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萨玲娜解释道:“这一黑一白两个按键是发射钮,筒中有弹机发弩,黑键按下,则十弩次第射出,手松弩止,全看需要而定。”

“白键按下,则十弩齐发,弩箭铁杆铜翼,劲可穿石,簇尖喂有麻葯,射中人后,立刻昏迷,十弩所射的方向都不同,如果一起发射,可达及二十丈,三十丈方圆之内,绝难幸免,除非是绝顶高手,习过内家劲气,才不受威胁,寻常金钟罩、铁布衫等护身功夫,都挡不起它一射。罗大哥要不要两支在手头?”

罗菩提忙道:“我不要,这东西太凌厉了。”

萨玲娜笑道:“这是师姐发明的。”

罗菩提道:“何山主真是了不起。”

萨玲娜道:“这些原来是为驯服猛兽之用,但用来对付这些凶徒也很有效,大哥不肯用就替我保管一下。等我发出通知时,迅速抛出给每人一只,我的双手都分不开。”

罗菩提自是不便推辞,正准备包起来,萨珍娜道:“这东西按键十分灵捷,一触即发,包在一起太危险了,大哥还是别在腰带上,使尖端向下,以策安全,正因为携带不太方便,我不敢多拿,否则应该每人分配一支才是。”

罗菩提遂将八支铜筒一一插好,前后各四支恰可周身,略留一手可探的空隙,多一筒就太挤了,也会影响他弯腰的行动了。

萨玲娜道:“我们快去吧!可不能耽误了。”

两人再度出门时,那个莎莎也一身劲装,披挂一如萨玲娜,等候在门口。

萨玲娜一挥手,也没说什么,她就跟在后面走着。

疾行一阵,穿越一条山洞,来到一块空旷的岩穴内,那就是听谓的监视亭了,实际上却只有一道横椽,盖住一条石凳而已。

流水由横椽顶上滑过,挂成一条匹练似的大瀑布,由里看出去,目前历历,外面却看不进来。

瀑布宽有两丈多,高约四丈,天光透过水帘照进来,脚下却是一面平湖似的水溧,除了落瀑之外,水波荡漾,涟漪波展。

稍远处就一平如镜,潭水并不深,约可及人腰处,水清见底,铺着一方方的白石,这是个半借天工、半由人为的大浴池。

萨玲娜道:“罗大哥!在我们蛮区,男女礼防不严,一池里躶浴乃属常事,习以为常,倒不会有什么越轨的行为,但在汉人眼中就不同了,师姐以此来作为禁囚德性的初步甄试,因此少时姐妹门的行为可能稍稍收纵一点,但皆出之自然,希望你勿以婬邪视之。”

罗菩提笑道:“何山主的设想高人一等,用心尤善,我对之只有敬佩,怎敢妄以习俗为准而置评呢!”

说着,但见莎妮等十数个女孩子押着一群大汉来了,都是赤着上身,汗如雨下。

莎妮高声道:“因为大家今天工作很卖劲,奉山主谕,特准提前休息,你们下去洗个澡,就可以回去休息了,山主说你们如果都象今天这么安份,在短时间内就可以放你们出去自由自在了。”

那群大汉为数约四五十名,个个神情木然,对她的话似乎没听见。

莎妮道:“快下去吧!这本是我们的浴池,为了嘉奖你们的干活辛勤,才给你们使用,洗的时候不准脱衣服,行动规矩些,别忘了山主的诫条。”

那些大汉鱼贯入水。

由于潭水清凉,在暑热操作之后,自然特别舒服。

那群大汉,一个个脸上都流露出了舒坦的神色,在水帘后可看得清清楚楚。

萨玲娜轻吁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山主在离山之时,怕他们生事,给他们服了迷丧神智的葯物呢!现在看他们的神智都很清楚……”

莎莎道:“山主如果要这么做,一定会先告诉大姐的。”

萨玲娜点点头道:“是啊!我想山主不会忘记告诉我的,但又怕她因为事情太忙而忽略了!”

莎莎道:“山主行事十分精细,从无忽略……”

萨玲娜一叹道:“我倒宁愿是她疏忽了,现在看这些家伙个个都不痴呆,我倒是担心起来了。”

“他们突然变得驯服,必然有特殊的原故,如果不找出来麻烦就大了,如果再过一两天我们都走了,发生了什么事……”

罗菩提道:“假如我们都走了,倒不会发生事故了,我认为这变化刚好在藏龙池之会前发作,目的无他,就是牵制何山主无法去取珍……”

萨玲娜惊道:“对!到底是罗大哥久历江湖,思虑比我们周密,罗大哥看有什么方法对付吗?”

罗菩提道:“要知道因何而生变,才能作应付的打算,这些人既然受到了严格的控制,突然敢作别举,自然是有所凭恃,他们对性命还是看得很重的,绝不敢舍命相拼,萨姑娘,在控制上是否会有问题呢?”

萨玲娜道:“不会的。”

罗菩提道:“你这么有把握?”

萨玲娜道:“当然,致命的蛊毒是师祖亲手调制,解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而且山中的人也不会有异心的。”

罗菩提想了想道:“问题不出在内部,就一定是外来的。”

萨玲娜道:“那更不可能了,谷中禁制之严,罗大哥你是知道的,绝不可能有人偷偷潜入……”

罗菩提道:“萨姑娘,不是我说句狂话,刘老丈把山道上设防的情形对我说了,对一般的江湖人自然是够了。”

“但对八奇一类的好手,却未必有效,何况这山上不过是奇门生克的阵围布设而已,我存心想进来,勉强是可以做到的。”

萨玲娜闻言不由一惊,沉思了片刻后,才道:“罗大哥!我相信你的话,我们等着瞧吧!当他们的本性流露的时候,蛊毒立会生效,如果制不住他们的话,就是你的话说对了。”

罗菩提道:“那究竟是什么蛊毒呢?”

萨玲娜道:“一种专制人慾的蛊毒,谓之桃花蛊。受制者只要一个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真阳,毒人经脉,立可制命,何师姐所罚禁的这些恶徒,大都是姦婬好色之徒,所以才用这个方法来惩戒他们。”

罗菩提点点头道:“用其之恶惩其罪,这倒是很合情理,但人慾之兴,有时是出于天赋的冲动。”

萨玲娜道:“所以每天才给他们服一次解葯,这解葯不能制蛊,但可以抑制天然的慾兴的。”

“但是葯性极微,一半还是要靠他们自己为之抑制,万一他们兽性发作时,葯性压不住,就会因为内火焚心而死,几年来死了不少人,那是他们自作自受,但是也确实改变了不少人!”

这时在池边的莎妮道:“大气太热了,我们也下去洗洗吧。大家退开一点,把中间空出来。”

几十名大汉都退到四周,围成一圈。

莎妮首先领头脱下了上衣,群女继而效尤。

她们的衣服本来就少,很快就脱光了,赤着上身,摇着一双双的丰rǔ,然后弯腰脱去皮靴,走下水里。

肌肤如霜赛雪,映着碧波,形成一幅活色生香、美妙无比的图画,那些大汉们有几个已经看呆了,但仍能控制自己,只有目光中现出野性的饥色。

到了池中,莎妮等女孩子毫无避忌,载浮载沉的洗了一阵,动作姿势都很自然,却有一股撩人情态。

萨玲娜看了看道:“是有点不太对劲,平时这时候,一定会有几个忍耐不住而丧命,他们居然忍得住。”

群女洗了一阵后,又回到岸上。一身水淋淋的,短裙上直朝下滴水,她们不先忙着晒衣服,却将披肩的秀发打开曝晒。

莎妮道:“难得他们这么老实,大概山主的感化收了效,这短裙着了水,受热就缩了,贴在身上怪难受的,我们干脆也脱下晒一晒吧!”

说着解下束围,脱掉短裙,里面只有一条极薄极短的白绸短裤,长不及股,上不及腰,紧贴在身上,内色透明,藏毫隐约,尤见撩人,那些大汉们有一小部分控制不住自己,跃跃慾动,却为他们的同伴阻止了。

群女也起而效尤,一起脱掉了短裙,曝晒在石上。

然后有四五个女孩子干脆将短裤也除下了,蹲在池边搓洗,这下子变成完全赤躶,妙相毕裎,再加上体态健美,玉腿修长,细腰丰臀,娇娇娜娜。

终于有几个大汉受不了诱惑了。

一个粗壮魁伟的汉子首先吼了一声,从水中纵起,动作十分灵捷,扑向一个女孩子,跟着他之后,又是四五个大汉跳了上来,各扑向一个对象。

莎妮抢起长鞭,朝首先发动的那个汉子大声喝道:“齐野东,你是不想活了,快给我滚回去。”

唰的一鞭抽了下来,可是这个叫齐野东的汉子武功十分了得,一臂揽住了一个女孩子,一手疾探,夺住了鞭梢。

齐野东哈哈大笑道:“妈的,老子受你们这些騒娘们的气也够了!今天非要好好报复你们一下不可。来!大家上!”

池中有一个较为老年的汉子叫道:“齐兄,两三年都忍了,何必争此一刻呢!忍一下到晚上再说吧!”

齐野东大笑道:“翟俊!老子可忍不住了,这批小娘们儿脱得精光的在眼前晃,再不动心就不是人了!”

“算了吧!早晚都要发动的,何必还等晚上呢?现在正是机会,何妙容不在山上,咱们还方便一点。”

那个叫翟俊的中年汉于这:“齐兄,我们跟人约好的,要到晚上再发动,就是为了困住何炒容。”

齐野东笑到:“晚上何妙容也不回来,今天咱们吃下了那一颗解毒的葯丸后,行动已经表现失常,引起她们起疑了,等到晚上,说不定她们已先有了防备,反而动不成了,来吧!反正已经动了,再掩饰也来不及了,倒不如在这小娘儿身上杀杀火,占了百花山,等何妙容前来吧!”

翟俊听了也没办法,叹了口气,道:“好吧!一不做,二不休,大家可别忘了闻首领的吩咐,这几个小娘儿们乐完了,一个也不能放过,然后再把那个叫做萨玲娜的小娘们也给做了。”

他说完之后,池中的大汉纷纷跳上岸来,反而采取包围的形势,困住群女。

莎妮力夺长鞭不成,丢下了长鞭,反身去抢兵刃。齐野东的动作很快,一鞭卷去,将她的脚缠住,拖翻在地,把自己所擒住的那个女孩子推给别人。

然后,过去按住莎妮笑道:“妈的,就是你这个小娘们最凶,两年来老子不知挨了多少鞭子,今天该老子侍候你了。”

那十几个女孩也纷纷被他们擒住按倒。水帘后的罗菩提忍耐不住,正想出去。

萨玲娜将他拉住道:“等一下,莎妮她们的武功不错,是故意被他们制住的,等着听听看是怎么回事,那个闻首领又是谁?”

罗菩提道:“还会有谁?必然是虎啸客闻千里,此人擅长鬼影飘风身法,来去无迹。一定是他悄悄进来,跟这批家伙取得了联系,你没听他们说晚上就要发动了吗?再不出去,就有人要受糟蹋了!”

萨玲娜道:“还不至于,这里面就是齐野东和翟俊厉害一点,另外还有五六个好手,其余的都不足道,莎妮她们虽力敌不足,但也不会受凌辱的。”

果然有一个猴急一点的汉子,拉下自己的中衣就想霸王硬上弓。

但那些女孩子翻滚挣扎,始终不让他们近身,有一俩个膀下还挨了一脚重的,痛得就地乱跳。

莎妮叫道:“齐野东,不要命的就碰我一下看看,别忘了你们身中山主的桃花蛊,一动色心就会送命的。”

齐野东哈哈大笑道:“小婊子,昨天夜间,闻首领就悄悄摸了进来,替我们把蛊毒都给解了。”

莎妮道:“闻首领是谁?”齐野东道:“鼎鼎大名的虎啸客闻千里,他也是俺们八荒绿林道的首领,有他老人家出头,还怕你们这些小婊子吗?”

“连何妙容在内也不行,本来昨夜就想制住你们的,但因为前两天来的那个小伙子可能是八奇之一的玉面修罗,闻首领怕一人应付不了,约好去邀请帮手,今夜再举事,但老子可等不及了,现在就拿你杀杀火。”

莎妮闻言,想知道的都知道了,急于脱身,一腿撩阴踢出,齐野东略往后退,莎妮正待滚开,哪知道她的脚上还缠着长鞭,被齐野东一扯,又拉了过去,伸指一戳,点中了她的穴道。

齐野东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小婊子,这下子还看你强去,老子慢慢的收拾你,总有你痛快的。”

说着抱起莎妮,正待离去。翟俊急忙阻止他道:“齐兄,现在可不能随便走动,还有那个萨玲娜跟姓罗的那小子在呢?”

齐野东道:“咱们这么多人,还怕那个嫩货?”翟俊道:“齐兄,罗菩提名列八奇,非等闲之辈,连闻首领都不敢造次,我们还是小心点的好。”

齐野东道:“迟早都要碰一碰的,事情已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