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少秋和慕容刚到了皇甫光的小阁楼书房中,赫然发现南宫素秋也在。

南宫素秋也是皇甫侍郎的思友,暗中帮他破获了不知多少的奇案冤狱,缉捕了好几个有名的凶人巨恶。

皇甫光累累因功晋升,事业全仗着这位女杰,他自然也是南宫世家的支持者。

南宫少秋见到姑姑并不意外,只是笑道:“姑姑,我知道一定会在这儿见到你的,果然被我料中了。”

慕容刚却呐呐地说不出话了。

南宫素秋道:“你们倒是很逍遥,逛窑子打架,刚才又杀了人,居然还像个没事儿人似的,王孙公子,毕竟不同凡响。”

南宫少秋道:“没办法,他们具有官方的身分,我若不搬出这个招牌,形势上就太吃亏了,我必须先具有不被吃的条件,才能慢慢去吃掉他们。”

“你只杀了几个人,就算解决问题了?”

南宫少秋道:“自然不是,我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只是我必须打个开始的地方,再深入内部。”

“什么,你还打算深入内部去?”

皇甫光道:“深入内部再去化解对方,倒的确是个好办法,这样也便于搜索证据,找到元凶,只是,贤侄你杀了他们几个人,还能打入对方吗?——

南宫少秋笑道:“这正是我的打入计划,先消灭掉一些他们得力的人,他们才会因缺人而来求我。”

南宫素秋微笑道:“你倒是打的好主意,可是你要知道,你必须带一批人进去的,你有人吗?

家里的人是绝对不能用的,你新引进的那批女孩子也不太适合,因为她们已经在无锡亮了相……”

南宫少秋道:“她们可以在暗中支援,明里,我除了刚叔之外,大概还可以有两个好帮手!”

“什么人?这可不是一般的衙门,进门的考核很严,而且还要考虑到以后,因为你自己不会永远在里面……”

南宫少秋笑道:“这两个绝对没问题,六合四灵中的上穷碧落下黄泉。”

“什么?你这小妖怪,什么时候把那两个女娃儿又给吊上了。少秋,那李瑶英可不是好相与的,人家可没把我们南宫世家放在眼中。”

南宫少秋微笑道:“她肯和单小红厕身在八大胡同的梨香院中,可见也是个性情中人,大家对她的印象只是根据传闻,未免失之于偏。”

南宫素秋啊了一声道:“原来红透京师的名歌妓碧瑶姑娘,竟是碧落仙子李瑶英,这个女孩子居然肯屈当这个职业,倒是令人难以理解。”

南宫少秋一叹道:“姑姑,说来叫人难以相信,你别瞧不起这个行业,八大胡同的歌妓不同于别处。

她们的本事大得很呢,四品以下、七品以上的官儿,有一大半是她们的手中发放出去的。”

“哪有这事,你别胡说了。”

“是真的,不信您可以问皇甫伯伯。”

皇甫光叹了口气道:“朝政不修,小人当道,就算真正的两榜及第,如若不走通门路,就别想放个优缺。

州县学落,凡是要经过京中临派的官儿,都要人情恳托。

我知道那些要托人情的,都是先打听八大胡同的红姑娘是哪一位主宪的热门户,经由她们的媒介谈合……”

“这还成什么体统?”

皇甫光又叹道:“这倒是比他们私相授受的好,若是让那些人去钻门路,营求当更为苛。经由八大胡同转一层手,还有一个好处。

就是那些姑娘至少还有机会先接触一下对方,然后衡才为介,实在太不堪的,她们就会径予婉辞。

因此,由她们推出来的人,虽不一定是贤才,至少不会用上庸才,这些娘子们还算是有点良心的。”

“国家用人,竟然要由娼妓来衡定,这像话吗?”

“听来也许不像话,但是若论知人之明,的确没人比得上她们。第一是她们迎来送往多了,待人接物的经验多。

第二是客人上她们那儿去,不会虚伪做作,较为流露本性。第三她们可以酌情代表双方讨价还价,大致定出一个公价来,大家都不会太吃亏。

所以朝中一般清流大员,明知不妥,也未加严劾苛究,甚至于自己有些地方,还要去惜重她们一下。”

南宫素秋连连点头道:“一团糟!真是一团糟,吏治怎么会这么糟,那些言官们是于什么的?”

皇甫光笑道:“两厂势力日益猖獗,言官们噤若寒蝉,当然,各位也应该负些责任。”

南宫素秋然道:“我们怎么该负责呢?”

“府上把一些行为近道之士都拉去了,而且有才华的人都立意行侠,快意恩仇,薄官吏而不为。

因此乃使得小人当道,朝政日益废弛,假若各位不是以清高自许,立身庙堂,天下当不至于凌乱若此。”

一番话把几个人说得都低下了头!

最后还是南宫少秋道:“皇甫老伯,我们并不是自命清高,而是生性疏懒,不耐拘束,主无食肉之相!”

皇甫光轻叹一声道:“我知道这是各位推托之词,当然个性不合也是原因,但最大的原因却是各位不齿为官,羞列仕途!”

南宫少秋忙道:“老伯,这话就不公平,江湖人之不入仕途,最重要的是仕途难入,一第难求。

老伯想来也无法否认,科举所拔,未必都是真才,筛选所试之内容,要浪费一半在歌功颂德上。

而一半又是死记圣人先贤的道理而言行,真正能用于救世济人的学问又有多少?对一个胸抱济世宗旨的热血青年而言,仕途的确是畏途,因为一般人都把读书当作了晋身之途,登云之梯,而非济世之具了!”

南宫素秋忙叱道:“少秋,不可以没规矩。”

慕容刚在南宫素秋面前,一向十分拘谨,今天居然一反常态,朗声道:“素秋,我们所争的是一个道理和事实。

你不能用规矩来约束少秋,现代人心之所以日坏,世风之所以日落,都是这种态度造成的。”

南宫素秋微异道:“慕容兄,有此一说乎?”

慕容刚低下头,不去看她的眼睛,却仍朗声道:“是的,敬老尊长是应该,但必须要有范围与境限。”

“有些事情,尊长的看法与想法未必正确,但因为他的身分或辈份高,下面的小辈往往为了情面,不便去驳斥他,甚至于唯唯否否,阳奉阴违。

而那些在上面的人,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错,有时更是明知己错,却因话已出口,面子难收,宁错而不肯认错。”

南宫素秋道:“刚才可没有这么严重!”

“情况并不严重,但是你的态度却不对,你要少秋不可以没规矩,显然你心中也同意少秋的论调,只是因为礼貌,才不准少秋和皇甫大人抬杠,这种心里就要不得,可是在今天的官场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一套。

我见过很多颇有名望的阁老大臣,道德文章都很可敬,就是气量窄,容不得部属晚辈跟他顶嘴。皇甫大人,这情形有吧?”

皇甫光只有点头,这情形不但有,而且极为普遍,几乎也形成一种规矩,而被认为理所当然的事了。

慕容刚又追问道:“大家也没有因此而责问他,或是认为他不对,因为这种人地位崇高,言为天下法,是不容冒渎的。

但是他究竟不是圣人,还是会犯错的。

何况圣人的言论,也有很多是不合时宜了,却没人敢提出来,仍是一味的奉行不渝,这种情形有吗?”

皇甫光无法否认,只有再点头。

慕容刚道:“江湖中却没有这一套,英雄无辈,是非分明,皇甫大人,你凭良心说,你选哪一条路呢?”

皇甫光再没想到一时的牢騒,会引来这一场风暴,只有苦笑道:“我若有机会再选择,我会去学剑!

只是我此生已定,虽承南宫女侠之助,使我在仕途上很顺利。

但有时却也不免受到很多无谓的委屈,强迫自己去忍受,久而久之,渐渐也习惯了,乃至锐气全磨……”

他的论调已全改了,显然也承认官场之不可为,总算结束了这一场争辩。

南宫少秋是来请皇甫光缓颊引荐的。

因为他杀死的几个人中,就有两个是忠顺王的人,而皇甫光跟忠顺王还略有交情,请他去说一声。

皇甫光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南宫素秋却道:“皇甫兄别答应得这么快,你得先考虑清楚,少秋不是去做官而是去调查几件灭门案子的,将来对你是否有不便?”

皇甫光笑道:“素姑娘说哪里话来,第一、凭我与令兄的交情我不能不理,其次,我承你多次帮忙,救了我好几次性命,就算为你冒险一次也是应该的。”

“皇甫兄这么说,小妹就不敢劳驾了。小妹之所以帮助你,因为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好官,并不是期望你回报,更不敢拖你去冒险。”

皇甫光道:“听你们说起了那些案子正是我的责任,我自己也应该主动积极去调查,你们等于是再一次帮我的忙。

再者,这也没危险,假如你们调查出忠顺王未曾涉嫌,是受了手下的蒙蔽,我为他查出手下的不法情事,他应该感激我才是。”

南宫少秋道:“那些案子动用人数至巨,绝非一二人所干得下的,除非是主管下令才调集得如此多的人手,因此他一定是知情的。

“那就更不怕了,事情若揭发开来,忠顺王将获罪,奈何不了我的。”

南宫素秋道:“就怕事机不密,你没有搜获罪证前就被他有了知觉,那时皇甫兄就危险了。”

皇甫光笑笑道:“我推荐的是南宫督帅的侄子,人家要找的也一定是南宫老哥,假如他们不敢动他,同样也不敢动我。

假如连南宫老哥也垮了,我想还是及早下台的好,因为我在朝,得罪的人太多,全仗南宫老哥的支持才能安稳到今天。

人家早就把我们列为死党,就算少秋不经我推荐,事情若牵涉到南宫老哥,我也难脱关系。”

听他如此一说,大家倒是不必说什么客套话了。

事实上本来也是如此,皇甫光答应立刻跑一趟忠顺王府,南宫少秋则表示明天再来听消息。

皇甫光道:“这个不必等明天,立刻会有消息的。”

“不必这么急,我想忠顺王不会立刻作回答的,他也要详细地考虑一下,至少也要明天才有回应。今天小侄还有事,还是明日等老伯退朝后再来听取回音。”

南宫素秋笑道:“你莫非又要去看碧瑶,少秋,你可别喜新厌旧,另外几位姑娘都想念你很紧,你就不去看她们了!”

南宫少秋道:“我不会厚此薄彼的,但事有轻重缓急,今天晚上我会到长辛店去看她们,还有事给她们做。”

“我们不住在长辛店了,那儿离京师太远,出人行动不便,而且那个窝也不太安全了……”

“怎么,是不是被人发现了?”

“目前还不至于,但是我们无故出人频繁,总会受人注意的。自从你们在梨香院闹事以来,长辛店那边也有了动静,街上的人突然多了起来,陌生一点的人出人都会受到盘问,弄得整天鸡大不宁。”

“谁在盘问谁呀?”

“自然是厂里那些番子。他们穿着便衣,执着兵器,那些江湖人也不是好惹的,哪里甘心接受盘问,一定要他们先出示身分,就这么闹了起来。”

南宫少秋笑道:“这倒是好事,无端为厂卫们增加不少麻烦.够他们烦的了。”

“没什么好烦的,那些人虽只是厂中一名最低的番子,手底下却不含糊,好几个远地来的还颇有名气的镖客,都被他们抓了起来,调查一番,才又放了出来!”

“哦!这些番子们身手很高明了?”

“是的,他们不但身手绝高,而且人数还多,单长辛店一地,就聚集有四五十名,个个都很了不起。

因此使得大家对厂卫的实力也有了一番新的认识,现在长辛店的江湖同道,都尽量在避他们!”

南官少秋却目泛异光道:“对我们而言,这却是个好消息,要追查线索,从他们身上着手,必然可以有些眉目的。看来我必须快点进行入厂的工作,以官中的身分去对付他们也方便一些。”

南宫素秋的目的,似乎也是在提醒他这一点。闻言笑笑道:这是一部分明的,还有暗的,身手似乎更高。

他们隐迹在天桥,也颇为可疑。

我们迁居到天桥,住在胡风的一个旧日手下家中,也在调查那些人,你要找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