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武中秀惊道:“四师妹,你疯了!”

伍秀芬淡淡地道:“小妹没疯。林玉秀飞刀伤了家师,小妹理应为师复仇,大师兄如果认为小妹有所不当,小妹甘受任何制裁,但师恩不可不报,师仇不可不雪!”

武中秀道:“可是师叔已经宽恕她了!”

伍秀芬道:“家师不愿对付一个女流,小妹却可以的!”

武中秀望望渔阳道长的脸,方才明白渔阳道长一再暗示的真意——他根本没有放过林玉秀的意愿,只是借故置她于死地而已。

武中秀一时感到悲愤莫名,直挺挺地朝渔阳真人跪下叩了一个头道:“恩师!弟子不孝!无法报答恩师了!”

渔阳真人怒道:“你可是怀怨在心,认为我不该处置了你的妻子?”

武中秀道:“弟子不敢,弟子只是自感心智愚昧,武功低微,无能为峨嵋争光,反而贻羞师门!因此想请掌门人开恩,让弟子回家侍奉双亲……”

渔阳真人冷冷地道:“中秀,你是我的大弟子,也是四个俗家弟子中读书最多的,当记得圣贤之教,人生在世,身受有五大至德是什么?”

武中秀道:“天履地载君治亲育师教!”

渔阳真人道:“你居然还记得!这五大天恩,你报答了多少?我虽处死了你的妻子,你竟敢用这种态度来泄怨,林玉秀桀骜不驯,置恩师于不顾,反而伤害了师门亲长,这种行为该不该死?”

武中秀道:“该死!可是师叔已经宽恕了!”

渔阳真人道:“不错!你师叔是宽恕她了,但那是因为她是我的弟子,我是否也该不闻不问?你也知道你玄风师叔为刑堂长老,执法无私,这种行为如出之于秀民或秀芬,你师叔早就加以处死了!”

“他是看在我的份上,才予以宽恕,我身为掌门,岂能容这种逆徒生于人世,峨嵋立教至今数百年,几曾出过这种逆伦之举?”

武中秀低下了头,不敢开口。

渔阳真人又道:“我知道你们伉俪情笃,所以才婉转暗示,叫你四师妹出手,照我说应该直接命令你下手的!”

武中秀低头不敢说话!

渔阳真人又沉痛地道:“玉秀是我最钟爱的一个弟子,她做出这种行为,我何尝不痛心,为了体念你,我以掌门之尊,竟要婉转解释来启发别的弟子执法,而且更先行逐玉秀离门户后再行处置,照我平时的为人,是否需要绕这么大的圈子?”

武中秀惶恐不安而又惭愧地道:“弟子该死,弟子愚昧!”

渔阳真人的目中有点湿润,声音也变了,缓缓说道:“我一共只收了两个俗家弟子,玉秀的表现已经使我痛心了,你却更使我痛心,有徒如此,我能不寒心吗?你已心怀怨意,我也不强留作,你要回家就回家吧!”

武中秀连忙谢罪道:“弟子该死,未能体念恩师苦口婆心!”

伍秀芬忙也跪下道:“掌门师伯!大师兄新遭丧偶之痛,心情受激,举动难免失常,还祈师伯原谅!”

钱秀民也跟着跪了下来求情。

渔阳道长道:“中秀!你到底作何打算?快说出来,这次你放心,你要回家的话,绝对没有人会阻拦为难你!”

武中秀惶悚地道:“弟于誓报恩师,粉身碎骨在所不计!”

渔阳道长沉声道:“决定了?”

武中秀道:“决定了,永无反悔!

渔阳道长道:“好!我行将入关练功,你跟我一起入关,修习本门至高绝学,而且跟我在同一丹室!”

武中秀一怔道:“弟子不敢存此奢望!弟子资质愚钝,实非其材!”

渔阳道长道:“本门至上绝学与资质无关,而以心性淳厚为主,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将来的成就还会在我之上,我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你是本门继长人选,所以你必须跟我在同一丹室,修习本门武学!”

玄风道:“掌门师兄,这一来,中秀必须入我空门道籍!”

渔阳道长道:“无须如此,本门历代祖师中并非全是道家弟子,第三、第七、第十一代祖师都是俗家弟子继承衣钵。”

“只是因为俗家弟子心有旁骛,不易专纯,才导致他们成就往往不如空门弟子。中秀受此打击后,一定心如止水,专志于学,任何人都不会比他更有成就……”

玄风道:“这事是否从长计议一番?”

渔阳道长道:“不必了,我准备出关以后,就把掌门的符玺交给他,退居长老之职!”

玄风还要开口,渔阳道长却笑笑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请你先支持我一下,等出关之后,你们可以考验他,如果他不足以胜任,你们可以另行册立掌门人,我绝无异言!”

玄风低头不语了!

武中秀道:“恩师!弟子还有一个请求,玉秀生前忤逆,已经用一死赎罪,恳求恩师再把她收归门下!”

渔阳道长沉思片刻才道:“所请照准,玉秀仍以本门弟子归葬,暂厝本山,等你出关之后,你再为她立碑!”

众人都是一怔,因为武中秀出关之后,就是新任的掌门人,林玉秀在那个时候,将是掌门人的妻子了!

按照峨嵋前三任俗家掌门人的旧例,林玉秀之丧将是峨嵋的大丧,全门弟子,连同长老在内,都要为之服丧三个月,对一个叛师逆上的弟子说来,这太礼遇了!

渔阳道长环顾四周,语重心长地道:“你们不要以为我有私心,将来你们会知道,这是值得的!”

他这么一说,大家也就不再插嘴了。

罗菩提一直在旁边冷静地看着,这时才上前一拱手道:“掌门人!贵教现在有事,罗某不便打扰,告辞了。”

渔阳道长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林玉秀是百里追风古大侠的外甥女儿,贫道特别告诉罗施主这件事,因此本门与古大侠渊源颇深,希望阁下明白!”

罗菩提道:“在下明白,因此在下也不再坚持贵派参与龙虎盟了,日后为友为敌,但凭掌门人自决!”

渔阳道长冷笑不语,简短地吩咐门下弟子道:“回去!”

罗菩提也召集了天龙门中人,向山下行去,一路上大家没说话,来到山麓的嘉定县城,包下了一所客栈。

罗菩提把天龙六英派遣到屋子四周担任警戒,才把何妙容、吴漫花与萨玲娜三人召到屋子密议!

萨玲娜首先问道:“师哥,这是怎么回事?峨嵋分明与万方教串通一气,你为什么放过他们呢?”

吴漫花也道:“而且诸葛山真一定把蛰龙藏珍给了他们,让他们焙炼固元灵葯,以便修习更高技艺,将来成了万方教的一大臂助,属下以为应该趁这个时候,正好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

罗菩提微笑道:“渔阳道长并不糊涂,老谋深算,不愧是一代掌门之才,诸葛老儿这次可要吃亏了!”

吴漫花与萨玲娜俱是一怔。

罗菩提笑笑又道:“林玉秀之所以敢如此狂妄,就是仗着她母舅的缘故,渔阳道长利用这个方法除去了一个逆徒,做得天衣无缝,使古残没有话说,所以峨嵋虽然不加入龙虎盟,却比公然站在我们这边更为有用!

萨玲娜道:“师哥!你言外之意是说峨嵋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罗菩提道:“不错!只是他们知道诸葛山真的手段,不便公然表示,实际上他们反对万方教之心比谁都坚定!”

萨玲娜道:“可是他对我们的态度……”

罗菩提一笑道:“先前他来并不知道我们的实力如何,必须要做作一番,可是天英剑挫林玉秀之后,他就知道我们的实力足可与万方教一搏了,所以才断然采取了行动!”

萨玲娜道:“我还是不相信!”

罗菩提道:“他在处置了林玉秀之后,特别交代了她是古残的外甥女儿,就是一个暗示,告诉我们他的决心!”

何妙容笑道:“我也隐约觉得这老道士行事前后矛盾古怪,不过后来就有点明白了!只是他把武中秀立为继统人选,似乎太冒险了一点!”

罗菩提道:“一点都不冒险,武中秀是他最得意的一个弟子,除掉林玉秀,他们师徒之间早有默契,只苦于找不到机会而已,今天刚好就用上了,你们都应该明白地看出,渔阳并没有意思要跟我作对。”

“只是峨嵋门下,有些人已为诸葛山真所收买,他不得不慎重其事,我们要离开时,是林玉秀主动生事,想挑起火拼,使峨嵋与我们加深仇恨!”

“渔阳道长顾忌万方教对峨嵋先下毒手,不得不予容忍,而且将汁就计,让林玉秀强行出头,造成她可杀之罪。”

吴漫花道:“可是他把武中秀正式定为继承人,而且同在一个丹室闭关练技,这不是太冒险吗?万一武中秀忌恨于他,在丹室中对他实施报复呢?”

罗菩提道:“不会的!万方教对峨嵋的阴谋,林玉秀一定知道的,她以为自己的丈夫已在控制之中,自然也不会瞒过他。那武中秀外和内刚,杀妻之计,多半是武中秀自己的要求,但必须做得使人相信,而且玄风道长也很厉害,配合十分巧妙,使出这一着苦肉计!”

吴漫花道:“他是故意让林玉秀刺伤的?”

罗菩提道:“不!我想林玉秀年少气盛,狂妄有之,出手犯上还不敢,那一口飞刀,很可能是玄风自己刺上去的,他把林玉秀活擒回来,一直闭住了穴道,根本没让林玉秀开口说话!”

“所以渔阳道长才非杀死她不可,否则林玉秀做出这等行为,他们大可以先把林玉秀囚禁起来,当着古残的面加以处置,岂不是更可以交代得清楚一点!”

吴漫花不禁一叹道:“峨嵋处心积虑,心机太深沉了!”

罗菩提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诸葛山真不是简单的脚色,他早就开始在武林中布置了,否则不可能这么仓促就宣布了方方教的成立!”

吴漫花道:“不错,这点我是知道的,万家堡中,他利用南山子的关系渗透进去,百花山中,利用我渗透,我想其他门派,他都伸进了一脚!”

罗菩提道:“峨嵋之行,我有了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诸葛山真的布署,也知道各大门派,对这事早就有了准备。”

“因此我的计划必须改变了,访问各大门派之举,应该中止,去了不仅与事无补,反而徒增人家的困扰与难堪!”

“因为象少林武当等几大门派,都有象峨嵋一样的顾忌,既不能公然站在我们这一边,促使门户生变,又不能表示与万家教合作,损及门户的威信!”

何妙容道:“这倒是不错!他们如果明白表示支持万方教,日后是难以在武林中立足,如果不表示,则又会引起诸葛山真的怀疑,对他们先行下手,你这一去,等于逼他们表明立场,增加他们的为难!”

萨玲娜道:“可是万一有的门派还不知道这个阴谋呢?”

罗菩提道:“象青城那些小门派,诸葛老儿不屑一顾,可能还不大清楚,少林武当峨嵋等这些大门派,都会知道的,他们能维持门户,历久不衰。自然有他们的条件,做一个掌门人不是简单的事。”

何妙容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罗菩提想想道:“我想回到百花山,把天龙门户正式建立起来,提高门下弟子的武学实力,树立声威,然后举行开山大典,柬邀各门派前来与会,那时就可以跟各大门派的主持人共商大计!现在光凭我们一张嘴,声望不足,是难以取得别人的信任的!”

何妙容道:“那要多久呢?”

罗菩提道:“半年就够了,天龙武学好在能速成,何况我们的人都有了底子,到时候足可一观了!”

萨玲娜道:“诸葛山真那边呢?”

罗菩提道:“不去管他,各大门派既然有了警觉,他的计划一时难以得逞,而他目前的实力都寄托在各大门派之中,一时难以调集,必须自己培植起一股力量来,才可以公开行事,不会比我们快!”

何妙容道:“办法是不错,只是我担心到时候有多少人来捧场,万一大家来个相应不理,岂不是太难堪了!”

罗菩提笑道:“我想不至于吧,凭我们一大堆护法的阵容,包括了八奇中六大高手,又是绿林水陆两道、百花山、天慾教与万家堡五势力的汇合,谁也得敷衍一下给个面子,他们对诸葛山真都不敢公然得罪,还敢跟我们过不去吗?何况我这个掌门人还身兼龙虎盟主呢?”

何妙容道:“这倒不见得,峨嵋就是一个例子,他们虽然有心合作,但必须顾忌到万方教的反感吗!”

罗菩提道:“那是错在我以龙虎盟主的身份过访了,龙虎盟既以对付万方教为目的,他们自然不便表示,如果我以无龙掌门的身份前去,待遇就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