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官少秋是为了一件事情在头痛!

这件事也同样地困领着汪振,那是汪振刚收到的一封帖子。

帖子是忠顺王发出的,措辞十分客气,完全不提那些不愉快的事,只是一篇友好的邀宴辞令。

“欣闻吾公,喜得臂助,亦庆故人子弟,得凤栖之乔木,值此双庆,故特备酒筵,敬邀玉趾,希勿却是幸!”

信写是客气,骨子里绝不简单。

向来宴无好宴,会无好会,而这一顿酒绝不好喝。

汪振见了碧瑶道:“乖女儿,你看了这张帖子,我们该怎么个应付法,是去呢,还是不去?”

碧瑶也深感困扰,去了,自然是没有好结果,不去则又显得示弱,怎么样都不妥。

因此她只有看着南宫少秋道:“南宫兄的意下如何?”

南宫少秋想了一下道:“咱们不去他王府。”

汪振也道:“对,婉拒算了,就算咱们示弱好了,可以在别的地方找回来,争胜不在一时一地,咱们也不是跟他在这种地方较高低。”

南宫少秋笑道:“老伯误会小侄的意思了,小侄只是不去他的府里,那儿咱们人单势孤,小侄有些帮手因为身分不便表明,无法一起去,光凭现下几个人是比不过他们的。但是咱们也不示弱,换个地方跟他们一会。”

汪振一听点头道:“这倒也是,他下了帖子,咱们不是非去不可,睁眼上当的事咱们不能干,可是咱们也不示弱,另外换个对方,在这儿如何?”

南宫少秋道:“不妥,不怕老伯生气,咱们这儿的人未必靠得住,行动也难以控制,要约地方,一定要是咱们能把握情况的。”

汪振道:“这个咱家可就没辙儿了,除了此地,咱家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更合适了?”

南宫少秋想想道:“有一个地方,在八大胡同的梨香院中,瑶妹和小红再委屈一下,做最后一次的主人……”

碧瑶先听要在梨香院,脸色微微一变,但南宫少秋一声瑶妹,叫得她又笑了道:“你准知道比我大吗?”

“我问过老伯,你今年廿四岁,比我小四岁,叫你瑶妹可没占你便宜,我本来就比你大。”

碧瑶白了汪振一眼道:“干爹,你怎么把我的岁数也告诉了人家。”

汪振笑道:“那有什么关系,自己人嘛,有什么好瞒的,本来我还打算替你少报几岁,后来一想不妥!

他属虎,你属马,还马马虎虎,若是报少了一岁,变成属羊的。羊入虎口,那可是大凶之象。”

马为龙媒虎妻在八字命合中最相配,碧瑶一听越发不好意思了。不过想到事情的严重,倒是没有再闹下去。

她只是对南宫少秋道:“小妹在梨香院再客串一次倒没什么,因为我也没有公开除籍,只是南宫兄,在小妹那儿又有什么好处呢!”

“有几点好处:第一、汪老伯可以说那天为你过生日,故而不能去赴宴,有这个名目,可以堂而皇之地拒约;第二、那个院子颇为宽敞,又相当隐密,做什么都方便;第三、我的一些朋友可以用你的客人名义人席,不受注意;第四、那儿是我们的地方,较易控制;第五、可以限制住他们的人数不会来得太多人的!”

汪振道:“有第一点就够了,咱家干女儿做生日,总比他那个什么狗屁约会重要多了,咱们给他们留一桌。

爱来不来随他的便,不来是他没种。贤侄,就是这个主意,日期是后天,你赶紧写回帖,邀人来得及吗?”

南宫少秋道:“来得及,人是现成的,只是回帖得要老伯写才行,因为他的帖子是给老伯的!”

汪振因为有了解决的办法,心情一松,豪兴大发道:“咱家才懒得跟他咬文嚼字,写什么回帖呢?

派个人去告诉他一声,说他的那顿酒咱家没空去喝,后天是咱家干女儿的生日,在梨香院请客,为他准备了一桌。

他要给面子就来赏光,否则咱家也不会见怪,因为这一顿不能白吃,他多少得破费几文,所以咱家不便下帖子!”

南宫少秋笑道:“毕竟是老伯高明,这番说词豪迈大方,不失英雄本色。”

汪振最听得进的就是夸他英雄。

这是一般当太监的心理,惟恐别人笑他娘娘腔。

因此他乐得哈哈大笑道:“老夫是老了,说英雄人物,还看你们少年人了,不过后天晚上老夫会单身前来,与你们共生死、同进退就是了!”

他把自己交了出来,这是一种绝对的信任了,这份豪情倒是颇为难得,于是大家又说了些笑话,才互相分手。

南宫少秋显得很轻松。

碧瑶却不见得轻松,皱眉道:“南宫兄,你的帮手究竟行不行,干爹虽然给他们一桌,不过十来个人,但来的绝非简单人物。”

南宫少秋笑道:“假如来的人还是十三邪之类,我相信没多大问题,若是有再高的高手,就难说了。”

碧瑶道:“你别以为十三邪的人好相与,那天晚上是最差的两个,而且他们心中还有顾忌,才会着了道儿。”

南宫少秋笑道:“这些事情用不着我去操心,刚叔会去安排的,而且我也有几个朋友,颇不简单,相信后天晚上不会有问题的。”

碧瑶急道:“少爷,事情能这样简单就好了!”

“那又能怎么样呢,在那种场合下,他不能杀了我,也不敢杀我,否则我伯父也不会放过他的,最多折辱我一场而已!”

“那还不够严重吗?他使你在京师混不下去了!”

“笑话!我有那么容易给他赶走吗?这一场输了,我了不起再花笔银子礼聘江湖上的高手,把场面找回来。

他在我手中已经栽了几次跟头,我输他一次又有什么关系,以武会友嘛,难免有胜有负,伤不了和气的!”

碧瑶瞪大了眼睛,没有话说了。

她毕竟是江湖人,不是官场中的人,做不来这一套,总认为一次失败,就无颜再留此了,那知官场中却不作兴这一套。

他们不怕摔跤,只怕爬不起来,起起落落,在官场中是常事,因此南宫少秋即使失败一次,算得什么呢?

因此,她也不发愁了。

南宫少秋提醒她道:“后天晚上你自己也准备着点,做主人,多少得像个样子,该请那些客人,你也斟酌一下。”

“后天根本不是我的生日,我也没有要请的客人。”

“但有些人你还是得请一下的,像刑部侍郎皇甫光、锦衣卫指挥使卢凌风等,他们来了有个好处,可以使场面不太僵,不会正面冲突。”

“凭我的面子请得动他们吗?”

“我相信没问题,我会着人去打点的,但礼貌上你最好自己备份帖子。还有,那天一切的招呼事宜,还是交给孙老九去办。

你可千万别托范总管,这老小子我老觉得他有问题,别看他外号叫大米饭,可一点都不好吃。”

碧瑶忍住笑道:“好了!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交代的。”

南宫少秋道:“有!后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有几个朋友会来,可别让人看了觉得太寒碜!”

最后这一句嘱咐实在多余!

碧瑶本来最不爱打扮的,她从来也没想到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但现在听来,却十分甜蜜,也不以为这是侮辱了。

有两天时间准备,虽不充份却也够了。

南宫少秋却像个没头的苍蝇,到处乱飞,一下子不见了,一下子又出现,谁也不知他在忙些什么。

终于到了约定的时分!

梨香院整个歇了业,几个粉头儿都出堂差来招呼客人了。

汪振大一黑就来了。

他果然是单身一个人,穿了套便衣,倒有点团团富家翁的样子。

南宫少秋也到得很早,还是到处乱转。

南宫素秋以她特异的化装术,变成厂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人,易名苏秋,跟慕容刚称兄道弟。

她的班底仍是胡风和白含沙、邬射影,全部易钗为弁,一派男人味道,每个人还装了胡子,看不出女儿本色了。

胡美珍和席容容在梨香院落了籍,生意还挺不赖。

她们今天是被拉来帮忙的,不算主人,也不算客人,有她们一席座位,但她们仍得穿梭似的忙着。

碧瑶知道她们是南宫少秋带来的,也是南宫少秋推介入籍八大胡同的,知道她们或是南宫将军遣来暗助侄儿的班底人员,倒是对她们很客气。

真正的客人只有两位,那就是卢凌风和皇甫光。

两人的官都不小,但在这儿似乎神气不起来。

申末西初,大概是光景了。

忠顺王带了一批人,浩浩荡荡地两桌,有二十几个,一进门就拉开大嗓门叫道:“汪老,来迟,来迟,恕罪,恕罪!”

汪振也假客气地道:“那里!那里!小女贱辰,有劳王爷光降,幸何如之!”

忠顺王哈哈大笑道:“汪老客气了,如此盛典,本爵若是不来,岂不被人讥为失礼了!来人,看礼。”

从人抬进一个锦盒,里面是一对水晶如意,一尊赤金铸成的寿星,总有十多斤重。

这出手也称豪华了。

碧瑶只有道谢道:“王爷的赏赐太丰盛了,妾身愧不敢当。”

忠顺王笑道:“姑娘客气,本爵能有机会在姑娘之前略献殷勤,是本爵的荣幸,平时惟恐巴结不上呢!”

南宫少秋过来见了礼。

忠顺王握住他的手笑道:“贤侄,你请皇甫大人来关说时,我就一直在等你,哪知道你竟是哄我的。”

南宫少秋笑道:“小侄本来是想请王爷多加提拔的,可是不巧,一来就跟王爷的属下闹得不愉快。

而且后来接二连三地发生了一些小冲突,小侄想勉强挤过来,势必会使王爷为难,刚好汪老伯这儿也缺人。”

忠顺王道:“其实那都是小事,只有两点我争不过汪老。第一是我这儿没有一个统领缺,第二是我没有一个漂亮的干女儿。

因此,争人这方面,我只有放弃了。不过我还是替你高兴,平地一跃而为厂卫统领,也只有在汪老这儿才能有这种机会。”

言下充满了傲意,意思是说汪振手下无人,才会让他这个毛头小伙子担上了大梁!

汪振听不下去了,立刻道:“本来我是瞧在南宫老哥的份上,才加以借重的。那知这小子还真不错,一来就办了几样漂亮事儿,对付了几个棘手人物。

王爷,东西两厂虽说并立,但以前却是咱家太沾光,难办的事儿全由东厂偏劳了,只捞些轻松活儿干干。现在有了这小子,也可以替东厂分劳了。”

忠顺王强忍住一口气,大声笑道:“哪里,哪里,汪老有了个好臂助,今后可要大出风头了。”

在相互大笑中,偕步入坐。

主位上设了六席,这边是汪振和忠顺王分庭抗礼,下首则是南宫少秋和那个叫金载时的东厂统领,客位上坐了皇甫光和卢凌风。

慕容刚和南宫素秋领了胡风等人坐一桌。

而忠顺王带来的人却坐了两桌。

碧瑶和小红没有固定的席次,她们要到处招呼。

菜开始端上来,好戏也接着开锣了。

酒过三巡,例行的客套话也说过了。

旁边席上站起一个汉子道:“碧姑娘,现在你的身分也摆明了,原来竟是汪公公的干女儿,在八大胡同只是游戏风尘。这也没什么,可是敝友的两条性命,岂非送得太冤枉。”

碧瑶笑了一笑道:“请教这位老爷贵姓大名。”

那汉子道:“鄙人楚江秋,白面钟馗楚江秋,一向在西北活动,两年前才进人东厂当差。”

“但不知贵友又是哪两位?”

“碧姑娘这是明知故问了,他就是在这儿被重伤成残废的那两个……”

碧瑶不待他说完就笑着道:“原来是那两位呀,他们可没死,只是成残废而已!”

“一个江湖人四肢俱残,等于是生不如死,何况他们已于昨天伤重不治而死!”

慕容刚站起来道:“人是我打伤的,问碧姑娘没用,我打伤他们虽重,却都不是要命的地方,应不至于死,必定是你们这些做朋友的没尽心去延医治疗。”

楚江秋怒道:“他们是自己忧愤交加,无意于世,拒绝就医而死的!”

“这不就结了,他们是自己求死,怪不了谁!”

“尊驾倒是说得轻松,但又是谁使他们失去生趣的呢?”

慕容刚笑笑道:“那是他们自己不量力,逛窑子争风打架是常事,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