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 五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萨玲娜笑笑道:“那可得要快一点,谷口虎啸猿啼,已经十分紧张,恐怕敌人就要快过来了。”

边说边轻解罗纱,将上裳脱了下来,连带将扣满飞刀的皮带也解松了,丢在他身边,仅穿着一件薄薄的纱衣,还躶露着一双藕臂,罗菩提将手抚在她的嫩臂上,不胜依依,这时已有四五条人影扑了过来。

莎莎实在忍不住道:“敌人已经来了!”

罗菩提仍躺着道:“有几个人?”

“五个,四个头陀;一个高个子。”

罗菩提道:“那只是虎啸行者手下的四大天尊,叫做呼风唤雨,登天入地,别看他们别号叫得响亮,实际上却是一批酒囊饭袋,不值得我出手,你们随便应付一下好了,等闻千里来了之后,你再告诉我。”那五个人来到两三丈前站定。因为罗菩提拥美醉卧,似若无睹,倒是不敢轻进。

那高个子的汉子叫道:“王面修罗,你死到临头,还在这儿做你的风流梦?”

罗菩提头也不抬,也不看对方,只是淡淡地问道:“说话的人是谁,是飞龙剑客凌云霄吗?”

那大汉冷冷的说道:“龙盟主会到这种地方来,岂不是太自贬身价了,连阮太爷都抬举你们了。”

罗菩提瞪着眼睛道:“江湖上没姓阮的这一号。”

那大汉怒道:“放屁,你小子不过是仗着佛印那老秃子的光,才得挤名八奇之列,我阮青虚出道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呢?快起来,让阮大爷宰了你。”

罗菩提一笑道:“我想起来了,凌云霄手下有三条泥鳅一条虫,你就是那个叫飞天蜈蚣的家伙吧!”

“泥鳅不成材,到底还是在水里混的,你飞天蜈蚣可投错了门路,尽管你外号叫得凶,但在水道上,你有翅难展,难怪无法出头,只能在内三堂里混,好处捞不到,送命的事才会轮到你。”

飞天蜈蚣阮青虚是水道内三堂的总堂主,在黑道上是响当当的角色,却被罗菩提贬得一文不值,脸上怎挂得下,但他心里也俱玉面修罗的盛名,不敢造次,厉声道:“姓罗的,因为听说你在百花山上,凌盟主才叫阮太爷前来招呼你,快起来,斗斗阮太爷这柄追魂刀如何?”

他的刀锋上满是锯齿,又大又厚,足见他臂力惊人。

可是罗菩提依然不加理会道:“龙飞虎啸虽然浪得虚名,还是菩萨蛮上的人物,值得我一斗。象他这种二流角色,我看都懒得看一眼,萨玲娜,都是那个齐野东信口胡说,说什么龙飞虎啸今天都会来,才把我们引到此地来等着,早知都是这些角色。我干脆在屋子里陪你饮酒谈心了!”

萨珍娜一笑道:“大哥,你也别怪我,凌云霄与闻千里总有一个来了,否则凭这些活宝也闯不进我们的百花山,在半路上就会被守山神虎解决掉了。”

阮青虚忍不住叫道:“放屁,那些畜生有什么了不起。”

萨玲娜道:“没什么了不起,你们来了十个人,有一半死在虎口之下,而我们的守山神虎仅伤了两头而已。”

“我想还是凌云霄或闻千里自己出手,光凭你们这几块料连谷口都进不了,哪还敢在我面前吹牛。”

阮青虚不禁一怔,他们自以为来得十分秘密,却不想全被科中了。到现在为止,还有几个人为神猿所阻,无法抽身。

今天前来的都是黑道中的高手,全是顶尖儿的人物,没想到连对方一个人影未见,已经折了一半。

他们已经摸到地牢中,也会见了齐野东翟俊他们,知道那些人行藏已露,被禁制住了。里应外合的计划已经失效。

但因为听说山上实力也不强,仅只罗菩提一人较难应付而已,所以才逞勇一拼,哪知到了此地,见罗菩提只带了六个女孩子在此饮酒作乐,根本没把他们当回事,心中犯了嘀咕,未免有点犹豫。

同来的虎啸手下四大天尊却因为另有计划,呼风天尊忍不住道:“凌首领说我们的目的是捣毁百兽谷,破坏何妙容的龙须草,你在这儿尽跟他们罗唆些什么,咱们冲过去算了!”

阮青虚道:“我们事先分配好了,应付玉面修罗是水道负责,谷口就在眼前。”

唤雨天尊道:“可是罗菩提挡着路。”

阮青虚一笑道:“他挡着路,可没挡着各位。如果他出手阻拦,在下自会应付,你放心过去吧!”

呼风天尊道:“阁下应付得了吗?”

阮青虚道:“那是我的事,不穷费心。”

登天天尊道:“如果阁下应付不了就是我们的事了,出发以前,我们就告诉过凌盟主,请他多派高手,最好自己也来一趟,他却置之不理,除了阁下之外,尽是些饭桶,还没进山就折损了一半,真不知你们是何居心?”

阮青虚也怒道:“进扰百花山只是应你们闻老总的请求,对我们全无好处,你们闻老总自己不来,却想叫我盟主亲临,这笔帐是如何算起?我承认今天同来的几个弟兄差劲些,但是水道高手要留在藏龙池畔出力,呆在此地却不大划算,你们尽想占便宜,水道就该吃亏不成。”

呼风天尊怒道:“怎么是我们占便宜,毁了何妙容的龙须草,对大家都有好处,阁下这么说未免太不够意思了。”

阮青虚一笑道:“笑话,凌盟主已经有了龙频草,只怪你们问老总自己不慎,把到手的龙须草弄丢了,逼得非来此强取不可,陪你们来此已经是天大的人情,我们就是撒手不管,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入地天尊见他们言语说僵了,忙打圆场道:“阮兄,我们水旱两道虽然各掌握了一部分实力,但白道中人一直没放过我们,相形之下,我们仍是占下风,如果我们再不合作,岂不更削弱自己力量吗?”

阮青虚冷笑连连道:“说的是啊!如果我们不想合作,也不用跑这一趟了,这完全是帮忙的性质。”

入地天尊道:“也不能完全说是帮忙,如果我们闻大哥得不到龙须草,藏龙池畔屠龙之举,谁都不得安稳,旱道这次已倾全力来到此地,想打发我们走只怕不很容易吧?”

阮青虚冷冷道:“水道来的人也不少,只是犯不着用在这个地方而已,等到了藏龙池,我们决不会输人的。”

入地天尊忍住性子道:“我们知道水道人才济济,但觊觎龙肝的并不只我们两方,如果到时候我们两边拼起来,岂不白便宜了他人,因此闻大哥必须取回龙须草,使我们有相等的机会,才能全力对付那些人。”

阮青虚道:“正因为如此,凌盟主才答应派我们前来帮忙牵制罗菩提,盟主吩咐除此以外,不得多管别人的事。”

入地无尊道:“可是姓罗的就在前面挡着路。”

阮青虚一笑道:“不错,但路宽得很,他一个人拦不住,等他有阻拦之意时,我自会出手应付。”

入地天尊道:“就凭阁下一个人吗?”

阮青虚道:”这可不能怪我,你们闻老大昨天说好了的,齐野东、翟俊那一伙人到时候都可以里应外合的,所以我们不必带太多的人手,现在出了问题,我们已经白白赔了几名兄弟……”

入地天尊道:“那些话都不必说了,问题是阮兄到底能不能把姓罗的对付下来,这可是你们答应的。”

阮青虚道:“我们可没有说能将罗菩提给摆平,就是叫你们闻老总来,只怕也不见得办得了,我只负责将罗菩提牵制住几个回合,让你们扑进谷口去,以后的事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入地天尊道:“那算什么,他追进来捣乱呢?”

阮青虚道:“不会的,你我都知道得很清楚,百兽谷是何妙容的禁地,除了她自己之外任何人都不准进去的,罗菩提既是她的客人,绝不会去触犯她的禁令追进谷去。”

人地天尊笑道:“阮兄能担保吗?”

阮青虚道:“我担保什么,商量的时候,你们闻老总与凌盟主都在场,这是他们自己说的,阁下也听见了,确实与否,也不用我来负责,我凭什么担保呢?”

入地天尊无可奈何的一摆手道:“这儿还有几个女的呢?”

阮青虚笑道:“那也不关我的事,我的弟兄如果不出事,或许还能帮一点忙,你们设计错误,未能控制局势,害他们送了命,更不能归咎于我了。”

入地天尊生气道:“好吧,一切都归我们负责,但我们进谷时,受了罗菩提的阻拦,阮兄总该负责吧?”

阮青虚道:“可以,但我只能拦三招,以后我就不管了,三招之后,你们仍进不去,也怪不了我,所以我才迟迟不出手,就是留下一个最有利的时候,以便各位行动。”

四大天尊私下一商量,突然展开行动,分成四下扑上。

莎妮等四个女孩子立刻起身拦截。

但这四名绿林巨寇的武功非凡,手上都是使的霸王鞭,势沉力猛,几个照面,就把她们逼开了。

莎莎与萨玲娜立刻补上,但也只能缠住两个人。

登天入地已向谷口奔去。

罗菩提在地下一翻身,剑飞人到,一招两发,硬把他们挡了回来。

入地天尊大叫道:“阮兄,现在你怎么说?”

阮青虚一摆锯齿刀冲上前叫道:“交给我,记住,只有三招,三招之后,我就要撤退了。”

他的刀法劲厉,第一招就将罗菩提的长剑压住,登天入地不肯放弃机会,又飞快地朝谷口扑去。

那是两岸壁夹缝处,开了一个小小的窄口,两个人才到入口处,龙壁上嗤嗤连声,扑下黑影,原来是两头高大如人的巨猿。

它们不但动作迅速,而且还精谙技击之法,两头猿缠住一个人,动作灵捷异常,硬是缠住无法入内。

萨玲娜独斗呼风天尊,莎妮等同伴被唤雨天尊的长鞭击中肩腿等处,受伤倒地,只有她与莎莎还在舍命苦拼。

这时罗菩提已将长剑脱出。

阮青虚又举刀攻上,利用锯齿刀锁住他的刀锋叫道:“这是第二招了,我的能耐只能支持三招,以后我想拦也拦不住了。”

四大天尊都很着急,但他们又被缠住无法脱身。正在这时,石后拔起一条人影,疾如闪电,直往谷口射去,谷中立刻又突出两头巨猿要阻那人的去路。

但那人的武功极为了得,双掌猛挥,就将两头巨猿击得飞了出去,继续往谷口猛扑过去。

罗菩提蓦然抽身,身子倒窜而出,凌空往那人头上罩去,口中喊道:“退回来!”

那人身子一挫,单掌扬出,居然将罗菩提的掌势震偏,口中说道:“不见得,你小子给我滚到一边去。”

罗菩提一掌劈空,那人趁势举掌抓到。

罗菩提眼看着他的掌势压到,撩手一拳击出,拳掌相接,那人哇的一声大吼,身子连翻退出,掌心处插着亮晃晃的一只短刀。

那是罗菩提暗藏在手中的,直到拳掌相接,才突地吐出刀锋,刺伤了那人,他落地站稳后,首先拔出掌上的短刀,察看了一下,确定刀上没有毒,才将刀掷下怒吼道:“姓罗的,你居然敢暗算洒家。”

那人生得豹头阔额,绕腮乱虬,头上的长发用一个金环扣住,是个头陀打扮,凶恶异常,四大天尊一见那人现身,立刻停止了战斗,连忙围上去,入地天尊急急问道:“闻大哥,你的手没有关系吧?”

罗菩提哈哈一笑道:“原来你是虎啸行者闻千里,失敬,失敬!早知阁下光临,我就远出相迎了。”

闻千里怒吼道:“臭小子,你还是八奇中的人物,居然还用暗算的手段,简直丢尽了八奇的脸。”

罗普提淡然道:“列名八奇,非吾所愿,更没有把它当作一件光荣的事,阁下如果有办法把我踢出八奇之外,我是感激不尽,因为八奇中除了两三人外,都是鸡鸣狗盗,举止猥秽的小人,罗某实羞与为伍。”

闻千里更为暴怒,厉声叫道:“小子,你说谁是鸡鸣狗盗之徒,你说说清楚,否则洒家要你好看。”

罗菩提哼了一声道:“你就是其中一个。”闻千里几乎要跳起来,须眉皆张,怒不可遏。

罗菩提含笑道:“我们今日才初会,我罗某论人从不以耳代目,过去我对你从未作任何置评过,完全以今天的印象而定。”

“第一,你趁着何山主不在山上,私下带人前来劫取龙须草,这已经够丢人的了,我知道你要来,特地在此恭候,你却连面都不敢露,偷偷地躲在暗处,鬼鬼祟祟,哪有一点名家风度,我说你鸡鸣狗盗,难道还冤枉了你不成?”

闻千里被他说的不好意思,强自辩解道:“洒家早就想到了,见你跟那妮儿打得火热,不好意思打扰。”

罗菩提微微一笑道:“如若是个正人君子,就该君子到底,为什么后来又现身呢?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