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当年自己的母亲为了成全孙凌波,也为了使萨玲娜出世后,有一个正正当当的名份,忍心牺牲了族中一个最优秀的青年,用的就是这个手段。那时她已稍通人事,觉得这种措施过于残忍了点,没想到一二十年后,自己竟会走上同一条路,采取了一个自己最反对的方法。

指触肌肤,她不由猛然一怔,因为对方的体内居然会产生—种抗力,将她的指劲化解于无形。

这一指,她虽只用了四五成劲道,但对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而言,已经足够了。

而照对方的反应看来,这人的武功修为竟不在她之下,夷族中有这么高明的人吗?不,绝不可能的。

刹那间,她几乎对自己的功力起了怀疑!

但她总算沉得住气,忙问道:“你是谁?”

她是用夷语发问的,但回答她的却是汉语,而且是一种熟悉而低沉有力的声音:“是小弟我,现在是你的丈夫了。”

那是罗菩提!何妙容这一刹那所感到的吃惊,几乎使她昏晕了。她飞身而起,拉开沉重的木门,让亮光透了进来,可不是罗菩提半坐在垫着草席的地下含笑望着她。

何妙容用力扶住门板,才使自己不致倒下来,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又强自振作了一下,她才问道:“兄弟!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说,你说呀!”

罗菩提缓缓地起立,温柔地上前抱住她赤躶的身子,轻轻的放在草席上,又温柔地伏在她的酥胸上,轻轻地说道:“大姐,原谅我,因为我爱你,爱得太深,不愿让任何人夺去你,所以只好用这个方法来对付你了。”

何妙容又有昏晕的感觉了,但她却咬着牙齿使自己保持清醒,冷冷道:“兄弟,别骗我,我们之间会有爱?”

罗菩提道:“怎么没有呢?也许这种感情稍异于男女之爱,似手足而又深逾姐弟,我是一个孤儿,在师父的严教下长大,可以说从没尝过一点亲情,见到大姐之后,我就深深陶醉在大姐的温情之中。”

“这就象是一个幼儿对慈母与长姐所发的依恋之情是一样的,相信大姐对小弟也是同样的有这份感情!”

何妙容无力地道:“但这不是男女之情,怎么结合呢?”

罗菩提道:“如果你真是我大姐,自然不可以,幸好你不是,所以我们之间结为夫妻并无不妥之处。”

何妙容道:“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罗菩提笑道:“知道!你仍然是族长,我不可能象何老伯那样,在此地久居一生,族里的事情仍要你来费心负责,而对天龙门户的戒规,你也做到了,你在三十五岁之前出嫁,就不必再死了!”

何妙容叹道:“你不如让我死了的好,现在……”

罗菩提截口道:“现在有什么不好,难道大姐真想嫁一个蠢笨如豕的夷人吗?大姐!请恕小弟失言,但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他自己也无法说下去,只好喟然不语。

何妙容一笑道:“你别解说了,我的这些族人蠢笨无比,的确比一头猪聪明不了多少。老天不知是怀的什么心,一族之内,女的个个玲珑聪明,男的却没一个象样的,正因为如此,我才丢不下他们……”

罗菩提道:“其实大姐可以不管的,何老伯是汉人,你也可以算是汉人了,何必要对他们操心呢?”

何妙容肃容道:“他们也是人,夷女个个貌美如花,而环伺她们周围的汉人却姦似狼贪似虎,早就在觊觎这一片基业了,如果不是慑于我的名头,这一族早就被汉人吞并灭亡了,我从我母亲手里接下了这个担子,也答应过母亲绝不让他们受到欺凌,所以我不能丢开他们。”

罗菩提讪然道:“我的意思并不是丢开不管,而是说设法教化他们,使他们智慧开化。”

何妙容一笑道:“我何尝不如此想,但是没有用,他们根本不愿进步,我请人来教他们读书写字,结果只教会了一批女的,男的没有一个学会的,而那批女的智慧一开,更不想耽在族里了,无可奈何之下,我才把那批女的移到百花山上去,免得她们在族里造反,那就麻烦了。”

罗菩提没话说了,只好改变话题道:“莎莎领我在全族看了一遍,实在找不出一个可以与大姐匹配的。”

何妙容道:“我不是找丈夫,只要个名义,不管你找的是谁,我都打算把他变成一个白痴……”

罗菩提道:“小弟却不这样想,大姐是天仙一般的人,怎么能让他们来冒渎你呢?大姐你不会把小弟变成白痴吧!我们虽已成夫妇,但我敬大姐之心未减……”

何妙容垂泪不语。

罗菩提道:“大姐!我们已经在族人之前公开举行过仪式再也无法推翻了,大姐如果对小弟不满意,就杀了我吧!除此之外,小弟实在是无法……”

何妙容长叹了声道:“萨玲娜怎么办?”

罗菩提道:“她?她会怎么样呢?师父虽有指示,但小弟实难兼顾,以她与大姐相比,在我心中实在是大姐的份量重得多。她对大姐非常尊敬,想必能谅解的,只有以后为她再找个更好的对象了!”

何妙容道:“你对她的了解太浅了,她象梅姨一样,是难得动情的,但对一个人动了情,就终身守一不二,柳师伯的指示她看见了,毫不反对,就证明她的心已经属于你的了,要他另找合适人是万不可能的了。”

罗菩提道:“但是,我们的婚事是更不可能推翻的了!”

何妙容沉思片刻才道:“兄弟!你还认我这个大姐吗?”

罗菩提道:“我当然把你当大姐,可也把你当妻子,这两者并不冲突,无所谓认不认了。”

何妙容遣:“你肯听我的话吗?”

罗菩提道:“除了推翻我们婚事的话,什么我都听你的!”

何妙容又轻叹一声道:“好吧!到时候你别忘记我的话就是了,现在我们该出去见见族人了!”

可是罗菩提腻在她身上,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何妙容推他一下,他却反而把何妙容抱住了。

何妙容急了道:“你干什么?门还开着……”

罗菩提笑道:“没关系,莎莎在外面替我们守着,没有人会来打忧的,刚才在黑暗中直如锦衣夜行,现在见大姐这一身如玉肌肤,我实在是舍不得离开你!”

何妙容要挣扎,却强不过他如铁的双臂,也抵抗不了他象火一般热的身子,终于又柔化在他的拥抱中了。

这一度缠绵在何妙容说来,滋味尤胜于初度,因为她怀中的人是她所钟爱的,以前她对罗菩提虽未存绮念,却无可否认,罗菩提是她唯一能动心的男人,只是为了年岁的悬差,使她用理智遏制了感情而已。

现在一切都成了事实,她不知不觉间把一切矜持都抛开了,三十五岁的女人已充分地成熟。

何妙容虽然一直守着独身,但她对男女合欢之道却了解得很多,尤其是她在百花山上,以奇妙的手法惩诫那些好色之徒而得到的经验,使她更知道如何发挥女性天赋的魅力。

在慾狂中她满足了自己也满足了对方。

在欢好后的喘息中,她半媚半嗔地道:“你狂成这个样子,好象是一头野兽,难道你没有见过女人。”

罗菩提的一双手仍然在她身上游移,笑着道:“见过,来到百花山上,我更见识到你们对男人的风月考验,可是那并不能使我动心!”

何妙容道:“是啊!在藏龙池畔,诸葛山真以极婬的迷香都不能动摇你的定力,为什么一下子就变了。”

罗菩提赫然一笑,道:“那是因为我从不知道男女之间是如此美妙,难怪有多少英雄豪杰,情愿埋骨温柔冢……”

何妙容道:“这么说以后你就失去定力了。”

罗菩提正色道:“不会的,所谓定力,乃是指不为色迷的理智,并不是克制情慾而成为一个木头人,情发于心而后生爱,因爱而有好合之念,这与慾是不同的,假如我心目中无情,虽天姿国色,投怀送抱,我还是不会动心的。”

何妙容道:“这么说,你对我是有情了?”

罗菩提道:“如若无情,我不可能对大姐如此,如若说有情,我是怕冒渎了大姐,所以把爱化为敬,现在敬与爱可以并存而不冲突,我自然忍不住想与大姐多亲近一下。”

何妙容默默地承受着他的爱抚,也为这几句话迷醉住了,半晌才道:“想不到我会嫁个小丈夫。”

罗答提却道:“大姐!你比我大六岁,如果你十八而我十二岁,你是嫁了个小丈夫,现在我二十八岁了,尽管人前人后你都可以叫我兄弟,却不能当我是个小丈夫!”

何妙容连忙道:“你别多心,我说话并没有要侮蔑你的意思,我母亲嫁的是汉人,我随父姓何,这说明我母亲虽是一族之长,但在家里,我父亲仍是一家之主,我也是一样,今后不管人前人后,我会做一个温顺的妻子,绝对不侵犯到你丈夫的尊严,我只是自惭年华老大而已……”

罗菩提笑道:“那是你自己的感觉!”

“难道你不以为如此吗?”

“不,在我眼中,你比谁都美,因为你的美中还带着几份庄重,令人爱中生敬,我一直就想找你这样一个妻子!”

何妙容微带凄然的一笑道:“兄弟,此身已属君,海枯石烂,唯君是从,你无须说这些话来安慰我。”

罗菩提正色道:“大姐,是真的,我游侠中原,也认识了不少朋友,他们有的很热心,都想为我作媒,可是我全婉拒了。”

“他们心里暗怪我脾气傲,眼界高,其实却不了解我,他们所提的对象,没一个能令我动心的,而令我动心的人,我又说不出口。”

何妙容“哦”了一声道:“是那家的女儿能令你动心”

罗菩提讪然地道:“说来很稚气,最令我感到亲切的是河北小孟尝刘少保的姐姐,是个新寡文君,带了两个遗孤住在娘家,我在刘家作客,一住两个月,是在她家待得最久的一次,为的就是那位老大姐嘘寒问暖一份亲情。”

何妙容道:“你表示过没有?”

罗菩提摇摇头。

何妙容道:“你为什么不向他表示呢?”

罗菩提道:“大姐,别开玩笑了,她立志守贞,完全把我当作兄弟,我感到她亲切,心里并没有别念,大家都没有别种心思。我只是说明,唯有在这种情况下,我才会对一个女人有好感。”

“但我也知道分寸,对用情的对象必须十分慎重,所以我对大姐的这份情,完完全全是出自至诚!”

何妙容忍不住怜爱地吻了他一下道:“可怜的弟弟,你只是自小孤苦,想把心中一份孺慕之情有所寄托而已。”

罗菩提道:“我承认是的,但这很正常,人之求偶,都有他的本身因素,或为美色,或为才情,或为品德,而我需要的就是这一种,我的情也必须因此而生。”

何妙容道:“那你对萨玲娜是全无感情了?”

罗菩提道:“相处多日,我不能说全无感情,她那么美,那么温顺,我希望她是我的妹妹!”

“师父留言要我照顾她,我当然不能拒绝,但我之所以贸然不征求你的同意而与你成婚,则完全是为了自己,现在只好求她谅解了。”

何妙容掩住他的嘴道:“不许这么说,萨玲娜不象我这么坚强,她受不了打击的,弟弟,你可以爱她,也可以再娶她,可千万不能伤她的心!”

罗菩提道:“那怎么行呢?”

何妙容道:“行的,我去跟她说,萨玲娜不是个气量狭窄的人,尤其是对我,她不会有意见的,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我们应该可以弥补你幼年孤苦的缺陷了。”

罗菩提道:“大姐……”

何妙容道:“兄弟,我知道你不可能永居此地,我却无法离开这儿,所以这里算你一个家,你带着萨玲娜到中原另外成一个家,有个人照顾你,我也放心的多,就这么决定了!把此事应付完了回到百花山,我立刻替你们主婚。”

罗菩提道:“这样子行吗?”

何妙容妩媚地笑道:“有什么不行的,你放心好了,师伯那儿也由我一肩承担,你这傻小子等着作新郎倌吧!”

她又轻轻吻了他一下才推开起立,慢慢穿上衣服。

等他们都穿着整齐了,莎莎才含笑过来道:“恭喜山主,恭喜罗相公,族人们都等着二位出去庆祝呢!”

何妙容看了她一眼,冷冷道:“莎莎,你居然敢计算我!”

莎莎惶然道:“婢子不敢,这是罗相公的主意。”

何妙容笑道:“你就全听他的了!”

莎莎不敢作声

何妙容又道:“如果不是你居间捣鬼,他怎么会晓得我们族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