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10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少秋驾着一辆华贵的马车,带了一个粗壮如山神的车夫慕容刚。

慕容刚姓慕容,却不是慕容家人,而且八竿子打不着一点边。他的力气大,江湖经验足,眼皮于宽,最擅长的是驾车,是南宫素秋代为邀来的门客。

照说他也该是剑士的身分,但他自谦一无所长,只会驾车养马,也只肯担任这份工作。

南宫素秋的朋友全是怪人,大家也就由得他。南宫少秋叫他刚叔,从没拿他当长辈,可也没拿他当下人。

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玩,喝酒、跑马、逛夫子庙、跟流氓地痞打架,好在家中也没人管他们。

这次南宫少秋点将点到慕容刚,没说别的,只道:“刚叔,我想坐车子上京城逛逛八大胡同去,也可能跟人打架,要你一块儿凑热闹去,干不干?”

全家人也只有南宫少秋敢对他提这个要求,因为他们一直没大没小的。

其他人由于南宫素秋之故,对他始终客客气气,没敢要他做什么,连府尊南宫春秋,也没坐过他赶的车。

只有南宫老夫人上栖霞山烧香时,出于南宫素秋的请求,他才会驾趟阵,那一定是南宫素秋自己不能护送的时候,否则也一定是坐别人的车子去。

南宫老夫人虔信佛教,为人和气,没有架子,但就是讨厌招摇,坚持不要人护送,女儿作伴,她没话说。

除了女儿,她老人家也不要别人作伴。

但是南宫家领袖江南武林百年,难保没有仇家,那些人斗不过南宫家,若是挟持了老夫人,却也是大麻烦事。

这也是南宫素秋要作伴的原因。

但是由慕容刚送了去,南宫素秋似乎很放心,虽然从来都没有出过事,可是也让人隐约觉得这个汉子必有他不平凡之处!

只不过南宫少秋找慕容刚,似乎只为了他喜欢刚叔,没有其他理由。

慕容刚驾的车该是驷,那是由四匹骏马拉的。

骏马不是用来拉车的,他的这四匹马更是神骏非凡,它们应该是驰骋千里的良驹,用来拉车,似乎极不甘心。

但慕容刚一鞭在手,硬把它们控制得服服贴贴。

南宫少秋完全是个花花公子打扮,身携两名艳姬,出来炫耀摆阔的,路上马车跑得飞快。

他们撩起窗帘,恣意调笑,旁若无人。

路过一些小地方,没有大旅馆,他们还投宿官驿行馆,用的是水师总叔南宫将军侄少爷的片子。

这个身分并不是冒充,他的伯父南宫致远的确是现任的水师提督,衙门在镇江府,与金陵的老家近在咫尺。

他伯父中年无所出,南宫少秋从小就过继在伯父名下,说他是水师总督的公子,也还能说货真价实。

但是他只承认是侄少爷,显见是志在江湖之意。

但这位侄少爷的官味却已十足,每到一地,一定住下了最大的一家客栈,包下一座独院。

而后就是打发店家替他到当地州府投名刺,要他们派两个差役来替自己守值,理由是他怕吵杂,禁止闲人到他的院子里来,一副可憎的纨裤子弟作风。

不过,他倒是没有招人嫌,理由是他的出手很大方,每次临走时,都是整块的银子打赏。

这样子似乎很招摇,其实却省了很多麻烦。京中的侦骑耳目都没注意他们这一伙,倒是南宫素秋她们被人踩住了。

好在南宫素秋的江湖经验足,不但警觉性高,而且还有不少的隐名高手朋友,再加上胡风也有她自己的一批班底,很容易发现了,巧妙地将对方截下或引入了歧途,所以两批人进入京师,倒是没惊动官方。

大家都落脚在长辛店。

那是京师外围的一个镇,但相当热闹,镖局和大批发行特别多,京师中的大买卖,都有分号设在此。

但不是做生意,而是为了设货栈进货,大笔的货物,运到这儿卸下进栈,再用马车拉进城去。

因为京城是皇城之所在,要讲究气象庄严,而一些大生意每次进货量又大,又处在热闹的大街上。

白天行人多,车马排长龙卸货不方便,晚上实施宵禁又不能通行,因此必须在京郊设置栈房,再按照需要,慢慢的往里运。

因此,也形成了长辛店畸形的热闹。

大家住进了一家叫集泰的绸缎庄。

那是南宫家与慕容家合股的一家生意,现在当然是归南宫一家管理了。但对外却是秘密的。

他们老老实实地做生意,不搭上一点点江湖渊源。

甚至于外地的货物批发,都是委托当地的一些镖行护送,成为他们的长期大主顾之一。每年花在付给镖局的保费颇为可观。

这在正常的生意人而言,并不稀奇,但若知道它的后台是两大武林世家,则令人不解了。

凭南宫、慕容两家在武林中的盛名与地位,也没人会动他们的东西,大可省下这笔银子的。

集泰行就是凭着这种巧妙的掩饰,躲过了所有人的耳目,隐稳当当的做了几十年生意,而且越做越盛,越做越大。

而他们暗底下,搜集消息,搜集情报的工作,也做得很成功,京师关外的江湖人动静,都了如指掌。

只有官方的那些人,南宫素秋力诫不去接触。

这本是一个很好的措施,因为厂卫的耳目之密是很有名的,多疑也是有名的,如若想去刺探他们的机密,很可能会暴露了自己,反而得不偿失了。

就因为这,使慕容家灭门的事件才得不到一点消息,但也因为这,他们来到京师,才有了一个落脚点。

南宫素秋她们先到了半天。

南宫少秋也到了。

南宫素秋笑道:“少秋,携美邀游,你倒是消遥得很。”

南宫少秋微笑道:“我没有姑姑这么大的本事,也没有那么多的朋友,要想掩避行踪,只有大隐于朝了。”

南宫素秋一叹道:“其实我该跟你学学才是,我们一路行来那么注意掩饰行踪,仍然叫鹰爪给盯上了,费了好大的精神摔脱了他们,你们一路上张扬招摇,倒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南宫少秋笑道:“我这个四不像少爷在自己家里就是个出了名的空心萝卜,才能得到这份方便。

姑姑想学已经太迟了,因为您的能干出了名了,到哪儿都会受人注意的。

我觉得在掩饰行踪方面,卢凌风才是此中高手。

他应该是个最受注意的人,可是跑了一趟金陵,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姑姑一向看不起官府中人,其实其中颇有人才。”

南宫素秋笑道:“小鬼,你是在教训我吗?”

南宫少秋道:“这个侄儿可不敢,侄儿的一切都是您教的,侄儿只是提醒您一些疏漏的地方。”

南宫素秋一叹道:“你以为我不晓得!我不是轻视官府中人,身为南宫世家的人,必须面面俱顾,任何一方面都要应付到的。

你大伯出任水师总督,就是我的力恳请求,若是我瞧不起做官的人,为什么会要求大哥去干这个!”

南宫少秋道:“是啊!姑姑,我几次去探望大伯,他都慨叹说志趣不合,想要乞休,都是您要他勉力而为撑下去。

那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咱们家应该不必靠着做官来荣宗耀祖,更不是靠着这来发财,大伯干这个提督,每年都要从家里贴上十几万两银子!”

胡风忍不住道:“什么,水师总督该是个肥缺,尤其是近几年沿海倭寇为患,征战不断,耗费最大,别人干上一两年,就可以腰缠万贯了,南宫老怕怎么还要贴钱呢?”

南宫素秋道:“我们家人出去做官,克扣中饱的事情做不出,但是京中上层的打点不能缺,不贴钱行吗?”

“何以要打点呢,行得正,坐得稳,不怕别人攻击!”

“唉!你们不明白官场内幕,不一定没有毛病就能坐稳位子的,你占的是个肥缺,若是不懂得奉承就坐不久。

别人会设法挤掉你,比如说调升京中,到兵部去当个侍郎,官是升了,但是不掌实权,反而不起作用了!”

胡风问道:“姑姑,像南宫家还要掌实权干吗?”

“我们这种人家,若没有一点真正的实权,那就是很危险的事,像慕容家被灭门就是一个例子。

我大哥督镇水师,手中握有十几万的军队,使得那些要动我们的人有了顾忌。

就是朝廷,对我们也要另眼相看一些,否则你想想,我们经常跟一些权官豪门作对,还能安然存在吗?”

胡风点点头,她明白了。

一个武林世家,跟个人行侠是不同的,一个人闯江湖,不管闯了多大的祸,可以一走了之。

一个大门户,却是走不脱躲不掉,必须要具有举足轻重的各方面势力支持,才能不受打击。

她想想又问道:“为什么要选水师呢,以南宫大伯的才干,当个大将军也没问题,那样岂不更掌实权?”

“话是不错,但掌权太盛,又容易遭忌,你看看朝中的几个大将军能干得久的,只有水师这一部门。

我大哥专擅于训练人才,部属将领,多半出于门下,别人干不了。

再者,水军最多派出个小支人员去剿剿海寇,不会遭遇到大规模的战事,实力不会受影响。

有几个大将军,督镇一方时势焰薰天,是没人敢动他,但是边境有了战事,调他去作战,打输了,自然就失势了。

就是打胜了,也是元气大伤,很容易被人挤掉了,我要大哥坐镇水师,就是为了别人不容易去算计他!”

南宫少秋忍不住道:“姑姑想得实在周到。”

南宫素秋叹道:“担起一个门户,你以为是简单的?二哥天性任侠,做事只问是非,不避权贵厉害,执掌南宫门户,是最适当的人选。

但是他太刚正了,不会圆滑,要不是我这个妹妹在暗中替他照顾着,这个家是维持不下去的。”

“爹常说,他根本不适合执掌门户,要让给您,可是您不肯。”

“我倒不是不肯,而是自顾能力,实在不如你爹,他有魄力、有决断,论事正直、义无反顾,这正是做一个府宗最必须的条件。

他所欠缺的只是一些细微小节的注意,那些是可以用辅佐人员去弥补的。少秋,你明白我对你说这些话的用意吗?”

南宫少秋肃然道:“侄儿明白。”

“我怕你还不够明白,你不久就将接掌府宗了,你的聪明、思虑以及气魄都比你爹强,就是庄重不足,威严不够,所以我希望你能在这方面多加注意。”

南宫素秋虽是对她的侄子一个人训话,但那些女孩子都知道,她们每一个人也都有份的,所以全部肃然受教。

南宫素秋看了她们一眼后,脸上微现笑意,温和地道:“姑娘们,你们都是好女孩子,我对你们每一个人都十分喜欢。

你们也都了解南宫门士的精义,相信你们必然会成为秋儿的好帮手,把这责任延续下去的。”

胡风道:“姑姑请放心,我们一定不使您失望。”

南宫素秋道:“我当然放心,现在我们要谈一下这件事该如何进行了!”

南宫少秋立刻道:“姑姑,我认为做任何一件事,一经商议,反而做不好了,因为意见一多,莫衷一是,很难定取舍了。

做一件事的方法很多,每一个方法都是可行的。

因此,只要决定一个作主的人,归他去策划,分配任务,别的人只要在他疏忽之处,提出建议更改就行了!”

南宫素秋笑道:“你不认为这很专横吗?”

“侄儿不以为如此,这比如领军作战,作战的计划必须由主帅一个人作定策,才能够事权统一。”

南宫素秋问道:“姑娘们,你们以为呢?”

白含沙道:“我赞成,四灵中只有我和射影是两人合作,每有行事,若是事先商量了,一定各持己见,互相不肯相让,后来一方勉强让步,但心中并不痛快。

所以后来我们就决定,两人轮流作主,决定一切,另一个人密切配合,反而省了不少争执!”

胡风道:“我也认为少秋兄的主张很对。”

胡美珍道:“那就请姑姑作主好了!”

南宫少秋道:“不适合,姑姑只合于作副帅,她是最好的参赞人员,却不适合作决定。

因为她从来也没有主持过任何一件事情,适合作主帅的只有两个,一个是风大姐,一个是我。”

南宫素秋道:“你说我不适何作主我完全承认,我的魄力不足,难以决断,所以从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