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12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少秋和慕容刚两人回到客栈。

慕容刚笑道:“少爷,你可为大将军惹下不少麻烦了。”

“那没什么,近期内我就会为他—一摆平的,根本不会吵到他那儿去。”

“吵了去也没什么,大将军对此辈从不假以词色,也不怕他们。只是一点小麻烦,问题是我们,平白将东西两厂都得罪了,你以为有必要吗?”

“我们本来就是来收拾他们的,自然要找个开始,这个开始很不错。”

慕容刚却不明白南宫少秋的玄虚何在,忍不住道:“我们这样算是开始了吗?不过是打伤了两个厂卫的头目,还惹了一身的麻烦。”

南宫少秋道:“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因为我们表示了也要进去,在上面的人就会考虑我们的意愿了。

伯父督领水师,一直是他们搭不上的线,如果有了我的关系。他们就等于将水陆的军权都控制一半在手。

这是多大的诱惑,他们怎舍得放弃呢?所以在上面的人是不会来找麻烦的,问题只有下面的人,那不会有太多的。”

慕容刚道:“少爷,不管多少,再来就不会是弱者,今天那两个家伙并不差,只是以为我是个普通大营中的家将才吃了大亏,若是真正动手,一对一我能赢,两个对一个,我准败无疑!”

南宫少秋笑道:“没关系,我们还有两个帮手呢!”

“黑妖狐和点绛chún自然是好手,但她们却不能动手,一旦无锡的案子就揭开了,我们深入的计划就行不通了,不打进去从外面摸索,想了解内情太难了。”

“不是那两个,她们俩要进梨香院从另一个方向探索,这个方针绝不能受阻,所以她们目前绝不能介入,而且,我打算明天就把她们交给孙九去照应。”

“她们更不能插手了,我们早已说好一明一暗,分两边进行,双方绝不干扰,非至必要时,绝不联击。”

“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帮忙了?”

“碧瑶和小红。”

“是她们?那一对表姐妹帮得了什么忙,她们虽然会两手武功,但只是练来好玩的。少爷,你忘记了在西湖时,也是有位侠妓公孙四娘,善舞双剑,你巴巴的拉了我,去拜识了一番。

结果只是一名卖春的女子,落籍卖春,借此照练而已。她们是会舞几手剑,但高不到哪儿去!”

“刚叔,看人的经验是你多,我不敢抬杠,但是我敢保证,那两个女孩子身手绝对高明,尤其是碧瑶,剑技之高,恐怕还在你我之上……”

慕容刚摇头道:“我不相信,她们让人一见就有股刚烈之气,那证明她们虽练过式,还只在皮相的阶段,谈不上境界,更谈不到高明了。”

南宫少秋笑道:“刚叔,女子的成就与男人不同,像素姑,也是这两年才到达返朴归真的境界。

前两年还不是英气外溢,锋芒毕露,可是她的剑艺在十年前就罕有敌手了,所以那两个女子也未可轻视。”

慕容刚笑道:“你说好就好吧,反正对女人的了解,我可不如你,别看我每次陪你去逛窑子那可纯粹是陪公子读书,我自己却是无此兴趣。”

“我知道,您的一片心全在素姑身上。”

慕容刚的脸居然红了一下道:“胡说……”

南宫少秋一笑道:“刚叔!我绝不胡说,您身怀绝技,却屈居在我家,完全是为了素姑。”

“我是为了报恩,她救过我的性命。”

他有点感慨地道:“那次我不慎,为宵小暗算,若不是她恰好路过,仗义伸手救了我,我早就遭了毒手。

而后若不是她不避嫌疑,亲手为我刮毒疗伤看护,我纵然能留下性命,也将成为废人一个,这份恩情太重了。”

“刚叔,假如您不丢开这个思想,永远也无法跟素姑谈得拢的,她救您的目的,只是为了那是她的份内工作,并不是示恩。

我们家的人个个都是在为别人而忙,同样的也是在为了尽己之心,并不是要别人感激的。”

“她可以那样想,我却不能那样想,受人滴水之思,当涌泉以报,这才是男子汉的胸襟。”

“就算您要报答,也不能用您的方式……”

“这是我唯一可尽的力”

“她曾经向家父推荐你为南宫剑士,你却拒绝了。”

“是的,南宫剑士是一种崇高的荣誉,我是为了报恩而来,若是再接受了她的推荐,岂非越欠越多了。”

“所以您才要屈身佣仆,做车夫。”

“府上高手如云,我这身本事也派不上用处,只有一手驯马驾车的技术倒还可以贡献的,可是你们家的人又太客气不肯叫我出力……”

“刚叔,说句老实话,您对素姑除了报答之心外,当真就没有一点其他的了?”

“那还能有什么其他的?”

“比如说是喜欢她呀!”

“我不敢,我对她只有尊敬!”

“只是不敢而已,却不是不喜欢。”

“少爷,你别挑字眼儿好不好?素姑在我心目中,庄严如同天人,我怎么敢生冒渎之心,一般人对观世音……”

“可是您一见到她,脸上就有了光彩,她如出门两个月,您一得知她的归期,天天在门口张望,那也是尊敬吗?

我奶奶拜佛,我也跟着去过,对着观世音菩萨的法相,我也十分尊敬,可是两个月不去烧香,我绝对不会去想她……”

慕容刚辞穷了,半晌才道:“少秋,我不否认,我心中对素姑,是还有一份仰慕之情,但她太高了。”

“她也没有多高,不过是一个武林世家的女儿,不是公主,也不是官门千金,更何况在您心中,公主和官门千金也平常得很,没什么了不起。”

慕容刚低头不语。

南宫少秋又道:“我奶奶经常为素姑的婚事絮聒,问急了她终于回答出一句心中的话——我在等顽石点头、铁树生花、醉汉清醒、驼背直腰。”

“那是什么意思?”

“她没作解释,所以没人懂她的意思,可是我观察了她两年,终于找出她心中的迷,她最关心的人,除了奶奶之外,就是你!”

“这……怎么会呢?”

“我没骗你,我经常出门她从来也不问我上哪儿去,但是只要我们一起出去,回去后她一定会问我们在外面的情形,问得很详细!”

慕容刚不禁着急地道:“那她一定怪我不正经了,因为我带你去的地方,都是风月场所。”

南宫少秋笑道:“得了吧,我的好叔叔,究竟是谁带谁?你到了那儿,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知闹了多少笑话,也是最近才稍为随和一点。

上次我们逛完西湖回来,素姑听说您居然也会捏了一个女孩子的手,十分高兴,说你这块顽石终于开窍了。”

慕容刚道:“她是在骂我荒唐。”

“素姑是这样的人吗?她最讨厌那些道貌岸然的迁夫,认为他们矫揉做作,强制本性,硬要做成木头人。

她认为大丈夫不拘小节,才是豪士本色,在家里几个弟见我是最不正经的一个,她却最欣赏我!”

慕容刚低头不语。

南宫少秋道:“这次出来,是她暗示我邀请您的,她说您心中有个结,必须要解开,否则您就会毁了。

她说一定要有些非常的困难刺激,才能鼓起您的豪情,重新成为一个大丈夫,否则她将孤独了!”

“什么,她是这么说的?”

“她当然没有说得如此明显,但我听得出她有这个意思方以,老叔,您可不能再这么消沉,辜负她的一片苦心了。

素姑眼界极高,虽然她交游极广,到处都有朋友,但她带回家去,示向家人的只有您一个,偏偏您是这副德性,您叫她心中是什么个滋味呢!”

慕容刚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跳起来用手敲着脑袋道:“我实在该死、该死,简直比猪还笨……”

窗外有人接口道:“可不是,朋友你倒有自知之明,你打了爷们的朋友,不赶快溜还敢大模大样地在这儿等着,不是猪是什么?”

慕容刚一怔道:“他们来了!”

南宫少秋道:“不错,四块料,刚由院子门口进来,恰好就接上了,幸好没听见前面的话,否则就会知道咱们的身分了,那就不好办事了!”

慕容刚道:“小秋,你的耳目又进一层了,我都毫无知觉,你居然全听见了。”

南宫少秋笑道:“来人功夫不弱,但该逃不过您的耳朵,只是您那时太激动了。”

慕容刚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然后又低声道:“要怎么打发?是生擒还是让人抬着出去?”

南宫少秋道:“都不要,一个对一个时平分秋色,对两个时,不妨略逊一筹,等待援手。”

“援手,那两个妮子会来?”

“已经来了,在屋顶上趴着呢。”

“啊!我居然没注意,可见我的眼光不如你准,她们的确颇为高明。”

“女子身体本就轻盈,再说刚叔的武功偏向阳刚,本来就不长于这方面,最重要的是,您一直以素姑为标准,够得上说声高明的人实在不多。”

慕容刚笑了一笑,跟南宫少秋步出门外,心头也微微一震,对方来了四个人,四个都是有名的人物。

慕容刚在南宫家只是一名车夫,没人会注意他,但他对江湖上略具声名的人却都有个谱儿。

早年,他在江湖行侠,不思成名都是在暗中为之,但他对一些成名人物却都认识,而且他记忆极佳,过目极能不忘。

四个人都是三十多到四十之间。

这也是一个江湖人最好的一段时光,经验已成熟,体力与技艺都在巅峰状态,也是雄心万丈,目空一切的阶段。

再过后,就开始慢慢地退步了,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不但是雄心的消磨,也是体力的衰退。

这四个人的名头都还不小,最前面的那个叫孙菊人,外号叫清风剑客,再次则是飞花剑段玉,门月飞雪林笑予,水中捉月于守常。

因为他们的外号中,各占了风花雪月的一个字,所以一般人都称他们为四大剑客,这当然也因为他们时相过从,经常在一起行动的缘故。

清风剑客孙菊人最性急,见了他们就跳了过来,厉声道:“是哪一个狗头打了爷们的朋友?”

慕容刚挺挺胸道:“是你家爷爷在梨香院管教了两个小孙子,打过就算了,你们也不必再道歉了。”

孙菊人不禁一怔,相骂无好口,他们既然是为了找过节而来,自然也没指望对方会讲好话。

但慕容刚这种回答却在他的意料之外,因此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接口了。

飞花剑段玉这人比较阴沉,居然含笑上前道:“这位朋友好功夫,两位敝友在武林中都算小有名望,却折在朋友一个人手下,高明难得,所以我们特地来请教一下!”

他的右手伸出在前,似乎要拉拉手先表示一下礼貌的意思。

在这种情形下,谁也不会防备他,哪知快要到慕容刚面前时,他的左手突地撒出一片剑花,罩将过来。

拔剑、出剑,都是在一瞬间,快得令人无法预料。

慕容刚好像没准备跟他拉手,脚下退了一步,这退步也与他的攻击是同时的,略略有了一丝空间,来得及滚地躲开,避地攻击。

但是段玉却不放过这个先机,剑发如电,跟着追杀过去。

慕容刚只有继续地翻滚闪避,既来不及拔剑抵抗,也无法稳住身形,狼狈不堪,甚至于连开口说话的时间都抽不出来。

南宫少秋也没想到对方会在如此的情形下出手的,他知道必须立刻替慕容刚解危,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抽剑上去抵挡段玉一下。

但是他没这样做。

因为对方还有三个人,自己若一动,那三个人也一定立刻会动,不但拦下了自己,而且还会分出一个人去夹击慕容刚,那就更糟了。

这是所很安静的独院,而这些人来时,很可能以他们的势力相胁,禁止店家前来。

因此,在没有旁人的场合中,这四个名家也没了顾忌,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目前,他们是因为段玉占尽优势,才乐得大方,旁观不动,想要为慕容刚解危,必须出其不意才行。

所以他略加思索后,做出一副愤怒的样子,跳起来指着那三个人骂道:“你们要不要脸,不声不响就出手偷袭,而且还用兵刃对付人家空手。刚叔叔,你支持一下,我给你拿家伙去。”

他回头要往屋子跑,其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