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吴漫花笑笑道:“光凭口说是没有用的,你们加上萨玲娜有七个人,我连同手下六名弟子也是七个人,正好一对一单打独斗,联手群殴,由你们挑好了。”

闻千里又怒叫道:“洒家不信这婆娘真有什么了不起,贼婬妇,洒家就先挑你!”

吴漫花笑道:“你还不够资格,只能跟我的弟子交手!”

闻千里又要冲过去,罗菩提把他拦住了道:“闻兄!且慢,人家有兵器,你赤手空拳怎是对手!”

吴漫花笑道:“是啊!刚才你已尝到厉害了,尽管你一身横练功夫到家,还是斗不过利剑之威!”

闻千里叫道:“你有种就把洒家的兵器还来!”

吴漫花笑道:“闻千里!我又不是跟你比武,还要讲清这些规矩?我吃定你了,不怕死的就上来!”

闻千里又想挺身上前,还是罗菩提硬把他拖住了,劝道:“闻兄,你这一上就乱了,一个对一个,你不会吃亏。但她们未必会守规矩,等你陷入困境,大家又不能坐视,一窝蜂地打起来,这儿地方窄,空手的人一定吃亏!”

闻千里道:“最多是七对七而已,她们也没多出一个,难道我们就怕了不成?”

罗菩提道:“七对七尚可一拚,七对六也可以支持一下,但她们只要跑出去一个,我们就输定了!”

闻千里道:“她们还有帮手不成?不会的,如果有的话,她们早就召来了,怎会在这儿干耗着!”

罗菩提道:“她们没有别的帮手了,但是闻兄的两位师弟,凌兄的一位部属青虚兄,以及万家堡的几个人都会间接地帮她们的忙,迫使我们束手被制!”

万年青道:“不可能,这几个人的忠贞都是信得过的!”

罗菩提道:“他们此刻功力受制,手无缚鸡之力,只要有一个人出去拿他们的性命作为威胁,我们是置之不理,听任他们杀呢?还是为救他们再度受制?”

这倒是个严重的问题,每个人都怔住了。

吴漫花哈哈一笑道:“罗菩提!你不愧为八奇之首,够聪明,但是你有什么办法吗?”

罗菩提道:“有的!等下去,我们守紧门户,不让你们出去就行了,闻兄的师弟虎书生唐中已经带了龙珠去为那些人解毒了,等他们大功告成,内外夹攻,我们就占到绝对优势,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吴漫花脸色一变道:“你胡说,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罗菩提道:“他对里面的情况不够了解,自然行动要慢一点,再者你或许把人藏得紧密,找起来费点时间,但我想他迟早会找到的,那时就轮到你着急了!”

吴漫花果然很紧张,因为人被囚禁在花园中柴房的地窑里,虽然很隐密,但用心找还是找得到的!

她在这儿的人手并不多,除了新近赶来的几个人之外,就只有这六名弟子,如果以实力而言,这力量不算弱,她的六名弟子,纵然不如闻千里等人功力深厚,相差也不太多,何况她已控制住这些人,应该毫无问题了!

因为将罗菩提等八奇中的六人收归门下是一件大事,唯恐有错,才把六名弟子都召来镇压。

换而言之,她的全部人力都集中在这里,地窑中只有一把锁而已!

再者也没想到这些人的功力会同时恢复的,更没想到罗菩提的功力被制是伪装的,她不禁暗恨诸葛山真,散功迷香的毒,龙珠可解,诸葛山真虽然说过了,却没有给她一个有效的测试方法,那条计显然是没有发生效用,否则罗菩提带了龙珠前来,她怎会一无所知呢?

可是以前对闻千里身上与萨玲娜身上的龙珠,那条毒蛇都产生了感应,照理不该出错的呀!

其实诸葛山真没有骗她,只是低估了罗菩提的智力,万没想到罗菩提把解葯放在常醉客的身上带了进来。

这时吴漫花最急的不是龙珠了,而是罗菩提的那番话,假如闻千里的部属真的带了龙珠前来,把地窖中的人功力恢复,在实力上她就吃亏多了!”

因此吴漫花一摆手道:“分两路冲出去,我居中策应,谁出去后,立刻就带那些人来!”

她的六名弟子动作配合很快,她的话才说完,六个人己分两路冲出,万年青与万年红夫妇各守一边,忙用手发掌阻拦,这夫妇俩不象闻千里那么莽撞!

她们的掌式走轻灵的路子,专拣对方的空门出手,居然能勉强支住几下,就这几下已经够了。

闻千里与凌云霄两人急忙分头扑上策应,跟着常醉客与萨玲娜又跟着上去,形成六对六的场面。

吴漫花格格一笑,身形轻飘,朝另一处门扑去。

凌云霄忙叫道:“罗老弟,拦住她!”

罗菩提的确出手拦住了,但是吴漫花的功力奇深,袖中忽地探出一对银色宝剑,用式更精!

罗菩提徒手拨战了四五招,已是惊险万状,吴漫花一咬牙,厉招顿出,银光照眼,罗菩提滚身避开,吴漫花已经飘了出去,罗菩提滚了过来,衣下长剑顿发,剑气指处,已有三个女子霍然惊叫,抛剑倒地。

那是罗菩提再次施展出他的黄山绝技,剑气闭住,跟着跳向一边,剑招再发,另外三个女子也被制住了!

轻松利落,一气呵成,刹那间就把六个女子都点倒了。

闻千里首先叫道:“老弟!真有你的!”

罗菩提道:“这不算什么,一来是各位绊住了她们,使我可以从容施展,二来,是她们根本不知道我会这一手功夫,否则就是单打独斗,想制倒一个人也不容易!”

万年青抢了一支剑道:“吴漫花跑去杀我们的人了,我们快点追上去阻止她!”

罗菩提道:“她已经抢先了一步,现在去阻止她是来不及了,不过照我的计算,唐中也应该得手了,那些人的功力已复,足可以跟她一拼了!”

万年青道:“唐中要没有来呢?”

罗菩提道:“那也不要紧,吴漫花并不是真正想杀死那些人,只是想用来挟制我们而已,现在我们手上有了这些人不杀,就更不怕她了,慢慢地等她好了!”

每人都有一支剑,凌云霄道:“这六个女子交给我一个人监视就行了,各位还是前去接应一下!”

“如果唐中的行动稍慢一点,那些人的功力尚未及恢复,唐中一个人恐怕不是吴漫花的敌手,这个娘们卷土重来,武功大进……”万年青道:“由我与萨姑娘留此监视,凌兄跟各位前去较为妥善,她们都是女的,我们可以把她们放在一起,即使吴漫花去而复回,我们也可以贴近照顾,凌兄把她们搬来搬去,恐怕不太方便!”

凌云霄笑笑道:“万夫人,在这节骨眼上还讲什么男女之嫌,凌某决不是自夸,在必要的时候就得痛下杀手,嫂夫人与萨姑娘未必能下得了狠心!”

万年青道:“这个凌兄请放心,真到要杀人时,我会下杀手的,我可不是什么菩萨心肠的女子!”

凌云霄道:“吴漫花与诸葛山真虽然不和,到底还是一边的,而万家堡已陷敌手,如果嫂夫人做得太狠,她可能一怒而去,转而对万家堡的人报复。”

“倒不如由我来,我还没这些顾虑,这六个女子技业不比我们差多少,如果再回到对方手中势将为吾方之大患!”

正说之间,吴漫花已飘然而回,一看六个部下都被制住,脸色大变,冲过来就朝罗菩提发剑拼命,招式极为狠毒。

罗菩提挺剑招架,对打了几招,振腕一剑,架住了她的双创道:“吴漫花,我们的人呢?”

吴漫花切齿怒骂道:“小贼,你居然在我面前要狡猾,人早被你们救走了,你跟我装什么糊涂,把我诓了去,趁机制住了我的弟子,我不宰了你誓不为人!”

罗菩提不禁一怔。

闻千里大笑道:“唐中这家伙倒是有点鬼心眼,他知道一时不易使他们恢复功力,又怕我们这儿不易得手,干脆先把人搬走了,来个绝户计,吴漫花,这下子你乖乖地认命吧!”

说着挺剑上前,正待参加搏斗,罗菩提却道:“闻兄,你不要上来,让小弟一个人对付她就够了!”

长剑翻飞,又战了十几个回合,吴漫花的剑式虽不如罗菩提的沉稳,但论功力深厚她尤有过之。

两人这一番对博,竟然旗鼓相当,只是吴漫花情切拼命。有时根本不顾自己,往往采取同归于尽的打法,渐渐地占了上风。

闻千里又想上前助战,但罗菩提再度把他推开道:“闻兄,依多为胜来对付一个女子,岂吾辈所应为,你还是歇着吧!”

再度交手,又过了十几个回合,总共已斗了近五十招,罗菩提干脆采取守势,稳住阵脚道:“吴漫花!你此刻大势已去,何必还要逞狠拼命呢?你当年既能逃过一死,我们也不想难为你,只要你从此放手,我们就放你去!”

吴漫花怒道:“放屁!我忍气吞声多年,就是为了重起炉灶,找当年围攻我的人一雪前恨,你要我收手,还不如杀了我的好,老娘不是那种安于寂寞的人!”

凌云霄冷笑道:“吴漫花,你东山再起,不过才造就了这六个女子,没有了她们,你还混个屁!”

吴漫花道:“她们既然落在你们的手中,你们肯还给我吗?少说屁话,要杀就杀,老娘自然会替她们报仇的!”

凌云霄道:“你别作梦,今天你走得了吗?”

吴漫花哼了一声道:“笑话,凭你们这几块料,还想留得下我不成?不信你们就一起上来,看老娘不一个个宰了你们,你以为老娘真是省油的灯!”

凌云霄正待上前,万年青却道:“凌兄!不可!这儿地方窄,对方技业不弱,人多反而占不到便宜。”

“她是困兽之斗,我们却犯不着跟她拼,气势上就先吃了亏,再说人多手杂,我们又没有经过联手的配合,反而阻碍了自己人的手脚,予人可乘之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坚守门户,活活地困死她,已入围中,就犯不着力敌了!”

凌云霄闻言一笑道:“到底是嫂夫人高明,罗老弟!那就偏劳你了,拖她个两百招后再换个人上,活活地困死她,看她有多久的耐性。”

听了这话,吴漫花倒是急了,她功力虽深却经不起这些高手车轮战,不禁怒骂道:“你们要不要脸?”

凌云霄道:“现在你晓得要脸了,你用迷香对付我们时,怎么不想想那种手段是否要脸呢?”

吴漫花咬牙恨声道:“姓凌的,早知你如此卑鄙,老娘就该一剑宰了你,下次再犯在老娘手里有你好受的!”

凌云霄哈哈大笑道:“还有下次吗?除非你死后阴魂不散,做鬼还找老子报仇了!”

吴漫花恨极飘身直扑,竟然舍弃了罗菩提,改向凌云霄攻击,两三个急刺急攻,居然把凌云霄杀得连连退后。

银剑万年青见势不佳,连忙发剑助战,堪堪才把她撑了回来,可是吴漫花将身子一纵,又攻向一边的万年红而去。

几下杀手,把万年红也逼得险象横生,万年青与凌云霄也忙跟过去救应,三支长剑同时砍落下来!

吴漫花双剑并举,把三支剑架在了。

三个人不容她发招脱困,劲力突发,往下压,使她的剑无法再抽出,只有咬牙苦撑着。

这个女魔果然了得,在三大高手的合攻之下,她居然能撑得住,而且丝毫不让!

凌云霄且战且道:“再来个人给她一剑,就可以收拾她!”

可是罗菩提、萨玲娜、常醉客与闻千里都是侠义心肠的人,明知道再上去一个人,轻而易举就可以把吴漫花困住了。

但谁也不好意思上去插这个手。

凌云霄看了他们一眼,轻叹道:“如果凌某此时在旁边,也是不屑上前插手的,我们究竟是八奇中人,怎么样也不好意思乘人之危,干这种事的!”

他口中说着话,左手却电击点出一指,直取吴漫花的腰间大穴,在这等情形下,吴漫花万可无避,轻哼一声,身子往下坐去。

三个人抽回长剑。

万年青吁了一口气道t“这妖妇的确难斗,我们合三人之力,都无法把她的双剑压下一寸,如果不是凌兄及时一指,还真制不住她!”

凌云霄有点讪然道:“凌某知道此举有欠光明,可是对这种人,也顾不得什么了,如果让她逃了出去,回到诸葛山真那儿,无疑的将是我们一大后患!”

才说完这句话,地上的吴漫花忽起单腿一勾,将凌云霄勾倒了下去。

跟着双剑一横,逼在凌云霄咽喉处,将他护在自己的胸前,虽然两人都躺在地下,但由于吴漫花在下面,别人都无法施救,而且也都怔住了。吴漫花腰干一挺,把凌云霄也托着站了起来。

同时膝盖一项,倒是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