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少秋若是对她太轻浮,她会立刻赶走这个男人,因为她一向太自尊了,受不了别人对她轻薄的。

但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正当青春,需要异性的慰藉,她的内心也是寂寞的,所以她改了装。

南宫少秋若是对她一味恭敬,远远的离开她,她同样的也会十分失望的。

这种少女的狡黠和情怀,在久经风月的南宫少秋面前是无法遁形的,所以他适如其度地表示了他的激动与受吸引,也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他的自制。

果然,碧瑶十分开心地笑了:“我没有骗你吧!”

南宫少秋道:“你没有骗我,但是我也相信我的记性,我记得你昨天的眉毛绝非如此情状!”

碧瑶含笑起立,到里面去转了一转,很快就出来,果然又是长届入鬓,只是眼神依然温柔。

她笑问道:“是现在的这个样子吗?”

南宫少秋是真的惊奇了,那两道长眉很明显不是画上去的。

南宫少秋略加思索,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他此刻所扮演的是一名世家子弟,那是不该懂得太多的。

所以,他惊异万分地叫道:“碧瑶,你是怎么弄的,莫非你会法术,懂得化身?”

碧瑶得意地笑着道:“你怎么不说我是千年妖狐,会施妖术呢?”

“我不信你是这样的人,我也根本不信这一套,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他抓住了她的手,情急地摇着,就像是一个好奇而又被宠着的孩子,在追问着母亲一个问题那样。

那是最能使骄傲的女孩子动心的一个小动作,纯真、无邪而又十分企盼,更有点撒娇的意味。

碧瑶笑着用另一只手在眉毛上轻轻一撕,又恢复了先前的形状,而后笑道:“也不算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两条假眉毛而已!”

南宫少秋放开了她的手,又去夺她那只手道:“给我看看,怎么会那么像!”

她的另一只手又被握住了。

碧瑶忙道:“放开来,我给你看就是了,可别弄坏了。”

南宫少秋立刻放开了手。

碧瑶摊开手掌,掌心握着两条细长的眉毛。

南宫少秋拿起来,小心地看着,那是一片小小的薄膜,上面长着一排细而长的眉毛,不禁奇怪道:“怎么粘上去的,不会掉下来?”

“说了会吓你一跳,这可是天生的,是从另一个人的眼睛上割下来的,再经过巧匠消制而成!”

南宫少秋倒真的吓了一跳!

他听过江湖上有人皮面具的的易容术,把一个人的面皮剥下来,经过巧妙的制造后,覆在脸上,能够化装成原来的形相。

但是因为这种手术十分歹毒,而且也容易造成极大的混乱,有人冒充了丈夫去婬人妻子。

所以受到了正道武林人士的禁绝,已经失传了多年。

碧瑶轻轻一叹道:“这是一种很邪恶的易容术,已经失传了多年。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一副面具,我嫌它太恶心。把面具毁了,只留下这对眉毛。”

“你是说这原是一张完整的脸?”

“是的,这是一个百年前的大杀星,在世时曾经杀过千人以上,最后终于自己也被人杀死了,而且还把脸皮剥下来,制成了面具,现在只剩下两条眉毛了。”

“难怪你戴上了之后,显得杀气腾腾,好不怕人。碧瑶,像你现在的样子多美,何必要弄成那副鬼样子?”

“以前你看到我是鬼样子吗?”

“那当然不是,你的脸庞那么美,安上怎么样的眉毛都是好看的,只不过这对眉毛的杀气太重,使人不敢亲近!”

“这就是我的目的,我不想让人欺负我,所以才装得凶一点,叫人一见就害怕!”

“我的老天,还有人敢欺负你?你们表姐妹那一身本事,有哪个活得不耐烦了?”

“你知道我们有一身本事吗?”

“碧瑶,昨天晚上你们姐妹俩到我住的客栈去,帮我们杀掉了两个贼人,几手剑法出神入化,虽然你们蒙了面,却瞒不过我。”

“你怎么知道是我们呢?是那个慕容刚看出来的?”

“不,是我看出来的,刚叔还不相信是你们,但是我却立刻肯定就是你跟小红。”

“哦!那位慕容大爷的武功,经验都比你高多了,他都无法认出是谁,你倒认出来了,你根据什么呢?”

“这…可说不上,反正我准知道是你们,因为前天一会面,你们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所以一看到你们的身形,听到你们的声音,我就认出来了。”

这是最勉强的说明,但却是碧瑶最喜欢听的理由。

所以她十分安慰,娇柔地一笑道:“还算是你有良心,没有辜负我们姐妹为你冒险一场,事情解决了吗?”

南宫少秋道:“解决了,我去找到了锦衣卫指挥使卢凌风报案,说有盗贼夜袭,被我们杀死了!”

“他能担待得了吗?那可不是普通盗贼!”

“我伯父担待得了,我知道那四个都是厂卫中人,我伯父可不怕他们!”

“既然你伯父那么有办法,你为什么还要进厂卫呢?”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要接伯父的水军,却又没有军功前程,只有进那个圈子,容易混到出身!”

“少爷!这个圈子并不好混,要有点真本事的,你的几乎剑法虽然不错,可是还差得远!”

“这我不承认,刚叔说我的剑法并不比人差,只是对阵的经验欠缺,再经过一番历练后,绝不会逊于人的。我进了厂卫的圈子,磨练的机会也多!”

“那可是要玩儿命的,一个运气不好,碰上高手,你的命就算完了。”

“不会那么糟的,刚叔会帮我,再说我伯父那儿,还有几个高于,借过来混他几年,应该是够了。”

碧瑶叹道:“说了半天,你反正是认定了那个圈子,非要进去不可。”

“碧瑶,我不是喜欢那儿,而是那个圈子最好混,也最容易有表现,再者,我是混出个资格后去接掌我伯父的水师,并不是永久待在那儿。”

“被杀的四个人,多半是忠顺王那儿的,厂卫大权,多半操在忠顺王的手中,你杀了他的人……”

“这倒不怕,刑部侍郎皇甫光是我伯父的好朋友,我怕卢凌风担待不起,又去找过皇甫老伯。

他答应找忠顺王说项去,忠顺王一直想拉拢我伯父,苦于没机会,现在我找上门去,他应该没问题的!”

“忠顺王可能没问题,不过他手下的人有问题,他们多半是被你们打伤的余啸天的同伙后来被你们杀了的四个,也是忠顺王手下的人……”

“不……卢凌风说有两个是西厂的!”

“你不会比我清楚,他们只是名额在西厂,其实全是忠顺王的爪牙,你已经开罪了他们,进去也难有作为。”

“那就要看各人了,他们若能化除成见,大家交个朋友也行,他们若是再跟我过不去,我就跟他们干到底!”

碧瑶笑道:“少爷,你是来做事的,不是来跟人赌气的,再说,忠顺王不会为了你一个人而放弃了那一伙人,你到那儿去,怎么都不是上策!”

“我知道,卢凌风也跟我说过了,他甚至还拉我上他的锦衣卫去帮忙,可是我婉拒了,因为我知道要入这一行,只有进东西两厂,才能混出个名堂!”

“卢凌风跟皇帝的关系很密切,未尝不是一条可行之道,他那个人也较为好相处。”

“这我知道,但我也知道皇帝目前不是最有权力的人,事事受制于东西两厂,在卢凌风那儿,不仅于不了事儿还会处处受挤,倒不如不去了。”

碧瑶终于一叹道:“好吧!你是铁定了心要打进那两个地方去,但也并不一定非要进东厂呀。

难道不能进西厂吗?西厂是宫中汪公公领头,他守在宫中出不来,你在外头,事权也更大一点!”

“这当然好,卢凌风也向我分析过,可是我找不到门路。卢凌风虽然可以为我推荐,但他平素就跟汪振站在作对的立场上,推荐上去,汪振反而会起疑!”

碧瑶道:“我为你介绍好了。”

“你能为我介绍?”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是个歌妓,面子不够大,告诉你,在我手上推荐过两名总督、三名巡抚,一任藩司了,都是有荐必准;从没打过回票,而且我只要说个不字,大概还没人能派个官儿出去!”

“不……不…我相信,我只是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神通而已,这条门路很不容易打进去的。”

碧瑶一笑道:“像我这样架子既大、缠头又高、脾气更坏,若不是有点办法,怎么会成为京师第一名妓呢!”

南宫少秋忘情地握住了她的手道:“碧瑶,别人或许不知道你,但在我面前,你说这话是过不了门的,凭你们姐妹昨天那两手,也没有寄身风尘的理由。”

碧瑶没有抽回手,听任他握着,只是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显然是她并不习惯这种举动。

但是她的语气仍然很镇定,淡淡地道:“可是我们偏偏沦落风尘。”

“那必定是你们别具怀抱!”

“你认为是为了什么呢?”

“小姐,这我可猜不着,不过你们两位都是具有绝顶身手的侠女,因此你们将要从事的也必定是一项惊天动地、济世救人的伟举。”

“哦!你何以认为我们要做的事是属于济世救人的呢?”

“这个想也想得到的,若不是为了一个伟大而神圣的目标,不值得你们作如此重大牺牲的!”

“不会是为了私人恩怨吗?”

“不太可能,你们具有那种身手,要想行刺谁,不过是举手之势而已,用得着费这么大的事吗?因此,我想你们是对付一个巨姦大恶之人和一个庞大的势力集团。”

“你倒挺看得起我们的,那么我们要对付什么人呢?”

南宫少秋想了一下道:“当今在京师够份量的人不多,假如我猜得不错,该是忠顺王和他的东厂了。”

碧瑶倏的抽回了手,变色起立,两眼盯住了他。

南宫少秋若无其事地笑道:“就算我猜错了,你也犯不着生气呀,我们不过是随便谈谈。”

碧瑶道:“不!你猜得很准,我们的确是为此而来的,只是我不明白,你怎么会一猜就中的。”

“这太明显了,第一、那个被杀的余啸天一定常跟你接近,否则他也不会误会跟你有特别交情而跑来吵闹了,而你之所以敷衍他,必然是为了想从他那儿探听些什么。”

“这话不通,我如果想利用他,不会让你们去对付他。”

“那是因为他越来越讨厌,使你无法忍受了,所以才借个理由打发他,那天他来找碴,是你故意引起的。

以你在京中的了解,知道他的身分,应该是不必去得罪他的,可是你偏偏在轮到他的茶局前,跑到我们这儿来。

可见是存心利用我们来对付他的,你那天也对我们说,要想在厂卫中发展,就必须在他们身上表现一下……”

碧瑶咬咬牙道:“你倒是很精明,记性也好极了,一点都没漏过,既然明知道是在利用你们,为什么还要上当呢?”

南宫少秋笑道:“我只是说你故意造成冲突的场面,可没说你利用我们,更无所谓上当了。”

再说我南宫少秋不怕事也是有名的。两度上京师,打了七八次架多半是在八大胡同中挥拳,揍的对象有贵有显……”

碧瑶冷哼一声道:“我知道你少爷很了不起!”

南宫少秋忙道:“碧瑶,你别以为我是仗势欺人,每次打架,我都是为了抱不平,打的才是仗势欺人之徒,无事尚且找事,又怎能容人欺到我头上!”

碧瑶冷笑道:“匹夫之勇,不足为道。”

“碧瑶!你这是五十步笑百步了。学剑之人,所逞的都是匹夫之勇,力敌一人,流血五步而已。

所以楚霸王才不齿小勇而要学万人敌,我现在是以小勇培养大勇,将来好继我伯父统率水军。”

“你们把国家军旅当作私人产业了。”

“你这是赌气,不是说理了,你明知我怕父的水师等于是私人建立的,才能保持精锐,若是换了个主帅,早已溃不成军了。

这虽然有点不对,但是我们以私人的力量为国家建军,不受权臣挟制,总算对得起国家了。”

碧瑶为之语塞,顿了一顿道:“至少你说的那个理由还不够,你必须提出一个更有力的理由来。”

南宫少秋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