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 六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两人回到书斋,看见何妙容正在凝视那张地图。

罗菩提上前问道:“何山主,这张地图果真能直达百花山吗?”何妙容一叹道:“是的,这是一条封闭的捷径,可以不通过蛮区,直接到达百花山。”

萨玲娜吃惊道:“那还得了,诸葛山真竟比我们还熟!”

何妙容一叹道:“也不见得,这条捷径我是知道的,但没想到还有别人知道,看来世上真没有绝对的秘密。”

萨玲娜愕然张口慾言。何妙容却笑道:“没关系,百花山以后也不再封闭了,就让那条路开放吧!罗公子,今天可真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

罗菩提道:“这是应该的,我既然在这儿。”

何妙容道:“我谢的不是先前,而是我回来之后,如果不是你居间调解,依我的性情,绝不放过他们的,但如果我任性而行,整个百花山,连同百兽谷将毁于一旦了。”

萨玲娜不信道:“凌云霄说的厉害,我就不信,凭他一点火器,就能把我们都毁了?”

何妙容道:“他倒不是言过其词,师妹,你对这儿的地形是熟悉的,看这张地图好了,这是半镜湖。”

萨玲娜愕然道:“半镜湖在我们上边,是我们的水源。”

何妙容:“不错,湖在我们上边,只有一道四五丈宽的岩峰隔断,如果轰开这道岩峰,湖水倾泻而下,我们这儿就会整个被湖水冲走了。”

萨玲娜道:“那是不可能的,四五丈宽的岩峰,要轰开来,势非动用几百个人工,化上几天的时间。”

何妙容一笑道:“那是土法子。如果埋上几十斤的炸葯,只要点上一把火,眨眼间,就可以把我们给毁了。”罗菩提愕然道:“有这么严重吗?”

何妙容点点头道:“是的,那条捷径取道半镜湖,虽然他们没说,但我想一定是采取这种手段的。”

罗菩提想想道:“献图的是闻千里,我想他也不知道有此布置,这必定是凌云霄单方面的事。”

何妙容道:“是的,飞龙剑客是绿林道的首领,他本人与来的手下都精通水性,炸开之后对他们毫无影响,甚至于连闻千里的人都将陷在其中而不知道,否则他们也不会献图了,这才是对我们真正的致命伤。”

二人都为之默然。

良久后,萨玲娜才道:“凌云霄这个人太阴险了,他刚才居然不说出来。”

何妙容道:“他当然不能说,否则闻千里不找他拼命才怪,设谋之际,恐怕是瞒着闻千里的,但凌云霄也算不错,他提出了警告,证明他尚无此意。”

默然片刻,何妙容笑道:“这也是罗公子厚以待人,才免去了我们一场灾难,如照我斩尽杀绝的做法,一定要留下他们,百花山就毁定了。”

罗菩提道:“我倒没想得这么多,我只是觉得诸葛山真唆使他们前来盗草,显有借刀杀人之意,我们又何必代人作刽子手。”

“反正山主的龙须草已经摘取了下来,放在身边也是多余的,不如干脆做个人情,说不定还能多一份助力。”

萨玲娜道:“那也不尽然吧!罗大哥出手的时候处处留情,四大天尊都只是小受轻伤而已。”

罗菩提道:“以前我不是这样的,初出江湖时,我妒恶如仇,杀气很重,经家师多方训诫,总算改了很多。除非是十恶不赦之徒,我很少再下杀手了。”

何妙容一叹道:“公子胸养天机,无形中也为自己化去了不少的凶险,以后我倒是要跟公子学学。”

罗菩提忙道:“山主过奖了,罗某何德何能值得山主取法。”

萨玲娜望着他一笑道:“罗大哥,经过今天这两次事变,我们都不算外人了,你跟山主也不必这样客气,不如就改称大姐吧!山主,公子,这种称呼实在太生份了!”

何妙容笑道:“我怎么敢高攀呢?罗公子是八奇之首。”

罗菩提倒也乖觉,忙笑笑道:“大姐这么说,你让小弟如何敢当呢?八奇之称,根本就是人家乱编的,排名的先后没有标准,如以技业而论,大姐也应该在龙飞虎啸之前。”

何妙容见他已改了口,遂也笑笑道:“罗老弟倒不必自谦,八奇排名的先后虽无标准,但你列名首位却是当之无愧,我跟常醉客论及天下英雄人物,他对别人都不道可否,唯独对老弟特别赞赏,认为你一手菩提剑,独步天下固然难得,但你胸罗万物,气度恢宏,尤为难能可贵。”

罗菩提倒有点不好意思,讪然道:“常醉客先生游戏人间,足迹遍及天下,小弟对他仰慕得很,唯憾无缘一识荆州,想不到这次竟能会晤了,他也是诸葛山真邀来的?”

何妙容道:“不!他是自己来的。诸葛山真知道他生性耿介,察事如神,什么鬼把戏都骗不过他,怎么敢找他!”

罗菩提道:“世传他终年长醉不醒,是个酒湖涂,他倒是精明得很,这么秘密的事都知道了。”

何妙容微笑答道:“他是借酒装疯,其实比谁都清醒,字内八奇榜上的几个邪道人物经常在他监视中,尤其注意诸葛山真的行动,这个老滑头假济医道欺世盗名,闻千里专干坏事,常醉客是最清楚的,所以诸葛老儿南下蛮荒,他也跟着来了,诸葛老儿跟龙飞虎啸密谋商议他全知道。”

萨玲娜道:“龙虎夜袭百花山他也知道吗?”

何妙容一叹道:“就是这一条事漏掉了,可能他们在密议之际,刚好是我找到常醉容谈话的时候,否则我早就赶回来,绝对不让他们踏入百花山一步。”

罗菩提一笑道:“也幸亏有此一漏,使龙飞虎啸跟我们化敌为友,否则藏龙池畔,我们的敌人又多了两个。”

何妙容想想道:“话虽如此说,但我们仍不敢乐观,诸葛山真拉拢了南山子,兼得万家夫妇为助,实力还是很强,何况那一天还不知有什么厉害人物会来插一手呢!”

萨玲娜道:“八奇榜上,我们已占其五,还怕什么?”

何妙容正色道:“所谓八奇,不过是刚好凑满一阕菩萨蛮而已,并不是我们这八个人已经概括武林高手,别的不说,就以银剑万年青而言,技业之精,尚在乃夫之上。”

罗菩提道:“小弟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此人,她的技业既然超越乃夫,为什么八奇榜上未列其名呢?”

何妙容道:“万年红的剑法是跟他妻子学的,他是入赘到万家,所以连姓氏都改了。听说他本是万家的一个小厮,因为人长得聪明,资质也很好,万年青的父亲把他招赘为婿,练成剑法后,万年红在外活动多一些,赢得铁剑无敌之号,列名八奇,大家反而不知道万年青其人了。”

“这次可能是因为蛰龙出水,引诱力大大,把万年青也引动了,只此一股实力就不可轻视,听说万家的人个个都是高手。”

罗菩提道:“何大姐隐居蛮荒,但是对武林的动静,却比小弟清楚多了,万家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何妙容道:“不知道,这也是常醉客说的,万家世居青城,家传绝学,极少对外炫露,只有一个万年红闯出了字号。”

“但青城的万家堡却从来没有人去过,常醉客盯了多天,却始终不知道万家夫妇在哪里,带了多少人来,连诸葛山真都不知道,全是南山子居间联络的。”

罗菩提也面现优色,半晌才问道:“何大姐对后天屠龙之举作了什么安排呢?我们的人手够不够?”

何妙容叹道:“我本来打算多带些人去的,可常醉客劝我不必了,我手下的百花信使武功太差,去了也没有用。”

“常醉客拿了一本龙须草以备万一,他并不算是参加屠龙之举,完全受我之请而帮忙,到时全凭我们三个人。”

罗菩提道:“那就得借重龙飞虎啸的人了。”

何妙容轻叹道:“有他们帮忙当然好一点,但我也不敢寄予大大的希望。”

萨玲娜问道:“师姐,这是为什么?”

何妙容道:“因为诸葛山真原来是准备把他们踢开的,哄他们前来,主要是牵制我,到时候必然有对付他们的方法,所以后天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萨玲娜忧形于色道:“万年红如果只是一个小厮而被提拔起来的,他居然能列名八奇,可见万家堡实力之强。诸葛山真恐怕是以万家的武力为后盾。”

何妙容道:“常醉客的推测也是如此,所以诸葛山真不直接跟万家夫妇连络,令人无法捉摸。”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这老儿最大的错误就是暗算令师把你支了来,否则我这点人力与实力,更难与他抗衡了。”

罗菩提道:“大姐把小弟看得太重了,就是有了小弟,也无法为大姐帮多少忙。”

萨玲娜笑道:“这是罗大哥客气了,今天你苦斗龙飞虎啸的几手剑法,只有山主或许能相比,如果八奇的武功以龙虎二人为准,大哥与山主可稳居榜首了。”

何妙容一笑道:“师妹,你又看走眼了,八奇末正式较量过,难以分定高低。但龙飞虎啸今天都还没有拿出全部本事来,你把他们看得太低了。”

萨玲娜不信道:“在那个时候,难道他们还有保留?”

罗菩提道:“可以这么说,他们都还有几下拿手的功夫没施展出来,这倒不是他们故意藏拙,而是未到必要的时候。”

“什么时候才算是必要呢?”

“真正论生死致命的时候,他们才会施展技击精华,那是救命的杀手,施为之后,不是杀人就是杀已,再也没有第三条路好走了,所以他们也不敢轻易施展。”

萨玲娜顿了顿才道:“难怪他们临走时口中还不服输,我还以为他们是撑撑场面的话!”

何妙容笑笑道:“他们不但列名八奇,而且还领导水陆两路绿林豪杰,不是光靠说大话来充场面的。”

罗菩提也笑道:“别说他们,萨姑娘自己不也保留了几手,我从决斗的情形看。你也没有尽力呀!”

萨玲娜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道:“我虽然还有几手杀手,那是留作最后拼命时才使用的,如果他们硬抢入了百花山,家母行动不便,绝对逃不过他们的毒手,那个时候就是必须拼命的时候。”

何妙容笑笑道:“如果他们真的进了百花山,就用不着你去拼命,梅姨自有对付他们的方法。”

萨玲娜道:“娘的双腿不是无法行动吗?”

何妙容道:“双腿无法行动,不见得就是失去自卫的能力,六十年前,闻名江湖的追风手就是个双足俱废的瘫于,可是他称尊江湖数十载,就没一个敌手。”

罗菩提道:“对啊!提起这位奇人,小弟幼时还见他一面,他是用一头小黑驴代步,把身体绑在驴背上,终年不下驴背,倒是方便得很……”

何妙容哦了一声道:“你还见过他,是多少年前的事?”

罗菩提想想道:“约莫有二十年了,是诸葛山真陪着他一起来见家师的,在菩提禅院住了一夜,人很风趣。”

何妙答道:“以后还见过他吗?”罗菩提道:“没有,那时他已有七八十岁了,事隔二十年,恐怕是不在人世了。”

何妙容想了一下又问道:“他长得什么样子?”“胖胖的身子,满头黑发,脑袋特别小。”何妙容道:“双手特别长,看上去就象头猿猴。”

罗菩提点点头道:“是的,由于双足天残,他的手畸型发展,比常人要长出半尺多,就是手指也比普通人长一倍,他一身奇特的武功也得力于这一双长臂,有许多招式是别人无法运用的。”

“他跟诸葛山真的交情很好吗?”

罗菩提皱皱眉道:“那倒不清楚,不过他是由诸葛山真陪着,慕名来访晤家师,因为他行动都在大殿上,家帅又生俱洁癖,交谈得并不投机,住了一夜就走了。大姐怎么问起他来了呢,”

何妙容皱起眉头道:“诸葛山真这次到蛮荒来,陪着一个怪人,乘着一顶轿子,由四个妙龄少女抬着,行止都不离轿,我的手下人曾经溜了一眼说那怪人的长相就是如此,我正在奇怪,现在一听,可能是他。”罗菩提道:“不会吧!他是骑驴的。”

何妙容道:“追风手的驴是头异种,但不可能活得跟他一样久,如果那头驴死了,他自然要换个代步的方法。”

“此人现在已近百岁,那能活这么久?”

何妙容一叹道:“习武的人寿逾百龄是很平常的事,八十岁时他仍然无一白发,可见并不见老,再活个二十年也不足为奇,既然他跟诸葛山真来往,就可能是他。”萨玲娜道:“万一是他又怎么样呢?”

何妙容叹道:“那我们又多一个劲敌了,此老六十年前崛起江湖,行为怪僻,亦盗亦侠,半正半邪,武功高不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