南山子手抚右眼,从后面跳了出来!

原来南山子一直在幕后偷看,罗菩提长剑脱手,竟利用巧劲,把长剑掷了过去,刺瞎了他一支右眼。

那两个胡人见罗菩提长剑脱手,摆刀砍了下来,他们似乎不想杀死罗菩提,用的是刀身平拍。

罗菩提手无寸铁,只得倒地滚避。

南山子愤急吼道:“好小子,你竟敢伤了老夫的眼睛,老夫非要你的命不可!”

抽剑上前乱刺,可是罗菩提滑溜得紧,始终不让他刺中。

南山子怒极朝那两个胡人叫道:“一起上,乱刀砍死这小子,诸葛兄那儿,由老夫来负责!”

于是两刀一刺,集中对罗菩提砍来。

罗菩提在地下突然一翻而起,双腿飞踢,将两个胡人的弯刀踢飞出去,而他同样一挥手,扣住了南山子的脉门,轻而易举地把他手中的长剑夺了过来,振腕反刺,南山子吓得怪叫躲开。

波尔哈急道:“南老哥你上了这小子的当了,你在帐后控制人质,必要时可以制他们就范,你偏偏要乱了计划,自己跑出来。”

他口中虽是责备,实际上却是打暗示,叫南山子回去继续控制人质,南山子会意过来了,连忙往帐后冲去。

罗菩提哈哈一笑,长剑抖开,封住了去路。

那两名湖人弯刀被踢飞之际,手腕也被踢得脱了臼,无力再战。

南山子抢着一口弯刀,死命冲来,却是无法越过重重剑幕。

罗菩提笑道:“南山童,我已经先来过一趟,知道人质藏在这里,也知道你在看着他们,所以才故作中了迷香的毒,把剑脱手,刺伤你一只眼睛,逼你出来,现在你如果再不识相我看你另一只眼也要保不住了!”

南山子大叫一声,挺刀而进,不顾性命地冲了过来,势如猛虎。

罗菩提不愿跟他拚命,将身子一闪,南山子冲到帐幕前,一把拖出一人,正是凌云霄。他把刀架在凌云霄脖子上,厉声叫道:“你们都住手,否则我就一刀割下他的脑袋。”罗菩提微微一笑道:“南山童,你敢杀他吗?”

南山子厉声道:“为什么不敢?”

罗菩提道:“那你就杀好了,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们只是站在道义的立场上来救他,却没有义务,何必把自己的命也陪着他一起送到你手上。”

凌云霄淡淡地道:“不错,只要他杀了我,水道的弟兄会将他全家诛绝,二位不必为我担心!”

南山子不由怔住了道:“凌云霄,是他们逼我杀你的!”

凌云霄道:“这不叫逼,你要他们束手就范,他们跟凌某还没有这份交情!”

波尔哈道:“南老哥,没关系,他们已中了散功迷香的毒。支持不了多久就会无功抵抗了!”

罗菩提淡淡一笑道:“你别做梦了,我们进来已经很久了,如果那迷香有效,我们早该躺下了。”

波尔哈也是一怔。

何妙容笑道:“诸葛山真说过龙珠可解百毒,我们都有龙珠在身,怎么会怕你的散功迷香呢!”

波尔哈脸色大变,连忙道:“南老哥,带着人质退出去,跟诸葛先生会合了再说!”

他跳到南山童身边,两人慢慢想往后退去。

罗菩提仗剑进扑,波尔哈动手来格,罗菩提的剑又扫向南山子,他连忙挥剑劈架,凌云霄忽而双手齐发,戳在两人腰间的系腰穴上,两个人都不能动弹了。

罗菩提一笑道:“凌兄配合得真好!”

唐中从幕后闪出道:“是罗大侠配合得好,兄弟转到帐外,想解救凌盟主,但是南山童守伺在侧,一点办法没有,幸亏你一剑把他激了出去,兄弟才能破帐而入。”

罗菩提道:“我听见你来了,也知道你的困难,才冒险玩了那一手,也幸亏这家伙好骗,如果是诸葛山真在这里,这一手就玩不通了。”

南山子与波尔哈目中怒火直喷。

罗菩提又道:“凌兄的功力恢复得差不多了?”

凌云霄笑道:“龙珠入口,葯性立解,当真是灵得很!”

罗菩提道:“我知道凌兄的功力已复,否则也不会让南老儿过来了,外面的情形如何?”

唐中道:“闻老大那儿不太理想,诸葛山真与古残可不象这两个家伙那么好对付,四大天尊与常大侠,还有那位萨姑娘奋勇力战,都无法把万家夫妇抢出来!”

罗菩提道:“我们出去看看!”

他首先仗剑出外,果然看见闻千里、常醉客与萨玲娜奋勇力战,却也只不过与古残及他四名侍儿战成平手。

诸葛山真根本没有参战,手抚葯锄,在一旁看着!

看见何妙容押着波尔哈与南山子出来,诸葛山真的脸色变了一变,道:“南山子,你们怎么了?”

波尔哈道:“他们懂得用龙珠去毒,散功迷香根本就没用,连凌云霄的功力都恢复了。”

诸葛山真“哦”了一声,道:“是谁告诉你们龙珠用法的?”

罗菩提不愿说出有人暗中留字指点,冷笑了一声道:“天下不止你一个人懂得医道!”

诸葛山真道:“必然是老秃子多嘴。”

罗菩提也想到可能是师父佛印上人暗中提示,但字条上的笔迹又不象,因此只好神秘地笑了笑。

诸葛山真望望周围道:“老和尚呢?”

何妙容见他神色有点慌张,似乎对佛印上人颇为畏惧,遂存心唬他一下道:“柳师伯念及故人之宜,不好意思出来跟你作对,但他老人家说过了,他会在暗中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如果你行为失义,他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诸葛山真色厉内茬地哈哈一笑道:“他真的来了又敢对我如何?我已经得到了蛰龙藏珍,再过几天就不怕他了。”

何妙容道:“这么说来,这几天你还是有点畏惧的,好得很,正好可以给他一个对你下手的机会!”

诸葛山真微微一笑道:“我不给他这个机会呢。”

何妙容道:“那就把铁剑夫妇交出来。”

诸葛山真道:“为什么?”

何妙容道:“因为柳师伯说的,上次在藏龙池畔,他只给你一掌的原因,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伤害过一个人。”

“如果你不交出来,我们就不会放你过去,等你出手伤人时,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除去你了。”

诸葛山真一怔道:“这是老和尚自己说的?”

何妙容道:“你如果不信,就当作我说的好了。”

诸葛山真恨恨地道:“这个混帐老秃子,居然把我们私自的约定告诉你们,难怪你们一再跟我捣蛋,原来是受了老秃子的指使,这就怪不得我要对付他了!”

何妙容一笑道:“诸葛老儿,你也不想想,柳师伯一代侠僧,是何等胸怀,怎么会如此卑鄙呢?”

诸葛山真恨恨地道:“他把我们的约定告诉你就是卑鄙。”

何妙容正色道:“他什么都没说,是我自己猜出来的!”

诸葛山真怒过:“胡说,他如果没说,你怎么会猜得到?”

何妙容道:“因为你进入苗疆开始,作了一连串阴谋安排挑起了几次战端,都是唆使别人动手,自己却手不沾血。”

“以你这种阴险的个性,这就显得很特殊了,于是猜想其中必有原故,你一定是受了什么约束,所以才诈你一下,那知道你真不经吓,居然自己吐出来了。”

诸葛山真脸色变得很难看道:“何妙容,我相信这句话,因为我知道老秃子的为人。不过你也别神气,再过几天,他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他的,同时你告诉孙凌波一声,天龙秘笈早就该交换了,叫她乖乖把下册给我送来。”

何妙容道:“交换有个屁用,十三字真解在我手里。没有这十三字真解,你拿到下册也是一卷废纸。”

诸葛山真道:“到时候不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