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罗菩提道:“不对。”

何妙容道:“嗯?罗大侠倒是说说看!”

罗菩提道:“听圣手儒医说,百日追魂草具有异香,怎么会有臭味呢?假如它有恶臭,家师便会立即警觉,不会中毒太深了。”

何妙容笑道:“这种草知者不多,尤其是他认为绝了种,随便扯两句也没人会揭穿的,但他既然这么说,益发证实是与金龙草合并提炼了,拿来给我。”

萨玲娜将两盆花草移过去。

何妙容一伸手,摘下金龙花,揉成汁水,滴在百日消魂草上,然后再摘下百日消魂草,折成无数小段,到屋间的檀香炉前,将草段放了进去,立即就燃烧了起来,她又采下金龙草的叶子,自己含了两片,叫萨玲娜与罗菩提各含两片。

六片叶子都摘光了,她才微微一笑道:“金龙草叶,可以御毒,把它含在口里,叶汁和了唾沫流下,就不怕中毒了。”

罗菩提突然道:“刘老丈没有叶子了。”

何妙容道:“哦……我忘了,老刘,你快出去。”

老刘站起身来,方走了两步,身子摇摇晃晃,还没有到门口,已倒了下去。

何妙容道:“这就是令师中毒的情况,这两种葯草合在一起,草臭为花香所掩,发出如檀香的气息,花香易救,草臭难治。金龙草除非吞下肚去才会致人于死命,被花香熏倒,过一个时辰就会醒了。”

“然而百日消魂草的恶臭,人鼻作呕,倒翻五脏,百日始死,只有这两种葯草混在一起,才能既芳香如檀,又具有百日消魂之威,师妹以为它们本性冲克,不能混合在一起,是未曾试验之故。”

罗菩提恍然道:“家师每天必修经课,必须燃点檀香,只有这方法才能够害得到他老人家。”

何妙容道:“很不容易呀!燃檀的人爱洁,别人调制的都不放心,一定要自己亲手调制的。”

罗菩提道:“院中没有别的人,平常多半是家师自己动手,连我都不准触及,他老人家说我的手上沾了血腥,怕亵渎神明。”

“可是诸葛山真却有时替家师燃香,因为他是学医的,济世活人,是仁者之手,这一定是他了!”

何妙容这才一笑道:“这两种葯草混合后,葯性加强,唯龙须草可治疗,而且还有一个特点,单中百日消魂草毒者脸色发青,中金龙草毒者,脸色发红,而中混合性毒香后。脸色青红交杂而成紫色,罗大侠,你看看老刘的脸色,是否与令师相同。”

罗容提上前扶起老刘看了一下道:“完全一样。”

何妙容点点头道:“这就错不了!”

罗菩提急道:“山主,刘老丈怎么办呢?你说明就好了,何必一定要实地证明给我看?白白害了刘老丈一命。”

何妙容道:“你说令师中了百日追魂草毒,我不相信,令师一代高人,绝对不会被那种恶臭熏倒的,所以我才证明给你看,使你明白令师是如何才会中毒,什么人才有机会在不知不觉下使他中毒。”

“你不信的话,这儿有一节未染花香的消魂草,你闻一下,中毒是不会了,但你先得压住中气,免得胃里翻呕上来。”

说着递过一节点燃的细草。

罗菩提虽然先得了警告,但触鼻那股恶臭后,仍然忍不住心头作恶,忙移开了,顿足大呼道:“诸葛山真,你这个老贼!”

何妙容捺熄线香,吩咐打开窗子,散去房中的余气。

然后,何妙容道:“罗大侠,假如不是师妹恰好植有此草,我闲来无事,时加试验的话,也无法揭穿这一阴谋。”

“假如他知道我这儿也植有这两种草的话,也不会行此笨事了,我向你保证,这两种草只有此地才有。”

“但诸葛山真能叫出名目,必然见过此草,他是个学医的人,见了这种奇花异草,岂有不加采拮的道理。”

“光是百日消魂草,别的地方也许会生长,但金龙草则必产于雪岭绝峰,他知道要用龙须草来解毒,则证明他一定拥有两种草了,现在你如果还相信不是诸葛山真干的,我就杀了这个师妹……”

罗菩提忙截口道:“不,我相信,可是诸葛山真为什么要害我师父呢?他们是好朋友,我师父对他十分器重……”

萨玲娜想了想,道:“也许诸葛山真是想借取龙须草之由,支使你来跟师姐打上一架,捣捣我们的蛋。”

何妙容道:“不是,他知道我仗着龙须草以全命,也知道罗大侠不是那种残忍为己之徒。”

萨玲娜道:“那是为什么呢?”

何妙容道:“为了龙须草。他知道罗大侠来乞取,我一定会给他,尤其是为了拯救佛印上人。”

萨玲娜道:“这是为什么?”

何妙蓉道:“因为先母曾蒙佛印上人救命之德。我怎么样也不能拒绝的,这件事老刘也许知道。对了,老刘没练过内功,不能耽搁太久,快救他起来。说着在身边取出一茎象灯心似的干草。递给萨玲娜。

萨玲娜呆住了,没伸手去接。

罗菩提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何妙容脸容肃穆地道:“龙须草。”

“龙须草”这三个字,使得罗菩提心头大震,不由失声道:“这不是山主活命的依赖吗?怎么摘了下来?”

萨玲娜也道:“是啊?师姐,以后你怎么办?”

何妙容神色平静地道:“没什么以后了,告诉你们一件最秘密的消息,百兽谷中的龙须草死了一本,这草每年结实一次,每株结实两枚,六本母草刚好可以维持我一年的寿命,可是上个月死了一本,我最长的寿命也只能活十个月了。”

“因此我将另外五本都摘了下来,师妹,快把老刘救醒过来。罗大侠,这一本你拿去,令师有百日可延,你赶回黄山,最快要多久?”

罗菩提想了一下道:“我来程的时候,费了一个月。”

何妙容笑笑道:“你在这儿耽搁了十几天,这么说来,你是来不及赶上藏龙池的事,那你就走吧!”

说着又取出一枚龙须草,交给罗菩提。

罗菩提望着她,迟迟不敢去接。

何妙容道:“我已经摘下来了,你不接受也没用了,何必白白糟蹋呢!诸葛山真只以为我有一本,没想到我有六本,下个月藏龙池畔。我还可以跟他较量一下,比比运气,也许我不会输给他呢!”

罗菩提道:“藏龙池究竟是怎么回事?”

何妙容道:“你当真一无所知吗?”

罗菩提道:“在下的确一无所知。”

何妙容沉吟着道:“这件事情虽然秘密,但令师佛印上人乃一代高僧,他应该知道这事才对!”

罗菩提诚恳地道:“家师也未道及。”

何妙容想想道:“那也许可能,令师胸怀,慈悲为本,纵然得知也不会存有夺取之意,占天地之灵气来绵延为寿的事,令师是做不出来的。”

罗菩提又道:“藏龙池究竟是怎么回事?”

何妙容道:“藏龙池以藏龙而得名,原先是有蛟龙潜伏,但已经绝迹了。只是在潭底深处,遗有一粒卵,恰好在温玉的掩盖之下,仍然保有其灵气,蛰伏近百年,渐渐孕化而成龙形,即将破壳而出,就是这么回事而已。”

罗菩提不解地道:“那又怎么样呢?”

何妙容道:“龟、龙、麟、凤,为宇宙四灵,但此四物俱已绝种,只有藏龙池下还留有一颗龙种,自是稀世之珍。”

萨玲娜笑道:“师姐,麟龙凤绝了种还可以说,那乌龟可多得很,圣人列之为四灵,我就不明白,你说绝了种,我就更不明白了,成筐成箩的都找得到。”

何妙容微笑道:“你只是读死书,未经考究。四灵之龟,绝非现下所见的乌龟,乃是指一种万年火龟而言。”

“此物蛰伏在地底火泉深处,潜炼万年,内丹成而始出土,得其内丹而合葯,可以使人延年益寿。”

罗菩提笑道:“这都是无稽之谈。”

何妙容道:“不然,经史不载,但前人笔记中却载有此事,信而有征,只是永寿之说不确,最多只能延寿至两三百年而已。前人有寿长至三百者,就是得到这些灵物之助,但灵物既罕,争之者众多,所以才渐渐绝了种嗣。”

罗菩提到:“那么,藏龙池的那条蛰龙,也有此效了?”

“是的,取其肝而合葯,可得兼人之寿。”

罗菩提哦了一声道:“难怪世上将龙肝凤心,列之为珍稀。原来不是指它好吃,而是取其异效。”

何妙容笑道:‘世人有几个尝过龙肝凤心,不过是因其难得而列为异珍。可是现在真有一条蛰龙等待着宰割呢!”

罗菩提一叹道:“纵得兼人之寿,又有什么意思呢?迟早仍不免一死,却要糟蹋一件灵物。”

何妙容看了他一眼,笑笑道:“到底是佛印传人,心胸与常人不同,可是有的人却不这么说呢!他们为了想多活几年,连杀人都干,何况是头牲畜呢!”

罗菩提忽然道:“山主,那幼龙脱壳之期,在什么时候?”

何妙容道:“就在这一两天中,我刚从藏龙池畔回来,看见那儿池水波澜,也许已经脱壳而出了。”

罗菩提道:“山主为什么不将它擒杀取肝呢?”

何妙容笑道:“我能有这本事就好了,它所蛰伏的潭底深有千尺,且有四道暗流,通达飞龙湍,那是怒江之源,被吸了进去,尸体就会在怒江飘流出来了。”

罗菩提道:“那谁也无法伤害它呀!”

“是的,只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就是这个月的月中,月圆之夜,它气候初成,会出来到池面上吸取月光精华,十四、十五、十六,一共三夜,每夜有一个时辰在池面游戏,过了这三天,它气候已成,由池底的泉眼去往怒江,然后深入大海,谁也无法捕捉到它了。”

罗菩提道:“山主怎么这么清楚呢?”

何妙容道:“我有一部前人的密笈记载,那是百年前一位异人所著,这异人也是我与萨师妹的师祖。”

“他老人家曾经探测过藏龙池,发现有龙骨和龙鳞,断定此处曾为龙穴,也是母蚊前来产卵的地方,因为龙既是灵物,非灵地不居,藏龙池底有温玉为床,正是最理想的龙窝,另一个证明,就是藏龙之处,才有龙须草的生产。”

罗菩提又问道:“其他的人也是为此而来吗?”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原因可以吸引他们。”

“他们是因何而得知呢?”

“也许是他们由别处得来的消息,也许是诸葛山真告诉他们的,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本龙须草,除了诸葛山真,别人是无法供给的。”

“什么?他们都有龙须草?”

“是的。”

“这……”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龙须草本来不止我所有的几本,在藏龙池畔生长了不少,自从诸葛山真来了之后才断了根,他本来想独占此草,专为屠龙之用,后来不知怎的,访知我也种植了几本,植于百兽谷之内,才叫你来动它的脑筋,可惜的是他所知的不详,以为我只有一本了。”

“诸葛山真到过藏龙池吗?”

“到过,连百兽谷也去过一次,是想去破坏龙须草的,但未能得逞,被家师发动守谷的灵兽赶跑了。”

“令师仍居在百兽谷内?”

何妙容看了萨玲娜一眼,才道:“是的!她就是萨师妹的高堂,但她老人家因为走火入魔,无法行动。”

“所以把取龙肝的事责成在我身上,要不是她老人家行动不便,我也不必如此着急了,诸葛山真即使会同五奇联手,也讨不了好处,”

罗菩提又道:‘幼龙与龙须草有什么关系?”

“关系太大了。”

“山主能否赐告?”

何妙容点点头道:“龙须草是母龙遗便得灵气滋育而长,幼龙闻到它的气味乃生眷恋之意,才会依依前来,乘其不备而屠之,否则此物为水中之王,水性极佳,警觉性又高,稍有警兆,立刻潜入水底,谁也捉不到它了。”

罗菩提又问道:“山主是志在必得了?”

何妙容一叹道:“家师走火入魔,必须以龙血为之消弥,我生具异疾,也只有龙肝可根治,如若我的龙须草不死去一本,家师还不愿行此杀生之举,现在就说不得了。何况我不下手,诸葛山真也不会罢手的,与其让他得去,倒不如由我取得,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吧!”

罗菩提道:“有的!诸葛山真既然有独占之心,为什么又要通知宇内五奇共同夺取此物呢?”

“那是他不知道家师走火入魔,恐怕一个人的力量难以得手,才将五奇邀来帮忙,只有你,他是拉不动的,他才变了方法,借陷害令尊师来跟我捣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