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山子浅浅一笑道:“老弟这可是你们给我惹的麻烦,今后我在外面寸步难行了,谁不知道水道势力遍及天下?”

万年青笑道:“没关系,你就住到万家堡去,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到万家堡来找麻烦。”

凌云霄一声冷哼,道:“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南山童除非不要家了,否则他总会落入我们手中的。”

南山子哈哈—笑道:“凌盟主,这个恐吓对我可没什么作用!谁都知道我是孑然一身,无家无室。”

凌云霄冷笑道:“南山童,这话可是你说的?那么太湖归云庄大小十八口,可与你没什么关系了。”

南山子脸色一变,道:“你说什么?”

凌云霄道:“太湖归云庄有个莫善人,家中有个老夫人,两子两媳,两个孙子三个孙女,总计是十口人。莫善人还有个女儿,嫁在湖东许家,生有子女六人,两家合计十八口,多少可以偿还—点血债。”

南山子厉声道:“凌云霄,你敢……”

万年红神色微异道:“南老哥,你真有家?”

南山子神色一暗道:“是的,我为了行走江湖,从不敢说自己有家,孩子都从母姓,我—生中难得回家几次,就是怕仇家找上他们,哪知还是被他们摸到了。”

凌云霄哈哈笑道:“太湖是水道的领辖范围,你瞒得过人家,可瞒不过我的耳目。”

南山子忙道:“凌盟主,冤有头债有主,你找我好了。”

凌云霄冷冷地道:“我找你干吗?凌某才是真正的孑然一身,你杀的这些人他们自有家小,用不着我替他们报仇,我这个盟主只能告诉他们仇家是谁。”

南山子脸色大变。

诸葛山真却笑道:“南山翁何必着急,只要你不放过一个活口离开此山,谁会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自然也找不到府上去。”

万年青跟着道:“是啊!凌云霄带来的人已经全部收拾了,就差这一个活口,把他也收拾下来就行了。”

南山子脸色一沉道:“凌云霄,为了我家人的安全,不得已只有得罪你了,这是你自找的。”

凌云霄哼了一声道:“你想杀我灭口吗?”

南山子阴沉沉地道:“本来没有这个意思,但你不该泄漏我家人的秘密,只好委屈你了。”

凌云霄哈哈一笑道:“杀了我也没有用,还缺一个,他早已经作了各种安排了。”

南山子闻言一怔。

诸葛山真道:“不错,他还有一个最得力的助手,叫飞天蜈蚣阮青虚,此人身手不错,诡计多端。此人不除,倒是一个祸害,他是凌云霄的智囊,水道一切行动都出于他的策划,怎么没见他到来?”

万年青笑笑道:“那也没关系,反正我们看见他进苗疆了,总还在山上什么地方躲着,出山的几道口子,都是鄙堡的人守着,谅他也逃不出去。”

南山子道:“为了万无一失,还是把他搜出来的好。”

万年红道:“这有何难?不出一刻功夫,准保将他给搜出来。万升,你们分成四组,立刻开始行动。”

一个中年汉子立刻应了一声,将随行的十二个人分成四组,放下手中的人头,四下分散去搜索了。

他们的行动十分快速,登山如履平地,可见轻功内功都有相当造诣。

闻千里立刻凑近凌云霄身边低声问道:“凌兄,要不要我的人帮你拦一下,如果阮青虚真叫他们搜出来,对你可是大大的不利。”

凌云霄十分沉稳地道:“不必!他们搜不到的,倒是等—下阮青虚来报到时,请闻兄稍助一臂之力,免得受他们的围攻,减弱了我们的人手。”

大家都很注意那十二个人的动作。但见他们在草叶上忽上忽下,任何一个隐秘处都不放过,把山上宿鸟惊得四下乱飞。

突然只听“啊哟”两声痛呼。

闻千里立刻就要带着他的四大天尊过去接应。

凌云霄却沉稳地道:“闻兄,不必着忙,阮青虚是水道的副盟主,除了内力稍逊兄弟外,—身技艺并不比我差多少,凭这几个二流剑手还伤不了他。”

果然没多久,—条黑影从西北角上冲天而出,轻功十分卓绝,点着树梢向湖面掠来,正是曾经在百花山上现过身的飞天蜈蚣阮青虚。在他后面,另—条人影追逐而来,却不如阮青虚俐落了,那正是被派出的万升。

万家堡分在其他方向的剑手也赶了回来,上前拦截。

阮青虚手挺飞天蜈蚣钩边战边走,凶猛异常,六七个人也拦不住他。

南山子自己想过去,凌云霄和闻千里也准备出动。

诸葛山真却开口道:“万堡主,把贵属下召回来吧!”

南山子急道:“那怎么行,拼着不要蛰龙之珍,我也要把这家伙给宰了,不然我的家人可怎么办?”

罗菩提淡淡地一笑,道:“当你戳杀水道的兄弟时,怎么没有想到你的家人呢?现在可太迟了。”

南山子瞪目叫道:“你小子说什么?”

罗菩提笑道:“阮青虚藏身之处离此地并不远,刚才的谈话与所发生的一切,他还会不知道吗?既然知道了,还会跑出来送死吗?你怎么不用脑子想想!”南山子闻言不禁一怔。

万年青道:“南大哥,这家伙是被搜得藏不住身子才冒出来的。不过他既然是往这儿来,就不怕他飞上天去,随时都可以收拾他!万升,不必拦他,放他过来。分开四路,不准放过一个人。”

万升道:“堡主,夫人,这家伙用暗器伤了我们两个人,滑溜得很,回头恐怕管不住他了。”

万年红怒道:“没用的东西,只要他在我面前现了形,还会让他走得了吗?滚到一边去!”

万升率着他的手下四散退后。

此时,阮青虚—路飞纵过来,凌云霄向他问道:“安排好了吗?”

阮青虚看看地下的人头,脸现愤色道:“大哥放心好了,我们的兄弟不能白死,血也不会白流的。”

凌云霄发出—声凄然的长笑道:“好!阮兄弟,办得好,加上你刚才放倒的两个,至少有二十条命抵数了。”

阮青虚道:“大哥,目前我们只收回了两条命的本儿,但将来结算时,我们是包赚不赔的。”

凌云霄道:“这笔帐是怎么算的,我们有四十多个弟兄都送了命,足足还差上一半有余呢!”

阮青虚道:“兄弟一共发出两份通知,一份到太湖,众弟兄们把莫许两家的人擒来等候发落,另一份则通知蜀东分舵,让他们集中全力,攻袭巫山万家堡,能生擒就生擒,不能生擒就格杀,一个不留。”

万氏夫妇脸色一变,同时大喝着要冲上来。

诸葛山真忙拦住他们道:“二位别听他危言耸听,贵堡铜墙铁壁,堡中人人会武,岂会容一群水寇得逞吗?”

阮青虚冷笑道:“水道弟兄也不是纸糊的,我们都是亡命之徒,拼着不计牺牲,血洗万家堡并不困难。”

万年青道:“这话说的是,川东水寇十分骠悍,我这次又把好手都带出来了,剩下一些老弱,恐怕难以应付。”

阮青虚沉声道:“水道弟兄岂是好欺负的?你们在杀人的时候,怎么不考虑一下利害得失!”

诸葛山真道:“这两份通知果真发出去了,倒有点扎手,只是你用什么方法发出通知的呢?”

万年红道:“对呀!就算你们另外还暗藏着人,但也通不过我们的埋伏,藏龙池周围五十里,每一条通路都被封锁了,除非你们的人长了翅膀飞出去!”

常醉客哈哈大笑:“人不能长翅膀,信倒可以长翅膀,那两份通知此刻已经在五十里外了。”

众人均是一怔。

罗菩提也笑着道:“刚才你们遍山找人,怎么会没注意看看天上呢?这蛮荒之地是不会有鸽子的。”

万年红吃惊地叫道:“飞鸽传书,这下可糟了!”

万年青立刻高声喝道:“万升,你过来!”

万升忙过来道:“夫人,有什么事?”

万年青急道:“刚才你有没有看到鸽子?”

万升道:“这个没注意。”

万年红怒声道:“混蛋,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不注意?”

万升道:“搜山惊起了许多飞鸟,属下以为是很平常的事,所以没有留神去注意是什么鸟。”

万年红怒声道:“你应该注意,因为你是堡里的总管事,经验阅历都比别人多,才让你担负这个重任,而你竟出了这么大的岔子,你该受什么处分?”

万升先望望万年青才道:“堡主,属下自承疏忽,可是那些飞鸟冲起来的时候,堡主也该看见的,堡主曾否注意过?”

万年红脸色一变道:“你是说这是我的错失?”

万升道:“属下不敢!属下追随堡主与夫人出来,只是听命行事,既然堡主自己都未能发现,又怎能怪责属下?”

万年红怒道:“夫人,你听见了,这是你家的下人对我说的话,好象我这个堡主还要听他的!”

万年青笑道:“他说的本来也是事实,连我们都未能注意,怎么能怪他?你要他负责,他怎么负得了呢?”

万年红见自己的妻子居然也帮下人说话,不禁愤然道:“青青!从现在起,你自己接管堡务吧!”

万年青一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万年红冷笑道:“因为我这个外人管不了。”

万年青愕然道:“你这是什么话,全堡上下连我在内,谁不是以你为主,谁敢对你有一丝不敬?”

万年红冷笑道:“算了,这些好话都听够了!看起来我是堡主,但不过是担个名而已,大大小小的事仍是你作主,我几时拿过一点主意?”

万年青道:“夫君,你说这话太不公平了!我们成亲至今二十年,哪件事不是请示过你才实行的?”

万年红冷笑道:“那不过是做做样子,事情你们早已决定,再借我的口宣布一下而已。而我所交代办的每件事情,哪怕是无关紧要的一丁点儿屁事,下人们还要再去请示你一下才动……”

万年青笑道:“原来你是为这个不高兴,那只是他们的习惯,我可从来没违过你的意思呀!”

万年红哼了一声道:“那要谢谢你的捧场,可是我却不领情,一个男人是一家之主,我这一家之主却是个空衔,全堡上下,都是你的人,眼睛里只有你。”

万年青道:“他们是我父亲手下的人,父亲去世了,他们自然偏向我,但我并没有对你有不敬之处。”

万年红冷笑一声道:“不错,但我只是你的丈夫,可不是万家堡的主人,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

万年青委婉地道:“郎君,这不能怪我,我私下对他们说过很多次了,他们不听有什么办法?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了,万家堡向来都是这个传统,到我们这一代,已经变通很多,对外全是你出头,列名八奇没有我的份,我可曾跟你争过?郎君,你要谅解—点,你虽然是万家堡的主人,但万家堡的基业是我们挣下来的。”

万年红沉声道:“我知道,连我这铁剑之名,也是靠你们万家的密传得到的,我应该感激……”

万年青一叹道:“郎君,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我也希望你能真正成为万家堡的主人,所以我才不计一切参加这次屠龙之行。照说我们不必凑这个热闹,凭万家堡的实力,足可称霸一方,万家的祖传技业,也足够睥睨当世,但你限于资质,无法取得更进一步的成就,我才想借蛰龙藏珍之助,加深你的造诣,要想领导万家堡,不是仅靠我们夫妇关系,必须要你有真正驾驭他们的技业。”

万年红哼了—声道:“这么说我还不如他们呢?”

万年青叹了一声道:“郎君,我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你的所能,仅是万家技业三成而已,凭这一点是不够的。”

万年红一怔道:“那么你有多少?”

万年青道:“我比你多两成,万升也高你一成。”

万年红看了看万升道:“这就难怪不把我放放眼中了。”

南山子一旁插口道:“弟妹,你刚才那番话愚兄倒不能苟同,红老弟能列名八奇,技业是有目共睹的,也许比你不如,但要说连万升都不如,实在叫人难以相信,刚才他……”

万年青道:“我怕伤了红哥的自尊,曾经严加限制,在红哥面前,不准尽展所能,假如不是红哥在场,我带来的这些人中任何一个都能把那个阮青虚收拾下来。”

万年红冷笑道:“是吗,那何以山上还被人放倒两个呢?”

万升道:“那是中了暗算,而且我们又有限制,不敢施展搜魂剑式,否则还会让他活得下去吗?”

万年红哼了一声道:“他们也会搜魂剑式?”

万年青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