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罗菩提一声暗叹:目前这个常醉客是没错,但已经有问题了,诸葛山真有一种葯,能令人迷失心智而听其摆布,看来常醉客已经着了他的道儿。

他要带去的地方,诸葛山真一定设下了埋伏圈套,然后用迷失神智已受控制的常醉客诱自己入伏。

幸亏莎妮的字条上说出了萨玲娜已经被掳的事,否则自己一听说萨玲娜就在此地的消息,必然不疑有什么问题,距离又近,匆匆地赶了去,怎么也不会想到多作盘诘的!

目前的情况使他很为难,也许在自己之前,已经有不少人被他骗了去,那又该怎么办才好呢?

正在犹豫之际,忽然有个人对面走来,跟他碰了一下,塞了张纸条给他。

他打开纸条一看,但见上面写着:“常醉客心智已迷,敝上与龙飞俱为所害,银剑伉丽亦遭羁留。大侠幸妥为应付,万勿再蹈前辙,可前来悦来居一晤。”

底下署名是唐中,那是闻千里手下阴风四秀才中的鬼书生。对这张纸条的可靠性,他倒毫无疑惑。

唐中如果也中了鬼计,大可出面说是闻千里在前途等候,不会来这一套了。

抬头一看,唐中已闪入一家小酒店,正是悦来居!

于是他拍拍常醉客的肩膀道:“常兄,莎妮就在那儿等着,我们叫了她一起去吧!”

常醉客漠然地点点头。

于是两个人一起进入了悦来居,才踏进屋门,唐中在暗中潜出,手里的折扇轻戳,点倒了常醉客,跟着用手一托道:“客官,这位官人想是喝醉了,让他到楼上去歇歇,做碗醒酒汤给他醒醒吧!”

把常醉客扶到楼上静室中,唐中放下常醉客道:“罗大侠,幸亏兄弟追来得快,否则你也会上当了!”

罗菩提一叹道:“那倒还不至于。我已经发觉他不对劲了,所以走了一半,又找个借口回头了!”

唐中“哦”了一声道:“还是大侠机警,敝上与凌云霄就着了他的道,被他骗进了宅子里,再也没出来过。”

罗菩提问道:“那座宅子里有谁在?”

唐中苦笑道:“不晓得,闻大哥与凌云霄失陷后,我的三个师兄弟会同水道的飞天蜈蚣阮青虚前去探测,也是一去不回,目前只剩下我一个人,四大天尊在城外养伤,携了一批兄弟静待候命,为了被陷人的安全,我们不敢轻动。”

罗菩提道:“唐兄处理得好极了,如果失陷的人多了,主动之势操之在彼,别的人投鼠忌器,就更难对付了。”

唐中立刻道:“罗大侠,我们师兄弟五人禀承先师遗训行道江湖,感情尤逾手足,所以我们才不计名位,一心一力支持大师兄,如果诸葛山真以大师兄作为要挟,兄弟别无选择只好听他的了。”

罗菩提道:“那当然,真到这个情况,唐兄投到诸葛山真那边去,也没人会怪你的,只是这个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很少。”

“闻兄的功力深奥,修持有素,虽因一时不慎而受制,却很难改变志节,决不会向他们屈服的!”

唐中叹道:“可是诸葛山真的迷心葯物很厉害。”

罗菩提道:“迷心葯物再混蔽神智,志性坚定,内力深厚的人也不易受惑,万家堡的几个手下在龙陵就曾抗拒过那种葯物,闻兄应该更没问题了。”

唐中道:“可是常大侠就被迷失过去了,他是八奇之一,功力难道还不深吗?”

罗菩提看了常醉客一眼道:“他害在一个酒字上了,整天杯不离手,自制的功夫就差了一点。”

唐中道:“常大侠以醉成名,但闻师兄也常作豪饮,走上了这路,喝酒也是统率兄弟的手段之一。”

罗菩提笑笑点点头道:“这个我清楚,绿林豪雄往往以武逞豪,没有过人的胆量,就当不了龙头大哥,但闻兄的豪饮与常兄的滥饮不同,他没有醉过,也没有以醉为命,所以说他……”

唐中一叹道:“不管怎么说,在闻大哥没有脱险之前,兄弟还是不能放心,更无法采取行动!”

罗菩提道:“那当然,兄弟也不敢轻举妄动,必须要先把失陷的人救出来再说,那些人都在宅子里吗?”

唐中道:“是的,那座宅子在严密监视中,没有看见他们把人放出来,否则兄弟会拚将全力在途中拦截了。”

罗菩提道:“在里面就好,我进去!”

唐中道:“大侠要怎么进去法?”

罗菩提道:“自然是由常醉客带进去,看看他们究竟设下了什么陷阱,只有这个方法才可把人救出来。”唐中急道:“罗大侠,这恐怕太危险了,大侠的功力深厚,小弟是知道的,但闻大哥与凌云霄以及银铁双剑,都是一去不回,可以想到其中布置必非寻常。”

罗菩提道:“是的!但小弟有一个较为有利的条件,就是我已洞悉其姦,有备而去,比他们全无戒备的情形,占了很多利宜。”

“我想他们无声无息,羁押了这么多高手,必然是使用葯物的情况居多,我只要多加小心就行了!”

唐中想想道:“小弟陪同大侠一起去,行不?”

罗菩提道:“那不行,我心中有备,却要装成毫无准备的情况前去,反过来攻其不备,你一去,他们反而知道我们有了准备。”

“何况何山主率领百花山的主力,日内可抵,唐兄还要留此跟她联络,提醒她注意,更要随时注意我发出来的消息,配合行动。”

唐中道:“罗大侠准备在里面耽多久?”

罗菩提道:“看情形,如果我能在不受羁靡的情况下,佯装被险而骗过他们,就想多耽一下进一步了解对方。”

“我会把探得的内情写在纸条上传出来,你最好派个人在附近守着,随时等候着我的消息。”

唐中道:“那容易,那是一家小宅院,宅院隔壁有一家豆腐店,本来就是道上的暗椿眼线,现在我又拨了两个得力手下在那儿,日夜监视,大侠如有通知,直接和他们联系就行了。”

罗菩提把那家宅子的左右形势问得很清楚,又作了一番计划。

最后,他才道:“现在我想作一番试验,看看是否能解得常醉客所中的*葯之毒,如果能解的话,那就好了!”

说着取出自己身边的龙珠,刮下一些粉末,用水冲和了,喂进了常醉客的口中,然后点开了他的穴道。

过了一会儿,常醉客睁开眼来,看看四周,发现了罗菩提,就跳了起来道:“你来了?萨玲娜呢?”

罗菩提笑道:“不是莎妮跟着她吗?”

常醉客皱皱眉头,道:“是啊,我跟着她来到此地后,看见她跟一个中年妇人谈了几句话,两人进了一所宅子,我也跟了进去,不知怎么就迷糊了过去,以后的情形我就记不起来了。”

罗菩提又问了一些问题。

但常醉客的记忆只到他被迷昏的时间为止,对于以后的事完全不知道,但是对以前的事却恢复了记忆。

罗菩提知道他已恢复了种智,当他的神智丧失之后,一言一行,都是在人为的控制中,难怪自己毫无所知。

因此他又具有了信心,迷心葯既有龙珠可解,对其他失陷的人,也有办法着手援救了,而且也有了预防的方法。

当下把所生的变故告诉了常醉客,听得他愧疚不已,也恨得直咬牙。

罗菩提笑道:“常兄,莎莎要你少喝点酒,看来是确有道理的,龙飞虎啸,银铁双剑,只有常兄,一个人能为其用,正是因为你的自制力比他们差一点。”

常醉客低下头道:“自从离开了百花山追踪萨玲娜,我唯恐因酒误事,滴酒未进,有几次酒瘾发了,我整整喝了两大缸水,装满了肚子……”罗菩提神色一动道:“是吗?”

常醉客急急道:“老弟,你难道不相信我?常某别无所处,但平生不打诳语,骗你我就是王八蛋。”

罗菩提一笑道:“小弟当然相信常兄的毅力,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常兄失去神智之后,可能他们就是用酒使常兄的自制力减退的,小弟见到常兄的时候,你正在据案独酌,而且照你所付的酒帐,至少已喝下了十斤大曲,你的酒已成瘾,枯了好几天,一旦重润枯喉,当然更难控制了,诸葛山真这一手真绝!”

常醉客用手拍拍肚子道:“真的吗?难怪我现在的感觉,竟有说不出的舒服,他娘的,这玩意儿真的沾不得。”

说完,似乎又觉得刚才那句话不对劲,红着脸又道:“不管断酒的滋味多难受,常某发誓绝对不再沾一口酒了!”

罗菩提笑道:“不!常兄的戒酒令还得挪后两天,至少要在我把人救出来之后。目前你不但要喝,而且要喝个够,这样我们才能顺利地进人那家宅子。”

于是,他又把他的计划说了出来。

常醉客苦笑道:“罗老弟,常某好容易才下了决心戒酒,你又要再拖我下水。”

罗菩提道:“酒能误事,也能成事。常兄以酒名列八奇,酒是断不得的,只是要有节制,如果常兄不是断了几天的酒,可能还不会被迷心葯制得那么容易。”

常醉客道:“这话倒也不错,以前我喝酒的时候,多少也能把持住自己一点,一下子断了酒,竟觉得处处不对味。”

“以前我有事在身,常能保持清醒,这下子竟糊涂得连人都不象了,我名列八奇,也许是排名最后,但总不会连万家的下人都不如吧!他们都能抵止失心香之诱惑。”

罗菩提笑道:“我们走吧!耽误时间久了,恐怕对方会起疑的,还有,唐兄,你在这儿落脚,对方不知道吧?”

唐中道:“不知道,我曾经观察了几天,对方并没有派出耳目眼线,否则早就引起我们的警觉了,闻老大也不会上他们的当了,正因为那所宅子毫无可疑之处,才轻易地陷住了那么多人。”

罗菩提道:“这一手不愧为高明,诸葛山真虽然神通广大,可是仓促成事,若以人手之众,耳目之广,怎么样也无法与水陆两道相比的,所以他干脆不派线人,免得露出了破绽,对了,万家堡的情形怎么样了?”

唐中道:“我们来到此地时,万氏夫妇早半天进入那家宅子,不知详情,但他们既在此地等候,八成是基业已为诸葛山真所夺,因为万家堡深藏青城山腹,一向禁人出入,所以详细情形还不知道。”

罗菩提点头又道:“常兄,萨玲娜是否在成都?”

常醉客道:“我记得她进了那家宅子,那已经是几天前的事了,现在是否在那儿就不知道了。”

罗菩提心中暗自庆幸:“如果不是为了莎妮在路上耽搁,一路直接追到这儿来,或许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但又过来一想,如果不是莎妮中途示警离去,贸然追到这儿也会象别人一样,被陷进那座宅子去了。”

当下又作了一番准备。

他把龙珠上的粉末刮下若干,化成葯水,自己饮了少许,其余找个瓶子装起,以备救助他人之用。把剩下的龙珠交给唐中暂为保管,等何妙容来到后再交给她,而那瓶葯水却交给了常醉客备用。

这是他怕自己万一失陷,又落入诸葛山真之手。

常醉客和萨玲娜的两颗,不用问也已经被他们得去了,闻千里的那颗如果带在身上,也保不住了。

诸葛山真专门用*葯来对付人,龙珠是唯一的解葯,所剩已无几,必须妥善运用,不能再失落了。

诸事安排就绪,他才与常醉客两人悄悄地走出悦来居,直向那所宅子而去。

将近门口时,罗菩提道:“常兄,进了门之后,你又要开始装糊涂了,即使我失陷了,你也得继续装下去,利用那瓶葯水,把别人救出来。”

常醉客苦笑道:“我生平最不善装假,恐怕会出问题。”

罗菩提笑道:“那并不难,你只要散去内劲,使两眼无神就行了,进门后就要酒,而且放量地喝,诸葛山真自己一定不在,别人很难发现的。”

常醉客道:“你怎么晓得诸葛山真不在呢?”

罗菩提道:“成都离青城还有一段路程,他也防备到水陆两道的耳目密布,自己如果在此现身,难免会引人注意。”

“龙飞虎啸都是相当精细的人,就不会轻易入彀了,因此我敢断定他一定不在,至于古残、南山童等人也不会在,必然派一个大家不太熟悉的人在此主持。”

常醉客道:“好吧!我尽量注意就是……”

那是一座很大的宅院,占地颇广,且居闹市之中,的确是不太引人注意的据点。

罗菩提经过了隔壁的豆腐店,朝其中的一个伙计点点头笑了一下,就跟常醉客进入那大院子去了。

穿过院门,也没见半个人影。

直抵内院时,才看见几个女子,脸上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