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剑》

第 九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闻千里怨声叫道:“你要龙目为什么不自己去取?”

诸葛山真道:“谁说我不要的,我谦让一下,完全是为了堵你们的口,在我意料中没人敢冒险的,而且也没有人可以得手的,谁知罗菩提那小子竟有这股傻劲,还给他成功了,不得已,我只好厚着脸皮……”

闻千里道:“谁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现在说得好听,回头又来上一手卑鄙的,你太不可靠了。”

诸葛山真一笑道:“一颗龙目足够我这辈子享用了,我要那么多藏珍干吗?龙珍不过治病延年而已,却不是长生不死的仙丹,我又何必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广结仇敌呢?莽头陀,你也下去帮帮忙吧!”

“罗菩提与人无争,何妙容也不是小气鬼,他们如果不被累垮,藏珍总有你们一份,叫万家堡独占优势就难说了,他们的人多着呢。”

闻千里想想才道:“好吧,洒家再信你一次。”

说着喝止了四大天尊,阮青虚也就自动的退出了。

诸葛山真向常醉客道:“常大侠,你是有酒万事足,最多捞块龙骨泡泡酒,谁都不会少了你这一份,你又何必死缠呢?”

常醉客一笑道:“人家不找你的麻烦,我自然不会多事,我还要留下精力,阻止你再捣鬼呢!”

诸葛山真回头朝上面的古残说道:“古老,你就带着龙珠,坐在轿子里歇歇吧!可别动贪念带了先溜,因为你那两条腿光靠龙珠是不够的,还得要我的回春妙手为你疗治才行!”

古残道:“这是什么话,老夫既然打赌输了,就不会食言,今生同你合作定了,只是你又忙个什么劲儿,东西到手,咱们先走一步,也免得罗嗦。”

诸葛山真大笑道:“屠龙之举,我不想白白放过,必要时,我还得指点他们一下屠龙的窍门,稍微替她们尽点心力,也好留个异日见面之情,这个蛮荒圣女可不好惹,她的后台可硬呢!”

古残一怔道:“她还有什么后台?”

诸葛山真道:“此刻不便多言,将来自知分晓,藏珍出世之后,未来的武林中可热闹着呢!”

说着也举步走去,走到屠龙现场。

这时那条蛰龙由于久战无功,略见疲乏,准备回到水中休息。

诸葛山真见了,急急叫道:“不能让它入水,小罗,你过去逗它一下,让它再向你攻击,留它在岸上。”

罗菩提经过一阵调息,体力恢复了不少,闻言忙又冲到龙头前面。

蛰龙最恨的就是他,巨头一摆,又朝他冲去,罗菩提纵飞跃身躲开,龙进人退,龙退则人进,一来一往纠缠着。

诸葛山真道:“现在换个人上去,最好让它的触须卷住兵刃,然后突发内力,拔剑跳出。利用剑锋把它的两根触须割断,它就任人宰割了。”万氏夫妇听见了,双双仗剑跃,冒险用剑砍向龙须,留劲不发,龙须一卷,竟将两只剑缠住了。

可是万年红的动作稍慢。被龙爪拦腰抓住,就往巨口中送去,想一口咬死一两个人出出气。危险万分之际,忽然一条人影激飞而至,赫然又是罗菩提。

他一屈身,竟然自投龙口,首先一剑削断了龙舌,跟着长剑一送,刺向咽喉处,立刻双手一举,撑在了龙的上chún,双脚则撑住下面的龙齿,奋起天生神力,不让龙口闭了,万年红刚被送进龙口,已经吓昏过去。

在龙口停了一得巨龙负痛,巨头连摔,才把他给抛了出米,但罗菩提可苦了,他双手擎天,两腿往地,就这样被夹在龙口上,动弹不得。又无法脱出龙口。

何妙容急得大叫道:“罗兄弟,你快松手跳离龙口呀!”

诸葛山真却叫道:“松不得,再支持一下,舌为命根,龙舌既断,没有多久它就会死了。”

何妙容哭骂道:“你就晓得要龙珍,不管人家死活。”

诸葛山真沉声叫:“现在他们双方正是互相搏命之际,只要手上松点劲,龙口一合,那小伙子就没命了。”

何妙容道:“那怎么办?”

诸葛山真道:“要沉住气……”

何妙容急道:“这么大的一条龙,合口之力有多大,他能撑得多久呢?这个傻兄弟也真是的,为了救人就不顾自己了,也不看看那个人值不值得一救。”

万年红已经醒了过来,站直身子定一定神,正好听见何妙容的话,看了她一眼道:“何山主,姓万的虽然不如罗菩提,但也不象你所想的那么卑鄙,他要是死了,姓万的一定陪上一命,我可不愿欠这份人情。”

语毕一纵前去,也投入龙口,与罗菩提两人合力,顶住龙的上下齿,罗菩提正感到体力不支,经此一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万年红道:“你出去休息吧!让我来顶着。”

罗菩提居然笑道:“你这一进来,就变成救我的命了,你不愿欠人情,我也不愿欠人情,我们就这样同撑下去!”

巨龙痛极,上下满地乱滚,巨尾摆动,打得满地大小石块飞扬,利爪挖了无数的坑洞。

何妙容道:“还要撑到几时呢?它怎么还不死?”

龙口中流出来的鲜血,注满了地下的坑。

诸葛山真道:“我也不知道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种远古神物无法以常情来忖度的,我认为他早该死了,他居然能撑到现在,我也说不出什么时候它会咽气了。”

巨龙挣扎了一阵后,滚倒在地上,慢慢平静下来,忽然触及灵性,探起一支巨爪往口中伸去,准备把人抓住。

萨玲娜见状大惊,情急智生,连忙挥起身边的长索一下套在龙爪上,死命拉住,她的力量自然不够,但闻千里与凌云霄连忙出手帮忙,合三人之力,总算把龙爪拉住了。

万年青见状却叫万永抛下又一股长索,缠住巨龙的另一支前爪,与南山子合力拉住,巨龙两支前爪受制,又发了性子。

何妙容则灵机一动,取出预备好的长索道:“这样子拼命是不行的,你们忍耐一下,我另想办法。”

她使用绳索的方法极精,长索连抛连套,扣住龙爪,绕过额下,跟另一支龙爪相连,来回对绕几道,就把两支龙爪牢牢绕紧,相互牵制,再也伸不到口中了。

众人才吁了一口气。罗菩提也灵机一动叫道:“何大姐,砍两截大椿树来,跟我俩人差不多高。”

何妙容立刻知道他要做什么用,与萨玲娜同时飞身上山,找到一株粗若人身的大树,刀剑齐施,两三下就斩了下来。

山上的万永也及时砍下了另一株,师姐妹二人,一人一株,冲到龙口前,直着塞了进去,顶住巨龙上下额,刚好代替两个人,等她俩弄好了,罗菩提与万年红才松手跳了下来。同时吁了口气,疲累不堪。

何妙容道:“罗兄弟,还是你行,这是我们苗疆人捕鱼的方法,他们跳进怒江,身上就带了一根木桩,等鳄鱼张嘴咬人时,很快就塞进去,早想到这个办法,你也不会累成这样子了,你还好吧!”

罗菩提笑了一下道:“还好,萨玲娜,龙血流出来很多。你快用拿来的瓶子盛起来,再耽搁就不行了。”

诸葛山真也道:“不错,龙血必须要趁活的时候,现流现接,才不减灵效,一沾地就功用大减了,你快收集去。”

萨玲娜忙取出瓷瓶,诸葛山真也取出一个革囊,走到龙口处,盛接断舌处流出的鲜血,可是才接到一半,已被干凝的淤血堵住,越滴越少,只有一小滴一小滴地慢慢流出,萨玲娜等得不耐烦,拔刀将伤处又割了一下。

巨龙再度负痛,据地一跃数十丈,砰然沉入水中,立刻沉下水去不见了。

诸葛山真跌足叹道:“完了!完了!功亏一篑,想不到这时候还叫它逃了。”

何妙容道:“它受了这么重的伤,还逃得了吗?”

诸葛山真道:“逃不了,可是也不会再出来,它一定拼命潜进水底,钻进通入怒江的泉眼,沉尸江中。”

万年青道:“它能潜这么远吗?”

诸葛山真道:“能潜这么远倒好,它是一定活不成了,如果能到怒江才死,尸体一定浮上来,我们还可以赶到怒江去收取,就是怕它死在半中间,夹在泉眼里就完了。”

大部分的人都面现失望之色。

万年青道:“那我们快到怒江去,说不定还可等到他出来。”招呼万年红正要走。

罗菩提忙道:“二位不必心急,潭底通往怒江的泉眼已堵塞,他走不了的,还是在这儿等吧!”

万年青道:“你怎么知道?”罗菩提道:“凌兄带来杨氏三杰先行入水,就是做这个工作,阻其归路,否则它第一次负伤入水,早就往那条水路逸去,再不出水了。”

万年青想想道:“泉眼在百丈潭底,谁能下得去?就是下得去,那么大的泉眼,又用什么来堵呢?”

凌云霄道:“你们不相信,尽管往怒江边上去等好了,龙尸由那边出来,完全是你们的,假如由这边出来,你们就别沾一点边,你们干不干?”

万年青道:“为什么?我们拼命参予屠龙,老子差一点还丢掉了性命,怎么白白便宜了你们?”

凌云霄冷笑道:“你们出了屁力,要不是罗老弟拼命救了你那个宝贝丈夫,他早就喂龙了。”

万年青怒道:“放屁,我丈夫后来还不是照样救了他。”

凌云霄哈哈笑道:“不为救你丈夫,罗老弟不会陷身龙口,万年红再进去是他应尽的本份,却抵不了救命之恩。”

万年青还要争执,万年红却道:“娘子,别说了!他们的话不错,我再度投身龙口,只是尽本份而已,确是抵不了罗大侠的救命之恩,这份人情,我们还是欠着的。”

万年青道:“那我们就放弃蛰龙藏珍?”万年红道:“如果罗大侠说不要我们分润,我们拍拍屁股就走,娘子,你总不愿叫我做个忘恩负义的人吧?”

万年青看了丈夫一眼,目中升起一缕柔情道:“当然不会,红哥。我很高兴你是恩怨分明的大丈夫,尤其是你再度投身龙口中,我真为你感到骄傲,此番屠龙之举,能激起你的豪情,我认为要比得到藏珍更为宝贵,我们就不要藏珍了,早点回去也好,我们所得到的已经不少了。”

罗菩提却道:“二位不妨等一下,屠龙之举,每个人都尽到力了,自然有应得的一份,何况龙身藏珍为数极多,在场每个人都分一份也绰绰有余。”

万氏夫妇这才留了下来。凌云霄道:“罗老弟,水道朋友还有出过力的,可不能少了他们。”

罗菩提笑笑道:“凌兄,出力的多寡而言,罗某该占一份较大的呢!”

凌云霄道:“这当然,你老弟出力最多,就是你要占一半,我敢担保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会反对的。”

这句话说出来,何妙容与萨玲娜自然不反对。

万氏夫妇因为罗菩提对万年红有救命之恩,也不好反对。

南山子心中不乐意,但孤掌难鸣。也不敢表示意见。

罗菩提笑笑道:“兄弟只想平分一份,而且这一份兄弟自己不取,作为杨氏三杰的那一份好了。”

凌云霄一怔道:“这是干什么,他们应该也有一份的。”

罗菩提道:“如果以参予此事的人数来均分。势必又将引起争端,所以兄弟的意见乃以宇内八奇为分配标准,一分为八,各取其一,何山主与萨玲娜也只算一份,兄弟的这份,算作杨氏三杰的,这样就再没有争执了。”

经如此一分,南山子首先高兴了,大声笑道:“罗大侠的分配极为公允,老朽衷心表示赞成。”

凌云霄道:“诸葛山真已经抢去了龙目。”

罗菩提笑道:“那是古残抢去的,他不在八奇之列,刚好把他剔出,有一对龙目在他手中,他也不会再起争端,可也省了许多麻烦,圣手医隐出的力不少,理应有一份。”

诸葛山真笑得十分开心。

罗菩提一叹道:“为了这次屠龙,已经死了不少人,也发生了许多恩怨,我只希望大家取得所需后,能够平心静气,不要再生争端了。”

凌云霄着了万氏夫妇一眼道:“水道几十条性命呢?”罗菩提道:“阮青虚也杀了他们三个人,两者虽然不能相抵,但人命原是无法相抵的,一命抵一命,只是最笨的算法,纵使能取得十倍的代价,难道又能使死者复生吗?凌兄是否能看兄弟面上,把这事揭过算了?”

凌云霄想了一下道:“好,今天就买你老弟一个面子,突袭万家堡的事,我还可以立即发令中止,只是南山童那里的一批人却来不及了,他们都同在君山,闻令立刻动手,再快的通信方法也来不及撤回了。”南山子神色大变道:“这对老夫太不公平了。”凌云霄冷笑道:“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菩提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