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01章

作者:司马紫烟

如果有人说你放的屁臭死人,你一定会很不好意思,有可能的话,或许你也忙加以矢口否认赖掉。

如果有人在公开的场合,大声地声明,他要放屁了,最多会引起大家的侧目,甚至于觉得这个人很无聊。

若这声明的人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就算有人告诉你,也不会有人相信。

如果有人说一个屁能真正把人臭死,你一定会立加驳斥从为是胡说八道。

这几件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却果然发生了,发生在中州武林大豪谢金虎的纳宠喜宴上,那天也是他四十八岁的生日。

谢金虎在中州的势力很大,交游广阔,黑道中人,个个把他当老大,白道中人虽然不太看得起他,却也没有人敢得罪他。

因此他在九月初二这天宣布纳宠,娶第七房姨太太时,地面上略有头脸的的武林中人都来参加了,连远地的一些够交情的江湖人也都赶来贺喜凑热闹。

新人很美,年纪不过二十三、四,落落大方,假倚在谢金虎身边,接受大家的贺喜,还体贴地为谢金虎布菜。

当她掏出身边的汗巾为谢金虎拭汗时,很多人暗暗羡慕,甚至于有点嫉妒谢金虎起来,更有人为新人感到不值和委屈。

谢金虎只不过有势力而已,武功当然不错,但相貌却实在不怎么样,猴头猴脑,跟他的大名金虎很不相称。

他像头脱了半身毛的癞皮狗,凭这付瘟相,不但有了六个娇滴滴的姨太太,现在又添上这么一个美丽大方的美娇娘,实在叫人有点他奶奶的不是味儿。

酒酣耳热,热闹的gāo cháo在谢金虎的心腹死党——太行四义来到时,到达了gāo cháo。

太行四义只是那些拍马屁的人称呼,人们在心里却把他们称为太行四鬼或太行四恶。因为他们的行径只有恶鬼二字可堪形容。

他们无恶不作,就是不做好事。

但他们却是谢金虎的磕头兄弟,心腹死党,谢金虎替他们做后台撑腰,他们则替谢金虎做爪牙。

他们是在酒席上到一半的时候到的,当赞礼生报出他们的名号时,谢金虎从座上站了起来,而且走到门口去迎迓时,益发见得他们的交情不平凡了。

四个粗眉大眼的汉子,身着锦衣进来,最前面的一个看见了谢金虎,跨前两步,撩衣正待下跪!

谢金虎连忙上前抵住了道:“自家兄弟,还来这一套干吗!算了……”

老大被托住了,其余三个人也就不行大礼了,拱手作揖齐声道:“恭喜大哥!”

谢金虎呵呵大笑道:“好!好!大哥差点没被气死,还喜得来吗?你们这四个王八蛋,大哥第一份帖子就是发给你们,结果别人都来了,就是你们四个王八蛋没影子。你们想想大哥我心里是什么滋味!”

挨骂和听训是谁都讨厌的事,但是也要分时地和对象,有时受者不但不难受,反而有感激涕零和特别光荣之感。

四个人的脸上有些尴尬和茫然。

他们对胡美珍这个名字全无印象,但他们倒的确是大王村的人,这一点连他们最亲见的大哥谢金虎都不知道,而胡美珍却能正确地说出来,可知的确是他们的小同乡。

他们之所以感到尴尬,是因为他们在家乡的名誉也臭得很那时尚未成名,杀人为恶也不如现在,但那些事却很不光彩,无怪他们要不好意思了。

胡美珍却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尴尬,只是笑吟吟地道:“我还是五六岁时见过四位叔叔,因为你们是很出名的人,所以才有印象,不过后来出来在外面走动,倒是沾了四位叔叔不少的光!”

老大哦了一声道:“新嫂子太客气了,怎么会……”

“是真的,我跟着家父走方串葯做郎中替人治病,有时不免要碰到一些河湖好汉,只要提起我们跟四位是小同乡,立刻就会受到很客气的招待!”

谢金虎立刻道:“你们这位新嫂子的医道可高了,半年前我腿上长了个瘤,多亏她妙手回春治好了。”

太行四义这才安心了。

胡美珍只是一个走方郎中的女儿,那就是长年在外跑的,对他们在家乡的事,必然不会太清楚,而且他们在外行走,提出自己兄弟的名字,可见对他们的印象不会太坏。

老大立刻笑道:“那可真难得,我们弟兄多年未回老家,想不到千里他乡,竟还能遇上乡亲,更成了我们的大嫂,就显得更亲近了!”

胡美珍嫣然浅笑道:“可不是吗?家有父已在去年见背,我孤身一人,嫁在此地,心里总感到很孤单。

因此我就把四位叔叔当作娘家的亲人,万一将来你们的大哥欺负我,四位叔叔可得替我作主。”

她说话时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连铁石人也难禁动心,谢金虎连忙笑道:“宝贝儿,我怎么舍得欺负你!”

很少开口的老二却义愤填膺地道:“嫂子放心好了,既然你把我们兄弟当亲人,我们当然会保护你的,大哥真要欺负你,我们绝对为你出头。”

谢金虎大笑道:“好!好!美珍,你真行,我这四个弟兄跟我相交几十年了,还不如你们刚见面!”

朝美珍白了他一眼道:“我可是从小就认识他们的!”

谢金虎道:“好!我认输,你有了这四个好后台,以后我只求你不来欺负我,就感谢不尽了,还敢期负你吗?”

老大兄弟弟又要开口,怕他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来,连忙道:“老二!快把贺礼献上来!”

老二的背上斜搭了一个布包,连忙解了不来,里面却是四个同样大小的长方形锦盒。

他打开第一盒里面是一串翡翠项链和两支玉镯,碧光莹然,一望而知是无上珍品!

胡美珍哦了一声,抢在手中道:“美极了,这是送给我的?那太名贵了吧!”

口中说着,已经把镯子套了上去,掳起袖子,露出了雪白皓腕,却把几个男人看呆了!

她这才发觉自己失态,忙又准备要褪下来道:“我没问过大爷能不能收呢?”

谢金虎笑道:“东西是太名贵了一点,不过既是你娘家的人给你的陪嫁,自然是由你作主了。”

胡美珍笑道:“那我就戴上不拿下来了!”

老大道:“嫂子喜欢,我们弟兄的面子已经十足了,大哥,还有呢!”

他又打开第二盒,却是鸽卵大的一对明珠,浑圆洁润,毫光毕射,这次全厅上都呀然一声惊呼。

珍珠能大如雀卵,已是稀世珍品了,像这么大的明珠,那简直是无价珍品了。

老大得意地道:“翠玉明珠虽妙,却只是有价之物,底下那两盒才更为难得呢!”

他迅速地打开另两个盒子,这次是胡美珍站了起来,把盒子拿到面前、仔细地鉴赏着,谢金虎显然没有引起太多的重视。

胡美珍看了半天,才咋舌道:“千载成形何首乌,百年老山吉林人参,这可真是了不起,这两种玩意儿得其一都千载难逢,你们居然一下子都弄齐了!”

谢金虎这才动容道:“竟是这两样宝贝,听说吃下去会长生不老,有这么神效吗?”

“没有人能长生不老的。只不过这两件东西用来合成了灵葯可以固本培元,延年益寿,尤其是练武的人,服用后内力倍增,突破人体极限,修成绝世高手。

那何首乌更能生肌补血,不管多重的内外伤,只要有一口气在都能救得活,这实在是太名贵了!”

谢金虎忙问道:“美珍,你懂得制葯吗?”

“当然懂了。我父亲有一本练丹秘本,记载了许多神妙奇方的制练之法,像少林的归元散,就是百年老参为主合成,而武当的大还丹中,就有何首乌。”

谢金虎道:“这两种葯散我都见过,也不怎么样!”

胡美珍斜了他一眼:“你能要到的只是门下弟子仿制的,用的只是一些普通葯,效用差得太多了。

这两家真正的灵葯各藏于武当与嵩山本院,视同拱壁,任谁也求取不到的,因为他们几百年来,总共才练成那么一副。

少林的归元散可供百十人份,现在只剩下了十人份,武当的大还丹一共练了一百八十粒,现在只有五粒了。近年来他们练不出第二副来,就是因为这两味主葯难求……”

听她如此一说,厅上其他的人也想过来见识一下。

谢金虎也感到莫大的兴趣,连忙问道:“这么名贵的东西,四位贤弟是从那儿找到的?”

老大笑了一下道:“兄弟们为了要向大哥表示心意,不惜重金为酬,打听到这四样宝货的下落。

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远行千里,总算弄到了手,而且来得及在大哥的吉期送到,总算没有辜负大哥对我们的照顾!”

他说了半天,却全是废话。

但谢金虎却完全懂了,这批礼物的来源不太光明事小,还有些麻烦不宜穷诘,所以连忙道:“兄弟说哪里话,以今日你我的交情,还用得着这一套吗?

两盒首饰,是你们娘家人给美珍的陪嫁,愚兄就生受了。至于这两盒宝贝,难得美珍懂得合葯,咱们叫她制成葯丸之后,再与各位兄弟分享。

愚兄可不像那些和尚道士们小家子气,凡是有急需的,只要找上门来,愚兄一定拿出来救人一命,今天在场的各位,都可以有份!”

此人不愧为枭雄之材。

他看出了大多数的人脸上都现出了贪婪之色,虽然不敢公然下手抢夺,但此后必然会增加无数麻烦。

倒不如大方些做个空头人情许给大家有份,使得每个人都止息贪念,甚至于还会全心全力支持自己,以保障他自己的既有权益。

至于在制葯时,自己不妨先克扣下一部分最好的,然后再添加一些次等材料,制成了每人送上一份。

只要神效比一般的葯散高,依然会博得交口称赞,使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又大为提高了。

这一着果然有效,厅上掀起了一片称赞之声和感激声,每个人都在称颂谢金虎义薄云天……

就在这时候,谁都听得见,在谢金虎那一桌的桌面下发出了波的一声。

那是放屁的声音,可又十分响亮,像是有五六个响屁同时发放的音量,大家不由得为之一怔,顿时寂静了下来,目光集中在那一桌上。

桌上的几个人则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这个屁是谁放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放了这样一个响澈云霄的巨屁,毕竟不是一件光荣的事!

这一桌上有十个座位,除了谢全虎和胡美珍外,就是太行四义和另外四位很有身分的江湖人。

九男一女,谁都没想到胡美珍身上去,大家都直觉地以为,虽然每一个人都会放屁的,但新娘子在喜宴上绝不可能放屁。

而一个娇滴滴的美娇娥也不可能放出这么惊人的屁来,她的屁也该是细声细气,婉转有致的。

哪知道胡美珍忽地一笑开口了:“对不起,刚才我心里一高兴,忍不住就放了个屁。吓着各位了吧。”

原来那个屁竟是她放的,虽然她亲口承认了,还是没人相信。

甚至于有人还以为她是怕真正放屁的人难堪,才故意抢着承认的,反正没人会相信她能屁惊四座,承认一下又何乐不为呢?

甚至于连谢金虎也如此认为。

他对于胡美珍的善解人意及应付得体,感到十分满意,人笑着道:“好!放得好!这个屁本应是我放的,想不到却被你抢着放了!”

这话更绝,明白地点出了他自己是主人,像这种事理应由他拍起来的,但胡美珍抢着担起来却更为理想。

胡美珍笑着道:“原来大爷也喜欢放屁,那可太好了,奴象这一肚子气憋得正难受,大爷既然说好,奴家也就安心痛痛快快的放了。”

这番话实在叫人难以相信,但又不能不信,因为她说完这段话,果然又“布布”连声,放了十七八个连屁!

不但声音响亮,而且有板有眼,就如同夏夜的阴天打闪雷一个连一个,使大地都起了震动。

再也没有人怀疑不是她放的屁了,因为那一连串的响声集中了大家的注意力,发现那密锣紧鼓似地急屁,的确出自香臀。

她本人神色自若,而坐在她同桌的那些人则个个目瞪口呆,如同泥塑的雕像般。

“响屁不臭,臭屁不响”,这是我们老祖宗积数千年之经验传下来的真理之一,只是不够科学化。

响屁不可能不臭,只不过臭的程度较低而已。

但是这一句前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