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罗菩提皱了皱眉,说道:“为什么不把路开宽一点呢?”

老刘说道:“罗大侠在说笑话,这是凿开山壁开出来的,就是这么点宽,也费了上万的人工,整整凿了几年的功夫。如非山主是虎皮夷酋长,免费动用人力,谁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再开宽一点,那得费多大的事?”

“为什么要把百花山建得这么隐秘呢?”

“自然是为了安全呀!”

“安全?”

老刘点点头道:“是的,何山主立威苗夷云贵,不知有多少仇家,就连她的朋友客人,也未必是真心交往的。可有了这条天险的道路,自然而然地打消了他们生事之心。何况还为了要迁就百兽谷的环境,非由此通过不可。”

又走出四五里,那匹马慢慢能适应山道了,也不须罗菩提小心控制了,罗菩提好不容易才吁了口气。

眼看前面有一处较为平坦宽阔之地,才低头去欣赏一下谷底的风景。

不防一块巨石之后,响起一声闷吼,一只斑斓吊眼的猛虎,突然窜上大石,慾向他扑过来。

罗菩提虽吃了一惊,还沉得住气,飞身拔剑离鞍,准备上前拒虎迎敌,可是他的马却为猛虎吓破了胆,猛地回头急窜,一个立足不稳,翻落绝谷。

罗菩提救马不及,含怒去攻击那头猛虎时,它竟翻落石后,在绝壁上几个纵跳,悄然隐去。

老刘过来道:“这一定是妲妮含恨,把守栅的大猫给放了出来,大侠放心好了,这些猛兽受过山主的训练,最多吓吓人,不会认真扑击的,除非得到山主的命令,这些猛兽才会真攻击人。”

“我忘了告诉大侠一声,提早作个准备,结果白丢了一匹马,没关系,大侠到了百花山,可以叫萨玲娜姑娘赔你一匹。”

罗菩提苦笑了一声,道:“不必了,何妙容居于百兽谷,以驱兽而著名,我应该想象得到,提了反而丢人。”

老刘却道:“不,何山主律下甚严,除非是对付外敌,否则不准动猛兽的,大侠可以据理力争,只要提出来,那个丫头至少也得挨上几十鞭不可。”

罗菩提苦笑道:“我虽非存敌意而来,可是昨天鲁莽出手,伤了百花山的人,她要找我是理所当然的,何必要借重山规去惩戒一个女孩子呢?她残了一臂,岂有不怀恨于心的,让她消消气也好,到了山上也别提了,就说我的马是失足跌下去的。”

老刘点点头,感叹道:“大侠如此坦荡胸怀,无怪山主对你推重备至,那就不提了,否则也够那丫头受的,藤鞭是含毒的,二十下挨上去,破皮流血,两年都无法痊愈的。”

“百花山山规如此严厉吗?”

“那是必须的,否则这些丫头们更无法无天了,她们跋扈的情形大侠是亲眼见到的,不管得紧还得了?其实她们昨天的行为山主也是不允许的,我是怕她们挨罚后可怜,才没有告她们的状,不然她们可有得受了。”

罗菩提将剑归鞘,准备步行。

老刘道:“我们才走了三分之一,大侠还是上我的驴来吧,两人共骑。”

罗菩提摇摇头道:“不必了,二十多里,我走着去就行。”

老刘笑道:“二十多里固然难不倒大侠,但大侠要靠步行,恐怕很难走到山上。”

“这怎么说?”

“这条山路上不设防,却有很多伏弓暗箭陷井一类,布置得很巧妙,完全是靠重量来控制的,如果不用代步,简直寸步难行,危险重重。”

“为什么要这样呢?”

老刘道:“前面虽然有蛮寨为防,但对于一些轻功身法好的武林高手,仍是不够周密,山主才设下了这一条禁制,如果有人要偷偷进来,自然不会骑马,那么这条山道就有他好看的了!”

罗菩提道:“步行会触动埋伏,骑马反而不会吗?”

老刘笑道:“山主设计之精就在此,骑了牲口,再轻也在两百斤以上,可以安然渡过;轻于两百斤的,就会触动消息,所以山中的人出入都以马匹代步,大侠一定要步行,只好扛一块百余斤的大石,再加上你的体重,这未免太辛苦了吧?还是上驴吧!”

罗菩提不禁佩服何妙容设计之精,防备之密。

老刘又催促道:“除了百花山的人外,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秘密,以前也有人想溜上山,死在这条路上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他们再也想不到这会是山主的精心设计而使他们中埋伏的。”

“我现在说了出来,就是怕大侠回头吃亏,最好你骑我这匹驴下山,要不就抢一匹马,实在不行,别忘了带件沉重的东西。”

罗菩提道:“老丈认为我上山必然会不欢而散?”

老刘一叹,说道:“你要山主的龙须草,无异是要她的命,就算山主肯舍命割爱,别人也不会同意的。”

罗菩提道:“那也不至于翻脸成仇呀?”

老刘苦笑了笑说道:“山主拒绝了你,就是不把你当成客人了,因为山主有个规定,凡是上山的人,有求必应,假如是不答应,就没有交情,妲妮要找你报复,山主于例是不能阻止的。”

罗菩提想想才道:“我知道了。”

“大侠的武功当然不会怕她,山路上的禁制与蛮寨都不成问题,安然下山就没有阻碍。”

“谢谢老丈指点!”

“罗大侠,我只能为你尽心到此,其他就爱莫能助了,上来吧。”

“这只驴能载得起两个人吗?”

“没问题,它能负重四五百斤呢!送东西上山都是它,一年不知跑多少趟,蒙上它的眼睛也掉不下来。”

罗菩提不禁打量那头老驴一下,笑笑道:“真看不出它有这份能耐,在山下它好象连路都走不动。”

老刘笑道:“他一上山就活了,因为他原是山上养大的,山上种了罂栗花,他成天吃那玩意儿上了瘾,到了山下就懒得象条虫,只有上山才起劲。”

“罂粟花,那不是提炼阿芙蓉的吗?”

“是啊,川中盛产此物,人们都管它叫鸦片,原来是产在天竺的,传到中华后,不知有多少人上了瘾,连这头畜牲也上了瘾,所以它到了山道上就全身是劲儿,急急上去过瘾呢。大侠就别耽误它了。”

罗菩提上了驴背,两人共骑。

那头老驴依然健步如飞,在路上为了试探一下老刘的话,罗菩提拾了几块碎石,随意向后掷去,前两三块还没有什么动静,抛到第四块时,果然听到咔咔急响,闪过一抹银光,速度奇快,居然没看出是什么暗器。但为数极多,波及的范围很广,在落下之处两三丈内,无一不及,假如是个人的话,绝对无法避过。

老刘道:“大侠,我对你是一片诚心。”

罗菩提道:“老丈别误会,我不是怀疑你的话,只是想试试这布置的威力,何妙容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老刘一叹道:“这位少主人,我对她也真摸不透,不知道她这身武功,这份鬼才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那老主人不过是个普通人,只会一点粗浅的防身功夫,再也想不到会生出这么个女儿,罗大侠,如果她没有多余的龙须草,你就想别的办法吧!千万别跟她作对过不去。”

罗菩提忙道:“那是当然,恩师固重,但我不能强取人家的生命来救我的师父,老丈放心好了!”

老刘轻轻吁口气道:“她对你的品评很好,她这个人脾气很古怪,说不定会豁出自己的性命成全你的。”

罗菩提道:“那我也不能接受,我只想向她求取一份多余的,如果危及她的性命,家师也不会要的。”

老刘道:“佛印上人是个活菩萨,她对你们师徒都敬重得很,我倒不是偏向她,有时她的作为也太过份,拿她一条命换老禅师,我亦不反对,可是她在蛮区建下这片基业很不容易。尤其是压制住强梁横行,也颇有成绩,虽然她也杀人,但救的人比杀的人多出千百倍,我是为了公义才提出这个要求,大侠别以为我自私。”

罗菩提欣然道:“我入蜀滇以来,也打听过何妙容的为人,可是我问的都是江湖人,对她的看法自不尽相同,听了老丈的话后,我已改变了看法。”

老刘道:“就凭我一个人的话,改变了大侠的印象吗?”

罗菩提道:“是的。”

老刘道:“你这么信得过我?”

罗菩提笑着点点头道:“不错。那些江湖人对她的口碑很坏,似乎想借我之手打击她一番,老丈是她的心腹家人,居然能处处为我设想,我觉得老丈一个人的话,比他们更可信百倍。”

老刘十分感动地说道:“幸好我问心无愧,否则对大侠的如此信任,我就是人头畜鸣之类了。”

驴行颇快,一路上也没有什么阻碍了。

行了一阵,路面渐宽。转过一个大弯后,眼前豁然开朗。

那是一大片谷地,小丘起伏,有流泉穿插,绿草如茵,百花逞艳,鹤鹿漫游其间,有如人间仙境。

近谷之处有一道木栅,已经打开了,谷中有许多女孩子,一半是衣着轻罗,在花丛间或倚石读书,或是躶着雪藕似的胳臂,击剑嬉戏。

另有一半则衣着蛮装,短短的虎皮裙仅及股上,上身穿着一件披肩似的皮背心,坦着前胸,一无遮掩,底下也躶着脚,足登蛮靴,英气勃勃,婉约而自然,个个容貌姣好,却又引不起人一丝的邪念。

昨天与罗菩提交手的两个女子都身着蛮装,腰悬长剑,等在栅门前,却没看见那个断臂的女子。两个女孩子脸色都很沉重,迎上前道:

“罗菩提,你来了,怎么没骑马呢?”

老刘道:“骑了马来的,可是罗大侠的马在中途坠崖,只好和我一同骑驴来了,萨姑娘知道了吗?”

那年纪稍长的女子冷然一笑道:“老刘你怎么称他罗大侠不再叫他外甥了?你好大的胆子!”

老刘微微一笑道:“是别人我还可以勉强认个亲戚,大侠是八奇之一,与山主同列,我可实在不敢冒犯。”

那女子还待申斥他几句,最幼的女子忙道:“姐姐,为了妲妮大姐,你就少说两句吧。罗大侠,昨天是我们姐妹的不是,可是我大姐受伤断臂……”

罗菩提笑笑道:“昨天罗某也有不是之处,那位妲妮姑娘的手伤势怎么样了?如果疗治得法,应该可以保全。”

“手伤倒不成问题,只是……”她慾言又止,好似十分为难。

老刘见她吞吞吐吐的,便笑着说道:“桑妮姑娘,你有话尽管说好了,罗大侠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

桑妮顿了一顿,才指着身边的女子道:“我叫桑妮,这是我二姐莎妮,我们三个人虽非同胞,却情胜手足,昨天大姐受了伤,心有不甘,今天不该将……”

老刘连忙道:“桑妮姑娘,罗大侠的马是自己不小心失足掉下去的,幸好他及时跃开,也没受到惊吓。”

桑妮似乎不信。

老刘朝她眨眨眼,又继续道:“虽然你们昨天没有告诉他应该在路上小心,或者留匹马给他使用,但我要领他上山来的,这些过失是我应该负的,罗大侠也不会怪罪你们的,放心吧!”

桑妮忙道:“罗大侠,是这样吗?”

罗菩提笑了一笑道:“不错,而且这是我骑术不精,怪不得任何人的,当然更怪不到你们身上了。”

桑妮脸上一红道:“大侠一片侠心,使我们十分惭愧。”

罗菩提道:“娘快别这么说……”

桑妮又道:“萨玲娜姐姐是个很精明的人,整个情形她都清楚,已经把大姐囚禁起来,要当大侠的面发落。”

罗菩提忙道:“这是为什么呢?昨天我们都有不是之处,不能怪令姐一人,罗某应该自承猛浪,当面请求开脱令姐。”

桑妮低声道:“昨天的事还没什么,主要的是今天。”

罗菩提笑笑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自己骑术不精,失手将马匹掉落谷下,怪不得任何人。”

桑妮道:“大侠在萨玲娜姐姐处,坚持这个说法,就可以免去大蛆一顿严责了,我们都会感激的。”

罗菩提道:“那本来就是事实嘛,我不能捏造一点事故来陷害你们,桑妮姑娘尽管放心好了。”

老刘也道:“姑娘请放宽心,我已经向罗大侠解释过了山中的规矩,罗大侠是何等心胸,岂会无辜冤屈你们?”

莎妮的脸红了,低声道:“罗大侠,想不到你如此宽大为怀,想起刚才对你不礼貌,我真太惭愧了。妲妮只是气量小一点,请你多多原谅她。”

罗菩提微笑道:“算什么呢?我昨天出手太重了,心中很不安,还要请她原谅我呢!请问何山主在吗?”

莎妮道:“山主因事缠身,如今还没有回山。”

罗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