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罗菩提一怔道:“大姐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何妙容笑道:“目前我还是天龙首徒,这是我的责任在事机未成熟前,我有权不宣布的,现在我告诉了你,就是要你注意。”

“今天如果事情不顺手,你必须设法脱身,把百花山的担子接过来,玲师妹可不行,她在族里还是一个族员的身份,没有人会听她的!”

罗菩提道:“如果天龙门户要以百花山为骨干,我更不行了,我的身份只是个外人!”

何妙容道:“不!你是族长了!”

罗菩提急急道:“族长不是大姐吗?”何妙容笑道:“现在不是了,本族虽然是女主当家的时间居多,那只是因为没有男丁之故,照族规女主嫁人后就必须交出统治权。”

“除非男主死亡而无子嗣,就又有女主当权,我本来是不想要你来担这个责任的,所以我准备在族里找个最差劲的丈夫,以便继续掌理族权,是你自己要接过去,可怪不得我呀!”

罗菩提大为着急道:“大姐,我不能永远留在苗疆的!”

何妙容道:“我也不要你永远留下,但是你必须把族里的事物作个交代才能脱身,所以你要记住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失陷,否则问题就严重了!”

罗菩提道:“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呢?”

何妙容答道:“你如果失陷在这儿,不但百花山的人要尽全力来救你,就是全族的人,也将不顾牺牲来救你,以我族中的那些人,能是这批武林好手的敌手吗?”

罗菩提道:“如果我被杀死了呢?”

何妙容答道:“那全族的人都要为你报仇,那怕死到最后一人也在所不惜,你可不能作这个孽!”

罗菩提道:“大姐!你才是真正的族长!”

何妙容道:“现在不是了,因为你在全族人的面前,依照族中的风俗成为我丈夫的,你就是名正言顺的族长,这是传统的规定,再也无法更改的!”

罗菩提吃吃地笑:“大姐!你别骗我,当年何老伯……不!我是说岳父他老人家与岳母成婚,怎么没接任族长呢?老刘告诉我说,族长一直是岳母担任的!”

何妙容道:“不错!我父亲是以汉俗迎娶我母亲,没有归化入族,但我还是从父性何,可见本族对夫权的尊重,你以苗俗娶了我,连带也承受了族长的地位!”

罗菩提不禁一怔道:“莎莎怎么不告诉我这规矩呢?”

何妙容道:“她自小就上了百花山,只是偶而到族中去省视一下父母,对本族的规法她知道的不多,不过她如果知道了倒是很好,你是不会冒冒失失地背上这个担子了!”

罗菩提听到后来,发觉何妙容的声音微变,知道她的心里已经动疑,乃笑笑道:“是的!如果早知道有这些规律,我就以汉俗来迎娶大姐,不会背上这个族长的担子了!”

何妙容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下来,她比罗菩提大了六岁,心里始终是个疙瘩,所以一直在用话试探罗菩提娶她的用心,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出乎真情,还是出乎同情,现在总算放心了。

而罗菩提也吁了一口气。

刚才他回答这句话虽然很快,却已经过了很多考虑。

他了解到何妙容的心高气傲,一句话不对,触动她心中的隐忧,那结果之严重将是永远无法挽回的!

何妙容笑了一下道:“你心里很后悔?”

罗菩提道:“也没什么后悔的,我既然娶了大姐,你我已是一体,你的族人,也就是我的族人。”

“你当族长与我当族长本就没什么差别,只是现在我又多了一重责任,感到有点惶怕而已,因为我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做一件事必须贯彻始终,在离开百花山前,必须有个妥善的安排!”

何妙容道:“什么安排,旅长一职是世袭的,如果能让出去,我早就让了!”

罗菩提道:“别人绝对无法顶替吗?”

何妙容道:“是的!除非是族长被人杀死而又没有后人,那就由族中的人出来替族长报仇,谁杀了元凶,谁就是族长的继承人!”

罗菩提道:“假如族长没有后人,又是生病自然而死。那继承人又将如何解决呢?”

何妙容道:“那就很糟糕,由族中的长老,遴选五十个族中最优秀的青年,密闭在一处深谷中,让他们互相角逐,搏斗对杀,至死方休,最后生存的一个人就是族长!”

罗菩提一怔道:“这个办法太不仁道了!”

何妙容正色道:“不错!这个是很不仁道的办法,但也是个最聪明的办法,旅长是全族的领袖,必须是超越全族的超人,拥有无上的权威。”

“把所有具有角逐资格的人集中在一起,逐个互相消灭,生还的那个人,就再也没有与他竞争的对象了,所以我这一族无内乱夺权的事故!”

罗菩提道:“可是经此一来全族的元气大伤,精才尽毁,要多久才能恢复?”

何妙容遣:“很快,二三十年,下一代又产生了,如果不采取这个措施,同族操戈,伤亡将更大!”

“我这一族在苗疆所以能成为最壮大的一支,就是这个办法的成果,别的族日渐衰微,有的只剩下十个人,就是因为缺少个完善的继统方法。”

“每当继承权发生问题时,不是因争夺而互杀,就是各率所部而独立,别成一支,只有我这一族,历数百年而不衰,也得力于这个办法!”

罗菩提道:“我想必然还有一个更好的法子的!”

何妙容笑道:“也许吧,但是我却没有想出来,好在这已经是你的责任,你去想个更好的办法吧!”

罗菩提只是摇头苦笑,这时他们已达后山的一片墓园中,那是万家堡中墓园,埋的全是姓万的人!

万年青找到了一座高大的石墓道:“这是我六世故祖的墓穴,也是挖设那条密道的祖先,他老人家生前就具有卓见,一个人尽毕生之力,挖成了那条地道。”

“在未死之前,就自闭于墓穴内,打通最后的一段道路,留下了遗嘱,载明这条秘道,只有家主一个人得知,以为生变时逃亡之用。历传五世,逾百余年,方家堡一直都平安无事,想不到竟由我这一代用上了!真愧对墓中枯骨……”言下万分慨然,何妙容笑道:“万大姐,你使用这条秘道不是为了逃生而是为了光复家业,并无愧对祖先之处!”

万年青苦笑了一下,用手推开石牌,露出一个入口。

大家下去后,她又把盖石移到原位,然后取出火石,点然了一支带的火矩,照着率领前行!

秘道的确很陈旧了,不但支木腐朽,有的地方已经坍了下来,必须要用手推开浮士才能通过,而且弯弯曲曲,转折很多。

万年红道:“青青,你这位老祖宗也是的,我走了一阵,发现方向还是没变,为什么不直接挖通过去呢?”

万年青道:“我小时也想过这个问题,后来才明白,老人家是单独力以任其事,没有助手,人力有限,遇到石块阻路,只好拐弯绕道了,如果要穿石而过,势必要采用斧凿等木石工具,发出声音来,就难免会惊动别人!”

万年红道:“他不会找几个心腹帮助他吗?”

万年青道:“这是一条秘道,一件事如若经过第二人之目,就不能算是秘密了!”

万年红默然片刻才道:“那么这条秘道以后可不能再用了。至少已经有四个人知道呀!”

万年青道:“不,还是只有一个人,何山主与罗大侠不是外人,而且是同一条阵线的战友,不会利用这条秘道来算计我们,至于你,难道还信不过我吗?”

万年红道:“这是你的产业,只怕你信不过我,我怎么会信不过你呢?”

万年青叹道:“夫君,到现在你还这样生分,不是太叫人寒心吗?我早已把整个万家堡交给你了,目下你已是名符其实的堡主,还有什么不称心的吗?”

万年红低头不语。

万年青又道:“我唯一感到不安的是交给你的不是一片完整的家业,而是一付沉重的担子,是一个沦落的家园,及待你去收复。”

“不过我很安慰,因为你不是一个坐享其成的人,经过这一番事变后,你这个堡主等于是白手重建的,那样你就能心安理得地接受下来,不会再因主权的事,造成我们夫妇间的隔阂了!”

万年红十分感动地道:“青青!你太好了!”

万年青凄楚地苦笑道:“我并不够好,优柔寡断,我把万家堡弄得上下离心,如果早一点交给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挫折麻烦了。”

“一个女人究竟是不适于担任主职的,看到何山主把举族的大权交托给罗大侠,我更为惭愧!”

万年红道:“青青!这也不能怪你,你比我有魄力多了,万家堡中的问题早就存在了呀!”

万年青道:“话固然不错,但我若早点拿出决心交给你,着手整顿,事情不会这么严重,也不会让诸葛山真有机可乘。”

“没有外来的势力插入,内部的纠纷很容易平息的,堡中的人分为两部,忠于我的人,都是真心支持你的,倒是那些与你暗中联系的人可能是心存不轨之徒,他们之所以在表面上支持你,只是想利用你而已!”

万年红笑笑道:“这个我清楚,他们看准我无意在万家堡立足,才支持我夺权,因为我的打算是带着你离开万家堡去另创天下,但我虽然无意干这片基业,却也不想便宜给他们,才没有理他们!”

万年青道:“那么现在呢?”

万年红握住她一双手道:“我对你这个堡主还是兴趣不高,因为我志向在江湖,但是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把万家堡收复后,把一切整理就绪,再谈其他,最好是等我们生下一儿半女,培育他们到十八岁,能够接过这付担子,我们再比翼江湖,以我们这对银铁双剑,真正为武林行些仗义之事,以不负我名列八奇!”

万年青低喟一声道:“这个愿望恐怕难以达到,我年已四十,老蚌还能生珠吗?不过我倒是有个办法,等大局定后,为你身边置两个人……”万年红忙道:“你千万别打这个念头,四十岁不算什么,你的内功基础扎得很好,也不过普通常人三十上下而已!”

“只要我们努力耕耘,不会绝后的,真要没指望,在五十岁时,我们在堡中选一个根基较佳,品行端正的小伙子收养在膝下,我们就一生一代一双人吧!”

万年青依在丈夫的肩上,似乎整个沉浸幸福里了,这让跟在身后的罗菩提与何妙容,似乎也感染了他们的感情,两个人紧握着手。

罗菩提低声道:“大姐,希望我上一次在草棚中的温存,也给你种下了种子,不然的话我们以后也得努力耕耘,有了后,你这个山主,我这个族长,也可以交下去,空出身子来遨游四海了!”

何妙容低笑道:“所以我们要活着离开才行!”

罗菩提过:“当然,我们这四个人都有着承先启后的责任,谁也不能轻生,因此每个人都要珍惜此身!”

长长的地道终于走完了,出口处是一口深井,用薄砖砌成的活门,机枢已经生锈了,费了很大的力才推开。

然后利用游龙身法,贴着井壁滑升上去。

井的出口是一座院子,西北角上不远,就是万氏夫妇的居处,不但有着灯光,而且还有阵阵的葯味传来。

罗菩提道:“运气很好,那儿正是炼葯的地方,万兄,我们分手行事吧,贤伉俪带一瓶龙珠粉末所化的解葯,去为贵属下等解毒,我与何大姐则从事破坏的工作!”

他递过一个瓶子又道:“能得手最好,不能得手就设法突围出去,配合外面三路的进攻,“现在这院中没有人,大概都到外面去应付格斗了,二位对地形较熟,这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如果方便的活,就在堡中制造一点混乱,使我们的工作进行顺利一点,实在无法脱身,二位也不必死拼,束手就擒,我们会设法解救的。”万年红点点头,因为罗菩提分配的工作适宜,没有什么可争的。

万年青却道:“罗大侠,制葯之所,必然有好手守伺,说不定诸葛山真也在那儿,你要小心点!”

罗菩提笑道:“我与何大姐联手合修的天龙武学,可以应付一下,必要时可以利用这个地道作为退路,绝对没问题的!”

“所以二位必须在前面突围,不能让人知道这条退路,比较起来,还是我们承担的风险较小!”

万年青没话说了,只是问道:“我们离开时,是否要通报二位一声呢?”

罗菩提道:“那是必须的,否则我会以为二位已束手被擒,就得把行动放慢,设法先藏起来了!”

万年青道:“堡门外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